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六章取其首级

第一百六十六章取其首级

作品:九霄仙冢 作者:蜀南辰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义愤填膺的人们选择了过激的方式,放了把大火将吊脚楼燃烧着,也有些人趁火打劫,从栏杆上攀爬进去抢夺值钱的物件。

    林锋面对这熊熊烈火,若以剑气轰击,只会让火势更快的蔓延,于是将血雾妖兽释放出来,它可是火属性的妖兽,当即咆哮一声,在林锋的授意下,张开大口,将这愈发刚涨的火焰吞吸掉,犹如长鲸吸水。

    围观的人们和正在趁火打劫之人都目瞪口呆,他们第一次见到有人用这种方式灭火,而且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

    “少侠,这吊脚楼老板可是心黑之人,他对于红玉遇害之事敷衍了事,我们应当狠狠教训他一次。”有个人站出来将大部分人的心思说出来。

    “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不过真正的凶手是三个强大的修士,你们纵火就不对了,只要耐心等待,我会讲这三个凶手的首级带回。言尽于此,你们可得收敛些,,免得引来黑衣卫的捕杀。”林锋嘱咐了一番,准备前往九鼎教。

    人们虽然怒不可遏,但既然林锋都这样说了,他们不得不相信,有人甚至问林锋的来历,为何夸下如此海口?

    “我是九鼎教弟子,你们总该相信仙道大派的声誉。”林锋沉稳的说了一句,就驾驭着血雾妖兽,红光一闪,风驰电掣的奔行。

    为了维护宗派的声誉,他当然不会将此事的真正缘由说出,只含糊的说是三个强大的修士犯下的如此罪行,这或许也是吊脚楼老板保持沉默的原因之一。

    况且仙市古镇的人们常年在九鼎教的庇护下生活,对于九鼎教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敬,若是林锋说是九鼎教的人是罪魁祸首,人们反而会认为这是一种污蔑。

    血雾妖兽随着修为的积累,速度更加快,驾驭在其背上,颇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半个时辰之后,就来到了外门弟子汇聚之地凤鸣峰,所谓半夜偷柿子,专找软的捏就是这个道理。

    这三个人当中,宇文龙和洪非池都是凝血七重虚丹境界的高手,只有外门弟子宇文恪只有凝血五重的修为。

    现在林锋面对凝血五重修为之人,如同面对一只温驯的羊羔而已。

    于是驾驭着血雾妖兽来到广场边缘,将它收在灵魂契约卷轴中,然后很低调的前往宇文恪的住处。

    当初林锋为藤猴子出气,来讲宇文恪弄得凄惨无比,后边都被重创,手段强势,这栋宿舍楼的人都是印象深刻的。

    守门的两个修士认出林锋,正要询问些情况,林锋淡笑,翻手从储物袋中拿出两袋数量可观的血晶石扔给他俩,道:“我只进去取一件东西,片刻就好。”

    两个修士收起血晶石,心情很好,对于林锋的出手如此大方,也佩服不已,微笑道:“原来是师兄是入选归元谷修炼的天才弟子,林师兄快请进,有些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林锋悠然点头,然后大步走进了这栋宿舍楼。

    “归元谷之人就是出手阔绰,这些血晶石相当于我们辛苦一年才能挣到的数目,他可是比内门弟子还要优秀得多的精英弟子。”其中一个守门弟子赞叹不已。

    另一人也高兴无比,平时哪这么容易得到如此多的血晶石,嘿嘿笑道:“真是走运,犹记得上次这位林师兄来的时候,是为一个兄弟找回场子,出手无情,把那个宇文恪弄得一个多月下不来地,执事长老们都不敢拿他怎样。若是今生我们也能这么风光一次,就算是死也是值得的了。”

    “想得倒好,我们哪有那个命?还是老实的做好眼下的事情,把门看好。”之前的守门弟子叹息道。

    所谓性格决定命运,他们安于现状,不思进取,整天只知道按部就班的生活修炼,当然难以有所成就。其实林锋的天赋一开始也不好,只是渐渐的在修炼中磨砺出的。好在他有一颗战意不休的心,所以才能不断的进步。

    任何得到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两个守门弟子得到了林锋馈赠的大量血晶石,其实也会遭受相应的后果,而他们此刻仍然没有意识到。

    之后若是东窗事发,他们守门的岂能脱得了关系?林锋来此没有别的目的,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只不过是来取一件东西而已。

    这件东西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之物,不过是外门弟子宇文恪的项上人头。

    当林锋一脚踹开寝室的门,宇文恪仍然如同当初那样,在自己的那张华丽的大床上,拥着一个云鬓散乱的美丽女子,正在欢愉之中。

    他一见到林锋,惊骇不已,差点吓得下边软了,连忙将这女子用被子遮住,勉强作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沉声道:“林锋,你可别又来滋事,上次的仇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要知道我的表哥可是归元谷中达到凝血七重虚丹境界的高手。”

    “我当然知道,上次我不是在乾元台上跟你另一个表哥宇文虎一决生死么?我发现你们宇文家的少年都有些狂妄,但真本事倒也有限得很,今天我是来向你问件事。”林锋淡笑着,双手抱肩,十分悠闲的样子。

    “凭什么要告诉你?我可是很恨你的。”宇文恪很畏惧林锋的实力,那天乾元台上的战斗,他也是亲眼目睹了的,当着宇文龙和执事长老的面,没人可以阻止得了林锋击杀宇文虎。既然没法跟林锋的实力抗衡,他只有作出这种勉强镇定的样子,保持着那一点点所谓的尊严。

    “不要妄图在我面前固守你那点可耻的尊严,若不说实话,我就斩了你。”林锋将斩龙剑抵在他的喉咙上,冰冷的剑尖让宇文恪清醒了许多,连忙道:“休要鲁莽,有什么事尽管问,不过我只是个外门弟子,你在我这也打听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昨天夜里,你可在外边彻夜未归?”林锋盯着他,目光犀利如匕首。

    “是的,外出玩耍,不回来很正常。”宇文恪道。

    “而且你是跟宇文龙和洪非池一起前去仙市古镇的河街吊脚楼的,竟然还做出了人神共愤的事,将一名十六岁的少女糟蹋致死,你可承认?”林锋语气愈加阴沉,他必须要让此人死个明白,对于这蝼蚁一般的小人,他必须好好的羞辱其一番。

    宇文恪的眼睛转了几下,心中思绪翻涌,很多谎言都被自己否定了,他可不敢在林锋面前耍花招,上次被林锋授意藤猴子将后边弄得凄惨无比,可谓刻骨铭心的痛。宇文恪很清楚,在林锋这样睿智的人面前,撒谎显得是很呆的事情,只有说实话还能保留一丝尊严。

    “你所说的情况**不离十,昨晚我们三个确实在喝酒之后做了点荒唐之事,不过那个死去的少女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儿,本身修为很弱,我们还给了这女子的母亲一大笔钱,算作是赔偿,难道这样还不能了结么?”宇文恪看着林锋的冰冷目光,心中十分忐忑,只得将真实想法原本的说出。

    “可笑,你们未免太过草菅人命了,那少女被你们害死了,陪些钱就能打发么?她的母亲所需要的不是一堆冰冷的钱,而是要女儿回来。或许你这种自私自利的人是不会明白人命与钱是没有可比性的。”林锋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冰冷的笑意,这是一种嘲讽的笑。

    “既然事情已经被我们如此处理了,这已是我们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莫非你还能将那个死去的少女复活?”宇文恪冷哼一声道。

    一旦想到做下这件事并非自己一个人,还有精英弟子宇文龙和外门最高执事长老洪非池,宇文恪的心中就稍微有了点底气,他不信林锋赶去找这两人的麻烦,毕竟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宇文龙和洪非池就是这样的大人物。

    “我可以告诉你一件更好的处理这件事情的办法。”林锋忽然微笑道。

    “额,那可就稀奇得很,且说来听听。”宇文恪道。

    “我若将你们三个凶手都斩杀,将首级带到那个死去的少女坟前祭奠,定会让少女的魂魄安息,她的母亲和仙市古镇的人们都会平息愤怒。难道这不是很好的解决办法么?”林锋道。

    寒风肆意的吹,九鼎教里由于有大阵守护,并没有雪花能飘得进来,这种寒风是深冬时节最常见的,却让宇文恪感受到一种冷透身心的感觉,如同堕入冰窖一般。

    “你可不能鲁莽行事,上次你在乾元台斩杀宇文虎,虽然也无视长老们的阻挡,但毕竟乾元台上有规矩在先,在擂台上生死有命,不予追究。但残杀同门的罪行是你能担待得起的么?切莫为了一个凡人女子,来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宇文恪连忙提醒道,他心里的恐惧无以复加。

    明知自己的实力在林锋面前不值一提,宇文恪摒弃了逃跑的念头。

    “我这不叫残杀同门,而是清理门户,咱们九鼎教作为仙道九大宗派之一,必然容不得你们这样凶恶残忍的三人,就算是霍不凡这些化形境界的长老,也会赞同我的做法。”林锋嗤笑一声,手中劲力一吐,斩龙剑便往前递出了三寸。

    宇文恪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难受声音,想要再说些什么都不能够,眼睛瞪得很大,他分明感受到生命力在快速的流逝,喉咙里传来的冰凉刺痛让他脑中陷入一片空白,然后他就彻底断绝了生机。

    青光一闪,林锋再挥了一下斩龙剑,便将宇文恪这厮的首级斩下,扯下窗帘将其裹住。对于躲在被子里的那个女子,林锋现在还不想让宇文龙和洪非池得到消息,以免打草惊蛇,便将这女子一掌击晕,没有几天是醒不过来的。

    林锋手中提着宇文恪的首级,大步走出宿舍楼,由于用窗帘裹着,过往之人和两个守门弟子都没发觉有何异样。而那两个守门弟子见林锋已经取了东西出来,顿时殷勤的打招呼,点头哈腰的颇为恭敬。

    对此,林锋当然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只是很和气的笑着。甚至于这两个守门弟子没有去想林锋所取之物是什么,他来得可是很突兀啊!

    然后林锋就沿着广场走回来,并没有去见颜月、藤猴子这些朋友,他第二个要对付的目标就是宇文龙。

    毕竟外门最高执事长老洪非池可是最难对付的,一旦跟之对决,便会引起九鼎教高层的关注,到时洪非池的一些朋友站出来帮忙可就难办了,真实的情况说不定难以传递到那些长老处。

    林锋在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他思维缜密,向来不作无谓的冒险。

    凤鸣峰上成千上万的外门弟子都忙着各自的事,也根本没注意到林锋手中所提之物,毕竟可是用窗帘裹得严严实实的。

    然后林锋翻手从储物袋里拿出灵魂契约卷轴,将血雾妖兽召唤出来,驾驭着它,飞快的在群山万壑之间奔行,现在就赶去归元谷。

    “宇文龙,我们之间的恩怨也该有个了结,上次霍不凡长老出手让你重伤,一个月才能恢复,现在正好让我亲手灭了你,这世上不仅你是天才。”林锋心道。

    如今已是深冬时节,九鼎教的主峰与山谷之间,仍然保持着清脆碧绿,生机盎然。茂林修竹,瑶草琼花,还有氤氲的雾气流岚,以及飞舞的仙鹤和一些宗派中的灵兽,一切都是那么的静美,犹如世外仙境一般。

    林锋望了一眼头顶苍穹之中,那乾坤九鼎的虚影仍然盘踞于虚空之上,组成的古老大阵遥相呼应,将九鼎教整个包围住,一直守护着。

    进入归元谷,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离开了一个月,这里什么都没变,仍然是那么的冷清。

    这里的天才弟子们都以自身的修炼为第一要务,大半的人在自己的洞府里闭关苦修,还有一小半的人领取了宗派任务,在外边历练着,等到宗派任务完成,便回来领取奖励之后又继续执行任务,如此往复,便在实战中不断的积累经验。

    因此归元谷里的弟子们偶尔骑着各种妖兽匆忙而过,彼此之间都几乎不认识,也很少打招呼。

    林锋摇头不去想这些了,其实在归元谷里并没太多的归属感,在这里也只是挂个名号而已,所得到的《十三兽形拳》也只修炼了一小部分,许多时候都要外出历练,或许像那些闭关苦修的弟子那样才算是充分利用了归元谷里异常浓厚的灵气以及修炼资源。

    他可不会小看那些闭关修炼的天才弟子,其中不乏隐藏的高手,或许等以后会陆续出现,毕竟他加入九鼎教的时间尚短,才一年多。

    九鼎教可是仙道九大宗派之一,其下的归元谷可是精英弟子汇聚之地,是宗派未来的希望,不只弟子中有高手,还有化形境界的长老坐镇。

    林锋还是有点担心一旦将宇文龙击杀,会引来化形境界长老的追究,到时可就有点麻烦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化形境界长老可不会听林锋的辩解之辞。

    将血雾妖兽收起来,林锋将心中的杀意收敛,心中思索了片刻,他办事冷静稳重,绝不会贸然行事。

    “归元谷确实有强大的化形境界长老,但他们也并不是什么都管得到,上次血杀们对付武长老,就是用的引蛇出洞这一个妙计,将他引到归元谷外边去,然后化形境界的长老再怎么神通广大也管不到外边一些远距离的地方。”林锋心中一动,便想到了此事。

    经过一番思索,林锋最终决定仍然用“引蛇出洞”这一计策,只要宇文龙走出了归元谷,单杀他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林锋现在可是凝血七重虚丹境界的高手,突破之后还没有真正爆发过实力,他现在还不清楚现在究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了。

    于是林锋翻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张碧绿如翡翠的传音符,轻声将一些话说了进去,然后使用传音符,让其漂浮到宇文龙的洞府。

    然后林锋就驾驭着血雾妖兽奔出归元谷,在十里之外的一个峡谷里冷静等待着,他有很大的把握,宇文龙会来此地赴约。

    这个峡谷周围是崇山峻岭,云雾缭绕,十分幽深偏僻,林锋悠然的在一块大石头上盘膝打坐,耐心的等待着。

    归元谷中,宇文龙正在自己的洞府里潜心修炼,经过一个多月的休整,霍不凡长老的那一道掌力终于化解掉,自己的修为也终于在这几天恢复到了当初全盛之时。

    “哼,这一个月可把我憋屈惨了,若是再让我见到林锋,定要找个偏僻之处将之击杀,然后挫骨扬灰以消心头只恨。”现在对于林锋,已经转化为私人恩怨,可不是当初那样只为了给弟弟宇文虎报仇。

    这时宇文龙略微皱眉,他感应到洞府门口有一张碧绿的传音符漂浮过来,便伸手发出一道真气将之吸附过来。

    揉碎这道传音符,其中就传来令他熟悉却憎恨的声音:“宇文龙,你恢复得还不错吧?我这个月修为大增,想找你决一死战,就在归元谷之外十里处的峡谷中,有是有胆,你就快来。”

    这声音当然是林锋的,宇文龙心里冷笑不已:“正愁找不到你,没想到你自己倒这么愚蠢的送上门来,那我就会毫不留情的来灭了你。”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