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四章突破凝血七重

第一百六十四章突破凝血七重

作品:九霄仙冢 作者:蜀南辰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林锋要将同伴们都带到九鼎教,这算是很好的去处了,九鼎教可是紫辰星的九大仙道宗派,不是想加入就行的,必须经过严格的入宗选拔。

    当初林锋和李洲、藤猴子可都是浴血拼杀,一步步成为九鼎教弟子的。

    向傲天爽朗的一笑,道:“林兄,像我这种声名狼藉的藏剑山庄弃徒,而且还在蜀国修炼界树立了不少仇家,九鼎教会收我么?”

    陆雪瑶和萧辰都望着林锋,他们也有这样的顾虑,对于九鼎教只有个模糊的认识,现在真要前往,便觉得心中空荡荡的没有底气。

    “你们想多了,像九鼎教这样的仙道大派,可不会在乎蜀国修炼界这么一些势力,也不在意你之前是否在别的宗派修炼过,关键是看资质实力以及秉性。你们又不是那种凶煞的魔道修士,只要通过了九鼎教的入宗考核,就可以加入了。”林锋微笑道。

    为了加快赶路速度,林锋只有让银蛟忍受一下冰雪严寒,蜿蜒狭长的龙身载着他们一直往南边腾空而去。

    鹅毛般的大雪仍然在空中飘飘洒洒,似乎永无休止,苍茫一片冰原,让鲲脊岭显得如此单调。

    “锋哥,我们多久再回药王谷看看呢?”陆雪瑶一双美眸中目光闪动,盯着林锋道。

    “或许要很久以后,我说过下次回来的时候要让师父老酒鬼和药鬼僧前辈大吃一惊,到时我的修为可要比现在高许多才行。况且等你们加入了九鼎教,在多历练一些地方,就会发现原来修炼界是如此广阔,到时就会认识到在药王谷偏安一隅是多么浪费光阴的。”林锋盯着前方意气风发的道。

    正所谓“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当一个修士有了宏伟的奋斗目标,并持之以恒的努力,才有可能走得更远。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三个同伴其实都没走出过蜀国,见识也很有限,听林锋这么一说,心中竟有种跃跃欲试,奋斗一番的感觉。

    银蛟由于受到冰雪严寒天气的影响,速度减慢了许多,归途显得有些冗长缓慢,这个深冬时节不也一样如此漫长么?

    林锋盘膝坐在蛟龙背上,并挥手示意大家都坐下来,然后翻手从储物袋中取出四个琥珀杯子以及一大坛秘制猴儿酒,这种时候,最适宜饮酒闲谈。

    天气冷得空气都仿佛要凝结似的,雪花落在人身上并不会消融,而是染白了青丝,更增一层寒意。

    一杯秘制猴儿酒下肚,顿时腹中升起一团热气,如此舒爽,向傲天长吁一声,道:“林兄真是懂得享受生活啊!这猴儿酒我曾在路过那家酒肆的时候喝过,但从未想到在储物袋中多储藏一些。”

    “我们修炼之人在努力之余,不应对自己太过苛刻,适当的享受放松往往会有不错的效果。”林锋悠然微笑道。

    而萧辰这个从乡下来的少年并未说什么,觉得秘制猴儿酒好喝,便一个劲儿的喝个不停,不久便将一大坛酒给喝了个底朝天。

    “林大哥,我从没喝过这么好的酒,请再拿一坛出来吧!”萧辰用手挠着头,有些稚气的道。

    “呵,没问题,不过可别喝多了,否则你就会知道这秘制猴儿酒的厉害之处。”林锋翻手从储物袋中又拿出一坛猴儿酒递给萧辰。

    大家都饶有兴致的看着萧辰喝酒,或许这少年在家里可不被允许喝这么多,在外边一旦自由,就随意而为了。

    萧辰喝得畅快无比,为了更好的感受这好酒的滋味儿,便没运转精血能量化解酒劲,待得他将这第二坛秘制猴儿酒喝完。

    正准备再讨要的时候,林锋微笑道:“少年,这酒可不是凉水,你静坐一会儿酒知道后果。”

    萧辰疑惑的盘膝坐下,他可不认为这么两坛酒就会有啥厉害的后果,正在回味猴儿酒的种种滋味儿。

    不知不觉间,萧辰只觉得头脑变得很沉,晕乎乎的,浑身热气升腾,心口发闷。

    他正要运转精血能量去化解酒劲,却已经来不及,意识渐渐模糊,身子失去重心,往下边掉去。

    林锋早已预料到他会这样,顺手一抓便逮住了他的脚,让他不至于从千丈高空跌落下去,避免了粉身碎骨的危险。

    将萧辰安放在银蛟背上一处宽阔点的地方,任他醉醺醺的沉眠,偶尔这么醉一下,对于血脉的畅通和精血能量的巩固都有好的作用。

    然后林锋举起琥珀杯子,微笑道:“你们愣着作甚?正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萧辰醉倒了,我们可没醉,这回九鼎教的路途还长得很,慢慢饮酒,好好收拾心情。”

    大家可都是同甘共苦的好朋友,在这次药王谷的守护之战中,算是共存亡,现在把酒畅谈,情谊更深了些。

    向傲天可谓高谈阔论,他年龄本就大些,在蜀国修炼界闯荡的这些年,也有些逸闻趣事。

    他们就这样在银蛟背上悠然的等待,穿梭于风雪之中,高空的寒流让袖袍猎猎作响,好在修炼之人并不畏惧寒冷。

    到了夜晚,大雪暂时停了,天空中竟然出现了一轮弯月,下弦月的弧度如此完美,皎洁的明月清辉于苍茫无际的雪地交相辉映,十分瑰丽。

    第二天,萧辰才悠悠醒来,兀自有些头痛,尴尬的道:“我真没想到两坛秘制猴儿酒就能让人醉成这样,这不是凡俗之人都能喝的么?最后我连真气都没运转,此酒的后劲可真够足的。”

    “凡俗之人最多喝几两,并且是慢慢的喝,还要吃些东西,哪像你这样如喂牛似的,一个劲儿的喝了两坛,岂有不醉之理?”林锋微笑道。

    萧辰几乎没有什么经历,从小在乡间长大,十分淳朴,林锋很看好他的赤子之心,若是善加引导,将来此子在剑道上的修为会很惊人的。

    “嘿,小辰,我这还有半杯酒,你要不要尝尝?”向傲天开玩笑道。

    “不了,我现在一闻到酒味儿就难受,心口发闷,以后定然少喝酒。”萧辰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大家都笑了,都觉得萧辰是个耿直的少年。

    现在,银蛟已经离开鲲脊岭地界,再经过一些散乱的小山脉,便可以进入青荒山脉。

    看着银蛟不时的瑟瑟发抖,而且许多银色的鳞片上还凝结出了冰棱,林锋道:“银蛟兄,这次只有这样了,我们人太多,若是用血雾妖兽就载不走,回去我给你许多血晶石让你大补一番。”

    银蛟发出兴奋的吼声,对林锋的话向来深信不疑。

    林锋对待坐骑也是像朋友一般,绝不是自以为是主人就高高在上了。

    这时路过一个熟悉的无名小镇,下面很荒凉萧瑟,正是来药王谷之时,赶尸派的厉老魔大肆残害生灵的地方。

    许多骸骨皆已在泥土中消融,这里的积雪并不多,或许是空气中萦绕的磷火瘴气过多,始终显得灰蒙蒙的。

    “锋哥,这个地方看起来好可怕,我怎么没听说过云海郡还有如此的地方?”陆雪瑶蛾眉浅蹙,疑惑的问道。

    林锋道:“这本是个祥和的普通小镇,却在不久前辈赶尸派的厉老魔弄成这样,他是萧九的师叔,你可以想象他是如何残忍,这方圆几十里都见不到一个活物。”

    “在冰河之上的战斗中,我听你说起过萧九将厉老魔的东西都弄去了,而且还将他炼制成了傀儡,那个地煞伏魔阵也是从厉老魔那里得来的吧?”陆雪瑶的心很细。

    林锋点头,道:“赶尸派中人阴狠残忍无比,只出来一个厉老魔就弄成这样,更别说这个修炼界还有数之不尽的魔道修士,现在我们也无能为力。所能做到的,便是在遇到这些魔道中人为非作歹之时,出手斩杀之,但求问心无愧。”

    “可是我们所救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如同沧海之一粟,是不是没多少意义?”向傲天质疑道。

    林锋略微摇头,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我们现在修为不足,便要有心做些力所能及的除魔卫道之事,这可不是沽名钓誉,而是要诚心实意的去做。如此一来,等以后我们实力进步了,达到一个很高的境界,便能从魔道修士的利爪之下救下更多的无辜之人。”

    “林兄,你这些想法是从哪来的?若不看你这个人,只听这番话,我甚至会觉得你是一个道貌岸然的老修士。”向傲天道。

    林锋拍着他的肩膀,道:“相信我这些话,总没错的,可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我们家乡的圣人之言。我的原则就是凡事但求无愧于心。”

    “哈哈,林兄不愧是九鼎教的优秀弟子,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哥们受教了。”向傲天笑道。

    “你们不也快成为九鼎教弟子了么?都打起精神,很快就到了,得给长老们留个好印象。”林锋提醒道。

    置身于银蛟背上,极目远望,可以隐约望见九鼎教的一些主峰苍幽的轮廓,比如高大的玉衡峰就是苍山负雪,明烛天南。当然,这距离还是很长的,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到得了的。

    又经过了一个多时辰,前方就是仙市古镇,这个类似于前世湘西古镇的地方,林锋可是很喜欢的,蜿蜒宽广的辰河贯穿于仙市古镇,竹筏货船漂浮于澄碧的河面。

    船桨竹篙荡开一层层涟漪,船夫的歌声如此悠然,码头上装卸货物的人忙碌不已,河街上来往的行人以及各大商铺显得热闹无比。

    严寒的风雪天气,让人掩盖不了仙市古镇的生机。

    “哇,这里好热闹也好特别啊!来得什么地方了?”陆雪瑶的一双美眸到处张望,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很新奇。

    毕竟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里离蜀国云海郡很远,景致风物都有很大差别,怎能不令陆雪瑶惊奇?

    仙市古镇沾染了九鼎教的仙家气氛,并且也有一座不错的聚灵阵守护,其底蕴深厚,外来之人无不为之折服。

    想当初在这仙市古镇还是发生了些有意思的事,当初在这里的酒楼跟九鼎教外门弟子斗富,认识了颜月;藤猴子去跟美丽女子搭讪,结果中了圈套,他将林锋和李洲给予的保命法器

    施展出来,才狼狈的跑掉;再后来九鼎教入宗选拔将要开始之际,一个世家子弟在仙市古镇击杀散修,被黑衣卫无情轰杀。

    这一幕幕都恍然就在眼前,而事实上都成为了过往,还好这些朋友都还在,林锋一想到就要看见九鼎教的几个老朋友,就很高兴。

    他的朋友并不多,但每一个都是用心去对待的,在漫长的修炼道路上,孤寂困顿之时,有朋友的一句问候或者是一个及时的帮助,都是极为可贵的。

    “你们三个可以去仙市古镇上逛一圈,有很多适合的法器都可以买来,也算是对即将到来的考核做准备。”林锋微笑道。

    “你不跟我们一起逛街么?”陆雪瑶有些淡淡的失落,其实她并不完全理解林锋,两人情谊虽深,怎奈相处的时间尚短。

    “故地重游,我想找一下当初孤寂的感觉,天黑之时,我们在河街最大的那家酒楼会合。”林锋所要体会的孤寂感觉是身边的人都无法知道的,因为这种孤寂是关于前世的记忆。

    真可谓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陆雪瑶疑惑的望着林锋,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反常的变得有些冰冷,只觉得或许林锋是有什么心事。之前在药王谷共历生死险境,倒可以无所顾忌的将心中想法说出,毕竟那时谁也难以预料是否还能够活下去。

    现在处在安然的环境中,不免有了诸多顾忌猜疑,陆雪瑶只好点头嗯了一声,就跟萧辰和向傲天去仙市古镇上闲逛,以及购买所适合自己的法器。

    向傲天和萧辰当然没有女子那么细腻的心思,觉得没什么,便兴致高昂的走了。

    现在,林锋一个人站在古朴的街道上,周围的喧嚣反倒让他的心里变得极为宁静,故地重游,感慨颇深。

    犹记得当初第一次来到仙市古镇的时候,就惊叹于此地跟前世的湘西古镇情景相似,过往的种种回忆涌上心头,不由得对星空彼岸的那个世界产生无限的怀念。

    “在另一个时空,我的一生也算是了无遗憾,而在这里,我的道路还长远得很,既来之则安之,我本已算是紫辰星这个修炼世界的一份子。”林锋心中思绪纷飞,他本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此刻却有了一种玄而又玄的领悟,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可以说这是心境在升华,林锋分明感觉到自己很接近突破了,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达到凝血气重虚丹境界,不仅仅靠精血能量的积累,还要在关键时刻有所顿悟!

    当然,也有些人不必有什么顿悟,就能达到凝血七重虚丹境界,比如药王谷主易晓风,他是从小吃大量的灵丹妙药,将一身修为堆积起来,强行将修为提升,其潜力并不大,此种作法无异于拔苗助长,难以再修炼道路上走得更远,算不得真正的高手。

    林锋心中既有此明悟,决定趁热打铁,将这种玄而又玄的心境氛围持续得久一点,便来到一处人很少的码头边。

    这里有闲置的竹筏,横斜在岸边,林锋便提起竹篙,将竹筏撑入宽阔的辰河之中。

    如此泛一叶扁舟于碧水之上,可谓逍遥自在,跟当初与颜月泛舟可不同,没有那种细腻的情致,而是一种心平气和的独自修行。

    林锋丢掉竹篙,盘膝坐在竹筏之中,潜心静气,将己心放空,恰似鸟飞无牵挂,且闭上眼前,摒弃杂念,任凭精血能量在经脉之中自由和缓的流转。

    很快就进入到这种玄妙的氛围中,可以算一次明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所谓的苦修十年,不如一朝顿悟,并不正确,其实顿悟是在苦修的基础上才会有的,并不是凭空产生,想要领悟就能行的。

    由于林锋大量而快速的吸收周围空气中的灵气,竹筏周围的水面开始形成一个漩涡,然后越来越大,终于向四周扩散,爆炸之时水花四溅,气势惊人。

    过往的行人都驻足观看,甚至有黑衣卫握紧了兵刃,打算跳到竹筏上制止林锋,不过他的同伴提醒道:“这人似乎是在寻求突破,我们就这样守着吧,以免有人来捣乱。”

    林锋心无旁骛,当然不知道岸边的情况,在这种状态下,精血能量在经脉中运行了几个周天,然后又汇聚到丹田之处,九滴精血在一种特别的能量引导之下聚拢来,旋转翻涌,然后形成一个很虚淡的球体,这便是所谓的虚丹。

    “想不到竟然这样突破了,我终于达到了凝血七重虚丹境界!”林锋心中有些喜出望外,本以为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有所突破,没想到这次故地重游,心境上有所顿悟。

    曾经有人说过,达到凝血七重虚丹境界才算是真正高阶的修士,也可称之为先天武者,达到这一境界的人可不算多,在仙道宗派里也算得上不错的人才。

    林锋睁开眼睛,看见岸边挤满了看热闹的人,摇头微笑,没去理会,稍微纵跃一下就来到岸上。

    那个黑衣卫还想上去问个究竟,他的同伴及时的阻止他,郑重的道:“这人的修为深不可测,他既然没在仙市古镇上打斗,我们就别去惹他,免得招来祸患。”

    林锋当然听得到他们的话,心里笑道:“我们都算是九鼎教中人,又何须如此勾心斗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