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章灵魂出窍
    魔将之魂手中的偃月刀不断发出摄人心魄的黑芒,周围漂浮着许多张牙舞爪的怨灵,或许这些怨灵都曾是魔将斩杀修士的魂魄形成的。

    陆雪瑶生平还没有见过这么狰狞可怖的场景,连忙将头低下,若不是还要以双手抓紧林锋的肩膀,她恨不得将耳朵都堵上,那些怪异的吼叫真让人头皮发麻。

    “斩龙剑之战龙于野。”林锋大喝一声,剑光缭绕刺出,从身体两边升腾起两条蛟龙虚影,这是最近悟出的将龙魂之力加持在剑法中的招数。

    刀芒漆黑如墨,充满毁灭气息;剑光碧如水,若两条青色蛟龙在厚实的黑色云层里穿梭。

    林锋在纷繁的剑招变化中,很注重剑势的凝聚力,绝不会因为跟敌人比拼招式而让剑法散乱。

    斩龙剑一往无前的气势,一以贯之,看似绝不给自己留退路,实则是以攻为守,敌人若是出招迅捷狂猛,那么斩龙剑就要比敌人更加迅捷,更加强势,比拼的就是这种气势!

    一时之间,地煞伏魔阵里炫目光晕流转,地面崩裂,雪花飞溅。

    强大的能量余波将地煞伏魔阵都弄得摇晃不已,阵法之外的紫黑光罩不停的颤抖,看起来随时都会破裂,不过却有一阵神秘的能量始终维持着此阵法的稳固。

    雪后的阳光被彤云遮蔽,林锋与魔将之魂的激烈战斗,弄得天空中黑云翻滚,墨浪滔天。

    林锋白衣若雪,剑碧若水,背着陆雪瑶,身法翩若惊鸿,难以琢磨,每一剑刺出,皆有许多后手变招,龙吟之声响彻这片虚空。

    魔将之魂被这龙吟之声震慑了一些,威势渐渐减弱,他毕竟不是真实存在之物,而是一种能量虚影,萧九在地煞伏魔阵边不断灌注精血能量,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

    他不由得翻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大把血气灵丹,往嘴里一丢,打算补充精血能量,现在才发现自己本身的修为不算特别强,控制魔将之魂是颇为耗费精血能量和精神力的。

    像萧九这样忽然服用大把的血气灵丹,其实对身体有极大的损害,但是他不在乎,赶尸派中人自有淬炼身体的方法,他们的经脉体质都跟其他修士大不一样。

    不过,他也不能够不断的吸收血气灵丹的药力,偶尔这样为之,只是解燃眉之急。

    萧九口中念念有词,声音晦涩而冰冷,然后他的表情也变得呆板,带着血丝的眼睛狠狠的盯着地煞伏魔阵的林锋,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那么盘膝坐着不动,也不继续念咒语了。

    林锋心中一凛,知道如此变故,肯定是萧九使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段。

    蓦然,眼前的魔将之魂身体开始缩小,同时身上的黑气变得越来越浓烈,出招也更为凌厉迅捷。

    林锋不断加快出剑的速度,堪堪将魔将之魂狂猛劈斩的偃月刀抵挡住。

    片刻之后,魔将之魂停止了缩小,现在他只有普通人的身高,身形也变得更为凝实,宛若一个魔道修士以漆黑的罡气将身体包围住,相应的,偃月刀和战鼓、骷髅旗都缩小了,散发出的光芒虽然都是漆黑的,却又一种耀眼的感觉,可谓之乌光。

    林锋不敢小觑魔将之魂,手中剑影挥洒,将他周围盘旋飞舞的怨灵纷纷斩灭,头顶虚空中漂浮的灵器烈火仙炼也不时的溅射出十几片赤红莲瓣,将大量的怨灵阻挡,并且赤红如火的灵气跟魔将之魂散发的漆黑如墨的魔气相抗衡,占了一定的优势。

    这是灵器本身对于身边的威胁进行的反击,林锋没有修炼《青莲药典》中的心法,因此并不能很好的控制烈火仙莲,施展出其更加强大的功能。

    如此一来,林锋并无多少干扰,可正面跟魔将之魂进行硬撼,初级的地煞伏魔阵就有如此威势,让林锋心中对于赶尸派的三大古阵的神秘之处加深了印象。

    “轰隆~”又是一道宛若实质化的漆黑刀芒,横空闪现,林锋几乎是在刀光贴近身子的瞬息间,侧身避开,鬓发被刀芒斩落了一截,旁边的雪地又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沟壑。

    “锋哥,你没事吧?能顶得住么?”陆雪瑶见此情况,心中不免为林锋担忧,蛾眉浅蹙。

    “放心,几个月前我在一处险地中,遇到过比这更凶猛的妖物,只要心中没有畏惧,坚持战斗总是有希望的。”林锋的声音很沉稳,让陆雪瑶稍微安心了点。

    陡然,魔将之魂睁开了眼睛,这双布满了血丝的眼睛如此凶神恶煞,充满了嫉妒和仇恨,并且带着一种熟悉的感觉。

    林锋很快就想到,这目光不就是萧九的目光么?难道萧九将自己的灵石加持在魔将之魂之上,相当于短时间的灵魂出窍么?

    “萧辰,你还愣着作甚,快去将萧九如同空壳一样的躯体斩灭。”林锋观察力极为明锐,一下子就想到关键之处,做出了决定。

    修士的灵魂出窍并不是多难的事,但不能离开身体太久,大概超过一炷香的时间,灵魂就会失去依凭,涣散而无法回归身体。

    像萧九这种赶尸派的魔道修士,让灵魂短时间出窍,跟地煞灭魔阵联系在一起,或许可以持续长一点时间。

    但关键之处在于,他现在的身体确实是一具空壳,没有了灵魂,便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萧辰年纪太小,阅历也浅,一时半会儿还看不明白这情况,现在他的精血能量所剩无几,刚拼命刺杀了那些紧追不舍的尸傀,他也是遍体鳞伤,几乎要跌倒,只是用黑铁长剑勉强支撑着身子。

    “大哥,我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如何是萧九的对手?他就算再释放出几个尸傀,我都不一定打得过。”萧辰心里很没底,只有实话实说了。

    “林兄,你说萧九的身体是一具空壳?”丹阳血剑向傲天现在也状态不好,拼尽全力才将飞鹤书生斩杀,现在正一边鏖战神锤太保,一边好奇的问道。

    “我可没骗你们,萧九已经将灵魂加持在魔将之魂里边,他的精血能量也所剩不多,现在不攻其虚弱之处,更待何时?”林锋的语气很肯定,让人毋庸置疑。

    此刻置身于魔将之魂中的萧九灵魂不免有些忐忑,自己所施展的秘术被林锋看透,若是自己的身体被地煞伏魔阵外边的人斩灭,那么以现在剩余的实力再夺舍在场的人,之后安然离开,是很难的事。

    尽管很交击,萧九也不敢吭声,他只有在心里不断祈祷:“拜托神锤太保再加把劲,将丹阳血剑击杀,那个少年剑修也不能放过,林锋自有我来收拾。”

    这种结果是非常理想化的,也只有这样萧九才能保住性命,如今他的身体周围只有那个小型的阵法守护,只要不畏惧受伤,猛然一剑挥出,便可斩下他的头颅。

    萧九将这股拼命的意念传达给尸傀银锤太保,然后就只有听天由命,这还是他夺舍重生以来,第一次如此行险。

    魔将之魂有了萧九灵魂的加持,顿时招数更为灵巧诡异,原本气势雄浑霸道的偃月刀竟然变得有些迷幻飘逸,附着了大量的冰霜气息。

    从这点看来,林锋更加确定萧九已经灵魂出窍,他也在拼命了。

    本来他跟林锋的仇并不是不共戴天的那种,当初林锋光芒正大的战斗将他苍老之身斩杀,然后他夺舍重生,这笔仇怨其实没有太深了。

    萧九现在这么执着的要置林锋于死地,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嫉妒,他容不得身边有如此的天才人物,本来他夺舍重生,拥有了那么多的修炼经验,再加上萧大公子的身体很有天赋,就有一种舍我其谁的傲气,如何会不嫉妒林锋这个一直压着他一头的天才?

    萧九在心中怒吼道:“林锋,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你亡!我就不信以魔将之魂的古武技配合我的秘术不能击杀你。”

    随着不断的战斗,魔将之魂的刀法变得越来越精妙,完全是一种隐藏着的招数,像是在不断苏醒一般,越战越勇。

    萧九的银霜真气愈发加强了偃月刀的魔气,阴寒之气扑面而来,其中夹杂着浓重的腥味儿。

    “这竟然是古武技,魔将之魂到底有何来历?绝不只是由地煞伏魔阵凭空召唤出来的怨魂。”林锋见识过古武技,当然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当初在禁地魔窟,侍僧们都学了一些古武技,施展之时可以在身后幻化出古妖兽的虚影,从而加强战斗力,甚至元吉可以变身成为古魔猿,威势惊人。

    古武技是现在大多数修士都难以理解的,分明招数简单笨拙,却拥有神秘的气势,让人难以窥其奥秘。

    魔将之魂的刀法越来越犀利,可谓举重若轻,大巧若拙,古武技一招一式之间都充满着沧桑感,那是通过无尽岁月遗留下来的。

    好在林锋对于古武技并不是一窍不通,他至少跟魔窟侍僧的战斗就有了对付古武技的一些方法,甚至还被侍僧领主指点了一番,后来一直在尝试将剑法变得古意盎然,不过还没有取得大的进展。

    斩龙剑不断发出清越的龙啸,一招既出,后招则源源不断涌现,如同行云流水,黑色刀芒每次从巧妙的方位袭来,皆堪堪被林锋灵动迅捷的剑气击开。

    萧九为了尽快将林锋解决,一边将地煞伏魔阵撤去,然后灵魂回归躯体,以免遭到无妄之灾。

    他现在跟魔将之魂融为一体,手持魔气森然的偃月刀,跟林锋拼斗。

    两大高手就如此正面相抗,在范围狭小的地煞伏魔阵里,两人都没有太多的闪避动作,主要是以武技在分高低。

    萧九本身的修为和武技都不算很好,只得将焦躁的心情平复下来,让魔将之魂将潜意识中的精妙古武技施展出来,在这个过程中萧九也获益匪浅,对于武道的理解更加深入了。

    当林锋和萧九在地煞伏魔阵中进行殊死搏斗的时候,阵法之外,丹阳血剑和尸傀的战斗进行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长剑赤红如火,阔大的剑刃一如狂猛的狮子,呼啸猛击,大开大合之间尽显霸道。

    丹阳血剑向傲天从来都是在不断的厮杀中磨砺剑法,此剑原本不是红色的,由于沾染了太多鲜血,而淬炼成如此赤红的。

    剑光缭绕,形成一个火焰剑气圈子将向傲天周身护住,然后他双手握剑,并且在冲刺之际,将身体力量和冲击之势都加持在剑身上。

    一脚踏出,地面厚实的积雪快速融化,发出“嗤嗤”的声音。

    天空中翻滚的黑云和流蹿的闪电,映衬在向傲天手中的血色阔剑上,显得如此苍凉雄浑。

    “向前辈再加把劲,我都能一剑刺杀尸傀伍升,相信你也可以将银锤太保击杀。”萧辰现在有心无力,只有在后边呼喊,为向傲天加油。

    向傲天没有余暇去回答萧辰,他的赤红阔剑连续劈斩出十几剑,几乎是在一个呼吸的时间里完成这些动作,一簇狂猛的剑气形成强大的振动,竟然合在一起,由赤红陡然变成泛白的颜色。

    这道剑芒直接刺在银锤太保的右手握着的巨锤上,其蕴含的强大劲气让银锤太保的身子不由得晃了一下,他脚下的雪地赫然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

    银锤太保麻木空洞的眼睛陡然绽放出凌厉的光芒,这样强大的一剑已经激发了他潜意识里的最强战意,身上蕴含的磅礴精血能量几乎是在瞬息之间迅速的灌注在双臂之上,顿时手中的两柄银色巨锤外放罡气,扩大了一倍。

    “咔嚓~”一声清晰的声音,银锤太保右手握着的巨锤竟然裂开一道触目惊心的口子,然后就裂成两半,掉落在雪地之上。

    银锤太保本能的将左手握着的巨锤挡了上去,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眨眼之间发生的情景,不过那道由十几道剑气合成的泛白剑气余势未减,狠狠的刺在这柄巨锤上。

    可谓势如破竹,又是一声脆响,这柄银色巨锤也碎裂了,剑气之犀利,乃至于斯。

    银锤太保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的防御,向傲天手中的血色阔剑已经劈在他的脖子上。

    尸傀的身躯的确坚韧堪比上品法器,但这一剑是如此的威猛,这可是向傲天凝聚了这么久精血能量,发出的致命一击。

    一剑斩出,再无回旋的余地,他也没有剩余的精血能量,若是不能成功,只有任凭宰割。

    可谓“不成功便成仁”!

    丹阳血剑向傲天成名多年,除了年轻时在藏剑山庄被欺负得没有还手之力,后来就没有进行过如此憋屈的战斗。

    今天若是被尸傀给消耗致死,那真的是太丢脸了,他可不愿意这么被动。

    剑修都有一颗敢于搏命的心,那种豪情万丈的感觉是最能激发自身剑法中所潜藏的威力的。

    在场之人都不由得将目光投过去,想知道向傲天这一剑能否得手,一位成名剑修的存亡在此一举。

    若是这一剑失败了,那么银锤太保正处于全盛之时,爆发力惊人,直接以拳头做锤形轰击下去就能将向傲天给砸得粉身碎骨。

    向傲天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不仅是对尸傀和萧九的嘲讽轻蔑,也是一种自嘲的笑,修士本就是逆天修行,说不准会在哪一场战斗中殒命。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只有在生死战斗之际,才能感受到这种豪迈苍凉。

    向傲天似乎回到了十年前才藏剑山庄被追杀的时候,那种不顾性命,只为了心中信念而拼斗的感觉。

    “噗~”银锤太保以手掌作刀刃刺穿了向傲天的左肩,鲜血汨汨流出,染红了衣袍,他的背影更显萧瑟苍凉。

    向傲天剧烈的咳嗽着,本来就虚弱的身体经此一击,如同水中浮萍,一下子单膝跪在雪地上。

    而他手中的血色阔剑,正深深的嵌入尸傀银锤太保的脖子里。

    这一剑赫然成功破开了高级尸傀的防御,银锤太保还没来得及爆发磅礴的精血能量,就被这一剑中所蕴含的强横无匹的剑气给截断了经脉。

    尸傀瞪大眼睛,低吼着扑倒在雪地上,丹阳血剑向傲天以一人之力,将飞鹤书生和银锤太保两大尸傀击杀,不愧是成名已久的剑修。

    “什么?我的三大尸傀竟然都被斩灭了。林锋的这两个朋友竟然也有如此强的实力,这次是我失算了。”萧九心里震撼不已,他这才发现其实这世上天才挺多的,“难道每遇到一个天才人物,我都要去嫉妒,去将他打压么?”

    萧九仍然跟林锋拼命战斗中,心里的疑惑更浓了,这些问题不是一时半会儿想得清楚的。

    “两位兄弟,快振作起来,将萧九的躯体给毁掉,让他灵魂无法回归。”林锋朗声道。

    是的,若是现在萧九为了保命,立刻将秘术停止,让灵魂回归到躯体中,是能保住性命。但这么仓促的停止施法,会心脉受损,到时地煞伏魔阵也没法控制,林锋肯定会趁势追杀。

    萧九考虑问题也很周到,他很担心到时候重伤在身没法逃过林锋的追杀。

    听林锋这么一提醒,向傲天将伤口处的伤势稍作处理,就以阔剑支撑着身子站起来,与萧辰对望一眼,然后点头。

    他俩经此一战,都没有什么战斗力,不过没有了尸傀的阻挡,要毁掉萧九那没有灵魂的身子,倒不算难。

    即使旁边有个小型阵法守护,也阻挡不住。向傲天觉得自己反正都受了这么重的伤,不在乎再被小型阵法弄更多的伤,只要将萧九给击杀,这一场战斗就算完全胜利了。

    萧辰和向傲天都提起手中剑,向着萧九走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