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七章冰河之上再遇敌

第一百五十七章冰河之上再遇敌

作品:九霄仙冢 作者:蜀南辰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血杀门此次前来的杀手被林锋翻手间就挫败,实力的差距毋庸置疑。

    武琅天,羽雁这些人不过是初入凝血六重,而凝锋是凝血六重后期的高手,只差那么一步,便可以突破到凝血七重虚丹境界。

    修炼界还有一种说法,凝血七重以下算是后天武者,而到了七重虚丹之后便可以称之为先天境界。

    先天虚丹、实丹和金丹与后天武者是云泥之别,只是少数修为不稳固的虚丹高手会被凝血六重后期的武者击杀,比如林锋斩杀药王谷主就算是这么个例子。

    而化形境界则更是远远的凌驾于凝血九大境界之上,到了这个层次,血脉能量可以化作本命兽魂,以及其他强横的绝招。

    而化形境界的妖兽则可以化作人形,比如青荒山脉里的蛇妖洞主。

    根据林锋这段时间对药鬼僧以及其他几个先天境界高手的观察,无论是虚丹还是金丹,他们的丹田之内可不是散布着精血,而是形成一颗内丹。

    顾名思义,虚丹只是具有内丹的雏形,甚至只是个虚影,比如药王谷主这个凝血七重虚丹修士,比之境界低的修士在于精血能量澎湃无比。

    而实丹则是藏剑山庄穆心圣这样的境界,丹田之内强劲无匹的精血能量汇聚于内丹之中,越来越精粹凝实,坚不可摧。

    这是也为何境界高的修士,有那么多的精血,丹田却不会出现装不到的情况,一切都在于内丹这玄妙的存在。

    林锋弄明白了这些,对于突破到先天虚丹境界就更迫切了,甚至差点直接服用了那颗易云赐予的化虚灵丹。

    最后关头,林锋忍住了,若是过多的借助外力,就算突破了,将来所遇到的瓶颈就越难以突破。

    林锋猜测老酒鬼当初就是勉强修炼“洛神御风诀”,完全没有自己的见解,全部接受法诀中的内容,这就导致他这辈子要突破到先天金丹境界格外困难。

    “我将化虚灵丹留着,待到突破之际再服用,可以将境界稳固,甚至可以多领悟到一些东西。”林锋心里明白得很。

    其实不必盲目的追寻高的境界,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勤奋修炼。

    若是像药王谷主那么,几乎是依靠大量的灵丹妙药将修为堆积起来,只是徒有先天虚丹的威名,一旦真正动起手来,林锋以凝血六重后期的境界完全压制他。

    “林锋,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陆雪瑶回眸嫣然一笑。

    “没什么,反正我可没想任何坏事。”林锋嘿嘿笑道。

    陆雪瑶哼了一声,道:“我还不知道你么?心里想法极多,就是不会轻易说出来,等你说出的时候就是你已经做出了决定。”

    “我们相处也不算太久,你如何以为将我看透彻了?”林锋悠然笑道。

    “那得问你自己,难道你不觉得你所做的许多决定都很突兀,真是大男子主义。”陆雪瑶驾驭着血雾妖兽在苍茫的雪地上奔腾。

    林锋被她说得不好意思分辨了,对于女子,特别是陆雪瑶这样美丽的女子,越是想跟她分辨个对错,那就是自找苦吃。

    陆雪瑶见林锋保持沉默,不由得笑了,林锋这么让着她,倒也让她心里暗自欣喜。

    此时的感觉颇为微妙,可谓“道是无情却有情”,这种朦胧的情愫才是最让人心动的。

    寒风萧瑟,冰冷彻骨,却让林锋倍觉精神振奋,他性格豪爽,对于这苍茫的雪地由衷的喜爱,将来定要前往北极冰原去探寻一番。

    “我还是想得太远了,目前青荒域的事情并没有处理完,隐藏在暗处的危机太多,不知能否安然到达九鼎教?”林锋不会大意。

    药王谷的危机解除,并不代表林锋没了危机,陆雪瑶的“冰骨女子”身份可谓炙手可热,争夺之人可不少。

    陆雪瑶如此冰雪聪明,当然看得出林锋凝重的表情意味着什么,深深的叹息一声,道:“林锋,若遇到许多高手围攻,你就放弃我吧!有我拖累你,怎么跑得掉呢?”

    林锋以怜惜的目光盯着陆雪瑶,伸出右手抚着她鬓角的长发,微笑道:“为何要逃?只要斩龙剑在手,无论所来之敌多么强大,我都有信心与之决一死战。一往无前,绝不后退,这就是我的剑道。”

    陆雪瑶凝望着林锋微笑的脸庞,在雪后的阳光映照下是如此的明朗帅气,尤其让她心动的是那认真的眼神。

    男人认真的时候也就是帅气的时候,这种魅力是可观存在的,大部分女子都希望身边有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而且处变不惊,遇事沉着冷静。

    陆雪瑶心中泛起旖旎的涟漪,表面上没有说什么,目光温柔,心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不过我总感觉林锋是那么的看不透,他到底还隐藏着什么秘密?我是否真的能在他的心里占据一个重要位置呢?”

    林锋也以温柔的目光与她对望,从她清澈纯洁的眼神里,似乎可以看到一个绝妙的境地,那里充满了神秘之美。

    如此含情脉脉的凝望,此时无声胜有声……

    在如今这个世界,林锋的心中有两个女子的身影,其一是九鼎教的颜月,另外就是药王谷的陆雪瑶。

    她俩的身世背景在俗世中算是显赫,但在修炼界只算是普通,林锋所喜欢的不只是她们的绝美外表,而且还喜欢她们的人格。

    若非得将颜月和陆雪瑶作比较,颜月是不折不扣的淑女,对钟爱之人百般顺从,温柔体贴让人感到柔情缱绻。

    而陆雪瑶则是小家碧玉,性格比较开朗活泼,更喜欢说笑,跟林锋前世的女友妍儿有些相似。

    当然,林锋是不会将陆雪瑶当做妍儿的替代品,喜欢一个人就要真诚,有最起码的尊重。

    每一个好女孩儿都是一个世界,你若能走进这个世界,便可以真正与之携手漫步红尘。

    而最关键的是要有一颗真诚的心,在爱情面前,不要以地位和实力来对待,要将心上人放在平等的位置上。

    林锋想到这些,忽然想起前世一位奇女子曾写过唯美的诗句来赞颂独立的爱情:“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在爱情面前,双方都是平等的,林锋实力是强,可从感情的方面看来,他跟陆雪瑶得慢慢培养起坚韧的感情。

    只是一次相救,最多只是让陆雪瑶产生一种报恩的心态。

    林锋可不希望陆雪瑶是为了报恩才对自己这么好的,真正的喜欢是不计回报,而是付出,为心上人做得越多,就越感觉心里踏实。

    “或许喜欢一个人重要的不是得到,而是付出,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献给对方。”林锋心中很有感触。

    思绪纷涌,林锋不由得问陆雪瑶:“若是你喜欢一朵花的美丽,会选择将它摘下据为己有么?”

    “当然了,将之收藏起来,岂不算是得到了美丽?”陆雪瑶巧笑嫣然。

    林锋摇头,道:“你这就错了,只是收藏了花朵,却并不能得到它的美丽,美是一种感觉,不是用来占有,而是用来欣赏的。若是喜欢一朵盛开的花朵,就任其灿烂的开放,只需用心欣赏,小心呵护就对了。”

    “喂,林锋,你这么文绉绉的样子想干嘛呀?现在修炼界里会谈这些玄妙道理的人可不多了,你说的其实我听不太懂耶!”陆雪瑶道。

    血雾妖兽载着林锋和陆雪瑶在雪地之上飞驰着,千山暮雪,有你相伴,便不觉清冷孤寂。

    鹅毛般的大雪纷飞,天地间一片银白,空气都仿佛快要冻结的样子。

    路过一条冰封的河边,渔民们正在凿开的冰面上,释放渔网,寒冷无比的天气让他们瑟瑟发抖,缩手缩脚的样子让人看到都觉得分外严寒。

    旁边的几个大木桶里已经装了许多鱼,皆在翻腾跳跃,这样的场面确实很有趣。

    陆雪瑶小女生心态作祟,拉着林锋的胳膊道:“锋哥,我们就在这玩一会儿吧!反正血雾妖兽的速度那么快,也不在乎这点赶路的时间。”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又怎会败坏你的雅兴,那咱们就在冰河之上逛一会儿,你最好牵着我的手,免得掉到冰窟窿里面去了。”林锋微笑道。

    陆雪瑶柔嫩的小手牵着林锋,从血雾妖兽之上走下来,她的靴子踩在河面的冰层上,发出“吱吱”的声音。

    这些渔民在云海郡鲲脊岭这一带土生土长,见惯了修行之人,因此对于林锋有如此霸气的坐骑,并不感到很惊讶。

    他们都只是随意瞥了一眼,然后继续忙着摆弄手中的渔网,在冰封河流之上捕鱼才是他们现在最重要的事。

    “收获不小嘛!”林锋悠然的跟渔民们打招呼,对于这些在冰天雪地之中还在辛勤劳作的普通人,林锋是很尊敬他们的。

    “是啊,今年的雪来得早些,鱼群都还没来得及转移,我们每次下网,都大有收获。”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渔夫笑呵呵的道。

    然后老渔夫又将林锋和陆雪瑶打量了一番,道:“你俩是药王谷之人吧?一对小情侣,在这么寒冷的天气,还跑出来游览,你们年轻人的心可真是够闲的。”

    方圆百里就药王谷一个大宗派,老渔夫这种普通人当然不知道,蜀国云海郡三大宗派和魔道散修一起攻击药王谷之事。

    “老大爷,你能把渔网借我捕一会儿鱼么?”陆雪瑶微笑道。

    “当然可以,不过要小心渔网弄伤你的手。”老渔夫将渔网递过去。

    陆雪瑶的手如同柔荑一样柔嫩,如何能将坚韧的渔网摆弄好?

    林锋连忙跟她一起将渔网展开一些,然后放入凿开的冰层之下,可谓是手把手的教她捕鱼,若要比拟一番,那就跟才子手把手教淑女写书法一般。

    不过在冰封河面上捕鱼更有趣一些,陆雪瑶很少出来玩过,悦耳的笑声在冰河之上飘散。

    渔民们见陆雪瑶如此美丽动人,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愣愣的望着,这是一种欣赏的眼光在看待。

    林锋见此情景,想起了前世先秦时期,有个绝代佳人名叫罗敷,采桑归来时,路边的人都被她的美貌震惊,看得呆了。农夫放下了手中的锄头,书生连忙整理衣冠,贩夫走卒则在路边不动。而有钱的商人请罗敷去马车上,被直言拒绝,这让人们对她肃然起敬。

    虽然在不同的世界,但世间之理总是有类似的,陆雪瑶的美是一种让人由衷赞赏的绝美,人们见之,都忍不住以欣赏的心态去看待这种美丽。

    美人如美景,望之令人赏心悦目。

    当大家正在发愣的时候,变故陡然发生,河面的冰层陡然龟裂,迅速往周围延伸。

    林锋拉着陆雪瑶的手,施展“洛神御风诀”这绝妙身法,往后撤退。

    裂开的冰层之下蹿出一只巨大的水蛇,其头上还站着一个人,赫然正是魔道散修的领头人,

    白龙会的霍七爷,自从之前在枫叶峡谷里,魔道散修的聚会被驱散,此人就没有出现过。

    那些渔民在水蛇出现的瞬间,就全部跌入冰河里,挣扎了几下就失去了生命,极寒的冰河岂能在其中存活?

    至于霍七爷的突然出现,是用独门秘术,其实是从岸边纵跃到水蛇的头上,并不是从水底一直跟上来的。

    林锋确实救不了这些可怜的渔民,变故发生的一瞬间,所能做到的就是保住陆雪瑶,容不得有丝毫犹豫。

    “霍七爷,你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连这些普通渔民都不放过,今天我必须将你斩杀,用你的鲜血来超度这些遇难的渔民。”林锋义愤填膺,他不能容忍修士随意杀害普通人。

    “好狂妄的口气,你真以为自己不得了?我们都是凝血六重后期的修为,莫要以为我像丹阳血剑向傲天那么攻击方式单一,今天你就饮恨于此。”霍七爷早就看不惯林锋。

    林锋让陆雪瑶骑着血雾妖兽,嘱咐道:“你先退后些,若我真的敌不过此人,你就控制血雾妖兽赶紧撤退。”

    “传说中的冰骨女子,你这是要逃到哪里去?今天林锋是双拳难敌四手,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守护心上人。”一个冷笑的声音传来,充满了寒意,此人不知何时出现在霍七爷旁边,站在冰河之上的浮冰上面。

    此人如此熟悉,他不是别人,正是赶尸派的萧九,这段时间不见,他已经达到了凝血六重境界,可谓进步神速。

    萧九本是老者欧九爷夺舍了萧大公子的身体而出现的,有如此修炼天赋可真是意料之外,也难怪他这么狂妄。

    “萧九,当初我们的仇怨已了,况且在本个月前,我还帮助你将赶尸派长老厉老魔击败,你得到他的一切,现在就要翻脸不认人,来对付我么?当初是谁口口声声求着我,要交一个朋友的。”林锋朗声质问道。

    萧九叹息道:“可别忘了,当初我可是明确说过,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为了夺得这个冰骨女子,我可是在这冰天雪地里等了很多天,若是一无所获,岂不是亏大了?”

    “哼,小子,你可别想利用老夫,你的目标是冰骨女子,而我是要击杀林锋。但我不会为你作免费的打手,你最好先打头阵,林锋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对付。”霍七爷盯着萧九沉声道。

    对于萧九这个一点名气都没有的修士,而且浑身还散发着赶尸派中人特有的森然死气,不由得皱眉鄙夷,觉得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当林锋的对手。

    “老东西,你可别自以为是,我本就没想要跟你合作,事实上,我也不需要跟你这种老朽一起战斗。”萧九的目光泛着诡异的光芒,嘿嘿冷笑道:“让我来打头阵,那你就没机会出手,且好好看着,赶尸派的秘术可是会让你大开眼界的。”

    霍七爷当然知道赶尸派以及其特点,不过一直以来所接触到的无非都是些赶尸派的中低层修士,无缘得见此派的精英。

    赶尸派向来低调行事,高手不知为何尽皆蛰伏起来,如此更为其宗派增加了一种神秘感。

    林锋仔细盯着萧九,这家伙修为进展速度如此之快,莫非从厉老魔的遗留之物里得到了赶尸派高级秘术的真传?

    “死灵召唤!”萧九忽然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发出一种怪异的吼声,然后口中默念晦涩的咒语。

    然后萧九从储物袋中拿出三个金属盒子,打开之后烟雾缭绕,待得烟雾散去,才看清楚这三个被召唤出来的尸傀都不是寻常的武者。

    这三个尸傀分别是:巨魔神伍升,神锤太保罗天保和飞鹤书生。他们是在上次魔道散修齐聚于枫叶峡之时战死于擂台的高手。

    至于还有几个被丹阳血剑斩杀的高手,由于尸骸受损太严重,难以祭炼,并未被选中。

    “林锋,以你的修为境界当然不在乎这三个凝血中期的魔道散修,不过我得提醒你,他们的尸体经过我们赶尸派高级秘术的祭炼,已经达到了堪比上品法器的地步。若要比拼消耗,有阵法之力的加持,他们也不会败给你,这下我看你怎么应对。”萧九悠然的双手抱肩,嘲讽道。

    林锋淡然笑道:“旁门左道,始终难登大雅之堂。当初你的师叔厉老魔都被我击败,你得自于他的传承,真以为胜得了我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