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二章丹阳血剑

第一百四十二章丹阳血剑

作品:九霄仙冢 作者:蜀南辰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司马庆连续击杀两大魔道散修高手伍升和罗天保,观战之人的惊讶无以复加,就连祭坛上的霍七爷也难以置信的道:“司马庆竟然将凝血六重的银锤太保击杀,他的修为竟然也突破到了凝血六重,可以算是我们这群人中的中坚力量了,他隐藏得真够深。”

    司马庆的确达到了凝血六重,不过只是初期,正面战斗论真实实力,他比不过罗天保的,但施展幻影分身术从后面偷袭,胜了也算是实力强的一种表现。

    “在下来领教下司马兄的高招。”一道白色身影纵跃到擂台之上,此人正是之前推举司马庆当盟主的飞鹤书生。

    “你刚才不是还推举我么?现在怎么上来相争?”司马庆嘿嘿笑道。

    飞鹤书生手中折扇轻摇,悠然笑道:“我知道你很强,之前就是试试你的名号是否真的那么大,现在我只要将你击败,我就算一战成名了,你这些年的威名都会转移到我的身上。”

    “哼,你真是好算计,我现在可是身受重伤,如何敌得过你?看你这样子,暗器肯定少不了。”司马庆脸色阴沉下来,有些愤怒的道。

    “要当三郡魔道散修的盟主必须是实力超群,能技压群雄才行,你才经过两次战斗呢!”飞鹤书生嘲讽的笑道。

    “这飞鹤书生可真是卑鄙,这不是捡漏么?”

    “可笑,我们魔道散修哪个不是卑鄙无耻之人?他这是人之常情罢了。”

    人群之中开始议论纷纷,这时司马庆很淡定的走过去将伍升和罗天保尸体上的储物袋和巨型战斧,两柄银锤都收在了自己的储物袋中,然后用袖袍擦拭着嘴角的鲜血,冷笑道:“你既然要出名,我就成全你,此战算你胜了,反正我黑蛇司马庆的威名早已在云海郡根深蒂固,刚才之战大家也看在眼中,我又何必跟你争这虚名?”

    然后司马庆就转身跃下了擂台,盘膝而坐,静静的观看接下来的争斗。

    “司马庆是个聪明人,知道适可而止,比他兄弟白蛇强多了。”林锋心道。

    飞鹤书生站在擂台上,脸上笑容可掬,他总算是在名义上胜了司马庆,将来传出去可以说成是正面战斗得到的,然后他挥动了两下折扇,笑道:“我知道大家心里都有所不满,但司马庆就算在全盛之时也未必是我的对手,只因这些年我潜心修炼,并未闯出多大的名头而已,你们有谁敢与我一战?”

    他觉得以自己凝血六重的修为还是很厉害的,说实话,他还真想当这个盟主,若是成功,此番进攻药王谷之后,必定可以在云海郡、明阳郡、雷霆郡威名赫赫。

    若是遇到强力敌人,到了危急关头,他自有保命手段。

    “怎么没人上来与我一战?”飞鹤书生故作淡定的道。

    “哎,算了,之前那两场战斗弄得我们损失了巨灵魔伍升和银锤太保两个高手,黑蛇司马庆也受了重伤,这样下去可没好结果。老夫现在认为就让飞鹤书生当盟主就行,大家有反对意见的可以站出来说。”祭坛边左边的断肠剑柳孤魂朗声道。

    之前就是他喝止飞鹤书生的,现在冷静下来,觉得应该以大局为重,当务之急是让在场的三郡魔道散修凝聚起来,攻打药王谷。

    “既然柳孤魂都这么说了,大家应该理解他才对,我们不可务虚名而处实祸,老夫也认为由飞鹤书生当盟主合适。”霍七爷道。

    药王谷的五个精英弟子面面相觑,本来以为可以看到魔道散修因为争夺盟主之位会自相残杀,现在这些幻象都落空了。

    “飞鹤书生的修为在我们之上,现在就算上擂台也没办法了。”易白叹息道。

    飞鹤书生有些喜出望外,收起折扇,拱手向四方行礼,笑道:“既然各位如此抬爱,那在下就当仁不让的担任盟主。”

    “且慢,我刚刚赶到,还没来得及与你一战,谁说没人敢上来?”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响起。

    但见黑影一闪,擂台之上出现一个高大的黑衣人,手持一柄很长的阔剑,留着络腮胡子,左边脸上纹着一条青龙。

    “丹阳血剑向傲天?你不是十年前就被藏剑山庄驱逐了,如今这么来参加我们魔道散修的聚会?”霍七爷见多识广,朗声道。

    这高大黑衣人竟然是藏剑山庄的弃徒,他有些沧桑的笑道:“没想到十年过去,我在外一直游历回来之后,还有人能够这么快认出我,正好我对云海郡的四大宗派都恨之入骨,况且自认为修为足以带领你们,就让我来当这个盟主如何?”

    “昔日的丹阳血剑么?十年的时间你的修为还是处于凝血六重,没突破到凝血七重虚丹境界,不见得比我高明,既然你那么想当盟主,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飞鹤书生意气风发,手中折扇展开,徐徐扇动,颇有些成竹在胸的意思。

    霍七爷跟柳孤魂面面相觑,觉得遇到向傲天这样的人也没办法,毕竟人家是多年前云海郡的名宿。

    “既然如此,你得小心了。”向傲天纵跃上擂台,手中阔剑并未出鞘,但却给人一种渊渟岳峙的感觉。

    林锋看得出向傲天是那种在不断生死战斗中磨练出来的强者,散发的气息很纯粹,杀气浓烈,一旦发狂,绝对是杀红眼的人。

    飞鹤书生右手举着折扇,左手斜着伸出,姿势奇特,犹如白鹤展开翅膀之形,白色的真气弥漫开来,他显得有些出尘之意,眼神淡漠冰冷,哼了声道:“就让我这飞鹤白骨扇来挫败你这成名多年的丹阳血剑!”

    折扇展开,上面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骷髅头图形,林锋可是见过这种扇子,在当初九鼎教入门选拔的时候,看来这种骷髅毒扇的绝技是传承自某个小宗派,有其独到之处。

    飞鹤书生身法飘逸翩然,霎时间折扇翻飞,白色的罡气如同浪涛一样一层接着一层,扇面之上的骷髅头图形在真气的催发下幻出宛如实质化的骷髅头,向着向傲天轰击而去。

    “旁门左道而已,如何能登堂入室?”向傲天不屑的嗤笑一声,身形幻动,化作一抹赤红的流光迎着骷髅头而去,阔剑仍未出鞘,其外边携裹着一层赤红如火的剑罡,但闻“咔嚓”一声脆响,骷髅头被阔剑斩裂,瞬间被强横的剑罡轰为齑粉。

    飞鹤书生有些诧异,自己祭恋多年的骷髅头虚影竟然被一剑轰碎,折扇上传来一股霸道的能量,如狂风暴雨席卷他全身。

    “还好我左手的飞鹤掌法能够缓解他的攻势。”飞鹤书生心道,但下一瞬间,他就呆住了,阔剑轰碎骷髅头之后并未停歇,那股凌厉的剑罡横贯而来,他左手的飞鹤掌法本来布成了严密的防御,但在这赤红的剑罡面前竟然被势如破竹的刺破了。

    身体里被轰入的霸道能量还没有消除,向傲天的阔剑又刺穿了飞鹤书生的心脏,至始至终,阔剑都未出鞘。

    “未出鞘的剑怎会如此犀利?”飞鹤书生惊恐不甘的喃喃道。

    “我说过你所修炼的武技都是旁门左道,如何当得了我这无坚不摧的阔剑?”向傲天冷笑道,手中劲力一吐,顿时红光炫目,阔剑将飞鹤书生直接震裂,有些魔道散修都被吓得发抖了,飞鹤书生好歹也是凝血六重中期的高手,大多数人努力修炼一辈子都达不到,却在转眼间就被向傲天击杀了,手段之狠戾让人震惊。

    残破的擂台之上血色雾气渐渐散开,飞鹤书生的残骸让大家不忍直视,他的那柄骷髅折扇屋子在地上散落着,上面沾染了血迹。

    “这可是一件上品法器,怎么能任其埋没于尘土间?”一个瘦小的人纵跃到擂台之上,挥动手中绿色软鞭将骷髅折扇卷起来,然后用一张手帕,好整以暇的将其上的血迹擦拭干净,然后放入自己的储物袋中。

    “严毒蜂,十年前我就跟你交过手,当时你不过才凝血五重境界,现在最多达到飞鹤书生一个档次,怎么,你也想来争夺盟主之位?”向傲天沉声道。

    “我自知比你差了那么一点,不过刚才我跟几个同道都商量好了,本来霍七爷和柳孤魂都发话了,让飞鹤书生担任盟主,实则是不愿意见到我们之中再有伤亡。你倒好,一上来又将飞鹤书生斩杀了,看样子你分明是正道之中过来捣乱的!”严毒蜂对着下面道,“吴余恨,杨千刃,刚才我们可是商量好了的,还不快上来围攻向傲天,让他也知道咱们魔道散修的厉害!”

    “此言甚是,如今的修炼界可不是十年前那样,藏剑山庄的弃徒而已,有何脸面在这里寻衅滋事?”擂台上又跃上来一人,此人手持两柄淡红钢叉,衣衫褴褛,有点像落魄的书生,这就是吴余恨。

    柳孤魂看到擂台上的争斗如此激烈,叹息道:“严毒蜂这三个人都是凝血六重的修士,对付向傲天应该胜率很高,为何要争盟主这个虚名,还未出师战斗就损失如此多的高手。”

    他对于向傲天还是很看重的,他决定等向傲天被这三人联手击败,他就上去直接推举霍七爷当盟主,这样应该没人再有异议。

    “我杨千刃也来会一会你这丹阳血剑,听说当年你杀气大盛的时候,连自己同门都不放过,我们若是将你击杀,也算是替天行道了。”一个面貌阴柔俊美的青年跃上了擂台,华丽的狐裘披风,鲜亮的靴子都让他显得与众不同。

    远处观战的林锋倒是看出他这披风之下暗藏了不知多少飞刀,这样的青年俊杰在散修中很稀少,凝血六重的修为足以让在场很多人羡慕了。

    现在向傲天被三个人围着,吴余恨,杨千刃和严毒蜂各自拿出武器,运起真气严阵以待。

    绿色软鞭、两柄淡红钢叉以及杨千刃手中一柄雪亮的飞刀,都散发着强烈的血煞之气,他们曾杀过的强大修士不在少数。

    他们就这样对峙着,散发出的杀气向四周席卷而去,令观战之人都感到心悸。

    “林少侠,看样子我们难以完成谷主的命令了,此战之后,他们就会选出盟主,然后就会前去攻打我们药王谷,凭我们的实力已经难以阻挡了。”陈航皱眉低声道。

    易青靠近林锋,明眸如水,柔声道:“林大哥你想点办法呀,我们好歹也给魔道散修制造些混乱,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这联盟形成吧!”

    林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女子确实着急了,他们这些在温室里成长起来的精英只会纸上谈兵,所谓下笔千言,胸中实无一策。

    “我不会让他们形成联盟去攻击药王谷的,否则他们与三大宗派一起攻击,那还得了?你不要急,且耐心看着。”林风双手抱肩淡笑道。

    擂台之上,四个高手已经对峙很久,谁都不愿意先动手被敌人寻找到破绽,魔道之人下手都狠戾无比,一旦失败,迎接他们的将是死亡。

    观战之人都停止了议论,屏息凝望,难得的一次大型散修聚会,他们平时哪能见到这么多的高手对决,这可是观摩学习的好机会,以后回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也有了可以吹嘘的资本。

    忽然,一阵寒风刮过,枫树林呜呜作响,火红的叶片簌簌而落,如缤纷的落英,擂台之上也被这炫目的景象所笼罩。

    “噗~”严毒蜂的绿色软鞭猛力抽打出去,飘落的枫叶被劲气冲开一个豁口,几乎是同时,吴余恨的两柄淡红钢叉也出手,化作两道血红的光束。

    他们恨巧妙的把握了时机,一出手就使出了全力,此战决心要置向傲天于死地。

    陡然,赤红如火的剑罡凭空而起,向傲天双手持着阔剑与之保持着一条线的姿势,旋转着刺出,如同横向吹过的飓风,绿色软鞭和两柄淡红钢叉都携带着浑厚真气与之轰击。

    擂台上的尘土被余波震起,周围的树木尽皆断裂,靠近的魔道修士有些修为底下的直接被误杀。

    人们惊恐的退避,显得很混乱,然后听到一声金属碎裂的声音,接下来见烟雾中人影闪动在比拼招式。

    烟雾散尽,但见向傲天游刃有余的在三人的围攻之下闪转腾挪,他最重点防御的是一直未真正出手的杨千刃,此人的飞刀绝技这几年声名鹊起,绝不是浪得虚名,一旦放松警惕,要害之处中了淬毒的飞刀,那可就惨了。

    一番缠斗之后,两方之人都向后跃开,脸上表情都很凝重。

    但见向傲天手中阔剑的剑鞘开始裂开,化作碎块掉在地上,他忽然仰天大笑,有些豪迈,也有些沧桑,叹息道:“如今果然不是十年前的修炼界,三个散修就能把我的剑鞘弄碎,我不得不使出真正的实力了。”

    “哼,你少在这虚张声势,剑在人在,剑毁人亡,你的剑鞘已碎,便是不详兆头。”严毒蜂冷喝道。

    “跳梁小丑,见识一下真正的剑诀吧!”向傲天漆黑如墨的长发随风飞舞,显得很张狂,大喝一声:“丹阳血剑诀!”

    出鞘的阔剑赤红如火,光晕流转,向傲天如同苍鹰飞跃到空中,看似简单的一剑斜斩而出,凭空产生四十丈长的巨大红色剑芒。

    “好强的剑气,此人的实力可以与我一战!”林锋看到这里也有点动容了。

    “怎么会这样,十年的时间,他的剑道修为快赶上藏剑山庄的庄主了。”霍七爷惊讶道。

    此刻最憋屈的是严毒蜂,他首当其冲,这一剑如山岳崩塌,他惊恐的全力劈出一鞭子,同时身子往后边滑行。

    但这一剑太过霸道凌厉,柔韧的鞭子都被斩断,余势不停,直接将严毒蜂斩为两段。

    看着严毒蜂兀自抽搐的尸体,吴余恨的喉结动了下,他反胃的想吐,下一瞬间,炫目的赤红剑气从正面直刺而来,他本能的用两柄淡红钢叉抵挡。

    但是这是徒劳的,如同积雪见了阳光,钢叉化作碎片飞溅,吴余恨被阔剑洞穿。

    这一瞬间,空气中传来利刃破空之声,杨千刃终于全力出手了,他觉得自己才是最会选择出手时机的人。

    飞刀一出,全部精气神都关注于这柄飞刀上,再无机会改变战斗结果,这就是孤注一掷,他年轻,有拼死一搏的勇气。

    若是成功,他将一战成名,承袭丹阳血剑的威名。

    可是这次他遇到了真正的高手,这一刀在向傲天反手劈出的一道剑罡之下,化作漫天铁屑,阔剑毫不留情的将杨千刃的头颅斩落。

    任你千般招数,我自一剑破之!

    这就是剑修者所奉行的格言,丹阳血剑向傲天就是这样一个人。

    三个凝血六重的高手,都有自己的独门绝技,却被向傲天正面强力击杀,这是实力上的差距,同一个境界的修士竟然也有这么大的区别,其原因在于向傲天已经达到了凝血六重后期,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凝血七重虚丹境界。

    况且他的剑诀有自己的领悟,施展起来甚至可以对抗一些出入凝血七重虚丹境界的修士。

    魔道散修都很佩服向傲天的实力,他顺利的当上了盟主,霍七爷和柳孤魂这老一辈的高手是不会跟他争的,他们年事已高,很在乎自己的性命。

    “盟主,我们可否来比划一下?”林锋大步走出,拔出澄碧的斩龙剑。

    向傲天凝目打量他,觉得他气度非凡,皱眉道:“你是何人?三郡里年轻一辈的高手之中可没见过你。”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