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一章幻影分身术

第一百四十一章幻影分身术

作品:九霄仙冢 作者:蜀南辰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血雾妖兽全身赤红如火,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其体型比狮子大了三倍,巨大的爪子踩在雪地上不由得周围地面开裂。

    “林少侠,你怎么驯服血雾妖兽的,洪荒异种,天赋异禀,你是自己运气好在深山大泽中遇见幼小的血雾妖兽么?或者是九鼎教中的前辈长老帮你驯服的呀?”易青有些惭愧的问道。

    就如林锋前世中,很多女子对于豪车无比的喜爱,在这修炼的世界,女修士对于霸气高贵的坐骑也是青睐有加的。现在林锋既然召唤出了血雾妖兽这样高贵大气的坐骑,易青对林锋的态度由之前的不屑变成了谄媚讨好。

    “哼,不就是仗着师门的长老厉害么?帮你驯服一只珍稀的坐骑也不代表你自己的实力。”易白心中想道,对于小师妹忽然转变态度,他很愤慨,与师妹朝夕相处这么多年,还比不上一只血雾妖兽的魅力么?

    易青当然不会那么厚脸皮的说出也想乘坐血雾妖兽,眼看着陈航被林锋喊上血雾妖兽的背上,她真的很羡慕,心道:“以后得找机会向林锋表示好感,若是他能看上我,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林锋淡笑道:“我们九鼎教的长老可不会帮弟子们驯服坐骑,都是自己去深山大泽中碰运气,可以说是算我运气比较好,当初血雾妖兽还很年幼,所以几位朋友不妨有空去深山大泽中碰碰运气。”

    无意间,林锋的目光和易青相交接,她原本秀美清澈的眸子由于心中妄念太多而变得浮华谄媚,林锋目光深邃,对这样的女子不感兴趣,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出发前往鲲脊岭枫叶峡,咱们遵从谷主的命令,团结一致,搅乱三郡魔道修士的聚会吧!”陈航郑重的道。

    “对的,大伙儿打起精神,我们可都是青年俊杰,此战必定扬名三郡之地。”易白朗声道,他作为药王谷五大精英弟子之首,已经将自己默认为队长了。

    大家的坐骑发出一声低吼,一齐向前奔腾而去,大地上的积雪被踏得漫天飞舞,精英弟子出山对付魔道散修,这正是一大壮举。林锋觉得若是成百上千的修士骑着不同的坐骑在战场上拼杀,那样才叫壮观,曾有一句古词可以形容类似的感觉:“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此去鲲脊岭枫叶峡不过二十里的路程,以坐骑的速度不到半个时辰就能赶到,刚开始之时,血雾妖兽速度太快,把五大精英弟子远远的摔在后面,这就相当于赤兔跟驽马的区别。不过为了统一行动,林锋让血雾妖兽的速度慢下来,好让五大精英弟子能跟得上。

    大雪下了十几天,一望无际的丘陵地带皆被皑皑白雪覆盖,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可谓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林锋曾听说极北之地有冰原,那里应该更为波澜壮阔,以后有机会可以去探寻一番。

    鲲脊岭,有很多小型火山,因此山石多为赤红色的火山岩,当然如今都被大雪覆盖,显得很冷清,枯瘦的树木在风中矗立,妖兽们也不知躲在什么地方避开严寒。

    不久,转过一个山坳就到了枫叶峡,眼前的景致为之一变,恍若换了个世界,真是不可思议在冰天雪地之中,却有这么一个峡谷遗世而独立,到处都是火红绚烂的枫树。当然,这个世界的枫树跟林锋前世的枫树是不一样的,不必等到深秋才会红,而是一直都是红的。

    刚从单调苍茫的雪地里来到枫叶峡,大家都感觉目眩神驰,林锋觉得这样的地方若是与心上人一起携手漫步,是多么美妙之事。

    枫叶峡并不宽阔,可以说是极为狭长,前行了五百多米,赫然看到旌旗摇曳,黑色的魔气在空中氤氲,让原本美妙炫目的枫林显得阴森可怖。

    “前方黑气笼罩之处就是三郡魔道散修汇聚之处,半个时辰前是有人用飞鹰传书的方式仗义告知我们药王谷这里之情况。”陈航道。

    “可惜你们五位精英弟子的装束太抢眼了,一看就是正道中人,难不成我们一过去就要跟他们开打?那可就是面临上千人的围攻啊!”林锋淡然提醒道,他闯荡修炼界这么久,见识比这些整天闭关的精英弟子高多了。

    “林大哥说得对,我们赶紧换身装束吧!”易青有意讨好林锋,连忙附和道。

    五个精英弟子互相看了一眼,默然点头,都从储物袋中拿出平时很少穿的奇装异服,改变装束之后并且将气息稍微收敛,看起来跟魔道上的年轻散修差不多。

    然后大家都把坐骑收回灵魂契约卷轴中,大步前往黑气笼罩之地,这次魔道散修聚会是被云海郡的其他三大宗派暗地里支持的,所以他们很猖狂,一路之上并没有防守。其目的是汇聚三郡之内的散修,只要愿意来皆可以参加。

    魔道之人本就不守规矩,所以弄这么一个聚会很久才将秩序弄清楚,现在才开始不久。

    两千多个魔道修士盘膝而坐,林子中间是一个刚搭建不久的祭坛,方圆十丈,其上摆好祭品,焚香点蜡以向苍天祷告。

    祭坛之上有三人盘膝坐在草荐上,都是峨冠博带,很有威严正式的样子。

    为首一人面色苍白,眼中寒芒闪烁,朗声道:“刚才我们已经将此次围攻药王谷之事确定下来,所谓蛇无头不行,接下来我们就推举一位德高望重之人担任这次会盟的盟主如何?”

    下面的魔道散修都纷纷拍手呼喊,能够聚到一起,他们显得很兴奋,这次能够攻打药王谷这样的大宗派,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况且还可以趁火打劫,从中渔利,何乐而不为呢?

    “那么我推举雷霆郡白龙会的霍七爷担任盟主。”一个身高两米多的壮汉,扛着一柄巨型战斧起身瓮声瓮气的道。

    “这里可是云海郡,你们雷霆郡的人如何当得了盟主,我认为黑白双蛇中的黑蛇司马庆最适合当盟主。”这时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手摇折扇,悠然道。

    “黑白双蛇?前些天在小镇酒肆里,萧辰斩杀的那个魔道散修就是外号叫白蛇的,那人只有凝血五重中期的修为,料想这个黑蛇司马庆比之厉害不了多少,否则怎么会是一个组合呢?这书生是在添乱么?”林锋心道

    他俩这么一呼喊,其他人跟着起哄,你一言我一句的,都是觉得让自己认为厉害的人当盟主合适。

    “砰~”祭坛上左边的一个中年白须老者拍桌子冷喝道:“胡闹,我倒认为你飞鹤书生适合当盟主,你可敢上来发号施令?”

    魔道修士性格暴躁,一言不合便要拔刀相向,白须老者是明阳郡的代表人物断肠剑柳孤魂,他见下面的人胡乱推举,却不提起他的名号,顿时怒火上涌,有些失态。

    断肠剑的名号在场诸位还是耳熟能详的,“利剑斩首级,令人枉断肠”,这嗜杀的恶名让大家都安静下来。

    林锋一行人装作魔道散修在角落里盘膝坐下,静静的看这些魔道散修接下来怎么做,他们的目的就在于破坏扰乱这个聚会,现在并不急着动手。

    “我来说句公道话,在场诸位中有不少潜修多年,实力不凡,名声却不很响亮之辈,今天大家齐聚枫叶峡,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药王谷。为了争盟主之位而大动干戈着实不必。”祭坛中间那个白脸修士朗声道,“但凡觉得自己有那个实力能胜任盟主之位的朋友,都可以出来比试一番,最后最厉害之人,想必大家都是心悦诚服的。”

    此人就是雷霆郡白龙会的霍七爷,素有威望,他知道若是自己直接说想当盟主,反而会被这些人看轻的。

    下面的人都很兴奋的呼喊着,很赞同他的提议,一会儿之后,霍七爷打个手势让大家安静,朗声道:“希望你们在跃上擂台之前想清楚,反正最后是修为最强的人才能当这个盟主,自知修为不是特别出众的就不要上来了,否则法器不长眼睛,被误伤了可不好。”

    在众人的期待中,第一个人纵跃到祭坛之前的擂台之上,此人就是黑白双蛇中的黑蛇司马庆,手持一根银色钢枪,在枫林里红光的映衬下显出耀眼的光华,他当即抡动银枪摆了一个起手式,谓之“把火燎天式”。

    这时,那个扛着巨斧的两米高壮汉也走上了擂台。

    擂台下有人问道:“巨灵魔伍升,你刚才不是口口声声推举雷霆郡白龙会的霍七爷当盟主么?你怎么也上来争斗?”

    “哼,我可没推举司马庆,他这小角色由我收拾就行,也让七爷省点力。”壮汉伍升自信的道。然后他双手握紧巨斧,精血能量爆发,全身变得赤红,尤其是巨斧更是红得像烧红的烙铁。

    司马庆不敢大意,他的好兄弟白蛇就是前些天大意被一个乡下少年一剑刺死,他连续挥舞出一连串精妙的招式,浑厚的精血能量呈乌黑色将银枪染得乌黑,转眼间就在身前以枪影形成了一道严密的乌黑防御之墙。

    伍升盘旋抡起巨斧,凭空化作赤红飓风,席卷而来,所过之处,地面裂开十几丈长的豁口,砂石飞溅,周围观战之人都往后退避了些,免得被误伤。

    赤红飓风狠狠的轰击在乌黑的枪影防御枪上,“嗤嗤”的声音颇为刺耳,僵持了一会儿,但听得一声大喝,枪影防御墙噗的一声就裂开了。

    擂台之上顿时烟尘弥漫,爆炸之声如雷声轰鸣,这两人都有接近凝血六重的修为,武技都是勇猛凶悍的类型,拼斗起来对周围的破坏力比较强。

    烟雾消散,但见伍声双手持着巨斧,斧头深陷地面,他犹如雕像一般木然站在那里,而黑蛇司马庆则好整以暇的扬起银色钢枪,得意的道:“不是身体高大就真正厉害的,还有谁来战?”

    言毕,他猛力一脚踹在壮汉伍升的背上,伍升就如同一个破麻袋飞了出去,倒在二十丈外的人群中,人们仔细一看,伍升已经死了,喉咙上有个窟窿,显然是被司马庆的银色钢枪刺的。

    “好一个黑蛇司马庆,比白蛇厉害些。”林锋开始还觉得壮汉伍升的胜算大一点,没想到司马庆还是有点实力,至少在他那个层次算是不错的了。

    “明阳郡罗天保前来领教阁下高招!”一个穿着鲜亮银色皮甲的青年武者纵跃到擂台之上,手持两柄八棱梅花亮银锤。

    “罗天保在明阳郡那边很出名,被人称为银锤太保,去年就突破到了凝血六重呢!”擂台下有人识得罗天保,便嚷嚷道。

    林锋半眯着眼睛打量了罗天保一番,此人身上血煞之气很重,目光凶狠却灵气不足,很明显此人并不是天资多高的人,之所以能够突破到凝血六重,是因为大量的炼化其他修士的精血,一直这样用精血能量将修为堆积起来的,将来没什么突破的潜质。

    黑蛇司马庆忽然笑了,有些自嘲的意思,道:“我兄弟白蛇前些天莫名奇妙被一个乡下小子杀死,我今天若能死在大名鼎鼎的银锤太保手中,也算是比兄弟幸运多了。”

    在魔道上厮混,没有点胆魄是不行的,黑蛇司马庆在云海郡还是很出名的,所谓“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他不能临战而怯。

    “夸奖我也是没用的,你这样恶贯满盈之人早该入地狱了。”罗天保手中双锤交击一下,发出惊雷般的响声,然后他就一跃而起,张狂的攻击。

    银锤翻飞,每一击都有万斤之力,地面被狂暴的罡气轰击出许多坑洞,司马庆如灵巧迅捷的毒蛇在尽力闪避,不过他不能退出擂台,否则就是输了。

    司马庆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刚才迫不得已的一次用银枪跟银锤交击了两次,震得胸腹间气血翻涌,有些血脉都受伤而破损,他手中银色钢枪不断旋转舞动,产生一股坚实的防御劲气。

    两柄沉重的银锤在罗天保的手中狂猛的挥动,每一下砸出都让司马庆不敢正面相抗,银枪的防御劲气不断被银锤砸得粉碎,步步紧逼,司马庆艰难的在擂台之上迂回游走,一旦闪避不当就会被银锤砸到。

    “以老夫看,这一战胜负已分,司马庆你反手之力都没,还不赶紧跃下擂台认输,免得白送了小命。”霍七爷起了惜才之心,不想因这种比试损失一个高手。

    “对呀,司马庆你快认输吧!看这擂台都被你们破坏成何等样子了?”飞鹤书生忍不住喊道。

    人们纷纷呼喊,都觉得司马庆这是在作无谓的战斗,人家银锤太保罗天保可是凝血六重的人,修为境界上的差距难以弥补,这是大家的心声。

    “黑蛇司马庆倒是比白蛇勇猛些,这样的斗志很不错。”林锋淡笑道。

    “林少侠难道不觉得司马庆这是在丢人现眼么?”陈航疑惑道。

    林锋摇头悠然道:“司马庆这人城府很深,他若到真正敌不过的时候会有办法逃脱的。”

    陈航看着在擂台上到处闪避的司马庆,皱眉叹气,真不知魔道中人还有这么无赖的战斗方式。

    “司马庆,你想用这种方式消耗我的精血能量么?痴心妄想,我的积累之深厚是你想象不到的,丹田之内的精血是炼化了上千个修士的精血凝聚而成,你又如何消耗得过我?”罗天保意气风发的施展出自创的锤法套路,反正司马庆是不会抵挡他的,所以他就自顾自的施展锤法,他也想拼消耗。

    忽然,罗天保见司马庆速度陡增,不要命般的向自己冲撞而来,银色钢枪穿刺而来。

    “他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罗天保措手不及,本能的抡起双锤挡在身前,他心里稍定,觉得双锤如此巨大抵挡银枪问题不大,或许可以借这反震之力将司马庆轰飞呢!

    这时司马庆和罗天保周围出现了一团烟雾,跟之前的那场战斗一样,烟雾散去,司马庆倒在地上,气喘吁吁,抹了一下嘴角溢出的鲜血,受伤很重。

    罗天保却手持两柄银锤,呆呆的站在那里,这时大家也都愣了,难道罗天保竟然败了?

    是的,罗天保刚才在烟雾之中听到一声清晰的“噗”之声,顿时觉得喉咙一凉,一股阴狠毒辣的罡气传遍全身。

    他心中喃喃的道:“我这两柄银锤如此巨大,怎么挡不住区区一柄银枪呢?”然后就不甘的失去了意识。

    司马庆以银色钢枪支撑着身体站起来,缓缓走过去,将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罗天保推倒,赫然可以看见他的喉咙上也出现了一个血窟窿,分明是银色钢枪的杰作。

    在场之人都唏嘘不已,纷纷议论这黑色司马庆也太厉害了吧!跟他的兄弟白蛇不是一个档次的。

    林锋刚才却是看到了一些真实情况,因为曾在禁地魔窟里历练过,目力超凡,可以透过些许烟雾。那烟雾是司马庆放出的,他不想让自己的压箱底绝招显露在人前。其实司马庆刚才是用的幻影分身术,这是一种术法,瞬间提升三倍的速度,并在途中留下一道幻影,然后真身则可以在敌人背后偷袭。

    因此壮汉伍升和银锤太保罗天保都是中了这招,被司马庆从后边刺穿了喉咙。

    以前在天下盟商会购买典籍的时候,林锋就了解到,术法是不用吟唱咒语的,就跟一种武技一样,可以立即施展,在九鼎教这样的大宗派都显得稀有。

    “司马庆怎么会拥有幻影分身术这样的稀有术法?”林锋已经盯上这黑蛇司马庆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