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三章乾元台上决生死

第一百一十三章乾元台上决生死

作品:九霄仙冢 作者:蜀南辰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天亮之后,就该去乾元台了,此时还在后半夜,林锋在做着最后的准备,洞府里颇为安静,残魂独孤凝悄然无声的在玉如意中修炼,而林锋则引导着丹田中的九滴精血能量在九霄星河图的辅助下滋养经脉。

    至今为止,九霄星河图只能散发出纯粹的灵气,林锋知道是自己的修为境界还很低,没能达到开启其更多功能的资格,此宝物是上古仙宝,当时的修炼界风起云涌,化形境界的修士比如今多些,所以林锋对于现在自己凝血六重的修为颇不满意,得抓紧时间积累,在一次次的生死战斗中寻求突破的契机。

    修炼最关键的是要有恒心,耐得住寂寞,日积月累,单调的运转体内精血能量在经脉中按照特定的轨迹形成一个微妙的循环,林锋前世身为特种兵早就培养出坚忍不拔的品质,枯燥的修炼他安之若素,为了得到真正的力量,一切都是值得的。

    林锋的身上散发出迷蒙璀璨的碧绿色烟雾,这是逸散的灵气,映衬得洞府里如同白昼,若是九鼎教的长老们看到林锋能够聚集如此纯粹的灵气,一定惊讶得大瞪眼睛。

    将精血能量运转了两个时辰后,黎明时分,林锋沏茶休息,心里忽然想起被选入归元谷的那天,挑选的那本《十三兽形拳》,只修炼到第一层,对于聚集真气有了一定的心得,但后边的古朴兽形图谱则一直揣摩不透。林锋知道这本秘典定非凡品,正是因为这几百年来几乎没有人能将其参透,才会让其蒙尘。

    林锋决定等宇文虎的事情解决之后,就入手研究《十三兽形拳》,定要把其中的绝技参透,在禁地魔窟里,林锋就见识到这些古朴的武技丝毫不比剑道差,要想提高斩龙剑的威力,可以将其他武技的精髓融入剑道之中,当初侍僧领主的指点言犹在耳。

    林锋翻开这本古朴的典籍,除了第一篇是凝练真气的方法,后边十二篇则是许多上古猛兽的战斗图谱,这些猛兽现在几乎已经绝迹,只有第三篇的赤睛猛犸象在青荒山脉里还有出没。

    “或许是这本典籍里包含的上古猛兽杀招太多,所以几乎没有人能将其参透,我且就从赤睛猛犸象这篇入手修炼,而且可以从真实的赤睛猛犸身上找到些灵感。

    林锋随意浏览了一遍古朴典籍,头绪不是很清晰,饮了一杯清茶,收起《十三兽形拳》,长吁一口气,整理了下衣衫,换上犀皮靴子,戴上银灵护腕,将斩龙剑背于身后,将洞府石门打开之后,只见天已大亮,东方泛起鱼肚白,初冬的早晨,归元谷里雾气氤氲,干冷的气息让人心情宁静。林锋并没有对今天的生死决斗感到丝毫的紧张,因为他早已决定要在一次次的生死之战中历练,寻求突破的契机,对于其他人而言生死未卜的乾元台,在林锋看来只是一个理所应当去的地方罢了。

    林锋骑着血雾妖兽向玉衡峰疾驰而去,他跟宇文虎要在乾元台决战的消息早已传播开来,除了那些修为高深的内门弟子仍在闭关冲击境界,无暇观战,成千上万的修士来到乾元台边等候着,对于这样的决战,修士们是很爱凑热闹的。

    林锋很快就看到了颜月,她果然也来了,颜月娇嗔道:“你怎么这么不明智,竟然要跟早已达到凝血六重的宇文虎生死决战?他在内门弟子中可是凶名赫赫的。”

    “你可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我可还是归元谷精英弟子呢,比之宇文虎可是高一个层次的。”林锋伸出两根手指轻拖着颜月的下巴,说笑道。

    “哼,这些可都只是虚名,你进入九鼎教修炼的时间尚短,对于这些内门弟子的可怕之处根本不了解,可得当心啊!”颜月目光幽幽,有些惆怅的道。

    “放心吧,我做事之前都做了充分准备的,况且我还要安然回来跟你再次泛舟碧溪之上呢!”林锋微笑道。

    在颜月看来,此刻的林锋如此淡定,微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心中安定了不少。

    “嘿,锋哥,你终于来了,天没亮的时候我们可就在这等着了。”藤猴子在远处挥手道,他旁边还站着一个九尺壮汉,正是李洲。

    要到午时才开始决战,林锋和朋友们在旁边的楼阁里要了一些美酒和点心,坐下闲聊等待决战的开始,九鼎教之上也有很多店铺酒肆的,比之外面要高级得多,这里卖的美酒可是用灵草酿制的,是一种奢侈品。

    林锋从楼阁上向乾元台望去,那些等候观看决战的修士们都是一脸期待的表情,很兴奋的三五成群在议论,至于他们议论的内容无非是决战双方的实力底细和对谁胜谁负的猜测。

    太阳出来之后,玉衡峰山的白雾渐渐消散,阳光洒落在乾元台上,其上暗红色干涸的血迹泛着诡异的光芒,平时这里清静得门可罗雀,今天有场生死决战,便引得这里门庭如市,九鼎教只来了一部分弟子就让这个山峰之上人影攒动,仙道大派的底蕴可见一斑,跟其他十几个小型势力进行会盟的场面差不多。

    很快就到了中午,泛白的太阳照在身上有那么一丝暖意,许多观战的修士们心里却是热血沸腾,这可是本门弟子中的精英进行生死决战,他们很想从这场战斗中学到些手段,也有些人是想看到天才陨落,这样他心里就有了一种平衡感:“天才又如何?让你好勇斗狠,一旦战败,连小命都不保,过段时间谁还记得你这个天才?”

    林锋和朋友们走下楼阁,从通道走过去,由于这里有专门维持秩序的修士,并没有将通道堵塞,这些修士见林锋等人直接往乾元台走去,伸出兵器拦住去路,道:“乾元台上决生死,外人不可踏入。”

    林锋点头道:“就让我的朋友们在台下观战,我是这次的决战者之一,我就是林锋。”他把身份玉牌递给此修士,经其用精神力验证之后,表情变得很敬畏,连忙欢迎林锋走上乾元台,而对于林锋的朋友,仍然冰冷的阻拦,李洲带着藤猴子和颜月很安分的进入观战者队伍。

    这时,林锋成为了万人瞩目的存在,在这个异世活了接近二十年,还从未被这么多人瞩目过,下面呼喊声如雷鸣,跟前世那些歌星开演唱会的场面差不多,观战者们似乎没有去想过决战之后的凄惨血腥,只看到乾元台上之人现在的风光。

    “上面这个俊朗的青年我认识,他就是归元谷精英弟子林锋,就是这一届内门弟子选拔的第一人。”

    “废话,谁看不出他就是林锋,另一个决战者宇文虎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在内门弟子中飞扬跋扈是出了名的,我支撑林锋。”

    “我也很想支撑林锋,但他加入九鼎教不久,并没有得到九鼎教中精髓的武技和道术,真正决战还是宇文虎赢的几率大些……”

    乾元台之下热闹无比,林锋心道:“这件事,我确实做得有些高调了,今天这一战会让九鼎教很多人都知道我,甚至九鼎教的高层也会注意到,说不清楚其中的利弊,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这时,宇文虎也走上了乾元台,穿着一套黑色的武者劲装,肌肉虬结,背负一柄狭长略带弧度的紫色战刀,猩红的披风及地,被干冷的风吹得猎猎作响,颇为威风凛凛,络腮胡子让他的脸显得很彪悍。

    宇文虎望了林锋一眼,面带冷笑,他又转身对乾元台下的观战修士们挥手示意,似乎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今天决战的主角,万众瞩目的焦点,他很有信心斩杀林锋,赢得这场决战的胜利,现在有点兴奋的想拉进跟诸位观战修士的距离,得到更多的欢呼声。

    观战的修士也很配合的欢呼鼓舞,这时,三个修为强大的修士从通道中走上乾元台上的高层看台上,左边一人是主管乾元台事务的老修士,中间的那个是个白衣青年,背负一柄巨型黑色战刀,两道鬓发雪白,让他显得有点沧桑。右边是个中年修士,手持一柄青光折扇,有点像落第的穷酸秀才,不修边幅,胡子拉碴,长发胡乱的披散着,但其修为很身后,林锋看不透他。

    老修士起身作手势让大家安静,朗声道:“今天在乾元台上进行一场生死决战,对战双方是归元谷的林锋和内门的宇文虎,乾元台上决生死,是非恩怨休埋怨!你们难以调解的恩怨就在乾元台上解决,而我身边这两位高手则是执法堂派来的长老,跟我一起监管这场决战,这位是姬风长老,另一位是柳归年长老,你们休得喧哗,也不要扰乱这场决战,违反规矩者,我们会毫不留情的出手灭杀!”

    老修士气度威严,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观战修士大多被他震慑住了,没有人会怀疑老修士说的这些话,违反规矩而被长老出手斩杀,是理所应当,无处伸冤的。

    老修士很满意台下上万名观战修士的态度,转头看了下姬风和柳归年二位长老,姬风会意的点头,起身朗声道:“我跟柳长老都是执法堂派来的长老,是来此镇压场面,让乾元台上的决战公平进行,一旦决战开始,任何人不得干涉对战双方,就算你的身份是执事长老,也得遵守九鼎教的规矩,否则下场就是废除修为,关入黑牢。”

    林锋仔细望了姬风一眼,觉得此人修为至少是凝血七重虚丹境界,语气冰冷,就跟石头人一样,很明显此人是个经常闭关的苦修者。

    已经是正午时分,乾元台前方有一个祭坛,上面已经摆上祭品,点燃香烛,有专门的司仪进行祷告。乾元台周围有十八个巨大的战鼓,每一个战鼓之前都站着一个高大威猛的壮汉,赤着膀子奋力敲打着战鼓。

    战鼓之声轰鸣如雷,将观战修士们的嘈杂之声都压了下去,老修士朗声道:“午时已到,乾元台决战开始,生死各安天命,请对战双方在生死文书上按手印,休得战后纠缠不休。”

    林锋和宇文虎都在生死文书上按了手印,其实这也是个形式而已,下来失败者的一方的朋友若要为他寻衅报仇,私底下谁又管得住呢?

    “生死文书已签,决战开始。”老修士朗声道。

    宇文虎如刚放出笼的狮子,大喝一声:“林锋,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乾元台就是你殒命之地,你这个天才就此陨落!”

    林锋淡然一笑,拔出斩龙剑,青光闪烁,道:“尽管快些使出你的绝招,否则你没机会了。”

    “狂妄,不知死活的东西。”宇文虎嗤笑一声,拔出背后紫雷刀,精血能量灌注其中,上品法器不凡之处就显现出来了,紫色的雷电丝丝的萦绕在刀身上,在空气中发出“嗤嗤”的刺耳声音,宇文虎凶悍凌厉的样子被这柄紫雷刀衬托得如同雷神降世。

    紫色刀影力劈而出,长达二十几米,瞬间五道刀影凝聚在一起,林锋感到周围的空气产生了一圈圈的波纹,雷电肆掠,有一种无匹的毁灭气息。

    “想不到一个内门弟子就能有如此攻击手段!不过比起魔猿还差了些,我且让他将绝招使出来,观其虚实之后,再全力与之拼斗。”林锋心道。

    乾元台的材质颇为坚固,并没有被这强横的刀气损伤,况且其边缘还有无形的守护阵法,以至于能量波动不会误伤观战修士。

    林锋出剑迅捷飘逸,并没使出斩龙剑诀,他决定了观其虚实,便随意出剑,以速度优势扰乱宇文虎的刀意,有了稳固的基本功,随意使出的剑法也显得俊逸不凡,宇文虎那携带雷电之力的紫色刀影被林锋游刃有余的用漫天剑影化解。

    宇文虎略感诧异:“好快的剑,而且毫无章法可言!这就是你的绝招么?那我得正面猛攻了。”

    狂暴的紫色刀影瞬间如同浪涛一样,汹涌而来,乾元台上笼罩了一层紫色光影,观战修士们都感到了那股雷电毁灭气息。

    林锋察觉宇文虎的攻击方法变了,是正面强功,以强横的精血能量灌注在那柄紫色战刀上,横劈竖斩,斩龙剑与之交击,震得林锋的右手虎口有点发麻,林锋心道:“这厮的丹田之内至少有七滴精血能量,他比其他凝血六重的修士多凝练了一滴精血,倒也算有些本事。”

    林锋大喝一声,丹田之内本有九滴精血,但他为了观其虚实,不会这么快尽全力,也用出七滴精血能量,斩龙剑快如蛟龙出水,呼吸之间就斩出了几十招,繁复迅捷的剑光缭绕,一剑快似一剑,连绵不绝。

    紫雷刀与斩龙剑多次正面硬撼,林锋分明能感受到此人出招的强横,而宇文虎也对林锋有了忌惮之心,他还很少与林锋这样出招极快的人交过手,而且林锋展现的精血能量丝毫不弱于他。

    “哼,这宇文虎借来了他大哥的上品法器紫雷刀,果然占些优势,那林锋的剑势迅捷凌厉,但那柄碧绿长剑,没有紫雷刀那种加持之力,吃亏了不少。”老修士沉吟道。

    “也不见得宇文虎占了优势,那个林锋还没有拿出真本事,他一直很淡然的样子,我倒很看好他。”姬风冷声道。

    片刻之间,林锋与宇文虎已经硬撼了几百招,斩龙剑和紫雷刀上都迸出了些许缺口,他们的衣袍即使有护体罡气的保护,也被弄得有些褴褛。

    “你果然有一定的实力,比之许多刚踏入凝血六重的修士都强很多,若是我所料不差,你也是凝练了七滴精血的天才人物。”宇文虎目光阴沉的道,“那我得使出真正的绝招,紫电阴雷斩!”

    “紫电阴雷斩”是宇文虎的大哥自创的绝招,传授于他也并不算违反了九鼎教的规矩,此绝招共有七式,以雷属性的精血能量催动,以迅猛狂暴的攻击手段配合紫雷刀的威力,甚至可以斩杀比自己修为高些的修士,比如宇文虎就曾经以此绝招斩杀过凝血六重中期的修士。

    紫色刀影阴冷无比,比之前的出招更为狂暴凶悍,林锋再不敢贸然与之拆解,使用出体内八滴精血能量,堪堪抵住紫电阴雷斩的前两式,乾元台都在颤动,周围虚空的无形守护阵法都被轰击得发出“嗤嗤”的声音,空气波纹如涟漪一般散开,观战的修士们都有些畏惧的往后退避了些,很怕这守护阵法被他们轰碎,战斗余波的破坏力不可小觑。

    这时,宇文虎几乎已经化身雷电,整个人隐没于嗤嗤流窜的紫色电光之中,刀气如紫龙,奔腾呼啸而出。

    林锋大喝一声,纵跃而起,不再保留实力,丹田之内九滴精血能量汹涌而出,宇文虎要如此强势攻击,林锋便也用强横的招数与之硬撼。

    “斩龙剑之龙翔天际!”林锋使出了斩龙剑诀,那种凌厉无匹,一往无前的剑意让观战的修士都倒吸一口凉气。

    “想不到林锋此子竟然有如此强的剑意,当年我像他这年纪的时候,远不及他。”姬风沉吟道。

    “那个宇文虎也不差,他的雷电刀意绝招也是狂暴无匹,孰强孰弱,要正面硬拼过后才知道。”老修士比较看好宇文虎。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