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章三个魔窟侍僧
    林锋盯着地面冒出来的那股鲜血,心中一凛:“侍僧好快的攻击,竟然把遁入土中的叶冷击中了,不知伤到要害没?”

    侍僧蓝色的脸庞在愤怒扭曲之下显得格外令人害怕,他狂乱的继续挥动虎爪轰击了几下地面,轰出巨大的豁口。

    地面已经被鲜血染红,这个豁口里并没有叶冷的身影,林锋有些愤怒,毕竟他一直把叶冷当作朋友,侍僧这妖物一来就下次毒手,怎能放过?

    “斩龙剑之穿山寻龙式!”匹练一般的碧绿剑芒冲天而起,斩龙快件迅捷如闪电,这一剑势包含着三十三种变化后手,一片璀璨密集的剑光中,侍僧以虎爪艰难的抵挡着。

    “嗷呜~”侍僧背后的金色猛虎虚影一下子膨胀几乎要顶到岩洞顶部,咆哮着扑向林锋。

    璀璨的剑光也阻挡不了这无形的猛虎虚影,林锋爆发出丹田内的七滴精血能量,左手握拳奋力击出,跟这猛虎虚影正面硬撼了一次。

    “轰隆~”气爆把毒物瘴气都震开了,如滚滚气浪,岩洞跌落许多碎石,其他人都运起护体罡气往后退。

    “好强的精血能量,我之前还是小看了你,你的天赋之高,积累之雄厚,甚是少见!”侍僧叹息道,“啊~我的脚~”

    他低头一看,双脚由于血肉被叶冷遁地偷袭给削去了,只剩下白骨,刚才剧烈战斗,能量冲击传递到脚步,骨骼承受不住,一下子开裂了。

    “咔擦~”脚步骨骼断裂,侍僧倒在了地上。

    林锋一跃而起,斩龙剑咻然刺出,瞬间抵在侍僧的喉咙上,同时林锋的左脚猛力踏在侍僧的丹田之上,一旦他要运功抵挡,林锋就会弄碎他的丹田,无法运转精血能量。

    “记住,我们外界的修士并不比你们差,你最大的错误就是目中无人,另外,你不该对我的队友下手这么狠。”林锋语气低沉,目光淡然的看着他。

    “你放了我吧!我能为你带路,甚至遇到些妖物,我也有特殊办法可以对付。”侍僧见情况不妙,只得委曲求全。

    “林兄,可不能纵虎归山啊!这等妖物可不会讲信用,翻脸就不认人。”黑袍人首领洪斌急忙提醒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侍僧你也该受到惩罚了。”林锋左脚发力猛然踩碎侍僧的丹田,这一声脆响和侍僧痛苦的嘶叫让观战者也感到毛骨悚然。

    侍僧疼得满头冷汗,准备再向林锋求饶,忽然,碧绿的斩龙剑划过他的喉咙,一种冰冷的凉意席卷了侍僧,他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喉咙已被划破,什么都说不出,只能发出“咯咯”的声音。

    侍僧闭上了眼睛,林锋伸手去他身上搜了下,竟然又没发现霍川那把灵器飞剑,于是抖落斩龙剑上沾染的污血,收剑而立,道:“继续上路,若是再遇到侍僧这样的妖物,直接拔剑便杀,大家一拥而上,可别再让自己人吃亏了。”

    “林兄,叶冷的尸体要不要从地下弄出来?”武琅天沉吟道。

    林锋正要说就让他安息于此,地面的土层破开,叶冷出来,脸色很苍白,这是失血过多造成的,他的左肩被洞穿,鲜血已被他用秘法止住。

    “很好,叶兄,你竟然活下来了。”林锋感到很欣慰,他不忍再看到队友自己出现死亡。

    “嗯,我也感到庆幸,若是侍僧的爪子再偏一点,我的心脏就被洞穿了,这条命算是捡来的,以后再遇到这种妖物,我第一个冲上去跟他拼命。”叶冷微笑道。

    劫后余生,就会显露出本心,平时他作出一副冰冷孤傲的样子,但现在他却是很和气的一个小伙子。

    “你刚才遁地偷袭侍僧,削掉他脚上的血肉,这招可真够阴损的。”林锋也微笑道。

    “林兄为何不把侍僧身上有价值的材料收取起来,比如他的那双虎爪?”叶冷道。

    林锋摇头道:“你再仔细看看,他的双手现在也是正常形态,之前那双虎爪,不过是施放特殊武技凝聚的能量爪影。而且他这具尸体,蓝色的皮肤,布满符文,估计还有剧毒,这种东西,即使有什么珍贵材料,我也不想放入储物袋中污染我其他的东西。”

    侍僧这种魔窟修士也算是一种药物,甚至比鼠头人还要令人厌恶。

    林锋带着队友们继续上路,洪斌和他的三个黑袍师弟也跟在队伍中,刚才一战,他们见识了林锋的强横实力,心中对林锋有了几分敬畏。

    当他们走后,侍僧的手抖动了几下,然后他的眼睛张开,长吁一口气,低声自语道:“这个叫林锋的年轻修士还真是厉害,比我还要强上一些,即使那个会遁术的小子不偷袭,我最后也会败给林锋。好在他们并不知道我这种魔窟修士的身体早已被魔气孕养多年,能够快速恢复,即便是脚上的碎裂白骨,也能用精血能量催生出血肉。”

    侍僧爬起来,背靠着岩壁坐着,他喉咙上的伤口已经愈合,这点伤并不足以让他致命,而且他的丹田也恢复了,只要不是将他的头斩下,他是不会死的,即使把心脏弄掉,也还可以存活一段时间,这就是魔窟修士的可怕之处。

    “啊~”侍僧疼痛得忍不住低吼着,以精血能量使白骨重生血肉或者是长出断掉的肢体,是十分消耗精血能量的,刚才修复喉咙和丹田已经消耗了三成能量,现在只有咬牙坚持着把脚步血肉催生出来。

    “嘿,这不是侍僧大人么?怎么弄得如此狼狈?”一个冷傲的嘲讽之声传来,侍僧转头一看,从洞窟深处走来的青年是霍川。

    “我不是在地底峡谷里将你的手脚都弄断了么?你不过只能在地底峡谷里忍受着无尽的孤寂和折磨,怎么还能安然无恙的走出来?”侍僧感到这些外来修士并不是那么弱小没用了。

    霍川嗤笑一声,道:“你能够快速修复伤口,重生血肉,我就不可以么?而且我看得出你这种恢复的方法要消耗不少精血能量,而我的方法并不怎么消耗,哈哈,我的意思你懂了么?”

    霍川脸上嗤笑的表情忽然变得有点狰狞了,这是一种被压抑太久的野兽碰见小动物时的表情。

    “你不要乱来,难道你忘了之前我在地底峡谷里总算还留了你一条命么?”侍僧心里没底,颇为焦急,但表面上还是镇定的央求道。

    “你这妖物还敢提起在地底峡谷里的所作所为?你当时弄碎了我的四肢,将我重伤,夺了兵器,把我丢在地底峡谷里,让我在孤寂和痛苦中等待死亡的降临。”霍川的表情十分狰狞,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寒气,“虽然我也很想把这种痛苦加诸于你身上,但我已经知道你拥有强大的恢复能力,我又怎么会犯你同样的错误?”

    霍川翻手从储物袋中拿出了灵器飞剑,银色的光芒闪耀。侍僧诧异的道:“这把剑分明被我夺取,怎么又回到了你的手上?”

    “既然你已是将死之人,我不妨将这秘密告诉你,此剑并不只是材质不凡那么简单,这剑名为冰神剑,是雨族四十九把灵剑之一。好了,言尽于此,你就安心的去吧!”霍川的表情因为仇恨而变得扭曲阴沉,双手握紧灵器飞剑。

    一股寒冷彻骨的剑意升腾而起,侍僧的大部分精血能量都用来修复身上的伤势,此刻能发挥出的实力只相当于一般的凝血五重修士,

    侍僧简直没想过自己刚出来狩猎就被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外来修士给收拾了,灵器飞剑散发的凌厉冰冷剑意岂是虚弱的他能够抵挡的?

    寒冷彻骨的感觉从颈部传递到侍僧的脑海深处,然后他就失去了知觉,脑袋被灵器飞剑斩落,滚落在尘土碎石之间。

    “真是个令人憎恨的妖物,我却是不明白禁地魔窟里怎么会有蓝色皮肤的侍僧呢?他们本也是修士,但跟我们外来的人类修士差距还挺多的。”霍川皱着眉头,心里十分疑惑。

    收起灵器飞剑,霍川还厌恶的往侍僧的尸体上吐了口口水,自语道:“这次我也算是元气大伤,并没有完全恢复,还是得快些赶上林锋的队伍,这样存活下来,最后离开禁地洞窟的几率大些。”

    霍川在这样危险的禁地洞窟里,有一种紧迫感,飞快的施展身法,一个多时辰后就追上了队伍,大家看到霍川现在还安然无恙,都颇为惊讶。

    “你不是迷失于幻境空间中,魂飞魄散,连身体也被冰封了么?”林锋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醒来的时候,你们都离开了地底峡谷。而且我很倒霉,还遇到了妖物侍僧,他将我手脚弄残丢在地底峡谷里,好在我有家传秘法将身体修复,才能赶来跟大家汇合。”霍川见到队友们,心里竟然感到一股暖意,说话也不像平时那样孤傲冰冷了。

    “能活着归队就很好,以后可别再一意孤行,盲目去动那些如同紫色水晶棺的奇异之物了。”林锋拍着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霍川感到有些惭愧,面对林锋稳重的样子,他想起之前自己为了独自吸收紫色水晶棺中绝美女尸身上携带的几丝仙气,就把紫色水晶棺收入储物袋中,结果自作自受,酿成了大祸。

    林锋并没有怎么责怪他,只是提醒他要小心,这让霍川对林锋的好感度增加了许多。

    一个真正的好队长是善于和每个队员沟通的,也是善于鼓励引导的,不能揪着别人的小辫子不放。

    队伍继续前进,禁地洞窟单调而幽长,不知延伸向何处,有些地方还有些岔路,分为几个小的洞窟。

    林锋带着队伍往最中间的那个通道一直走下去,但他知道那些岔路通道其实也是深远无比的,禁地洞窟没人能完全探其究竟。

    地面有些许干枯的骨架,有人类的,也有妖兽的,脚步稍微碰触到这些骨架,就能让其化为碎末,由此可见,这里的骸骨散落于洞窟之中经过了多么悠久的岁月。

    而经过有些地方甚至还有黑石雕刻的神像,林锋仔细观察过,这种黑石雕像面目狰狞,身形怪异,背后有一对破败漆黑的羽翼,手中拿着巨大的锥子。

    看来多年以前,更多的修士曾来过这里,应该是属于魔道的,这种雕像散发的魔气可不一般。

    “你们有没发现,越往前走,这样的魔道雕像出现的个数就越多,我们还是先稳一下。”林锋道。

    “林兄说得有理,我也觉得这些雕像魔气森森,大为不凡,小心谨慎准没错的。”黑袍首领洪斌点头道。

    “就这样,稍作休整,我们得研究下这些石像是否有害。”林锋道。

    大家此刻心里都有些忐忑,禁地洞窟里的一切都散发着诡异阴森的气息,幽暗的通道里,再看见这样的魔气森森的黑色石像心里不由得有些发虚。

    黝黑的石块以鲜明的轮廓雕刻而成,面相凶恶,身上有着如同盔甲一样的鳞片,背后伸张着漆黑的破败羽翼,林锋甚至认为这些雕像有些像前世传说中的堕落天使。

    林锋闭上眼睛,以精神力去感知石像上的魔气,这比鼠头人强多了,但这股魔气跟女尸独孤凝的诡异气息不同,这是纯粹的魔气,充斥着黑暗与暴戾。

    此刻,在林锋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一个身穿黝黑鳞甲,披散着紫黑色长发,手持长矛,背上有着残破黑色羽翼的妖物。

    林锋坚定心神,陡然张开眼睛,脑海中的那个妖物幻像消散,盯着这魔气森森的石像,林锋忽然有一种挥剑劈碎它的冲动。

    手中劲力催发,斩龙剑凌空而起,眼看就要立劈而下,将魔道石像给劈碎,但理智让林锋平息了心情,斩龙剑硬生生的停在了空中。

    “林兄,既然你已经提起了长剑,为何不索性把这石像劈碎?”叶冷道。

    “你忘了地底峡谷中紫色水晶棺和绝美女尸么?曾经的教训告诉我们,禁地魔窟里的一切看起来特别的东西都是不能乱动的,否则我们还会遇到幻境空间那样的危机。”林锋收剑而立,沉稳的说道。

    “你们说说我们怎么处置这些魔道石像呢?若是置之不理,继续前行,或许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里,但也不能随便乱动这些石像。”林锋道。

    队友们都陷入了沉思,必须尽快相出个对策,不然危机就在眼前,要在禁地洞窟里保住性命,就得胆大而心细。

    正当林锋和队友们席地而坐,商议对付魔道石像方法的时候,在他们来的路上,侍僧的尸体旁,又出现了三个身影。

    这是三个外形跟侍僧差不多的修士,皮肤都是幽蓝色的,光着的上身有很多奇异的符文,给人一种冰冷诡异的感觉。

    三个侍僧都长得奇形怪状,其中一个高大威猛,几乎有三米高,另一个瘦得跟枯骨骷髅一样,还有一个跟十三岁的少年一样,身材小巧,但他的神态却很倨傲,是这三个侍僧的领头人。

    “元吉老大,这穆洪怎么会被斩掉了头颅,横尸于此?”高大侍僧嗡声嗡气的道。

    “哼,看样子这群还来的修士里还真有两三个实力不错的,穆洪平时修炼不努力,只把虎魔拳练到了第三层,才会丧命于这些外来修士的手中。我倒想看看这些外来修士见到我们的时候,是如何的惊讶。”身材小巧的侍僧元吉道,“辛雷,古木,你俩先去追击这群外来修士,我得把穆洪的尸体处理好,并且布置一个阵法,用来困住以后来此的修士。”

    高大侍僧名为辛雷,瘦得跟骷髅一样的侍僧名为古木,他俩都很恭敬的向元吉鞠躬,齐声道:“属下领命。”

    然后辛雷和古木身形虚淡,施展诡异身法快速向前赶去。

    “咦,怎么又有人来此?不过气息如此冰冷诡异,不像是我们这种人类修士。”林锋皱眉道。

    “哈哈,你们这些外来修士赶路还真是够慢的,我们只用了不足一个时辰就赶上了你们。”湛蓝色毒雾瘴气中,走出两个奇怪的身影。

    大家都很熟悉他们蓝色的皮肤以及身上奇异的符文,最为熟悉的还是他们身上散发的强大冰冷的气息,这两个可以称之为妖物的就是侍僧。虽然他们有着人类基本的外形,但已经可以称之为妖物了。

    林锋仔细打量了下这两个忽然出现的侍僧,左边的这个侍僧高大无比,几乎有三米高,全身肌肉虬结,充满了力量,右边的那个侍僧枯瘦如柴,形同骷髅。

    “他俩形态比之前我斩杀的那个侍僧怪异很多,而且实力要高些,他俩甚至都有不下于我的实力,莫非他俩要为死去的同伴报仇?”林锋心道。

    虽然心中有些担忧,但林锋表面上还是作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朗声道:“两位侍僧,我们并没有深仇大恨,你们来此有何指教?”

    “没有深仇大恨?你们外来修士来禁地魔窟就是天理不容的,不仅这里的妖物见到你们可以随意杀害,我们这些侍僧更是与你们外来修士势不两立,见到就得杀。哼,何况你们不久前还斩杀了我们的一个同伴,这笔账又该怎么算?”辛雷嗡声嗡气的道。

    辛雷手中蓝色的光芒闪烁,陡然出现一柄巨型战斧,见林锋镇定的盯着他不吭声,随即大笑道:“亏你这个首领还如此镇定,岂不知你们已经陷入了绝境?我们甚至不必出手,这里的石像鬼就可以弄死你们。”

    “石像鬼?你是说这些石像么?”林锋试探的问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