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三章皆入幻境
    羽雁很担忧的看着段鸿和霍川,吓得花容失色,虽然这两个队友的生死都跟她没多大的关系,本来她也是个无情冷血之人,但是这分明是紫色水晶棺中的女尸开始作祟,在场的诸人没谁可以保证自己可以逃得掉,安然无恙。

    兔死狐悲之意在羽雁心里产生,她又凝望着林锋,焦急的颤声道:“他俩都陷入了神秘的幻境,你想到什么办法可以救他们么?”

    林锋皱眉看了她一眼,又瞥了一眼段鸿,他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气息微弱如同游丝,情况很糟糕。而他旁边的霍川,也同样在那神秘的幻境中迷失了自我,开始时还面带满足幸福的微笑,但是现在英俊冷酷的脸变得十分扭曲痛苦,冷汗布满了脸庞,他的身体也在颤抖着,一阵阵寒气从他身上散发而出,周围的空气都因此变得阴冷。

    林锋叹息一声,道:“我想了这么久,仍然没有想到可以把他们挽救回来的方法,据我推测,他们所陷入的幻境是由紫色水晶棺中绝美女尸散发的诡异气息以及能量,牵引他俩内心中的邪念,把这股念头放大,就使他们陷入了可怕的幻境。”

    “按照常理,平时若有人梦游或者失心疯的时候,是可以用熟悉的声音和一些他们重视的话将他们的灵魂唤醒的。”羽雁幽幽的道,“若是有蜀南深处黑巫族的招魂术,也是可以将他们的灵魂弄得清醒的。”

    林锋苦笑一声,道:“你想得太简单了,且不说我们这个队伍里没人会黑巫族的招魂术,就算会,也不可能将他们的灵魂唤醒的,绝美女尸应该是上古遗留下来的神祗遗体,其携带的几缕仙气和诡异气息,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些凝血境界的修士所能抗衡的。”

    这时,武琅天,叶冷,师穆,青城子都从潜修调息中醒了过来,是霍川散发的寒气将他们惊醒的。

    “段鸿怎么了?他似乎正濒临死亡。”武琅天诧异道。

    林锋打手势示意他小声点,道:“他跟霍川都陷入了神秘的幻境,根本没有办法可以解救,我跟羽雁观察他们大半个时辰,发现他俩的状态越来越糟糕,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我以前在青城派曾学过一些牵引精神的道术,不如让我来试试。”青城子道。

    林锋点头道:“不试一下你是不会死心的,请注意自身的防御,否则反噬之力会让你也性命不保的。”

    “多谢提醒。”青城子很诚恳的道,在禁地洞窟里经历了这些危机,他对于林锋,是打心底的佩服和感激。

    青城子跟霍川是很好的朋友,真心的想帮他一把,没有管奄奄一息的段鸿,青城子来到霍川的身边,一股凛冽的冰霜气息扑面而来,让青城子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青城子伸手探了一下霍川的鼻息,叹息着摇头,翻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把彩色的雉鸡翎毛和一个漆黑如墨的瓶子。青城子按照特定的方位将雉鸡翎毛插在霍川的周围,然后慎重的将漆黑瓶子打开,从其中倒出暗红色类似血液的东西。

    他的手很稳,将暗红色的血液形成一条细线,在雉鸡翎毛之间划出反复神秘的纹络。

    青城子只有一条手臂,把空的漆黑瓶子丢开,然后又从储物袋里拿出三根类似于灯芯样子的枯草,手中法诀变幻,口里念念有词。

    林锋心道:“他这道术应该只是学到了皮毛,深层次的还没有触及,跟当初在雷霆郡外的欧九爷施展的赶尸秘术都有很大差距。”

    三根灯芯草泛着金色的光晕,十分耀眼,青城子目光炯炯,慎重的将三根灯芯草插在雉鸡翎毛和暗红血液之间,按照某种特别的规律排布,这分明是一个阵法。

    霍川身上散发的阴寒气息越来越重了,他的衣服头发上都凝结了一层雪白的冰晶,原本冷酷俊俏的脸庞变得扭曲痛苦。

    青城子口中不断吟唱着咒语,独臂伸出,从手掌发出金色的光辉,将围绕着霍川的这个小型牵魂阵法催发得光芒大盛,雉鸡翎毛变得无比鲜艳,而暗红的血液陡然变得鲜亮,如同刚流出来似的。

    “青城派的这个牵魂阵法竟然散发着一股凛然正气!”林锋心道,对于青城子这样的恶人能够施展这样的道术感到有些诧异。

    其他人都屏息凝视着青城子施展牵魂之术,地底峡谷的氛围变得很冷清诡异,虚空之中隐约有阴魂的呜咽之声。

    青城子独臂上散发的金色光芒越来越盛,牵魂阵法也发出刺目的红光,犹如岩浆涌动,但只持续了片刻,青城子就喷出一口鲜血,扑到在地上。

    羽雁将他扶起,但见他面如金纸,气息紊乱,目光也显得很暗淡。

    “他怎么忽然这样了?只是施展一个牵魂术就会受到如此严重的反噬么?”羽雁焦虑的道。

    林锋点头道:“他的确是被霍川身上的诡异能量给反噬了,青城派的牵魂术其实很有威力,但由于其深奥繁复,青城子只学到了皮毛,先把他安放在一边,好好修养。”

    林锋的语气并不着急,给人一种从容镇定的感觉,就如同林锋已经成竹在胸,想到了解决危机之策。

    越是在危机之时,越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行和修养,这个队伍的其他人都已把林锋看成了中流砥柱。即使在进入禁地洞窟之前,每个人各怀心思,想为自己弄到最大的利益,但经历了这么多,也产生了一种要团结一致,同仇敌忾的团队意识。

    林锋翻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瓶体血灵药,喂给青城子吃了,然后封住他的几处要穴,让他背靠着岩壁,安静的修养。

    武琅天皱眉道:“林兄,难道真的没有办法救段鸿和霍川了么?”他跟霍川虽不和,但他的好兄弟段鸿也陷入了诡异幻境,奄奄一息,让他如何不担心呢?

    “只有听天由命,看他俩自己的造化了,我们且静下心来在旁边守着他们,莫要在妄图用一些道术或者玄功去破除这幻境,青城子的下场你们也看见了,外力根本起不到作用,关键还得看他们自己能否在幻境中意守灵台,保住最后一点灵识不灭。”林锋盯着武琅天,严肃的说道。

    队伍现在损伤惨重,若再想青城子这样盲目出手施法,就又要造成损失,如何应对之后的危机?走出这个地底峡谷,禁地洞窟里危机四伏,很难活着找到古物珍宝,以及安然活着离开。

    大家都盘膝在旁边,潜心静气调节气血,任凭地底峡谷里阴冷的风呼呼的刮着。

    从霍川那还传来一阵阵的凌冽冰霜气息,大家都默默忍受着这气息带来的不适。

    奄奄一息的段鸿,此刻意识迷迷糊糊的感到自己身处仙市古镇上,这一座死寂的空城,绝美女尸已经抱住了段鸿,并将红唇贴在他的嘴上。

    段鸿心中震撼不已,眼中所望是绝美的脸庞,只是很苍白虚假,鼻中所闻,是淡淡的幽香,如寒冬的腊梅,却又那么的凄清飘渺。

    段鸿难以接受自己被一个女尸这样搂住,被她贴近身子,这样的事让段鸿难以接受,他看到绝美女尸的时候是产生过这样一个轻薄的念头,但只是一种妄念罢了,真要发生在身上,他吓得快崩溃了。

    惊恐无比的段鸿感到口中传来一阵阵甘甜冰凉的汁液,那一缕缕淡淡的幽香渐渐的让他沉醉,就这样醉了吧!

    这一刻,段鸿竟然不再恐惧,接受了幻境中的一切,享受起这种感觉。

    “段鸿,已经死了。”羽雁的声音很低沉。

    “哎,他还是没能坚持住,意识被幻境完全侵入,失去了本心。”林锋嗟叹道。

    羽雁准备把段鸿的尸体拖到一边,但当她的手刚触碰到段鸿时,他尸体上的衣服和血肉都纷纷化作飞灰,只剩下一具枯骨。

    队伍里其他人都从潜修中醒来,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这样的死亡方式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到底是什么诡异的能量?修士的身体在其面前就这么的脆弱不堪么?”林锋心道。

    大家很担忧的靠近霍川,他的状况跟段鸿略有不同,他也会瞬间化作一具枯骨么?

    阴寒凛冽的气息从霍川身上一阵阵的传来,远处的青城子本就受伤严重,心力交瘁,被这寒气侵袭,咳嗽着大吐鲜血。

    队伍里眼看马上就要损失三个队友,大家的心里都很沉重,兔死狐悲,虽然队友之间也不尽是同心协力,但在禁地之中,谁能说自己能够活到最后?谁又能坚持着走出禁地?

    林锋朗声道:“大家不要惊恐,紫色水晶棺和女尸体拥有诡异的精神侵袭能力,之前我们都没有料到,但现在既然发现了,就要意守灵台,保持内心的清明,不要绝望和惊恐,要充满战斗意志,不然我们也会像段鸿和霍川这样陷入幻境中不能自拔。”

    林锋这一番语气沉稳的话让大家心里都镇定了些,赶紧按照林锋说的,心中摒弃杂念,丹田之内的精血能连涌动起来,遍布全身经脉,战斗意志升腾而起。

    面对着这虚无缥缈的幻境危机,远没有对付妖兽那么容易,只有被动的防御。

    “我这还有一些星纹菖蒲,大伙儿把它分了,都吞下去,应该对保持内心清明有些帮助。”武琅天翻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把蓝色的星纹菖蒲,赶紧分给大家。

    大家都把星纹菖蒲服下,包括受伤严重的青城子,一股清凉之意从腹中升腾而起,散之于四肢血脉,配合涌动的精血能量,心境平静下来。

    这么片刻之间,霍川的身上凝结出厚厚的一层冰,他整个人都被冰封在了其中。

    武琅天道:“就算我们把这冰块给破碎开,也不起作用吧?他身上的寒气比这冰块还要严重些。”

    林锋点头道:“霍川能活下来的机会很渺茫了,抵挡不住这样的幻境,灵魂估计都散了。你现在若是强行把他身体表面的冰块给弄开,霍川的身体也会因此而破碎。”

    大家都叹息了一下,然后更加不敢懈怠,赶紧排除杂念,稳固心境。

    深处黑暗的地底峡谷,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这里被永恒的黑暗所笼罩。

    死一般的寂静,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以及呼吸之声,每个人都盘膝打坐,紧闭双目。

    面对紫色水晶棺中的女尸施展的幻境,在场诸位都只有独自面对,每个人的心境和经历都不同,所进入的幻境也是迥异的。

    武琅天开始还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渐渐的感到迷糊,不知不觉,已经置身于一个祭坛之上,他头戴紫金冠,身穿一袭华贵金色长袍,手持一把黄金之剑,意气风发,而祭坛之下则是数以万计的修士。

    这里正是青荒山脉,杀手联盟的封禅祭坛,而武琅天此刻就是杀手联盟的盟主,手持黄金之剑,号令十万杀手,莫敢不从!

    狂风呼啸,吹动祭坛周围的血色大旗,苍凉而豪迈,杀手盟主凌驾于万千杀手之上,正可谓意气风发。

    武琅天挥手示意下边的修士们停止欢呼,下面很快就鸦雀无声了,然后他皱眉道:“来人啊!把皇甫浩这个叛徒给押上来。”

    然后就有两个赤膊的彪形大汉,押着被锁链捆着的虚弱的皇甫浩。

    这正是血杀门主,曾经是武琅天的主人,他的命令,武琅天从来不敢违抗。

    皇甫浩的双膝被踢了一下,跪在祭坛上,头发凌乱,脸色苍白,样子颇为落魄和狼狈。

    武琅天走过去,以黄金之剑抵着皇甫浩的喉咙道:“你可服气?痨病鬼一样的东西竟敢驱使我这么多年,我被你控制得都快发疯了。”

    皇甫浩抬起头,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咳嗽了几声,道:“既然你现在是杀手联盟的盟主,掌握生杀大权,我得罪了你,那也是该死的,我有什么资格不服气?”

    说完,皇甫浩闭目待死。

    武琅天本就是个心胸狭隘,刚愎自用的枭雄,当然不会放过皇甫浩,仰天大笑一声,奋力挥剑斩下皇甫浩的头颅。

    他一把提起皇甫浩的头颅扔向旁边的一个彪形大汉,下达命令:“把这老狗的头挂在大旗上示众,他的尸体也丢在烈日下暴晒三日。我武琅天就是杀手联盟至高无上的存在,谁敢挑衅我的威严,就是皇甫浩这样的下场。”

    做梦之人是不知道自己在做梦的,而武琅天此刻也是如此,他陷入幻境之中,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权利,但是他却没想过,自己怎么可能从一个小小的血杀门精英杀手一下子成为执掌青荒山脉杀手联盟的大人物。

    武琅天豪情万丈,已经不可一世,以黄金之剑指着苍天道:“我已是这片青荒山脉之主,任何人都可以刺杀,我势必要灭了九鼎教,建立一个新的仙道宗派,位列九大仙门之一。”

    顿时天空中黑云翻滚,墨浪滔天,火蛇般的闪电奔腾流窜。

    黑色的厚重云层忽然涌动起一个漩涡,在虚空之中凝结成一张巨大的脸庞,如同黑铁铸成的恶鬼面具一样。

    巨大鬼脸长啸一声,张开大口往这个封禅祭坛吞噬下来,猛烈的罡风和闪电跟着席卷,如同山崩海啸,天地之威,非人力所能抗衡。

    封禅祭坛之下的十几万修士纷纷向四周溃逃,狂暴的能量漩涡将他们绞得粉碎,武琅天大怒,以黄金之剑指向阴沉的苍穹,吼道:“苍天发怒又如何?我比你更为震怒,我是青荒山脉杀手联盟之主,你这恶鬼巨脸能奈我何?”

    武琅天纵跃而起,挥起黄金之剑,精血能量涌动,奋力斩向巨大鬼脸。

    他只感到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席卷了全身,然后是无尽的剧痛,他瞬间意识模糊,在最后的一瞬间,他依稀看到了巨大鬼脸之中有个绝美的身影,正是紫色水晶棺中的绝美女尸。

    地底峡谷里的每个人此刻都陷入了幻境,几乎都是针对自己心境中的弱点和某种愿望给形成的幻境,人身处其这样的幻境,只有依靠自己坚韧的心志去应付,一旦沉沦,丧失本心,就只有在幻境之中灵魂涣散。

    而林锋,也陷入了幻境,他的幻境更为肃杀。

    ps:这可是一大章哦,朋友们记得收藏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