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奇品相师最新章节 > 奇品相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十八章 风水师的强大

第三百九十八章 风水师的强大

作品:奇品相师 作者:爆吃红辣椒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三百九十八章风水师的强大

    “身份?什么意思?”罗伯茨的话让宋河图一脸迷茫。</br></br>  轻轻的品了一口红酒,罗伯茨又恢复到一副很绅士的样子,眼中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对宋河图一字一顿道:“布置风水阵法的那位风水大师就是你们要对付的那个叫陆萧的人。”</br></br>  “原来他竟然还是一位风水大师?”宋河图听到罗伯茨的说法虽然惊讶与陆萧这个看上去有些眼熟的年轻人还有这样一个身份,不过久经考验的他并没有太过吃惊。</br></br>  看到宋河图依旧稳坐钓鱼台的样子,罗伯茨眼中闪过一丝玩味的光芒,说出了一句让宋河图与宋穆大吃一惊的话来。</br></br>  “陆萧在风水玄学界被称为……陆大师!”</br></br>  “什么?”</br></br>  “怎么可能?”</br></br>  罗伯茨的话音刚落,方才还一副老神自在的宋河图“嗖”的一下就站起身,脸上写满了震惊。而他旁边的宋穆则是一个没站稳,“噗”的一声跌倒在了沙发上。</br></br>  两个人好似见鬼一般,脸色瞬间变得无比苍白,眼神中透露着不可思议的光芒,整个人就像中了不可移动的法术一般。</br></br>  他们的震惊再次证明了陆大师,这位被全世界顶级圈子所追捧的风水大师有着怎样的影响力!</br></br>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是陆大师?”足足过了两分钟,宋河图才从罗伯茨所带来的消息中暂时回过神,但口中依旧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道。</br></br>  比自己的三叔要晚上一会才回过神来的宋穆,用颤抖的语气对罗伯茨问道:“罗伯茨先生,您……您说的可是真的?”</br></br>  现在宋穆的心中可是惊骇异常!他可没有想到只不过与司徒浩合作,欺负孤儿院的人没有背景,强占孤儿院罢了,怎么会惹到陆大师头上。</br></br>  把杯中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罗伯茨面带笑容神色自若的对宋穆以及宋河图淡淡道:“当然是真的,他化成灰我都认识他!”</br></br>  虽然罗伯茨语气很是平淡,但宋河图与宋穆都能够听出他话语中对陆萧的恨。</br></br>  他们二人并不知道,罗伯茨在那次丑闻被曝光之后,就很少找到能够被他看得上眼的有夫之妇或者是有血缘关系的女人,毕竟英俊的罗伯茨对一部分女人来说还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一些贵妇人的老公可不想自己头上戴着绿油油的帽子,所以防罗伯茨就像防贼一样。</br></br>  由于长期的寂寞让罗伯茨的心态只见发生了转变,竟然对男人也产生了兴趣。</br></br>  不过一来奥古斯丁家族的势力比较庞大,二来罗伯茨找男人也没有用强,所以一直都没有出什么大事。</br></br>  直到另外的一个家族请来了正在历练的陆萧帮忙,在事情完成之后为陆萧举办的酒会上,罗伯茨第一眼看到了年仅十六岁,风华正茂的陆萧时就喜欢上了他,想要把陆萧收进自己的男性后宫。</br></br>  罗伯茨刚开始的怀柔计划让陆萧多次拒绝,再加上罗伯茨喝了不少酒,就用强硬的办法要以自己的特长,赌的方式抱得陆萧归。</br></br>  结果由于罗伯茨多次的骚扰以及最后过分的举动,他彻底激怒了陆萧,于是在与陆萧对赌的时候惨败而归,而且还让陆萧狠狠的收拾了一顿。这是罗伯茨一生中最大的耻辱,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画面。</br></br>  陆萧清秀的脸庞没有一丝表情,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罗伯茨,只是淡淡的说出了一个字,“滚!”</br></br>  那段记忆被罗伯茨永远的封印在了脑海中,每当罗伯茨闲下来的时候,他就会不自觉的想到自己耻辱的画面,下体的伤就会隐隐作痛……</br></br>  宋河图与宋穆还没有那个资格知晓罗伯茨这段黑历史,如今的宋河图恨不得找个地方撞墙,他无比悔恨自己在看到陆萧的时候没有把他认出来。如果他能够认出陆萧就是陆大师,哪还用与什么司徒家合作,直接抱陆萧的大腿就足够让宋家上升几个档次,都有可能排进世界百大世家之列。</br></br>  “呼!”想到这里,宋河图深吸了一口气果断就要向外走,已经得罪了陆大师,如果不马上去跟他道歉,等到陆萧主动找到自己头上的时候,那就不是简单的一个道歉能够解决的。</br></br>  “亲爱的宋,你要去哪里?”看到宋河图在冷静下来之后就要出门,罗伯茨已经猜到了宋河图的想法,忽然出声道。</br></br>  “罗伯茨先生,我现在要去给陆大师道歉,希望求得他的原谅。”宋河图说这话的时候无比的坚定,因为谁都知道,即使世界上的十三大黄金家族之中的几个,当年在见到陆萧的时候都毕恭毕敬,更不要说宋家这个连百大世家都算不上的家族。</br></br>  “no!”罗伯茨坐在沙发上,做了一个火箭队的木桶伯大叔标志性摇手指的动作,嘴角带笑好意提醒宋河图道:“亲爱的宋,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br></br>  “什么事?”宋河图听到罗伯茨这好心的话语忽然心下一凛,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他不应该忽略的事情,脸色瞬间苍白起来。看向罗伯茨的眼神中却流露出了一种懊恼以及警惕的意味,脑海中也泛起一丝荒谬的感觉。</br></br>  “我亲爱的宋!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何必自欺欺人呢?你们宋家跟陆萧是不可能化解这段仇怨的,还是想一想怎样对付陆萧吧!”罗伯茨说完这话就离开了屋子,独留下宋河图与宋穆叔侄两人站在那里沉默无言。</br></br>  “长江后浪推前浪,看来我真老了!”望着罗伯茨离开的背影,宋河图有些落寞的说道。</br></br>  “三叔!罗伯茨那个外国佬为什么会知道甄华清的事情?”宋穆虽然猜到了罗伯茨刚刚话语中指的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不明白罗伯茨为什么会知道。</br></br>  看着眼前他一向比较满意的宋穆,再想想表面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实际上却比谁都细心比谁都狠的罗伯茨,再回想几天前才见过面二十出头的陆萧,宋河图心中无比郁闷,“果然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br></br>  “宋穆啊!虽然事情已经过了四十多年,但由于事发在老家伙与华清姑姑的订婚宴上,所以几乎澳洲有名望的家族和势力都知晓当年的事情,那并不是什么秘密,只要罗伯茨稍微探查一下就能够知晓。</br></br>  至于他怎样关注到这件事情上的,我相信我们带来的人嘴巴还是很严的,但你不要忘记了,前几日我与华清姑姑对话的时候,司徒浩还有他身边的保镖也在当场。”</br></br>  宋河图给宋穆简单的解释了一下罗伯茨是通过多么微小的事情来了解身边的合作伙伴,毕竟双方都是初次相处罗伯茨不信任宋河图很正常。在解释的同时,宋河图也是在自我反省。要不是当时看到甄华清的时候自己太大意,也不会当着许多人的面与甄华清聊上那么几句。</br></br>  感受到宋河图话语里面那淡淡的失落,宋穆倒是猜到宋河图是拿自己与罗伯茨还有陆萧相比。心中自嘲一笑,宋穆哭笑不得的想着,三叔拿自己跟那两个变态比也算自己的荣幸吧!</br></br>  “三叔!那我们要怎么办!是不是把这件事情告诉家主,看他有什么指示?”宋穆有一个很明显的优点,那就是他在知道自己不足比不过人家的时候,不会自怨自艾,他会很快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态。</br></br>  “告诉那个老家伙?哼!”宋河图当即摇了摇头,否定了宋穆的建议。“我们和甄华清之间本就是你死我活的状态,陆萧又明显站在甄华清那边,我们已经与陆萧撕破了脸就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否则等陆萧有时间专门针对宋家的时候,我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br></br>  宋河图这话倒不是危言耸听,曾经澳洲的一个能够排进前十的家族,他们家的老家主当年穷困潦倒之时,好心救下了一个游历天下的风水师。待风水师大病痊愈之后,感激的指点了老家主几句。老家主便在短短的十年时间之内,从一穷二白到创立澳洲瞩目的新锐家族。</br></br>  不过当年风水师离开的时候,那位家主非常仗义的送给风水师许多的钱财,而且承若当风水师或者其后人遇到困难的时候来找自己,哪怕自己不再了他的后人也会竭尽所能帮助他们。</br></br>  风水师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时间一晃就过了六十年,那个家族的老族长早就死了,那时的族长已经是老人的孙子辈。结果有一天突然有一个年纪轻轻的风水师拿着当年的信物找上门来,希望得到那个家族的帮忙。</br></br>  那个年轻的风水师所求并不是很大,由于要游历居无定所,想先把一群孤儿院的孩子们给安顿好在上路,所求不过百万元而已。当时那个家族在澳洲已经排到了第五名,别说是一百万,就连一千万都很快能拿得出。</br></br>  可偏偏当时的那个家主那一代就他一个男丁,从小就被娇生惯养,而且还有一种葛朗台般的吝啬习惯。认为爷爷早就死了那个承诺就应该作废,所以并没有给予年轻人钱财。</br></br>  如果只是对方不守承诺,比较大度的风水师也许只是感叹一下人心不古之后就离开那里,可是谁成想由于言语上的不合,那个年轻的风水师却是被那家人给打出来的。</br></br>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