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奇品相师最新章节 > 奇品相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心中恨

第三百九十三章 心中恨

作品:奇品相师 作者:爆吃红辣椒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三百九十三章心中恨

    宋河图等人并不知道,当司徒浩拿出用于孤儿安家的资金,重重的在合同书上签上自己的大名之后,陆萧等人的心中都闪过一丝计划第一步成功的笑容。</br></br>  “王八入瓮,只欠东风!”</br></br>  直到孤儿院的事情全部谈妥,宋河图这才再次开口道:“不知华清姑姑接下来准备去哪呢?”</br></br>  天地良心,宋河图这一句话真的只是想结束一个尴尬的签订合同仪式,之后就准备离开,只不过他这句打招呼的话却大有问题。</br></br>  “怎么?要我今后的居住地址,你是想不等宋家的杀手抵达,把我直接做掉,把人头献给宋振庭那个变态邀功不成?”甄华清冷冷的讽刺宋河图道。</br></br>  “华清姑姑真的误会了!”宋河图再次强调了一次。然而他也知道,说多了只会给人越描越黑的感觉,所以他这一次只解释了一句话。</br></br>  “既然合同已经签完,你们也可以离开了,明天你们就可以过来接收孤儿院了。”甄华清语气淡漠的说道。</br></br>  听到甄华清这样说,司徒浩等人都明白她这是下了逐客令,众人也不会呆在这里自讨没趣,于是在宋河图的带领下,众人便告辞离开了孤儿院。</br></br>  “呼!终于结束了,那群混蛋终于离开了。”看着他们的车子离开孤儿院,李乐儿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懒塌塌的倒在了床上,一动都不想动。</br></br>  直到这个时候陆萧才发现,李乐儿背后的衣襟早已经湿透。</br></br>  陆萧这才想起,无论生活在孤儿院的李乐儿多么成熟,无论她是多少个小孩子的孩子王,可她毕竟只是一个十五六岁大的小女生。本来事情就已经复杂到不是她能够理解的范畴,而且面对宋河图那个老狐狸李乐儿还不能够露出一点破绽,真的是难为她了。</br></br>  “是啊!一切都结束了。”看着李乐儿疲惫的样子,甄华清轻轻的拍了拍李乐儿的脑袋瓜,如释重负的说道。</br></br>  “只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宋河图竟然会在今天出场。”虽然陆萧也很高兴他们设计的这请君入瓮的计划第一步得以成功的实施,然而宋河图的突然出现,院长奶奶身份的暴露却让本应该喜悦的他们高兴不起来。</br></br>  “这算多大点事!”听了陆萧明显担忧自己的语气,甄华清霸气的说道:“莫说一个小小的宋河图,就连当年宋家的第一才子宋振庭,老婆子我都没有怕过,这点突发状况算什么?待宋河图向宋振庭报告完毕,再等着宋家出高价聘请杀手来华国,老婆子我都已经到了南疆了。”</br></br>  陆萧与李乐儿一听甄华清如此霸道的话,因为宋河图的出现而阴霾的心情也好了不少。</br></br>  “陆萧啊!既然孤儿院的合同已经签订完毕,那我就直接飞南疆了,我的这些宝贝孩子们可就托付给你了。”甄华清非常郑重的对陆萧说道。</br></br>  “放心吧院长奶奶,我一定不会然孩子们受一点委屈!”陆萧认真的说道。</br></br>  不过他与李乐儿的信中却早已乐开了花,昨天凌晨得知当年的山哥就是陆萧的爷爷陆千山,而且他并没有死,今天甄华清就买好了前往南疆的机票,她这是有多急切去看老情人啊!</br></br>  在陆萧的保证声中,在孩子们不舍的眼神中,甄华清真的只带了一个小包裹就直接前往了飞机场,去追寻她坚守了一生的情。待她离开之后,陆萧与李乐儿就开始大大方方的安排孩子们暂时新家的住宿问题。</br></br>  “大魔王!我们真的能够再回来吗?”李乐儿与陆萧是最后上车的两个人,望着那空荡荡的孤儿院,李乐儿心有所感的说道。</br></br>  “放洗吧!我们一定会回来的,而且还会踩着当年讽刺我们的脸回来。”</br></br>  他们这边忙的热火朝天,宋河图那边也没有闲着。</br></br>  “义父!我明白!我马上安排人手监视!”在车内的宋河图一改往日对其他人那种居高临下的威压,即使隔着电话,对宋振庭表现的却是毕恭毕敬。</br></br>  宋河图在离开孤儿院上了自己爱车的同时,便拨通了家主,也是自己义父宋振庭的电话。</br></br>  宋振庭今天本来心情不错,他收的这个义子还结交上了欧洲奥古斯丁家族的那个子弟。虽然他的名声不怎么样,但能够结交奥古斯丁家族的人,这让宋振庭非常的高兴,认为自己并没有看错人宋河图。</br></br>  然而宋河图的一个电话让宋振庭当即就陷入了呆滞之中,随后便是疯狂的咆哮,家中几件他最喜欢的古董都让他摔了个稀碎。</br></br>  “贱人!那个贱人还活着?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疯狂咆哮之后的宋振庭便吩咐宋河图安排人手把整座孤儿院全都监视起来,等待着自己这边派去的人。</br></br>  挂断电话,宋河图耳畔还回荡着刚刚宋振庭愤怒的咆哮声。就连宋河图都没有想到,即使事情已经过了四十多年,然而当老而弥坚的宋振庭听说甄华清还没有死的时候,依旧如当年一样疯狂。</br></br>  “三叔?家主他怎么说?”与宋河图坐在同一辆车上的宋穆,恭敬的给他拿出了一瓶营养饮料,关切的问道。</br></br>  宋穆的这一点是宋河图最满意的,在外人眼中的宋穆可能是一个半纨绔半才能之人,很多时候别人很难从宋穆的嘴中知晓一些关于宋家的动作或者宋穆自身的想法。然而宋穆面对宋河图的时候从来不是这个样子,他一直都是有什么说什么,这让宋河图在感觉满足的同时也认为这是宋穆对自己忠心的表现。</br></br>  “他?”宋河图想到义父咆哮的样子,嘴角便扬起了一抹冷酷的微笑,“他还能怎么样?当然是气的发疯。让一个女人废了命根子,而且那个女人还用诈死的方法蒙骗了他四十多年,可想而知老家伙会有多么的愤怒。”</br></br>  在人前对宋振庭毕恭毕敬,然而只有宋穆才知道,宋河图对宋振庭有多恨。在宋振庭教导宋河图之时,宋振庭随时随地都会发疯,一次又一次的变换着花样折磨宋河图。</br></br>  而且宋振庭因为不能够生育,这才把弟弟的一个孩子宋河图过继到自己名下,成为自己的义子。宋河图曾经听说过宋家流传的一种说法,说他的亲生父亲因为不愿把自己过继给宋振庭,这才在惹恼了宋振庭的情况下,不出一个月就死于交通意外。</br></br>  只不过那已经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真相如何早已无从考证。而且提起过这种说法的人都在一个月之内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跟本令宋河图无从查证。</br></br>  “那三叔你的机会……大吗?”宋穆直接问出了自己最为关心的问题。</br></br>  本以为宋河图会高兴的对自己说大,然而令宋穆没想到的是,宋河图听闻自己的问题整个人突然一怔,随后有些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br></br>  “三叔?”望着宋河图的样子,宋穆满脸的不解。</br></br>  “你各方面都不错,可是有一点就是太急了。宋振庭那个老家伙可是人老成精,宋家家主的位置他怎么可能轻易撒手。你真的以为这几年他表现的身体疲惫,尤其是今年更主动说要退位,是真的想退居幕后,放弃手中的权力颐养天年?”宋河图笑了笑,把手中的营养饮料一饮而尽。</br></br>  听到宋河图的解释,宋穆微微一顿便明白了其中的含义。</br></br>  一直以为自己对宋家了解的不少,对老爷子了解的也不少。今年老爷子宣布年终族会的时候改选家主,他还以为老爷子真的是想退居幕后。</br></br>  然而宋河图的话却让宋穆明白,自己是多么的幼稚与可笑。</br></br>  “权力!是许多人追求的东西!而得到权力的这些人,在品尝到权力那美妙的滋味之后更难放手,即便是宋振庭那个老不死的也不会例外。”宋河图望着窗外冷冷道。</br></br>  看着就坐在自己对面,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三叔,宋穆却觉得那曾经熟悉的三叔忽然有些陌生,而自己也觉得身体有些发冷。</br></br>  “嘟嘟!嘟嘟!”</br></br>  忽然车内的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了两个人的思绪。</br></br>  正陷入如何得到家主之位思绪的宋河图,很是不满这通电话打扰自己,微微皱了皱眉,心中想道:“希望这个打电话的人给我一个很好的理由,否则我会让他知道清晨的太阳有多红?”</br></br>  “喂!你好!”轻轻的接通这个陌生的电话,宋河图瞬间就恢复成了生意人的本色,对着电话和颜悦色道。</br></br>  “哈喽!亲爱的宋!我是罗伯茨!你亲爱的好朋友!”听到宋河图说话,电话另一端马上传来了非常亲切爽朗的声音。</br></br>  “罗伯茨?”宋穆听到电话里的人说自己是罗伯茨,眼睛瞬间睁的老大,用见鬼般的眼神看着三叔,想看出自己的猜想是不是正确的。</br></br>  不过宋河图又给宋穆上了一课,虽然他的眼神中也闪现出璀璨的光芒,但脸上的表情依旧默然,嘴里说的话却同样热情似火。</br></br>  “原来是我最亲爱的兄弟罗伯茨,我最友好的兄弟,是什么风让你打通了我的电话?”</br></br>  冷漠的脸,热情的语气,眼神却还透露的对宋振庭的恨,宋河图此时脸上的三种截然不同的表现,再次让宋穆觉得自己与三叔的差距还是很大,而且宋穆也没能从宋河图的脸上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br></br>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