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奇品相师最新章节 > 奇品相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打脸
    </br>

    努力压抑着心头对袁铁马的厌恶,应廉洁以一副公事公办的声音说道:“原来是袁铁马同志!不知道你给我打电话,所为何事啊?”

    “你的下属宁海涛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要抓捕我,你吧!”袁铁马怒气冲冲的说道,根本就没有礼貌两个字,就好像应廉洁是他的属下一样。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听到袁铁马威逼自己的语气,应廉洁对他的鄙夷更盛。不过听到他话中的内容,却也证明了自己的猜想,宁海涛果然动手了,心中却不免给他点了个赞!

    宁海涛的为人应廉洁还是知道的,如果没有确切的把握他绝对不会贸然出手。既然他敢对袁铁马动手,那就表明他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能够把这样一个欺凌百姓的人绳之以法,应廉洁心中非常畅快!

    “哦?有这种事情?请袁铁马同志把电话给宁海涛同志,我要了解一下详情。”应廉洁表面上做事滴水不漏,一副不听片面之词公事公办的样子。

    “给你”!自己兄长要来景城投资,按道理这个应廉洁为了景城的发展,为了自己的腰包也应该巴结自己的老哥,袁铁马才不相信应廉洁可以为了正义,不要利益去对付自己。所以他蛮横的把手机交到了宁海涛手中,让他等待应廉洁的训斥。

    可是袁铁马却忘记了一件事情,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为了权势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一切,有的人会为了坚持正义的信仰坚持秉公执法的信仰不畏强权,敢于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应廉洁宁海涛恰恰都是这样的人。

    “你好!廉洁同志,事情是这样的……”

    接过电话,宁海涛当着众人的面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没有丝毫添油加醋。

    “哼!宁海涛!我么收场!”见电话另一端的应廉洁一直没有吭声,袁铁马认为应廉洁在酝酿如何让宁海涛收队的理由,于是出言讽刺道。

    然而袁铁马的话音刚落,应廉洁的话就如同九天之上落下的巴掌,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宁海涛同志!这件事情你做的很对!一切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走,不要冤枉一个好人,更不要放过一个坏人!”应廉洁直接表态道。

    他这话一开口,袁铁马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脸色已经不是红的发紫,而是发黑。[ 超多好看小说]

    从小到大他见过的许多人,全都是为了利益不顾一切,有的人为了巴结自己,连老婆都可以献给自己。可令袁铁马不解的是,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傻的人,竟然为了那可笑的正义不惜得罪自己这个袁家二公子?难道他不怕袁家的报复?

    更让袁铁马想吐血的是手机处于功放状态,周围的人也能够听到应廉洁的话。袁铁马开功放是为了打宁海涛的脸,可没想到打的却是自己的脸,而且打的还是啪啪响的那种。

    “应廉洁你疯了吗?你竟然敢……”状态有些癫狂的袁铁马抢过自己的手机,对着电话另一边的应廉洁大吼道。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直接把袁铁马晾在了当场。

    “为了人民,为了正义,我……无悔!”电话另一端的应廉洁上公正廉明的四个大字,坚定不移的说道。

    “多行不义必自毙!带走!”在太空飞艇这里,宁海涛铁马癫狂的样子,说出了一句至理名言。

    “等等!我……我不相信你们真的敢动我!”袁铁马已经有些失去理智的疯吼道,有拨通了另一个人的电话。

    “你好!”

    电话一接通,袁铁马连忙说道:“于省长,我是袁铁马啊!你的下属不问青红皂白的要抓捕我!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我的下属如果做出了出格的事情,我必将严肃处理!”于政法正义凛然的说道。

    他这话听在袁铁马耳中就好像在告诉他,我要给你个面子,会严肃处理我的手下。这让袁铁马在精神上有些飘飘然,眼神也充满的挑衅的宁海涛,好像再说,“有,你和应廉洁不给老子面子,你们的于省长给我面子,我怎么办?”

    然而袁铁马再一次猜错了故事的结局,紧接着于政法又说出了第二句话,“但我相信我的下属会以尊重事实为基础,依法办事!”

    “啪!”于政法的话就如同又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了袁铁马的脸上,让他似乎都听到了被打的声音。

    “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可是袁家二少爷啊!而且在其他的城市也遇到过这种事情,只要一听说自己是谁,对方马上就会对自己点头哈腰的,可为什么在这里自己的身份却没有丝毫的用处?”

    孙远仇仇封鬼闹敌察察远察

    袁铁马不信这个邪,他还要给自己打个袁金戈打电话。既然外人帮不到自己,那就只好寻求家人的帮助。然而令袁铁马陷入深渊的是,他的手机竟然没电了。

    “给我手机!我要打电话给我大哥,我要让大哥收拾你们!”事到如今,袁铁马依旧一副纨绔的样子,好像个白痴,依旧没有认清现实。

    这一次宁海涛再也没有理会袁铁马的无理取闹,让属下把他带走,然后对陆萧说道:“陆老弟!这几天如果有需要的话,可能会麻烦你。”

    “这有什么麻烦的,伸张正义协助警察办案本就是应该的。”陆萧随意道。

    “你小子可真是我的福星……不!应该说你是许多手袁铁马凌辱人的福星。如果不是你,天知道还有多少无辜的少女惨遭袁铁马那个混账的毒手。”宁海涛郑重的夸赞陆萧道。

    “啪!”

    “啪啪!”

    在宁海涛与陆萧交谈的过程中,忽然从围观的群众中响起了掌声。从第一掌声响起,在几秒钟之内就响彻了全场,他们为有这样一个刚正不阿真正为人民付出的警察局长所感动,为陆萧那种不畏强权的举动所钦佩。

    就连闻人弄天这个由于袁铁马的关系,刚刚与陆萧处于对立面的人,天所发生的事情,在心中都不免把自己和陆萧做着比较,然后只能悲哀的摇摇头。如果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与陆萧的选择和处事无疑差的太远,更别说让围观的群众自发的给陆萧掌声。

    “耆老!他到底是什么人?”闻人弄天好奇的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啊!”陆萧的身份牵扯甚大,赵耆可不敢多嘴。但由于他与闻人老爷子闻人笑的关系,最后还是补充了一句,“尽量与他搞好关系,切记不要与他敌对!”

    听了赵耆的话,闻人弄天满脸的不可思议!

    在他们交谈的同时,忽然从人群中跑过来一个中年男子直奔陆萧而去。“你好!我是景城日报的记者,能否问您一个问题,是什么让你有勇气与很有背景的袁某某斗争,难道你不怕他们的报复吗?”

    陆萧并没有想到在围观的群众之中,竟然有一名景城日报的记者,更没有想到有人会采访一直保持低调的他。

    “好在这个记者来游乐园也是为了游玩,手上并没有带照相机,要不然还真的挺麻烦呢!”陆萧心中想到。

    本来想让宁海涛帮忙自己快速离场,可他想起了昨天发生在英雄广场上的事情,陆萧忽然止住了离去的脚步,转而很是配合的对那名记者说道:“这也许并不能算得上是勇气,只能说是一种习惯。”

    “习惯?”记者有些摸不到头脑。

    “我的爷爷是一名参加过卫国战争的军人,从小爷爷就告诉我,你恶人欺负别人的时候如果你冷漠忍让无所作为。那么当你受到欺负的时候,也不会有人去帮助你。就像当年的卫国战争,我们之所以能够胜利,就是我们的同胞团结一心,无所畏惧。

    孙不科远星酷月孙术帆敌结

    孙不科远星酷月孙术帆敌结陆萧并没有想到在围观的群众之中,竟然有一名景城日报的记者,更没有想到有人会采访一直保持低调的他。

    今天也是一样,如果每个人都勇于与恶人做斗争,让他们失去罪恶的栖息之地,这个世界将会变得更加美好!”

    “啪啪啪啪!”

    陆萧的话铿锵有力,发人深省,话音落下之时,全场又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在记者愣神之际,陆萧与张婷婷等人也在宁海涛的帮助下快速离开了原地。

    这名景城日报的记者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住处的,包括他同行的老婆回家的时候精神上也有些恍惚。

    陆萧的话一直萦绕在他们耳畔,那并不是什么高深的至理名言,更像是一位老兵在小孙子成长的阶段,教育他的话。可就是这朴素的话,却令包括他们在内许多围观的人,有一种心灵上的震动。

    曾几何时,他们的心也曾热血,他们的想法也曾正义。

    也许是岁月痕迹的攥刻与无情的打磨,使他们的棱角消失,让他们变得圆滑!

    于是他们学着学着不强求,学着忽视……

    他们扪心自问,他们曾经有过多少次发现了有人欺凌弱小却不管不顾,曾经有没有为了自己的安全而放弃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

    是羞愧还是重生,是依旧活的懦弱冷漠自私,还是活出一个精彩,这是今天围绕在许多人脑海中的问题……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