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综]天生女配最新章节 > [综]天生女配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4章 风流才子㈢
    当初张道青在与同窗发生口角之后就干脆借着这个原由独自搬出去居住了。∑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身体原主留宿的客栈称得上是物美价廉,不过如今突然搬出去住,想要再找个这样的地方无异于异想天开。毕竟近期京城中的学子越来越多价格低廉的住宿之地越来越少再加上不论哪朝哪代,身为一国之都的京城里都物价不菲,他带来的那点钱就有些不够看了。

    张道青对这点心里清楚不过他本就是有意避开相熟人群,代价高点也能接受,于是直接一狠心花费了高昂的银钱租赁了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仅是这一月的租赁费用,就花费了他所带银两的一半,然后就算这样这个院子依然不归他一人租住而是他与房东共住。若是一直这样下去,不等会试的那一日他就要露宿街头了。

    幸运的是他因孟郊的一首登科后领先众学子一步扬名。他趁热打铁又作出几首新诗巩固了一下自身的名声。

    随着他后来所作的这几首诗渐渐的被人知晓,一时间他在京城中竟颇有声名鹊起之势。

    如此仅是他人慕名求诗时的润笔费就够他吃用了。

    张道清从金凤楼那里出来坐在轿子上回到了他在京城租住的小院门前。

    他随手扔下一把铜板,然后推门走进了院子。

    寡居在兄长家的朱氏勉强算是半个房东,她正在东屋里绣花听到院子里的动静就从窗子里伸头一看,见是张道清,就放下了手里的绣帕,脸上带着一丝亲昵的走出了房门。

    张道清见朱氏迎了上来,眼里不禁浮起,当自己回家时,能够有人真心来迎接,如何能不让人心生暖意呢?更难得可贵的是对方与自己非亲非故,能得到这番对待就更加难得可贵了。之前萦在心底的压抑与愁绪都似是在这股暖意的笼罩下烟消云散。只是想起两人之间发生的一场意外,又如一盆凉水浇下。

    与清水出芙蓉似的徐小莲不同,朱氏有着桃花般的艳貌,她身段丰腴,身具小妇人特有的成熟风情。只不过张道清深知,别看她长得娇艳,本性却颇为清纯,与见惯风月的徐小莲截然不同。

    朱氏天生一对含媚眼,她妖妖娆娆地看着张道清,眼底的神色却清澈见底。她问:“张郎君回来了?”

    话一出口,又觉得这话有点像是那苦等丈夫归家的妻子才会说的话,心底忍不住产生羞意。却又想着,两人都已发生肌肤之亲了,虽是阴差阳错之故,但也有底气说出这种话了。

    张道清没有为她驻足停留,他径自向着那个简陋之极的书房走去,顺口问:“怎么,莫非你等了我一夜?”

    两人擦肩而过时,朱氏闻着他身上逸散到空气中的脂粉香,不由得愣了一下。这时候她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张道清没能听到回话,就回头看了一下她。

    见朱氏红着眼圈怔愣在院子中间,他沉吟了一下。

    穿越而来的这段时间,逼得他察言观色的能力跳跃式的进步。他不过在心里过了一圈,就明白了朱氏这是怎么了。

    他没有更多的解释,而是不冷不热地直接道:“我昨晚在金凤楼徐小莲那里歇下了,以后要是到了亥时还没回来,估计当晚就不会回来了。”

    朱氏没想到他居然直言自己在金凤楼那里歇下了,可是她终究不是张道清的什么人,先前问出那句话来已是鼓足了勇气,实则她没资格在这方面说三道四。

    然而她还是忍不住说:“郎君如今会试在即,还是还是”

    张道清见她说不下去了,难得耐心地解释了一句:“不过是利益交换,不得不进行的逢场作戏罢了。她也是个可怜人,临走前我给了她点财物,希望她不要继续自误下去。这样说也许你不信,在我看来,她算得上是那腌臜地里难得的性情中人。”说着说着,已不知是在说给朱氏听还是他自己听,“她所求的我都明白,只是像她这样的身份要想有个好归宿太难了,毕竟她身份哪有良家子来的宜家宜室。”

    张道清心知自己必然要辜负徐小莲的情谊了,他知道原身还有一个未婚妻在,目前他还不想得罪原身的恩师卫院长。至于这朱氏,只是他在得到第一笔润笔费时,放浪形骸酩酊大醉下的一个意外。既然是个意外,就一直保持意外下去好了。他不是那种清心寡欲的苦修士、纯洁无暇的道德标兵,为了在这个不属于他的时代过得更好,再坚持那些有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时代烙印的道德底线,他觉得未免有些可笑了,然而有些事情可以做,但是牵扯上感情就麻烦了。

    朱氏一时间竟弄不清张道清是在怜悯徐小莲,还是在厌嫌对方的身份,夸赞自己这种良家子才更宜家宜。她心中既喜又悲。

    见朱氏听进去了他的话,张道清心中微松。

    想起徐小莲,再看看眼前的朱氏,张道清心里冷硬至极,想他在二十一世纪时,接触到的女性不说各个才华横溢,但好歹都是十好几年的书读下来,天文地理都能谈论一下的人,到了这里,左一个,又一个寡妇,他或许会同情怜悯她们,但是,说句实话,他不认为他们彼此相配。

    他身负另一个世界里中华上下无数年间,数不清的文人墨客留下来的千古佳作,张道清再清楚不过的知道,他的前途,远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远大。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此世终将由他独领风骚。

    这是他张道清的时代!

    乔安那个未婚夫在另一边满怀豪情,她在这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为调理好这副身体而做准备。

    这具身体先天带有心疾,要想根治太过困难,所以暂且放下这点不提。然而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问题急需解决

    或许正是由于身带心疾,卫照婉平日鲜少出门活动,即使是外出到寺庙里上香,卫父卫母也出于种种担忧而让她安心在家静养。凡事过犹不及,这样虽然避免了因剧烈活动对身体造成的负担,但是身体长期缺乏锻炼导致的后果也很明显,四肢乏力,肠胃功能降低,这些单个拎出来看似没什么值的注意的,却又不约而同的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小毛病”就不一而足了。

    乔安会医术,虽说放到古代颇有一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觉,但是这更多是她用惯后世高科技产品的个人感觉罢了。平心而论,以她这一世又一世或有意识或无意间积累下来的医学知识,她在当世也称得上是不世名医了,治疗这些“小毛病”是绝对够资格的。

    然而现在有个无法忽视的问题,那就是身体原主任对医术一窍不通。

    好吧,考验她演技的时刻到了。

    于是,在卫家人眼里,乔安近来开始对医术感兴趣了。

    卫父对这一点没有什么异议,照婉她身子骨弱,要是她自己会医术,对她也有好处。至于那等“医者不自医”的俗话,他自有一番理解,会医术的人往往比常人更懂得保养自己的身体,在这种精心调理下要是还能生病,那自然是来势汹汹的重疾了,重症难治本就是天下常态,治不好又有什么奇怪的,要是对此硬说什么“医者不自医”实有牵强附会之嫌。

    其实这事是被卫父的一个妾室捅出来的,这位姨娘姓章,章姨娘曾也是书香人家出身,只是**岁时家境败落了,待十五岁及笈了,这才由当年还在世的老太太做主纳了进来。

    章姨娘毕竟也算是出身书香门第,家里出事时她已是记事了,一朝浮华尽散,那些有关功名利禄的报复俱付灰烬,她满心的茫然与苦楚无处可诉。旧日的亲朋好友避之不及,家世、嫁妆都成为笑谈。她仅剩的唯有昔日家族未倾颓时,她所接受的那些教导。她就像溺水之人,抓住仅剩的那根救命稻草一样,把它们牢牢地记在了心中,行走坐卧无一敢触犯规矩,违背礼节。这终究是唯一可彰显她出身的东西了,如果连这点都不到,那她和那些普通人家的女子还有什么区别?

    因此在得知卫照婉开始“不务正业”后,她心中叹息,杏坛家的小姐学什么医卜之术,平白自降了身份,所以她就把此事告诉了卫父。

    哪曾想卫父居然对此不以为忤,反而笑道:“如此也好,改天我搜罗几本好医书给照婉送去。”不仅如此,他还在考虑把游清观里的那位华湘真人请过来,让她教导一下照婉。

    章姨娘只觉得自己一腔好意尽付流水,她习惯性的以温和的神情掩去了内心的苦涩。

    而卫母知道此事后,则有些担忧学医一事会让乔安心神劳累,于是把她叫到跟前来细细叮嘱一番这才作罢。

    乔安知道卫父给她找了一位懂医术的女冠来指点她,她原以为那位华湘真人少说也有四五十岁,然而在见到真人后,这才发现对方怕是才二十岁开外,好一个螓首蛾眉,修眉联娟,眸似清霜,身若拂柳的出尘女道。

    乔安给这位好似月上仙娥般的华湘真人敬了一杯茶,然而却没等到对方端起茶杯。

    她看向对方,只见这位华湘真人正定定地注视她。

    游清观与应临书院同在一镇,彼此来往颇多。想当初这位卫家小姐和那位张举人订亲时,就是找游清观合的八字。别人许是不知道那位名动京城与应临的张举人的那诗中所言“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暗指谁,但是华湘真人是知道的。

    乔安:“真人?”

    华湘真人闻言眼神微起波澜,随即敛目收神,藏起眼中涟漪,细指从素色的衣袖中探出接过了茶杯。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小天使们打赏地雷和手榴弹

    银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6070318

    开机甲的咕噜噜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20165214

    开机甲的咕噜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0165906

    开机甲的咕噜噜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20165917

    开机甲的咕噜噜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20165934

    开机甲的咕噜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0170010

    晓柒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04111700

    五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4112853

    书迷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4194734

    曲水与流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4195705

    南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4211747

    南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4212003

    尘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4212511

    爱吃西瓜的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4215005

    展颜如夕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05104646

    孤林居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5182201

    曲水与流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5194352

    司荷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5201837

    银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5205407

    银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5205423

    枫墨晨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5215236

    枫墨晨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5215243

    枫墨晨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5215248

    黑夜梦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6101423

    孙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8030925

    三山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120542

    天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172504

    莫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10032628

    渡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15094549

    2157313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0221228</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