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综]天生女配最新章节 > [综]天生女配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2章 香水
    香水(上)    比起二十一世纪高楼大厦遍地,街道干净整洁,人人衣冠楚楚的各大欧洲城市,十八世纪的它们就要相去甚远了。¢£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这些大城市们仿若都被笼罩着在现在人难以想象的微妙气味中,就连被誉为时尚之都的巴黎,也没有例外。    比如说,体味……    如今正左在王座上的法兰西国王路易十五,从他出生至今,一共只洗了两次澡。其中第一次为他诞生日时的施洗礼,第二次则是在他结婚的时候,至于他第三次洗澡会在什么时候,法兰西人民心知肚明,大概是在他入殓的时候吧。    路易十五这个样子,他的曾祖父路易十四虽然比他更为爱干净,但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至少与现代人相比起来是拍马不及的。只能说在清洁意识上,当时大环境就远远不及后世。    除去人身上的体味,如今巴黎的恶臭之源主要是鱼贩集市。    在这里你差不多可以找到你能想象到的一切令人作呕的气息,人的汗臭,鱼的腥气,宰杀其他动物时流淌下来的血的铁锈味,变了质的肉制品的腐烂气,人类以及其他动物的排泄物,以及路过之人因为难以忍受这股气味而从胃里反上来的呕吐物。    它们互相混杂在一起,酝酿成一种更为可怖的气味。    这种恶臭让乔安只是从哪里路过一次,就已是刻骨铭心。    幸而这一世的她没有出生在巴黎的鱼贩集市附近,她路过那里也只是一次偶然,否则她就要步入生无可恋的阶段了。从巴黎离开后,她就跟随着自己的父亲回到了格拉斯。    乔安这一世的母亲早早的过世了,父亲叫做安托万·里希斯,他今年还不到四十岁,不过暂时还没有再结婚的打算。    被里希斯娇养着长大的萝拉·里希斯小姐,其实不太了解他父亲到底拥有着多么庞大的财富。    他虽然带着自己最珍贵的女儿生活在格拉斯,但他的产业却遍布法国,甚至迈向全世界。普罗旺斯的首府有他的房产,昂蒂布有他的庄园,他经营着法国最大的皮革、油、香辛料的仓库,甚至在热内亚都有他的常驻办事处,前往印度的船只上也少不了他的股份。    至于里希斯先生在暗地里还有没有其他的产业,人们就不得而知了。    比起巴黎,格拉斯只能说是一个小城镇,以前因皮革业而繁荣,那个时候格拉斯的气味比起巴黎来说,也不遑多让了,然而就是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城镇,在为了掩盖皮革味而研发香水后,居然因此这里一举成名,成为远近闻名的香水圣地。    香水,既能掩饰自身的体味,还能让人带上一股自身不曾拥有的迷人芬芳。整个法兰西的上流社会中,有谁会不喜欢、不用香水呢?    然而,对于乔安来说,即使有香水遮掩体味,也休想阻挠她想要洗澡的心。    长期不洗澡,日积月累下来的的体味再加上香水,如果隔着衣服又不出汗还好,但在脱衣换衣间,再加上出汗时体味翻倍,香臭混合在一起,那种滋味简直无以言表。    无时不刻都在挑战乔安的忍耐力极限。    她管不了别人,但好歹她还能管得了自己。    管不了也得管啊,谁受得了一辈子只洗三次澡的生活。    乔安无比庆幸现在已经是十八世纪中期了,启蒙运动兴起,人们开始重新捡起清洁意识。在沐浴一事上虽然还是无法像在二十一世纪那样洗得随性,但至少不用担心被人指着鼻子骂一句“**的清洁是对灵魂的亵渎!”了。    至于路易十五,哎,除去他在个人观念方面的因素,谁让他是国王,教会的人天天盯着他呢。    同时,她更庆幸这辈子的自己投身的身体拥有一个好家室,如果成了劳苦大众,她现在大概还奋斗在维持生计的路途上,洗澡沐浴之类的事情,只能不得不放到吃饱穿暖这些生活琐事之后了。现在可不像二十一世纪那样随处可见公众浴池澡堂,至于自家里拥有浴室什么的,那就太奢侈了,对于普通人来说可望而不可即。    乔安顶着女仆埃布尔的唠叨,硬是完成了今日的洗澡大计。    埃布尔无不忧愁地说:“萝拉,用沾湿的白布擦擦脸就可以了,别人家的贵族小姐可不会这么经常用水清洁自己的身体,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他们会觉得里希斯家的小姐怪异、不合群的。”    乔安被她唠叨得头疼,她只是洗个澡而已,又没有杀人放火,让她耳边清净一下吧。    她问:“埃布尔,你知道之前获得第戎学区论文比赛头等奖的卢梭先生吗?”    埃布尔已经三十八岁了,她这一生都在为里希斯家服务,那些来里希斯家做客的先生与夫人们嘴中谈论的事情,她当然也会知道很多。她带着一丝理所当然的态度,说:“我的萝拉小姐,你不要考教我这种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卢梭先生可是巴黎的名人,这位自从获得首奖后就风光得很呢,就连我们尊贵的国王与王后都对他青睐有加,听说您父亲去巴黎时还与他见过面,如今谁还不知道卢梭先生?”    乔安一本正经的断章取义,理直气壮的欺负埃布尔读书少,她说:“这位卢梭先生可是‘回归大自然’理念的忠诚拥趸者。我觉得这个理念简直对极了,我们在上帝的看护与洗礼下赤/裸裸的来到人世间,为什么不能自始至终都保持身体的洁净,要让尘世间的污秽染脏自己的身体呢?”    埃布尔微微睁大眼睛。    乔安继续说:“好多与卢梭一样值得尊敬的先生,也提议我们应当适当洁净自己的身体,在巴黎这已经成为新风尚了。我相信过一段时间,这股潮流就要从巴黎传到格拉斯来了,我身为里希斯家的小姐,要是慢在别人后面,那才是真正要出笑话了。”    埃布尔心中一紧,她有些不确定地说:“真的吗?”    然后又想起她从一家之主里希斯先生嘴里听到的诸多事情,好像的确有关于“回归自然”这方面的话语。她有些严肃地问:“卢梭先生还说什么了吗?对沐浴有什么要求,要不要事先进行祷告?”在引领潮流方面,这位忠诚的女仆一点也不希望里希斯家落于人后。    我就知道会这样。乔安心道。    “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她无所谓地说,然后又感觉这样说显得太轻易了,会不会不容易令人信服?    不过她也不想说什么必须祷告之类的要求,这完全是在给她自找麻烦,于是她补充道:“既然要回归自然,为了表达我们对自然的热爱,也许……我们可以在水中加些花瓣?”    格拉斯身为香水圣地,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花瓣。    埃布尔用一种略带责怪的眼神看向乔安:“这种事情应该早对我说的。”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完美的糊弄过去了。    乔安不禁感叹卢梭真是一块好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只希望日后的名人名言录上,别出现“洗澡要加花瓣,这让人间的我们更容易回归自然,贴近上帝,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卢梭”这种雷人语录就好。    ……    格拉斯以香水而闻名,这里到处都可见或奢华或简陋的香水商店。    如果说其他地方的先生、小姐们的茶话会,往往是在自己家里、或是某人的庄园里进行的,那么在格拉斯,就不得不再多增添一个聚会地点——香水商店。    在二十一世纪,那些街边的商店往往即使是在白日里也开着灯光,这样做既能让室内显得更为明亮一些吸引顾客进来,还能通过一些特定的灯光效应,修饰商品的缺陷,增添商品的魅力。    然而在电灯还未能发明的现在,纵使奢华的商店墙壁上镶嵌着大大的玻璃窗,但在采光度方面还是不及后世。    于是,灯盏上的火焰,取代了明亮的电灯。    商店里的玻璃、水晶制作的香水瓶,反射着清冷又璀璨的光辉,更衬得它里面的液体瑰丽无比。房间里虽明朗亮堂,却染着暖意的黄。一切的一切,都显露出这个时代独有的色彩,带着一丝古老的韵味,意境悠长。    先生、小姐们坐在精致的座椅上,欣赏着新出品的香水产品,彼此间聊聊香水,间或聊些其他的事情,这样一来,这里岂不是成为了一个又一个聚会地点?    虽然乔安自己就会调香,但她制作的都是熏香,与香水是截然不同的事物。以前因为际遇问题,也从没想过去接触这方面在她看来暂时没什么用的东西,不过她这一世,既然就住在香水的天堂格拉斯里,就不准备再浪费这么一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好机会了。    伯纳德作坊,它或许不是目前格拉斯最大的、也不是赚钱最多的香水商店,但它一定是格拉斯历史最悠久的商店之一。    它坐落在一条繁华的商业街的街角上,人来人往的人们,能通过它大大的玻璃窗看到里面的情景。    刚从自己父亲手里继承过商店的伯纳德先生,在为一位夫人奉上最新的香水后,他一抬头,就看到了一辆马车停在了外面。    从马车上的标志来看,这是格拉斯的议会会员、第二参议里希斯先生家的马车。    当马车停下后,他就看到驾车的男仆,走到一旁为坐在车厢里的人打开了车门。    当伯纳德看到那只迈出车厢的脚时,就知道了坐在车厢里的人一定是一位正值妙龄的少女。    她一定是里希斯参议的最宝贝的女儿,萝拉·里希斯。伯纳德这样想道。    年轻的伯纳德先生在星期日走进教堂做礼拜时碰到过她,他仍然记得当这位里希斯小姐踏入教堂的那一瞬间,仿佛从彩色的玻璃窗外投射过来的阳光,都汇聚到了她身前,化作一道彩光之毯铺设在了她的脚下供她踩踏,只为不让她的脚下染上污秽的尘土。    她双眼如碧湖,暗红色的头发,就像在湖水的浸润下不得不沉寂的火焰,是那么轻而易举的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就如同此时一样,伯纳德先生发现自己的视线再次不由自主的停留在了里希斯的身上。他用一种如同在炎炎下里渴望冰雪的眼神,流连在她身上。    她的仆人为她推开门,伴随着门上的铜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她走进了这家香水商店。    她走进室内,伸手摘下了雪白的帽子,又略微理了下垂下来的红发,在她的动作下,她的发丝轻颤着。伯纳德几乎都要以为她这太过不经意的动作,会使得她如烈焰的头发,掉下点点荧荧火星,就此褪去美丽的色泽。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我知道大概很多小天使都没看过香水,所以这卷估计会很短    捂脸,作者身为颜狗,很正直的表示女主这次穿的女炮灰,在原著中也是个美人,大大的美人,从街上走过能吸引一圈痴汉的美人╰(*°▽°*)╯    电影与原著有很多出入,这里以电影为主,原著小说为辅    ps:看到评论里有小天使问这是部什么电影,我来简略说一下    男主角拥有bug一般的嗅觉,嗅觉出色到他甚至能躺在一旁,就能闻到远方湖泊里青蛙产的卵的味道,任何香水他只要闻过一遍,就能配置出来。    但他自己本身是没有味道的,然后有一天他为了配置出世界上最完美的香水走上了杀人的道路    纸是包不住火的,男主角被人抓了起来的    这个时候,男主角的香水已经配置出来了。    这个香水可以让人们产生幻觉,让从来没有得到过他人爱意的男主得到所有人的喜爱,甚至成为人间神明。    只要他想,他甚至能够成为世界上的无冕之王,没有人可以束缚住他。    然而这瓶香水对所有人都起作用,但就是不对男主他自己起作用。    男主他有点看破世事的意思,他自己主动狗带了    pps:感谢小天使们投的炸弹,永远爱你们    长生殿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7-10 21:37:09    万秋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7-10 22:27:04    爱莉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7-11 04:04:55    撒娇打滚再来一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7-11 14:15:06    曲水与流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7-11 18:13:46    长生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7-12 05:52:22    长生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7-12 05:53:31    披着人皮的小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7-12 15:44:22    追溯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7-12 23:00:59    徐萌萌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7-12 23:40:28    长生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7-13 02:49:59    追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7-13 13:38:23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