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综]天生女配最新章节 > [综]天生女配最新章节列表 > 第53章 《呼啸山庄》(下)再修

第53章 《呼啸山庄》(下)再修

作品:[综]天生女配 作者:地狱画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听涛轩 看最快更新

    大概是由于童年与少年时期的经历,希斯克利夫骨子里就是个有几分偏执的人。后来的他学会了掩饰,在外人面前他进退有度,行事严谨,就连一等乡绅都乐意与他结交,并以此为荣。然而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本性自始至终就不曾变过。

    那天希斯克利夫在读完乔安给他的信后,脸色铁青地离开了画眉山庄。

    注意到他的神色的埃德加,不禁感到几分暗爽。不过他也能想到,希斯克利夫回去后大概又要折腾一番了。

    然而一连两个月过去,呼啸山庄那里都没有异常动静,这让埃德加稍松了一口气,不怕麻烦和喜欢麻烦可是两码事。

    这两个月内,他收到了伊莎贝拉自伦敦寄来的几封信,得知她已经有了固定的住处和收入,他对伊莎贝拉的担忧也消散了一部分。

    既然希斯克利夫与伊莎贝拉暂时都没闹出什么问题来,埃德加准备将这两个月积攒的事务处理一下。为此他需要外出一段时间,有可能一个星期后才能回到画眉庄园。

    临行前他对正在孕期的凯瑟琳细细叮嘱了一番,想了想,他还是对凯瑟琳说道:“这几天如果希斯克利夫来找你,你尽量避一避吧,我怕他情绪不对。”

    说着他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由仆从拿着行李,离开了画眉山庄。

    凯瑟琳没有将埃德加的话多放在心上,倒是对他说的最后小半句话有点在意。希斯克利夫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还是在生意上遇到了困难?

    希斯克利夫在那日回到呼啸山庄后,就没再踏出庄园大门一步。

    这两个月来,他将那三张信纸揉成一团,复又重新展开。里面字字句句好似被人用刀刻在了他的心上,鲜血淋漓,既让他怒火高涨,又让他无法释怀里面说的某些事情。

    他几乎是将里面的每句话都掰开了揉碎了细细品味。

    希斯克利夫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他面向窗户望向远方,好像要透过重重阻碍,直看向远方的画眉山庄。他一边看着远方,一边将手里的三张信纸沿着中间的折线撕开,然后再撕一次,越来越快,直到这三张信纸碎到不能再碎,他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他转身走向衣架穿上外套,走出房间。

    画眉山庄——

    凯瑟琳正在摆弄一顶舞会用的帽子,若有人此时看一看她的眼神,就会发现她正处在走神状态。这几天她一直在思考希斯克利夫的事情,弄的心中烦闷不已,

    就在这时,女仆爱伦敲了敲门走进来。“夫人,希斯克利夫先生来找您。不过被我拦下了。”

    凯瑟琳听到第一句话时一脸惊喜,听到后面她忍不住埋怨道:“你拦他做什么?”

    爱伦有些为难:“夫人,林顿先生一定不会乐意您与他多交往的。”她在想要不要将夫人直接关在房间里,这可是经过先生同意的。

    “我和他是一起长大的,我能不了解他吗?不要因为他的血统,就用带有偏见的眼神去看他。”凯瑟琳下意识地袒护希斯克利夫,“他在院子里对吗?”

    说着,她灵巧地绕过爱伦离开了房间。

    爱伦暗恼自己一时不查,被凯瑟琳抓住空子离开了房间。可她又不敢跟着去,于是她来到了另一间房间里,这个房间正好有一扇大窗户,可以让她看到凯瑟琳和希斯克利夫交谈的场景。

    她心中感叹这两人相处的方式真古怪,有时是那么的恬静,有时又是那么的疯狂。她至今都记得那次希斯克利夫半跪在地面上抱着她,而凯瑟琳扯着他的头发不让他站起来时的场景。两个人既像是吵架又像是在互相倾诉,真是疯狂。

    上帝保佑,这次千万别像那次一样。

    可惜上帝似乎没听到她的祷告。明明两人在一开始还都非常平静,后面却渐渐失控了起来。

    凯瑟琳不敢置信地看着希斯克利夫,“你怎么能这样认为?我在这里日日煎熬,心里想的念的全是你,你却把我想的如此不堪!”

    “我无法不这样认为!请你给我一个可以让我不这样认为的解释。”希斯克利夫目光幽深,“我也想问问你,你为何会这样认为我!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觉得,你在嫁给我后,我会让你过上乞丐一样的生活?!你现在不是瞧见了吗,我有能力靠自己的努力改变一切,如果当时你肯将自己的想法告知我一声,我们怎么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凯瑟琳不知道该怎样解释,因为希斯克利夫说的那些事情中的一部分,的确与她当初认为的一模一样。

    “我跟你说不清,你给我走!”

    “林顿夫人这是连应付我都不愿了吗?现在还要赶我走吗?”希斯克利夫将“林顿夫人”这个词咬得极重。

    凯瑟琳因怀孕而突起的肚子,在他看来实在是碍眼至极。

    凯瑟琳听出他的潜台词,眼角立刻就湿润了,泛起红晕。

    爱伦见势不妙,早就离开了房间,跑到院子里,还没等她开口对正在吵架的两人进行调停,就见希斯克利夫冷冷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便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凯瑟琳木愣愣地看着希斯克利夫愈来愈远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

    爱伦:“夫人?希斯克利夫先生已经走了。”

    “夫人?”

    凯瑟琳听见了爱伦的声音,她想要应答一声,却发现自己根本张不开嘴。她此时只觉得异常憋闷,想要大口大口地呼吸。视线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她突然有些慌张,蓦地,腹部一阵绞痛,接着一阵感到滑腻,好像有什么液体顺着腿滑了下来。

    她好像还听到爱伦的尖叫声,紧跟着她眼前一黑,之后的事情,她就什么都不清楚了。

    当凯瑟琳再次醒来时,只见外出的埃德加正守在她的床边,眼底有着些许青黑色,一看便知他好久没休息过了。

    埃德加看到凯瑟琳醒来,立即握住了她的手,“感觉还好吗?”

    凯瑟琳点了点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她闭上双眼,泪水顺着眼角滚落到头发里。

    埃德加为她拂去眼泪,摸着她的额头,声音艰涩地说道:“不要多想。”

    ……

    不久,乔安就接到了埃德加的信。

    也就在这时,她才知道她此世的嫂子凯瑟琳早产了。如果她没算错的话,孩子应该只有五个月。如果是六个月的话,在二十一世纪的婴儿保温箱里还是能活下去的,即使换到这个年代,运气好些,说不定也能活下来。但孩子只有五个月,就是换做现代也悬得很,而在这个年代,差不多已经判了死刑。

    不出她所料,埃德加写的下一行话,就验证了她之前的推测,这个孩子果然没保住。

    凯瑟琳在怀孕之前就大病了一场,如果换做现代,医生一定不建议她立即受孕,可是她却怀上了,而且还流产了。

    埃德加写给她的信里,字里行间都流露出对凯瑟琳的担忧,以及对希斯克利夫浓浓的厌恶,和些许恨意。

    乔安只能尽量安慰埃德加。

    十八世纪,正是西医开始起步的年代。她将自己记忆中的知识按照这个年代的人能理解接受的话写下来,寄给了埃德加。

    给埃德加回完信,乔安再次将精力投入了她制定的计划中。趁着第一次工业革命大捞一笔,是她很久以前就幻想过的事情。

    比起克郡荒原上的慢节奏慢氛围,伦敦无疑显得匆忙了很多。

    第一次工业革命这个不可动摇的庞然大物早已悄悄崭露头角,一部分人为此激动不已,一部分人决定静静观望,一部人暗自心惊。

    乔安知道,此时距离真正的高/潮时刻,至少还要再过三十年才能到来。即使有她这只蝴蝶翅膀的影响,第一次工业革命的高/潮也不会太早的到来。一种技术的成熟需要许多人的共同努力以及足够的时间,个人的力量在这种历史必然趋势下,显得无比渺小。

    现在的她,属于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而且还是拿着攻略吃螃蟹的人。哪一部分最为好吃,哪一部分最为肥嫩鲜美,她都知晓。

    在许多相关人士眼里,这个蓦然闯入众人视线的女子,总是做一些堪称疯狂的事情。

    她运气很好,不知怎么弄到了好几处堪称捞钱机器的产业。然而就在它们发展到顶峰时,她就会毫不留恋的将它们转手。继而将这些钱投入一些莫名的地方。

    还有不少人在得知她的行径后,在心底嗤笑不已。有这本钱,为什么不投入到一本万利的奴隶贸易上。然后又感慨,果然女人就是女人。

    就在众人以为她就会这样慢慢地将自己的事业折腾死时,她投资的那些产业仍然那么半死不活的吊着,既没有彻底完蛋,也没有一朝翻身。

    然而此时的众人已经顾不上继续深究她这样做的含义了。哪个时代都不缺少真正的聪明人,像乔安这样,放弃原本蒸蒸日上的产业,转手投资另一行,或者强迫自己名下的产业转型,又或是孤注一掷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样用全部资产投入某项目的人绝不只有她一个。

    一年后,埃德加寄给乔安的一封信中说,凯瑟琳去世了。

    接到这个消息,她并没有感到多么意外。原著中凯瑟琳在怀孕前因为希斯克利夫生过两次大病,俗称的身体底子被掏空了,所以她才会在生产中一命呜呼。而如今,她能在流产后坚持了一年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

    透过信纸,乔安都能感受到埃德加的失落之意。

    埃德加在信上说,他并不是不知道凯瑟琳爱着希斯克利夫,他原以为她在嫁给他后会慢慢地爱上自己的,只是他没想到凯瑟琳直到死,她心心念念的人都是希斯克利夫。

    乔安觉得,凯瑟琳其实也喜欢埃德加,只是这种喜欢还达不到称之为“爱”的程度。

    她记得原著中林顿一家人的身体都不太好,就连嫁给希斯克利夫的伊莎贝拉的儿子,也体弱多病,只有凯瑟琳的女儿身体健康。

    在乔安看来,这里面或许有遗传的原因,但也有外界因素与心理原因。

    原本的伊莎贝拉在后来同样选择了逃跑,但她毕竟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光自己都养活不过来,还拉扯着一个孩子,她没把自己和儿子饿死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若是再指望她和儿子能过上什么好生活,未免不切实际。

    而埃德加,自凯瑟琳死后,哪还有一点生气勃勃的样子,可以说他是自己不想活了。

    遗传的原因乔安无法解决,但其他因素确是可以改善的。

    她如此写道:

    【埃德加,你必须要相信,凯瑟琳其实也是喜欢你的。一个女孩——特别是像凯瑟琳那样的女孩,她是绝不可能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的。】

    然后她顺便给埃德加解释了一下什么叫做雏鸟情节、恋兄情结,将凯瑟琳对希斯克利夫的爱,全归类于雏鸟情节、恋兄情结。忘记说了,凯瑟琳再嫁人前姓恩肖,是收养希斯克利夫的老恩肖先生的女儿。

    乔安觉得自己越来越适应知心姐姐,啊不应该是知心妹妹这个角色了。

    在她终于把埃德加为了爱情要死要活的那股拧劲捋顺后,她隐晦地提及了一下他的继承人问题。

    埃德加与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上层人士一样,异常重视自己的财产继承问题。在被自己妹妹提醒后,他不得不把自己婚姻问题重新提上了日程。

    至于希斯克利夫,早在他得知凯瑟琳去世后,便封闭了庄园,不再出门。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计划总是出现意外。他想要说服自己凯瑟琳的死与自己毫无干系,却根本无法做到。

    他如同原著中的他一样,陷入了对已逝去的凯瑟琳的苦恋中,不吃不喝,绝食而亡。

    这边,乔安正在奋笔疾书。

    她的助手实在忍不住好奇,上前询问她这几天到底在写些什么。

    “《渣男的末日》。”

    “什么?”

    “《悲剧妇人的的春天》。”

    “……”

    “好吧,我跟你开玩笑呢,我在写《伊莎贝拉·林顿自传》。”乔安将稿子扔给他。

    助手看着桌子前面这个让不少人暗地里嘲笑,却仍旧我行我素的女子,他有些无语地拿起稿子,翻了翻,“您如果等到六七十岁的时候再写这种东西,无疑会更具影响力。”

    “六七十岁?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也用不到那么晚。你要知道——”

    那时,助手听着她在接下来用一种自信满满,又带点夸张的浪漫语气说“大机器生产的魅力是无可抵挡的”这句话时,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直到许久许久以后,他才察觉出这句话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光芒,璀璨的,又锐利得可以冲破一切遮挡的划时代之光。

    这光芒背后的缔结之手,就属于那些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而这个名为伊莎贝拉的女子,早就在众人都茫然的时刻,将这束光芒握在了自己手中。

    当众人终于意识到这点时,她已从大众的视线中消失了,一如她当年闯入大众视线插手这个圈子时那般突然。

    她当年的助手,拿出了当年一直未曾出版的那叠稿子,将《伊莎贝拉·林顿自传》这个原有的题目划去,在上面重新写道:无冕女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