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综]天生女配最新章节 > [综]天生女配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章 《呼啸山庄》(中)

第52章 《呼啸山庄》(中)

作品:[综]天生女配 作者:地狱画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听涛轩 看最快更新

    点点灯火从呼啸山庄的窗户里透出来,被惊醒的狗不停地吠叫着。

    约瑟夫提着灯,嘴里骂骂咧咧地跑出来一看,待他看到大敞着的院子侧门时,心中一惊。

    ……

    伊莎贝拉与希斯克利夫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分房睡的。女仆齐拉来到伊莎贝拉的房间前,敲了敲门,里面无人应答。

    “夫人,”她再次敲了敲门,并出声道。

    还是没人回答。

    齐拉的心中泛起丝丝不祥的预感,她道,“失礼了,夫人。”说着,拧开了门把手推门而入。

    房间里空无一人。

    她又去了伊莎贝拉最可能去的那几个房间,都没能发现的她的身影。

    希斯克利夫从沉睡中惊醒,他倚靠着床头坐着。听到仆人的敲门声,他语气不怎么好地说道:“进来。”

    女仆齐拉走进房间,先是向希斯克利夫的床上看了一眼,发现夫人也没有与先生在一起。她态度恭敬地实话实说道:“先生,夫人不见了。”

    希斯克利夫锐利的视线毫不遮掩地直视着齐拉,一字一顿地重复着她的话:“不见了?”

    就在这时,约瑟夫也走进房间。“先生,马圈里少了一匹马,侧门也被人打开了。”他有几分恼火地说着。他的脾气一向这样,众人早就见怪不怪了。

    “好极了!”这一句话仿佛是从希斯克利夫的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之前听到马鸣,我还以为是家里招贼了,没想到是伊莎贝拉逃跑了!”

    事情的经过一步步还原,几乎原模原样的呈现在他的脑海中。怪不得这两天她乖巧得不像话,原来她在打着这个主意!

    “还有,是谁把侧门的钥匙给了她?”他质问道,却没人回答。

    ……

    出来时,乔安只是将大/波浪长发草草地扎了个马尾。夜风拂面,发丝轻扬。

    攥着缰绳的手指被风吹得有些僵硬。她现在这具身体的体质算不上多好,深夜骑马狂奔,对她来说实在算不上一件舒服的事情。

    但就算如此,她仍旧感到前所未有的惬意。她是个彻头彻尾的速度迷,不论是开车飙速度,还是策马疾驰,亦或是距现在的她来说有些遥远的纵剑飞行,她都乐在其中。

    她执鞭在半空中打了个空花,听到鞭响的声音,马匹条件反射地提快了速度。

    远远的,前方出现一片模糊朦胧的黑影,越来越近,一座庄园的轮廓在黑暗中显现出来,它静静地蛰伏着,安眠着。

    这是伊莎贝拉自幼生长的地方,画眉山庄。

    乔安在画眉山庄前下了马,她牵着马来到院子正门前,使劲晃动了几下着缠有荆棘蔷薇图案的铁栏杆大门。嘴里呼唤着庄园里一些老仆人的名字,以及她兄长的名字。

    大门不远处趴窝着的一只狗吠了起来,要不是它的脖子上拴着一根铁链,它怕是早就冲到了她面前。

    然而狗只叫了几下,就不再出声,它已经透过风中传来的气味认出了来人是谁。

    伊莎贝拉未出嫁前很喜爱这只狗,出嫁后,她还抱走了它的一只小狗崽养着。可惜那只小狗被希斯克利夫当着她的面,活生生地吊死了。伊莎贝拉还为此难过了很久。

    一个守夜的男仆被狗吠声惊动,提着灯前来查看这里是否有异常。

    “啊!小姐!您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

    庄园的主人埃德加林顿也被之前的几声狗吠吵醒了。他的妻子凯瑟琳在不久前刚被确定怀孕,这几天他一直处于精神亢奋状态,睡眠非常浅,稍有动静就会醒来。

    他悄悄走下了床,为了不吵醒凯瑟琳,他随意地套上一件外套,就走出了房间。

    他顺着旋转楼梯从二楼走下。

    客厅的大门被推开,男仆领着乔安走进屋内。

    埃德加林顿听到响声向下一看,随即惊愕出声:“伊莎贝拉!”他有些不确定地向窗外看去,外面黑幕遮天,星辰遍洒,现在的确还不到天明的时候。

    他疾步走下楼梯。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怎么回来的?”

    “我骑马回来的。埃德加,很抱歉这个时候回来,希望没打扰到你……好吧,看样子我已经打扰了。”

    话说回来,虽然她在骑马时已经尽力避免擦伤大腿内侧的皮肤了,不过这具身体毕竟是不常骑马的,在骑了这么一段路程后,大腿内侧仍被磨得有几分疼痛。

    “我不是这个意思!”一向温和对人的埃德加,此时此刻显得有几分生气,“天这么黑,你怎么敢骑马回来!希斯克利夫怎么会同意?”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你和他吵架了?”

    伊莎贝拉自嫁人后,他就再没见过她。自小到大,几乎形影不离的兄妹俩是第一次分别这么久的时间。埃德加看见伊莎贝拉脸上露出一丝悲切,然后就听她说:“希斯克利夫就是个疯子!”

    注意到伊莎贝拉的神态不对,她不像在说夫妻吵架后的气话,而是真心如此认为的。“他怎么了?”

    “不是他突然怎么了,而是我一直没认清他。我真傻,我居然不久前才知道他对我是毫无感情的。他从没正视过我,他不过是把我当做图谋画眉山庄的一个工具,我没法再在那里呆下去了。”乔安如此说道。

    埃德加动了动嘴唇,“……我以为他是爱你的。”除了这么说,他还能说什么呢,他能说在伊莎贝拉结婚之前他就预想到这些事情的发生了吗?那么多人劝你不要相信希斯克利夫表现出来的假象,你却不信。

    幸好伊莎贝拉终于醒悟了,她总算没有真的在这片深渊里沦陷到底。

    他怜惜地看着对面的少女,她本该有一个更好的婚姻,有一个更为美满的家庭。

    乔安语气无波无澜:“如果折磨也能称之为爱的话,我想他的确是爱我的。”

    二楼,凯瑟琳正倚靠着一根立柱,听着伊莎贝拉与埃德加的谈话。

    她苍白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痛楚,希斯克利夫果然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仍在自顾自地落实着他的计划。

    听着乔安所叙述的一切,埃德加深吸了一口气,强忍耐下什么。“我不明白,希斯克利夫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他难道要把所有人都逼到绝境才满意吗?”

    我也不知道。乔安心道。

    在她眼里,希斯克利夫与凯瑟琳的爱情观,实在堪称“奇葩”。相比这两位,也就是埃德加的价值观还算贴近她的想法。

    埃德加林顿生性温和善良,他的一举一动堪称这个时代的人们所追求欣赏的楷模。他与希斯克利夫都同时爱着凯瑟琳,但他们表达爱的形式却是截然不同的。埃德加他表达爱的方式无疑是普通而最常见的,感性与理性并存。而希斯克利夫的爱则如同狂风暴雨,他为了爱可以抛弃一切,甚至包括责任与道德。

    凯瑟琳虽然在最后选择嫁给了埃德加,但她的心却始终停留在希斯克利夫身上。她嫁给埃德加,只是因为在她最初的设想中,她可以以此获得权利地位与财富,并最终帮助到希斯克利夫,扶持他。

    但希斯克利夫显然并不赞同理解凯瑟琳这种做法,于是他以此为基础,展开了之后的一系列谋划与报复。

    乔安手里捧着一碗埃德加命人给她熬制的热汤,她说:“我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天一亮我就离开。”

    “你要去找希斯克利夫?”

    “当然不!我不想一辈子都被拘在呼啸山庄,我……想到外面看看。”

    埃德加没有说赞同的话,也没有驳斥。

    乔安知道,她的想法在这个时代终究是比较另类的。

    再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眼里,女子只能依靠男人养活,一旦离开了他人的供养,这个女子无疑是可悲的,无法生存下去的。而一个胆敢逃离家庭的女子,就相当于自己在教养一词上抹了块污渍。

    听到这里,凯瑟琳终于忍不住现身,她从立柱后走出,在二楼上微微俯身,对着乔安说道:“不,你不需要离开。我会和希斯克利夫说清的,他一定不会再……”

    乔安以一种客气又不失礼的方式打断了凯瑟琳的话,然后说:“我要的他给不起。”

    凯瑟琳沉默了。她有把握说服让希斯克利夫好好对待伊莎贝拉,却无法让他爱她,既做不到,也无法这样做,因为她是如此的爱着希斯克利夫,她的血、她的肉、她的一切都在时刻叫嚣着,争先恐后地展现自己对希斯克利夫的爱,深入到灵魂。

    如果乔安知道凯瑟琳的所思所想,一定会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牛唇不对马嘴。

    难道除了爱情,这世上就没有其他值得追逐的东西了吗?

    至少乔安的回答是:多得是。

    凯瑟琳没再说什么,乔安也没有多解释。她问,“有纸笔吗?”

    埃德加不知她要干什么,但还是让仆人去书房拿来了纸笔。

    她要写一封信,一封写给希斯克利夫的信。

    第二天早上,神色阴沉的希斯克利夫来到画眉庄园准备“接”伊莎贝拉回呼啸山庄时,被埃德加告知她在天刚刚蒙蒙亮时,就离开画眉山庄了,他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就在他想要开口讽刺对方“软弱无能到连自己妹妹都看不住”的时候,埃德加脸色古怪地交给他一封信。

    “这是伊莎贝拉临走前让我交给你的。”

    他一边伸手接过信封,一边紧紧地盯着埃德加的眼睛,很可惜他没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什么异样神色。

    这时,希斯克利夫才低下头打量手中的信封,当他看到信封上唯一的一行字时,他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无法用“阴沉”二字来形容了。

    【男人的耻辱,希斯克利夫先生亲启。】

    他盯着这行字足足看了一分钟。

    希斯克利夫的双眼里似是有什么东西燃烧了起来,他有些粗鲁地撕开信封,抖开三张写满字迹的

    信纸。

    视线飞速地扫过一行又一行文字,又在某几处位置长时间停留,捏住信纸的手越发使劲,手指也有几分颤抖。

    【……据说您与您的哥哥亨德雷在少年时期关系非常不好,以至于他在当家后将您当做佣人使唤。对于您在协调家庭关系、兄弟感情上的无作为,我对您感到浓厚地怜悯。】

    【关于您只能依靠裙带关系,谋夺妻子家族的财产这一事情,我不得不对您的无能报以深深的鄙视……】

    【自己喜欢的女孩竟然跟着别的男人跑了,我对您身为男人的魅力绝望了。】

    【……听说,嫂子(下标着重号)她嫁给我哥,是因为她想要在婚后,依靠我哥的财产与权势,让您过上好日子。是的,她不相信您有本事能让她和您两个人过上幸福的生活。身为她的爱人,您竟然不能给自己的女友安全感,您真是可悲透顶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聪明如她早就看出你无能的本质了。】

    读到这里,希斯克利夫再也读不下去了,他直接将第三张信纸抽出来放到第一页,直接看向末尾。

    【最后,请容许我向您失败的一生表达深切的同情。】

    右下角,

    【不爱您的,

    伊莎贝拉】

    而这个时候,乔安正拖着自己的行礼,怀揣埃德加的资助金,踏上了前往伦敦的旅程。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伪熊喵扔了一个地雷~

    明天就元旦了o(`////▽////`)o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