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综]天生女配最新章节 > [综]天生女配最新章节列表 > 143|小李飞刀
    保定城最近一直热闹非凡,先是城中兴云庄的男主人正准备迎娶新娘子,凡是做生意的商户,无不期盼着那位出手豪爽的龙庄主能够在自家商铺置办下婚礼上要用的东西。而庄里的管事也没有辜负大家的厚望,来来回回采买了不知多少车物事,引得城里的贫苦人家争相围看。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其实还不算什么,兴云庄的动作再大也比不过当年李园的老探花结亲时的动静。

    然而,凡事就怕出现意外。

    这一日,天上下了点小雨,打湿了整个保定城。

    生活在城里的百姓发现兴云庄里的下人们在到处寻找着什么,有百姓大着胆子上前询问他们在找什么,也许他们能帮上忙,结果这些兴云庄出来的人一个个都支支吾吾的把话题岔了开去。

    后来也不知是谁得到了消息,说是兴云庄里那位待嫁的新娘子不见了。

    这个消息一出,满城哗然。

    龙啸云的脸上再也看不见豪爽的笑容,他的目光沉甸甸的,双唇紧抿,手指握在椅子扶手上,指甲几乎要陷在木头里。

    他问:“找到诗音了吗?”

    听见龙四爷这样问,兴云庄的管家心中紧张无比,他从未在龙四爷的脸上看到过这种表情,虽然没有发怒,但却比发怒时还要更令人感到恐怖。他说:“庄主稍安勿躁,许是林姑娘出门踏青去了,到了时候就自己回来了。”

    龙啸云只是说:“这么说是还没找到了。”

    见管家在那战战兢兢的站着,龙啸云突然间笑了笑,他说:“管家无需紧张,我只是心里有些焦虑,诗音生性荏弱良善,她这一声不吭的突然消失不见,我心里着实担心,难免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管家今日在外忙碌一天,辛苦了这么久,我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只是诗音她……哎,接下来还是要继续麻烦管家多多上心了。”

    管家闻言有些感动,立即把之前的紧张抛到了脑后,他说:“庄主尽管放心,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若是发现林姑娘的踪迹,一定立即回来禀告庄主。”

    龙啸云放心地说:“那就有劳管家了。”

    ……

    林诗音坐了数个时辰的牛车,这个时候早已离开了保定城。

    乔安最擅长乔装打扮一事,也最喜欢打扮别人,林诗音就这样逃婚出走,以防被人发现,她自然要建议一下让林诗音多做点伪装。

    她让林诗音扮作道姑,如今这位出身诗书礼仪之家的大家闺秀一身藏青色道袍,头戴桃木簪,自李寻欢故意沉迷酒色、远走关外后,林诗音的性子中就多了几分寡淡,这样一打扮,还真有一点像出尘于世的修道人士。

    个人形象塑造好了后,乔安又教林诗音如何伪造道观之间的引荐文书。

    林诗音一开始听到她这样说时,忍不住有点惊讶:“这也能伪造吗?”

    乔安无比平静地回答:“当然可以。”

    归根到底还是在于中原的幅员辽阔之大上面。

    各地民风不同,制度自然也不同,要不怎么会说,秦始皇强制推行“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拥有不世之功。

    在道门之中,除去朝廷的授箓文书有统一的制式外,像这种道观与道观之间私人性质偏多的的引荐文牒,还真没有固定统一的格式,这就大大方便了他人对此进行伪造。不过话又说回来,一般人大概也不会想到伪造这种东西,对普通人来说伪造了也没什么用……

    “我不太清楚如今朝廷颁发的授箓牒文是何种样式,若有机缘让我见上一见,即使是这种受地方官员承认的正式文牒也并非没有方法弄假成真。不过这对于不想与达官贵人打交道,也不打算接受香火布施的我们没有太大的用处,江湖人也不承认这个,在我看来,那种私人性质的引荐文书对我们要更为有用。”

    自小到大都规规矩矩,平生干过的最大一件同时也是唯一一件出格之事,大概就是之前的逃婚一事的林诗音,听到乔安这样说后,连忙表示:“没错,我用不着什么正规授箓,这样就很好了。”

    从派系上来说,而今朝廷与江湖上道士主要分为正一与全真两大派。

    凡是涉及宗教派系之事,这派别之间就难免存在矛盾龃龉。乔安问:“你要是对此有所偏好,不妨对我说一下。”

    林诗音苦笑着说:“我知道乔姑娘是想征求我的意见,只不过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平日里遇佛就拜佛,见道就拜道,虽说对神佛无有不敬之处,佛经道藏也都读了不少,但还从来没有深究过里面的派系之别,这些事情还是听你的比较好。”

    既然如此,乔安说:“这样的话,如果你没意见,那就正一派吧。”

    虽然不是真的出家为道,但是既然借了道家的名头,在不知情的外人眼里就是真道士了。

    乔安简略的解释了一下:“正一不禁荤腥、嫁娶,修习符咒之法,全真则讲究出家不婚,茹素,主练内丹之术。”

    选择正一派,日后林诗音要是突然间想嫁人了,也不会有人多嘴多舌的说什么。不过这其实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如今正一派在朝廷以及江湖上的地位。

    《小李飞刀》的原著小说没有明确说明朝代时间,但是电视剧则是以明朝为背景。

    明朝自朱元璋开始就对正一派宠命优渥,历代张天师都被封为“大真人”,掌管全国道教。

    宪宗喜好方术,朝中道士横行,更常常被提拔为官。权倾朝野的李孜省的出名招式就是“五雷法”和“符篆”,巧了,全是正一派的拿手好戏。

    世宗在位时,对道教更为狂热,明史有云“崇尚道教,享祀弗经,营建繁兴,府藏告匮,百余年富庶治平之业,因以渐替”,更是一手造就了数位“青词宰相”。

    虽然世宗皇帝崩后,徐阶立马辅助穆宗皇帝打压道教,正一派甚至出现了唯一一位被废掉了真人称号的第五十代倒霉蛋天师张国祥。但在穆宗也驾崩,神宗继位后,这位第五十代张天师,不仅优哉游哉的“官复原职”,还“更上一层楼”,奉还金印,赐金冠、玉带、宗传印,赐府邸,御笔亲书匾额,赐驸马之女与其成婚,最令乔安觉得富有喜剧色彩的还在后面,“凡六礼之费,悉出内帑”,完全是皇帝自掏腰包为正一天师娶媳妇的节奏。

    这些事情乔安无法对林诗音细说,她只是略微提了一句:“如今朝廷和江湖上,重正一、轻全真,有些事情你心里明白就好。”

    当年还未受人弹劾、不曾辞官回家时的李寻欢,也曾经对林诗音略微提及过朝廷上的一些事情。林诗音露出一个微笑,说:“我明白了。”

    当然了,乔安也明白此明朝非彼明朝,只能说是“类似”。比如说这里的皇帝就没对尼姑道姑的年龄做过限制,乔安估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今信奉佛道的江湖门派比比皆是,皇帝一个命令下来,他们还要不要招收女弟子了?好好的门派全变成“和尚庙”,真心是在闲江湖与朝廷的摩擦还不够大吗?

    她又想起如今还处于蛰伏阶段,再过几年就要以枭雄之姿称霸江湖的金钱帮,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的皇帝简直是个小可怜,一不小心连皇位都要不保了。

    说不定这个世界的皇帝会比她所知历史上的皇帝还要更为宠信道士,以期能够拉拢道教江湖门派,稳固自身地位。

    派别选好了,下一步就该安排师承了。

    乔安给林诗音的定位是:一位出身于隐世的女道道观的道姑。

    虽然是隐世门派,但既然要编师承,就不能把祖师选的太默默无闻了,这就跟人写族谱,总要费尽心机与历史名人扯上关系是同一个道理。

    正一派由天师道而来,那位本为天师道祭酒、后来一手创造上清派的女道魏华存,她倒是的确厉害,但问题是这位女道的名头不仅大,而且是太大太大,她在乡间直接被人尊称为“二仙奶奶”,坚决不能用。

    像是那些一看就知走的是丹鼎派的路子,而不是符篆派的女道也不能选。

    乔安斟酌了一下,最终把名额放在了传说中飞仙得道的东极真人身上,她的师父的师父在古籍中可是有记载的货真价实的正一道士。

    乔安对林诗音解说道:“这位东极真人,本名为谢自然,喜爱游历,凡是名声在外的名山大川,无不有她的足迹。虽然你的身份是编造的,但谁也说不准,这位东极真人就一定不曾在游历过程中随手传下过道法。而且龙啸云必然不会放弃派人搜寻你的踪迹,我们大概无法在一地久留。要是正好赶巧了,有人总是遇见你,留心到你一直居无定所,如果对方问起你四处安居的原因,你直接说‘慕祖师遗风,妄效仿祖师,重访蜀地、青城、峨眉、二十四治、三十六靖庐’就是。”

    她这根本是在手把手的教林诗音怎么弄虚作假、装神弄鬼,话说她怎么有一种正在教坏好孩子的感觉。

    林诗音说:“乔姑娘放心就是,这些我都记下来了。”

    却说林诗音听到乔安不仅对道教之事如数家珍,更对千百年前传闻已经飞升成仙的道家真人都熟稔无比,谈起伪造道观文书这种事情也毫无避讳,她不禁在心里念道:想来乔姑娘真的是那画中仙,要不她怎么会对这些事情这么清楚呢?

    许是因某种原因遭了难,一时之间没有去处,只好附身到了自己的画像上。

    这么想着,林诗音心里忍不住升起点愧疚。

    在兴云庄时,她担心龙啸云拿走这幅画,从不敢光明正大的把它拿出来,只能把它藏着掖着。她白白的受了画中仙这么久的照顾,却既无神龛供她居住,也无香火供奉于她。

    幸好她现在已经不在兴云庄了,她再也不怕被人看到这幅画。

    于是当天晚上,乔安就发现自己被挂在了林诗音暂时居住的客栈房间的墙壁上。画前还摆放着一张香案,三支清香冒出袅袅青烟,旁边还放置着许多瓜果。

    她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像是一幅被人挂在墙上的遗像,正在被人祭奠似的。

    乔安:“……”(..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