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0章 我们之间
    承皓宇迷迷糊糊得翻了个身,右手不自觉得抚上右边的位置,当手触碰到是毫无温度的睡枕时,他猛然惊醒。诧异地看着旁边的位置,第一个感觉就是她又不辞而别了!

    来不及多想,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匆匆跑下楼。站在楼梯口,一股煎鸡蛋的香气夹杂在空气中混入鼻尖,一道道清脆的锅碗碰撞声也随之响起,清晰真实。脚下的步伐随之慢了许多,一步一步往厨房门口走。

    厨房里,季箜灵将煎好的荷包蛋端起来,凑近鼻尖,酥酥的香!看着白色碟子里的金黄色物体,她满意的笑笑。表示对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

    好久了吧,好久都没有给他做过早餐了!

    季箜灵端着荷包蛋转身走出厨房,将它放到餐桌上,还轻手轻脚地往中间推了推,直到满意为止。

    “该去烤面包了!”季箜灵轻轻拍了下手,笑着转过身,然而还没到厨房门口腰间就猛地一紧,吓得她差点叫出来。她诧异地回过头,当看到身后衣着凌乱的承皓宇时,有些怔忪。“你……”

    在印象中,承皓宇是一个很爱面子的人,不论出于什么原因,绝对不会衣衫不整的出现在卧室外的地界。说白了,他就是一个死也要死的好看的那种人,怎么今天……

    就着季箜灵诧异的目光,承皓宇也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着,随后只是淡淡一笑。他看了看餐桌上的早餐,有些小不悦地说:“这些事邱姨会做,你就不要去碰了。”

    “反正我闲也是闲着,就随便做做咯!”季箜灵扁着嘴,除了这样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可能说是隔太久没给他做早餐吧!

    承皓宇温和地迁起唇角,突然记起昨天她发了烧,就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直到手心传来比较正常的温度才放下手,满脸担忧地看着她,说:“你的烧还没完全退,待会儿再吃点退烧药。”

    季箜灵哦了一声,没趣地瞥着自己的脚尖,两只小脚很不安分的交合在一起,打成一个大大的叉。

    承皓宇摸摸她的头,二人本就站的近,如今再加上他这样的举动,二人更是毫无距离可言。他看着她微红的脸颊,语气低和地说:“今天不要走了,好吗。”

    季箜灵握了握围裙的边沿,纠结得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她四处张望着,始终不曾将目光停留在承皓宇的身上。许久,她才点了点头。“好吧。”

    承皓宇也终于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淡淡的刻画在他俊逸的脸上。“那我先上楼换衣服。”

    季箜灵点了点头,他便转过身朝着楼梯走去。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渐行渐远,季箜灵的眼眶不由得红了,有温热的液体在双眸中翻滚着,准备随时滑落。

    如果我们之间没有蓝珊,如果我们之间没有差别,如果我们之间没有不同的立场。承皓宇,你会喜欢我吗?

    吃过早餐,承皓宇就带着季箜灵来到了小池塘边。碧绿的池水倒映着阴沉的天,乌云密集的攀爬在天际,丝毫没有要消散的迹象。

    池水中有几条青色的小鱼游过,层层水波在平静的水面划开。季箜灵正看得有趣,身后却传来承皓宇的唤声,站起身后才发现他手里多了几样东西。“鱼钩、鱼线、鱼竿,搞这么大架势,你要钓鱼?”

    “嗯,你最近好像变聪明了。”承皓宇赞许地点点头,一边将手里的东西放在草地上,俯下身开始摆弄起来。

    季箜灵白了他一眼,拿鱼竿不钓鱼难道用来晾衣服?没趣地走到他身边,看着他将鱼线缠上鱼竿,又将鱼竿的收缩轴来回摆弄着。瞥了瞥自己,看着他在这里忙的不亦乐乎自己却像个木头似的,蛮不好意思的!

    她戳了戳承皓宇的肩膀,低低地问他要不要帮忙。他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就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塑料罐子递给季箜灵。“这里没有鱼饵,所以要自己解决,那就,麻烦你了。”

    鱼饵?鱼吃什么?季箜灵没头没脑的想了想,忽然猛地一惊,大声喊道:“你要我去挖蚯蚓啊!”

    承皓宇倒也不否认,抛给她一个百分百肯定的眼神后,继续摆弄着自己手里的鱼竿。季箜灵气得咬牙切齿,对着承皓宇做了几十个鬼脸,翻了几百个白眼,直到她累的大口喘气才停下。

    季箜灵娇媚地掰着自己的衣角,雪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双眼放出可怜兮兮的神情,撒娇的意味已经不能再明显了。“你刚才不是说,不用我做事的,怎么现在又让人家去挖蚯蚓呢?”

    “不想挖蚯蚓?”承皓宇明知故问地看向她,嘴角带着一抹不明何意的笑。季箜灵迅速地点头,然而承皓宇却将手里的鱼竿往她面前一推,笑道:“不愿挖蚯蚓,那就组装鱼竿,你可以吗?”

    季箜灵看着面前黑色的两条木制鱼竿,长长的透明鱼线从收缩轴遗落到了草地上,咕噜咕噜得滚到了她的脚边。她稍稍后退一步,组装鱼竿她可不会,要是弄坏了还要她赔,那可就麻烦了!

    突然联想到承皓宇举着菜刀逼她还债的画面,她不禁一怔,被承皓宇盯上比挖蚯蚓惨多了!季箜灵连忙笑着摆摆手,一边摆手还一边后退。“不,不了,我去解决鱼饵!”

    就在她落荒而逃的时候,承皓宇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这一次不是威胁而是通知她。“晚上如果想吃全鱼宴,那就多挖点。”

    切,自己不来!季箜灵再次在私底下抛了个大白眼给他。

    拿着塑料罐子和小铲子来到一扇干燥的空地,周围是棵棵挺拔高大的大树,时不时传来小鸟的几声细语。此时此刻,她竟觉得很惬意,除了她接下来要做的事!

    找了块比较合适的土地,用脚在上面踩了踩,又往上面淋了些水这才开始挖掘起来。一铲子下去,些许稀湿的泥土被挖了起来,可是下面的干燥泥巴还是没有动静。

    又重复几下都是同样的,不但蚯蚓没有看到半条一只的,手上反而有了些许红肿。季箜灵几乎气得要咬牙了,好在上天待她不薄,有几只鸟儿围着一块地啄着。

    鸟儿吃蚯蚓!一想到这个,她就像是看到自己亲妈似的跑了过去。那些小鸟一见季箜灵来了就纷纷叫嚣着飞开了,走前还叽叽喳喳个不停,就像是在骂季箜灵似的。

    季箜灵刹住车,俯下身匍匐在地上,仔仔细细地盯着地面半条小蚯蚓看。可惜蚯蚓的眼睛不知道有还是没有,或者是有也太小或太隐蔽,她压根找不到。看了半响,她才发现这半条蚯蚓已经没有动了,应该是死了。

    然而季箜灵还是心有余悸地盯着蚯蚓看,好似蚯蚓是装死似的。以前听爸爸说过,蚯蚓的命很顽强,即使剩下半条一截,它们也能活下来。所以她才这么担心蚯蚓是不是真死,要是没死,那她可就要死了!

    季箜灵找来一根小树枝,轻轻地拨了拨地上柔软的小尸体,长长细细的深色身体弯弯曲曲得瘫在地上,被树枝一拨就从这边弹到另一边去了。她连忙起身跑到另一边,又一挑,小尸体就在半空划开一个弧度飞到另一边地上去了。

    这样也不是办法!季箜灵单手叉腰,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珠,额头因为昨天摔了跤也还有点疼。她瞥了一眼手上的树枝,顿时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一根不行,两根我还收拾不了你?

    季箜灵将树枝折断掰成两半,像是拿筷子似的夹在五指间,又像是夹菜似的将小尸体夹起来,这一次她很顺利得放进了塑料罐子里。看着塑料罐子里安安静静的小尸体,她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笑容。

    虽然,这条小家伙不是她的功劳,但她夹了半天没有功劳也应该有苦劳吧!

    承皓宇拿着鱼竿在池塘边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有余,可还是没有看到季箜灵回来的影子,难道挖个蚯蚓也会迷路?出于不放心,承皓宇还是起了身往季箜灵所走的方向走去。

    即使是阴沉的雨天,草丛里的蝉鸣还是此起彼伏的,连同着闷热的气息还是和晴天无异。承皓宇四处张望着,始终没有看到那个小巧的身影,不由得担心起来。他冲前方周身大喊几声,却没有任何回应。“季箜灵,你在哪!听到了就给我应一声!”

    幽静的小路上有几个被挖过的小洞,往洞里向下看还能看到一些小身影在蠕动,他也注意到这些洞都是用工具挖开的,绝对不是老鼠或是兔子打的洞。来这里的不就只有他和季箜灵,不是他那就是她了,想到这里他不安的心才缓缓松懈下来。

    就在他站起身准备离开时,耳际清晰得传来一道女声的低泣,无助也熟悉。承皓宇疑惑地看向周围,却不能立马辨认声音的来源,只知道那声音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季箜灵!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