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5章 陪我散散步
    “今天你既然心情不好,那就休息一天吧,明天再回来上班!”老板娘拍拍她的背,就像是朋友间的安慰。

    “可是店里得生意……”

    老板娘温和地笑了笑,握住季箜灵冰冷的小手,眉眼带笑地说:“放心!店里,我大不了请两个临时工,不会出问题的!”

    季箜灵听到老板娘的话,也就不再多问什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背着包包离开了饭馆。从饭馆出来后,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趟谦承。

    站在几十层高的大厦前,能感觉到得只有强大的压迫感,就像承皓宇用他那双冷眸瞪着她时的感觉。越来越靠近谦承,脚步却越来越缓慢,越来越迟钝。

    勇气,她还不够!

    季箜灵咬了咬唇,要她说出爱承皓宇的话,她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算了吧,以后再说!正当季箜灵想转身离开时,身后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熟悉且好听。“箜灵。”

    季箜灵怔在了原地,她想走,可是双腿丝毫不听使唤,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抓着包带的手指紧了又紧,恨不得将指甲深深镶入掌心里。即使她看着前方,她也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即使她没有回头看一眼,她也知道此时身后的他有怎样的表情。

    承皓宇没有走近,一身黑色西装的他就算只是伫立着,在广场上依旧帅得那么耀眼,而她却丝毫不曾注意。“要回来吗。”

    他的声音温和平静,似乎季箜灵回不回来和他没有多大的关系。可季箜灵却听出了一丝异样,那就是颤抖,他的尾音有些颤抖。难道是不舒服?

    季箜灵于刹那间回头,看到他笔直的身形有了一丝迟疑。她看着承皓宇眼底忽明忽暗的光,心里就泛起了一阵酸涩。勇气,勇气,她要得勇气在哪里!

    “不!”传来的是季箜灵坚决的话语,她不想回到盛爵,最起码现在不想,有蓝珊在的地方就容不下她。回去了也只会徒增尴尬,何必呢!

    承皓宇也不生气,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注视着季箜灵的脸。垂在身侧的双手渐渐握紧,后腰的疼渐渐转换成了麻痹。一点一点得,麻痹着他的神经。

    季箜灵发觉了他的异样,且注意到他的脸色有点苍白,出于关心,她低低地问道:“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承皓宇不易察觉地蹙了下眉,随后又不易察觉地勾了勾唇,这才不紧不慢地回答道:“我说是被你气得心疼,你信吗。”

    “你有心吗!”季箜灵直视着他深邃的眼睛,此时她的眼中没有丝毫闪躲和恐惧,多得是伶俐。然而,她紧握着包带的手,还是不恰时宜的出卖了她。

    承皓宇不再多说,迈开了步伐走到季箜灵面前。高大笔直的身影到来,让她这个小不点儿如临大敌般害怕,若不是握紧了皮革包带,若不是咬紧了牙关,她无法这样直视他的眼睛。

    深邃的如同一口千年古井,黑暗无底,即使是丢一块石头进去,也不一定能得到想要的噗通声。那一双迷人又蕴藏危险的眼睛,让她在沉迷中渐渐失去了自我。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竟然能够有慑魂魅魄的力量。

    颔首,他静静地注视着她的脸,不再和梦里的脸庞模糊在一起。“陪我散散心,可以吗。”

    第一次他想做一件事之前会询问她的意思,第一次他这样认真且严肃地看着她,第一次她不曾有过要拒绝的念头。

    季箜灵点了点头,承皓宇牵起她的手,将她小小的手紧握在自己宽大的掌心里。她的手和从前有些不同,曾经她的手柔嫩冰滑,摸上去就像是摸着果冻般。可现在,她的手有些粗了,摸上去没有了从前的柔嫩,有得只是粗糙的指痕。

    承皓宇紧了紧手心,将她的手紧紧扣在手心里,不舍得松开一分一毫。而季箜灵却在此时轻哼了一声,秀眉也不自觉得蹙了起来。承皓宇松开手将她的手摊在自己手上,她手心里那些粉红色的血泡,几乎刺痛了他的眼。

    季箜灵尴尬地笑笑,将手从承皓宇手里抽了回来,用另一只手紧紧握着,神情有些不自在地说:“去哪散步?”

    承皓宇神色不明地看向远方,从他这个角度看那里正好,不近不远。季箜灵见他不说话就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地说:“喂,到底要不要去,不去我就走了!”

    承皓宇转身看了看她,伸出宽大的手轻轻抚上她的头顶。她不知道他眼中的神情是什么,也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她懂得,只有此时此刻自己心里暖暖的感觉。

    承皓宇刚将马丁的前车门打开,两道浓密的剑眉就紧蹙着,扶着别把手的手渐渐泛白。季箜灵坐上副驾驶座,抬头时突然看到承皓宇紧蹙的眉头,不由得担忧起来。“承皓宇,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你的脸怎么像是抹了面粉似的?”

    “没事。”承皓宇看了她一眼,缓缓将门关上,径直走到驾驶位上坐下。

    后腰传来刺骨的疼痛,他以为只要咬咬牙就能挺过去。然而发动引擎的时候,后腰的疼痛更加猛烈,一抽一抽的牵动着他的神经。

    承皓宇紧握着方向盘,努力抑制着这份痛苦。即使他不愿意在季箜灵面前漏出马脚,但第六感极强的雌性动物季箜灵还是察觉到了。

    季箜灵以为是承皓宇感冒了,就紧张地摸上承皓宇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额头,发觉温度差不多。“哎,差不多嘛!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去医院啊?”

    承皓宇勾了勾唇,勉强挤出一抹生硬的笑容,抬手将季箜灵的小手握在手心里。认真地看着她,“你这是担心我?”

    脸上忽然辣辣的,就像用热毛巾敷着脸颊一样。心也砰砰乱撞,分不清哪里是东哪里是西。季箜灵努力缩着手,想将手从承皓宇的手里抽回来。“我只是不想你死的太早,万一你死了,我爸也就有难了!”

    她闪躲的眼神四处寻找着落定点,是不敢是无法更是不能落在承皓宇脸上。他的脸,看多了会上瘾。看多了,会迷失心智。看多了,会无法自拔。所以,她不能看!

    承皓宇眼中掠过一缕失落和不易察觉的失望,他俯过身,替季箜灵将安全带系好。淡淡的薰衣草香霸占了季箜灵全部的呼吸道,熟悉的也是迷人的,更是让她无法抗拒的。

    他紧蹙的眉宇间,那个三道笔画的川字越显越深,一笔一划都刻在承皓宇宽阔的眉宇间和季箜灵脆弱的心房。

    伴随着阵阵引擎发动的声音,马丁缓缓开动,在阳光下驶上道路。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每一次做承皓宇的车,季箜灵都是昏昏欲睡的。不知道是因为车上有他的气息,还是因为有他在身边感到了安全。

    季箜灵软软地靠着椅背,沉重的眼皮缓缓合上,心绪随着呼吸变得平和。当她再次醒来,是被承皓宇叫醒的,他熟悉的声音在耳畔浮响,惊扰了她的美梦。

    “到了吗?”季箜灵睁开双眸,看了看窗外的景色,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慵懒地问着承皓宇。

    承皓宇点了点头,脸色又比之前苍白了许多。季箜灵怪异地看着他,从上到下打量着他,说他没有不舒服,打死她都不信。“你真的没有不舒服?”

    “走吧。”承皓宇拉了她一把,先行下了车。季箜灵扁了扁嘴,对于承皓宇不想说的话,她可不想强求。不然,苦得是她自己!

    下了车,季箜灵紧赶慢赶才追到承皓宇,他的大长腿可不是她的小短蹄能赶上的!

    走在他的身边,风吹过他额前的碎发,使他俊逸的轮廓更加清晰迷人。多少次,她曾几度以为承皓宇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不知人间情,不懂人心痛。

    走在用青石铺成的小路上,两边围着长长的菊花丛,若是秋天到了这里一定会群蜂萦绕、遍野花香。而青石路的前方是无尽的青巷,只有绿色的花丛和青色的路段,再无其它。

    季箜灵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心地盯着他高大的背影。“你带我去哪?”

    承皓宇突然猛地顿住脚步,季箜灵就像被风吹起的风筝,忽然风停了,就猛地落在树梢上。季箜灵委屈的摸摸鼻子,狠狠往承皓宇后背一推。“你故意的!”

    季箜灵一推的力气倒是不大,可推的位置却让承皓宇的眉头紧了又紧,不得已才轻哼了一声。季箜灵惊慌地看着他,不自觉地看看自己的双手,自己刚才用了很大的力气吗?

    以前就算是她咬他踢他加踹他,他也不会蹙蹙眉头,而现在她只不过轻轻一推,他就轻哼出来了。真有有那么疼?还是他故意装的?

    “喂,承皓宇,你最近是不是忍耐力下降啦?怎么我推一推你就疼得不行了?”

    承皓宇扶了扶腰,看来瞒下去是不可能了,但也不能说实话,必须想个理由。他想了想,既然不能把是因为她而受得伤的事说出来,那总可以说是腰受伤了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