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2章 不在乎她吗
    为了不让他知道自己的确切住址,季箜灵就让大奔在距离小屋还有两条巷子的地方停下,一是为了自身的安全,二是因为这车根本进不去。季箜灵下了车,对着他说了一声“谢谢”。

    刚想转身离开,忽然记起了手里的护腰宝,又立刻转过身敲了敲玻璃。玻璃被摇下后,季箜灵就将装着护腰宝的袋子塞了进去。“这是报答你救了我的东西,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报恩!”说完,季箜灵就仓促得落荒而逃。

    承皓宇倚着椅背看着季箜灵渐行渐远的身影,伸出修长的取下了墨镜和口罩,那双深邃且迷人的瞳眸中反射着柔和的光。他冷魅的嘴脸也随之浮现出一抹柔和的弧度,却又在下一刻变得失落苦涩。

    他看着躺在副驾驶座上的护腰宝,神情有些凝重。如果他换成了别人,她应该也会这么做吧,毕竟她是一个恩仇分明的人。

    回到盛爵,承皓宇洗了一个热水澡,穿上睡衣就坐在沙发上。拿出护腰宝,轻轻地捧在手心里,静静地看着。

    这个傻丫头,他是腰部出血又不是腰不好,买这个又有什么用。不过也难得她有这样的心,让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懂得关心别人,倒是一件难事。

    沉思间,楼下响起了开门声。有一瞬间,他以为是她回来了,可就在下一秒他否决了自己的想法。昨天她难得回来一次,他却故意让她看到了那一幕,她又怎么会再回来。恐怕,恨他都来不及,怎么会想见到他。

    如果她知道他就是那个救她的人,以她的秉性恐怕也不会给他买这个护腰宝。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清脆缓慢。随后蓝珊温柔的声音从门后传来,清晰却让他蹙紧了眉。不知道何时起,他不再对蓝珊有任何感情,最多只有那一抹亏欠。也是因为这一抹亏欠,他做错了许多事。

    “皓宇,你在吗?皓宇?”蓝珊的声音再度响起,敲门的力道也加重了几分。

    承皓宇站起身走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蓝珊的手还想落在门上,见门开了就只好僵在半空。承皓宇瞥了瞥蓝珊今天的穿着,不禁又蹙了蹙眉。今天的她,穿着一件露背齐胸装,胸前深深的事业线尽显无疑。加上她本就样貌动人,这么一打扮就更加美丽明艳。“怎么穿成这样。”

    蓝珊将手从半空收下,听到他的话,有些不知从何说起。她抿了抿唇,目光落在承皓宇身处的房间,不禁更加忧伤起来。

    刚才她去承皓宇的房间找他,可是敲了半天门都没有反应,后来她看到季箜灵的房间亮着灯,还以为是季箜灵回来了。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就猜想是不是承皓宇在季箜灵的房里,却不想,一敲门真的是他。“我从外面带了宵夜,你吃吗?”

    承皓宇看了看墙上的钟,握了握门把手,低沉道:“不用了,早点休息。”

    承皓宇不管蓝珊的反应就将门关上,蓝珊甚至还有话没说完,就这样被他堵塞在门口。蓝珊木讷地转过身,呆滞的目光落在白色的壁灯上。

    你敢说你不在乎她吗?不在乎,为什么每天会来她的房间!不在乎,为什么每天夜里都喊着她的名字!不在乎,为什么要娶她!不在乎,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维护她!你是不在乎我,不是不在乎她!承皓宇,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眼泪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流淌着,就像多年前她不顾一切的离开时,他所受的伤。而如今,这份伤痛渐渐演变成了绝望和憎恨!她不会放弃对承皓宇的爱和追求,更不会让季箜灵这个第三者倒插一脚!承皓宇,你只能是我的!

    蓝珊的眼中迸射出一道刺眼的杀意,垂在身侧的两只小手也随之握紧再握紧,好似将对季箜灵的恨全部转移到了手上,蓄势待发着。

    半夜,下风吹动了窗台上的花草,唦唦作响。

    肚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在挠,痒着也疼着。季箜灵伸出手打开了电灯,到了一杯热水给自己,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口还是不能克制住这种痛。

    季箜灵摸进厕所里,蹲了好半天才让不安份的小肚子安静下来。然而睡意正浓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下水道里那一丝丝暗红色的液体。就像一层薄膜,漂浮在水面,虚无又清晰。

    季箜灵伸出手按下冲水扭,哗哗几声,那些薄膜就顺着水流进下水道,从此再也不为人知。

    今天又是一个大热天,季箜灵撑着遮阳伞走在路上。时不时看看手里的外卖名单,又时不时地看看四周的房子,大有迷路了的境况。她挠了挠头,气得差点就跺脚了。“这是哪里啊?不是永兴路吗?”

    季箜灵抓紧了手里的外卖和遮阳伞,走向一家便利店,想去问一问路。就在此时,手机突然响了,不是来电,而是短信。季箜灵顾不得许多,先看了一眼短信,上面写着‘这里是东南路’。

    季箜灵诧异又警惕地看向四周,竟然没有看到可疑之处和人,再看向自己手机时竟然又多了一条短信。这一次是一条彩信,上面的一张图片是百度地图的截图。她开心地捧着手机,向地图所指示的方向走去,甚至都没空去想到底是谁给她发的信息。

    承皓宇戴着遮阳帽,从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看着季箜灵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禁勾了勾唇。路痴!接着又寸步不离得跟了上去。

    季箜灵将最后一份外卖名单捧在手心里,发现地址居然是谦承!这倒是把她吓得不轻,要不是看到署名是一个不认识的名字,她还真的以为是承皓宇故意的!不过想想就觉得可笑了,承皓宇现在可能是坐在女人堆里,忙得走不开,怎么有空搭理她这个小丫头片子呢?

    季箜灵买了一瓶冰水,坐在树荫下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现在是上午十一点了。要在十一点半之前赶到谦承把外卖送到,还是有点难度的。毕竟这里她不熟,来已经是很费力的了,再抽身返回去更是难上加难!

    休息了会儿,季箜灵就再次开始赶路了。收拾好东西,她就打伞准备出发了。就在她站起身那一刻,原本明亮的视野忽然被一层黑暗所覆盖,眼前的事物渐渐模糊不清。脚下一个趔趄,她险些摔倒。

    出于本能反应,她连忙扶住了身边的大树,这才险险地避过一劫。眼前的事物渐渐清晰,头脑里的刺痛也随之消失,她用力晃了晃脑袋,却又险些摔倒。

    不远处的承皓宇倒是想上前扶一把,可他怕他还没碰到她,她就先一步得躲起来了。所以,他只能远远地看着她,即使她险些摔倒也不能施以援手。

    季箜灵又喝了一口水,这才让刚才的情况有所好转,拿起外卖和包包转身向原路返回。承皓宇一见立马闪身躲进大树后,也许是他动作太紧,伤口又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他咬紧牙关才挺住这撕心的痛,扶住大树的手渐渐用力,脖颈和手背上的青筋早已蠢蠢欲动。

    季箜灵从他身边走过,闷热的风夹杂着她的气息迎面向承皓宇而来,熟悉的、也是让他想念的。好奇怪,闻到她的气息,伤口却突然不疼了。也许,这就是心的感觉。

    搭着公车来到A市最繁华的街道,走在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的公路上,她的心情是难以抑制的兴奋。也许是因为快到他的公司了,也许是因为这样就可以看到他了。

    虽然,她有点害怕。怕,他不想见到她。怕,看到他和别的女人亲热来往。可更多得是想。

    按照名单上的地址,季箜灵找到了一楼人事部的客人,将东西递给他之后,就差让他付钱签字了。正当她把名单递给他想让他签字付钱时,一道声音几乎让她失去了心跳。

    门外响起了贯洋焦急的声音,语气里夹杂着深深的担忧和紧张。“总裁,我知道小王可能有错,但是请你给他一次机会!”

    总裁?承皓宇!季箜灵手忙脚乱地四处找地方,前一秒还渴望见到他,可后一秒就害怕的抱头鼠窜,真的有点没骨气。但她知道承皓宇的秉性,一般他没有接下文的情况,都是说明他真的生气了!

    此时要是她不跑或不躲,死得可能就是她!

    季箜灵看到一扇窗户,眼中顿时迸射出一道金光。这里是一楼啊!爬窗户总不会摔死吧!想到这里,她就像一只看到了肉的老鼠,拼了命地往目标钻。

    “外卖妹,你的名单和外卖钱还没拿!”季箜灵一味地在前面跑,也不管身后客人的大呼小叫,现在的她可是要保命的,哪里管得上钱不钱!

    来到窗户前,看了看外面,虽然是一楼但还是有点高。季箜灵看了看身后的办公室,咬了咬牙,双手撑着窗台,闭上眼猛地纵身一跳。

    身周围有点怪怪的,脚下在落地的瞬间有点麻。整个人就像风中之烛摇曳不定,只在瞬间,她以为自己又要摔倒了,就干脆懒得躲。却不想在千钧一发之际,腰间忽然被某物紧紧地缠住,再次险险得避过一劫。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