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6章 不辞而别
    拖着行李箱走在大街上,车来车往,人流不息。季箜灵紧了紧握着行李箱的手,尽可能得迈开大步子往前走着。她不想做电灯泡,更不想做一个瓦数不高的电灯泡,既然她是多余的,那就把时间和空间都腾出来,留给他们。

    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季箜灵忽然停下脚步,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十字路口的指示牌。突然感觉自己好路痴好白痴,看到写得清清楚楚的指示牌,却不知道该往哪走,也不知道哪个地方能收留自己。更不知道,哪个地方可以让承皓宇找不到。

    只要过了这400天,她就自由了,多好!可是想到以后不能再闻到那迷人的味道,不能再躲进那温暖的怀抱,不能再和他共枕而眠。心就痛痛的,连心跳都牵引着脉络,一抽一抽的疼着。季箜灵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私人别墅小区方向,一滴泪水悄然滑落,随着她都心一起破碎不堪。

    皓宇,对不起,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实在没有办法看到你因我而受伤就医,我想要是换成蓝珊,她一定不会让你受伤。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不是一个值得你受伤的人,不值得你受伤流血。

    等这400过后,我就会回来,到时候你和蓝珊应该要结婚了,而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祝福和成全你们!你一定要幸福,永远幸福下去!

    季箜灵咬着牙,转过身,提着行李箱大步流星得往前走去,隔绝与私人别墅小区的距离。爱的不爱的,在这一刻都要放下。

    医院里,蓝珊为了承皓宇的伤势担忧的不得了,精致的小脸上都布满了晶莹的泪珠。当听到医生说他只是暂时昏迷时,她那颗悬在嗓子眼的心才缓缓放下。

    蓝珊特地从菜市场买了土鸡,回家自己亲手炖了鸡汤,又转手拿到医院来。看着病床上还属于昏迷中的承皓宇,蓝珊却是满足的笑了。

    现在,他身边的女人,只有她!没人和她抢了!

    夜幕深沉,天际镀上了一层暗灰,像是素描那样的充满了朦胧感。

    病房中,后脑缠着白色纱布的承皓宇缓缓睁开了眼睛。当看到白色的病房时,他并没有表现的多惊讶,好似有人在梦里告诉过他。他转眸一看,床边趴着一个人,小巧的身影,熟睡的脸庞。

    承皓宇慢慢起身,大概是碰触到了伤口,他不禁蹙了蹙眉。他下了床,沿着墙壁走到了门口,开门走了出去。临走之前,他看了一眼正熟睡的蓝珊。

    夜晚的医院除了一些值班的医护人员,就没有什么人出来走动,看起来有些冷清。沿着悠长的走廊,承皓宇来到了医院的天台上,伫立在高高的顶端,久久凝视着同一个方向。

    夜梦阑珊,万千灯火就像落下的繁星,点点透露着迷人的彩光。高楼大厦,别墅小楼,每一栋建筑都有着自己的壮美。

    夜风袭来,身上的病号服被风吹动,宽松的衣服随着风飞舞,将他完美的身形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

    回到盛爵,冷清夹杂着空虚灌入心头。打开客厅的壁灯,他似乎知道了季箜灵已离开的事,没有惊讶和疑惑,只有一味的悲伤失落。

    从酒柜里取下一瓶红酒,拿着一个高脚杯在沙发前坐下。看着暗红色的液体缓缓倒入杯中,嘴脸的苦涩也逐渐深刻。一杯酒,一饮而尽,却麻醉不了他那颗破碎的心。

    她真的不在这了,真的走了,在他需要她的时候,走了!

    承皓宇仰靠在沙发上,目光紧紧盯着天花板上的垂帘流苏,不知道在想什么,眼角的血丝就像长在了白色的眼瞳之上,让人看得有些心疼。

    天,在不知不觉中亮了。再次回过神来,是听到了开门声。承皓宇惊喜得回头,当看到门口进来的人是蓝珊时,嘴角的惊喜渐渐退却变成苦涩。

    蓝珊看到他,眼中就立马晕出了泪水,连皮包都顾不上放下,就跑到沙发前,将他紧紧抱住。低头在他怀里闷哭着。“皓宇你怎么走了也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当她醒来,床上的承皓宇却早已没了踪影时,她的心都疼的麻木了,生怕他会有什么闪失。不过还好从护士那里得知了,他已经办理出院手续后才放心。所以她这才回到盛爵,要是盛爵没看到他,她可能会报警。

    承皓宇垂眸看着怀里娇柔的身姿,眼中掠过一抹淡淡的悲痛。如果这是她,该多好!他伸手拍了拍蓝珊的背,低低地说:“好了,我有点累了,想休息。”

    蓝珊从他怀里爬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笑呵呵地点点头。“好,那你先休息!我去做饭,等饭好了,我叫你!”

    承皓宇嗯了一声,径直上了二楼,当路过季箜灵房门前时,他还是深深地看了许久。似乎是不相信她已离开,好似她还在这个房间里呼呼大睡,等他准备好早餐再吧唧吧唧的享用。

    从认识季箜灵起,她从来没有不辞而别过,这是第一次!到底是因为什么,她要离开,离开的这么干脆!

    另一间客房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细微声音,好像是衣服摩擦的声音。承皓宇喜出望外得跑到那扇门前,连门也不敲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布置简洁的房间里,家具一应俱全,宽大的床上躺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承皓宇有些失落,他知道那不是她,是小小。但他还是走了过去,轻轻掀开被子,一阵滚烫的气息就迎面而来。他俯下身,轻轻拍了拍小小的脸,轻轻呼唤他。“小小,小小……”

    承皓宇摸上他的额头,竟发觉是滚烫的灼手。不容得耽误,承皓宇一把将小小抱起,往门外走去。也许是因为淋了雨,小小真的感冒了,甚至发了烧。

    将小小送到了医院打点滴,承皓宇这才放下心来。也许是受到了季箜灵的熏陶,他也变得善良起来,要是换成从前他绝对不会这样子。

    他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翻开电话簿,看着季箜灵的电话号码,他想打给她,可最终还是没有。既然她想离开,那他又怎么打得通她的电话?怕是打过去,只是无法接通或关机,那样的失落感无法比拟。

    吱呀一声,季箜灵推开厚实的铁门,上面布满了锈迹斑驳的痕迹,稍稍靠近,锈铁的气息就冲入鼻息。

    季箜灵拖着行李箱走进幽暗的小房子,摸了好半天才摸到电灯开关。灯亮了后,整间房子就看得更加触目惊心。

    这是一间不足30平米的小屋子,只有一扇小窗户,窗外是一个斜坡直直通向一条小河道,也许是因为位置的关系,光线有些暗淡。屋子里家具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以及一个厨灶,连凳子都没有。就这个房子,也要一百块一天。

    季箜灵将行李放好,简单的打扫了一番,又烧了一些热水洗了个澡。以她现在的经济情况,能住这样的房子,就不错了!包包里的毛爷爷不多了,公司应该也不能去了,也许还要去找工作!

    原来,离开了承皓宇,这么麻烦!

    季箜灵抱着薄薄的被子,将头紧紧贴在被子上,找了一天一夜的房子,早就累了。好不容易才能躺下,一定要好好补充睡眠!以后要靠自己,不能靠别人!季箜灵,加油,你可以的!

    季箜灵吸了吸鼻子,对着幽暗的房间笑了笑,渐渐陷入梦乡。

    一觉醒来,天已经黑透了。季箜灵从床上爬起来,急急忙忙得换好衣服穿好鞋,拿起背包就匆匆出了门。

    时间可是不等人啊,她没有忘记今天看到的那个超市正在招聘,本想睡一觉去的,可谁知道一睡就睡过了头!

    等她屁颠屁颠得跑到超市门前,人家已经要关门了。季箜灵跑上去询问,可人家告诉她已经招聘到了,她只好悻悻得垂下头。

    双手紧紧握着背包的包带,迈着小步往前走着。忽然肚子有点疼,她蹙了蹙眉,突然想到大姨妈快来看她了,就立刻从背包里拿出‘姨妈乐’往公共厕所跑去。

    果然,她猜的不错。在这个时候,除了她的大姨妈谁也不会来管她,只有她的大姨妈从十四岁开始陪着她,一个月都不落。要是大姨妈和承皓宇那样对她爱理不理,她一定会生理周期紊乱的!

    想到这,季箜灵突然笑了,傻傻地看着自己的脚尖傻笑着。她抬起头,看着毫无星辰的夜空,眼眶湿润着。

    他知道她离开了,会不会想她?会不会找她?会不会担心她?季箜灵紧了紧手里的包带,咬紧了下唇,红红的眼眶中那些泪,终是没有落下。

    不会吧!她不值得啊!

    季箜灵迈开步伐一直往前走,路过一个报刊架时,她正巧看到了一个招聘服务员的职业。她甚至连想都来不及想,就拿着记事本将上面的地址和电话抄了下来。确定了地址和电话都是正确无误的,季箜灵这才笑着离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