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96章 爱我吗
    承皓宇将蓝珊从地上拉了起来后,看了看蓝珊那几乎为梨花带雨的面庞,当看到她故意将脖子上以及胸口的爱痕展露时,眸光忽的一沉。或许他能够想象的出在季箜灵看到这些痕迹时,她会有怎样的反应和心情,他也知道昨晚的事对她来说打击很大。

    承皓宇将担忧的目光转移看向季箜灵,本想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可蓝珊却故意插了一句话,让他没了机会。“阿碧,还不扶箜灵起来,地上多凉啊!”

    乾碧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转手扶起季箜灵,宽松地浴袍席地而起。通过刚才乾碧的嘴快,季箜灵只穿了一件浴袍的事,已经不再遮掩得住。即使季箜灵自己想遮,恐怕也是无能为力。

    季箜灵忧郁的看了看地上的蓝色妖姬,目光越发深沉,这么美的一束花竟然就这么毁了。说她的心不痛是不可能的,这毕竟是承皓宇第一次送她的花,她本是想要好好珍惜的,可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结果。

    季箜灵抬起头,本想和承皓宇说一句抱歉,可抬起头的瞬间就迎上了承皓宇的目光。深邃的眼瞳中夹杂着一股担忧,那么沉重。担忧,在他的眼神中最不可能出现的担忧,他竟然会担忧。应该不是她吧,她好像没有那个福气。季箜灵很快的别过头,淡淡地说:“花是我不小心弄成这样的,和蓝珊没有关系,不要怪她。”她只是太爱你而已。

    季箜灵将最后地那句话藏在心里,迟钝的目光无法聚集,不知道可以看向哪里,更不知道哪里可以停留。她紧紧抓着乾碧的手,乾碧也因此轻哼了出来,却是让所有人都听到了,纷纷看向季箜灵紧抓着乾碧的手。

    季箜灵一愣,随即醒悟过来,连忙放开了手,打算回房去。乾碧一看也准备跟上去,就在此时,蓝珊有意无意的将乾碧一绊,乾碧整个人就向失去支柱的架子,向季箜灵跪倒下去。出于本能,乾碧一手拉住季箜灵的浴袍,可浴袍那么宽松,被她这么一拉就像断线的珍珠哗哗落下。

    季箜灵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反应过来时,浴袍已经被乾碧一带拉了下去。白皙光滑的香体瞬间出现在眼前,季箜灵眼底地慌乱和紧张一涌而出,可任凭她怎么拉扯浴袍,终究是挡不住自己的身体。脸和眼眶一样红,红的要渗出血来。

    承皓宇瞳孔一缩,一把拿起沙发上的毛毯,一两步就走到了季箜灵身边,用毛毯将她包的跟个粽子似的,就差没用绳子绑起来了。季箜灵抬起头看了看他,双手紧紧拉着毛毯,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也藏进去。承皓宇瞥了一眼地上还浑浑噩噩的乾碧,大有怪罪的意味。他将季箜灵揽腰抱起,大步流星地走进里间。

    当里间的门被承皓宇关上后,一直在承皓宇怀里紧张的季箜灵就叫了起来,两只小手和小脚拼了命地乱摆。“放我下去!”

    承皓宇淡淡地看了看她气的扑扑红得脸,随即将目光落在她受伤的右腿上,当看到她腿上干涸的血痂时,瞳孔中立马蒙上一层冰霜。他将季箜灵放在床上,俯下身用手将她的小脚按住,细细看起她的伤口来。

    季箜灵以为他是要做什么不良举动,连忙直起身子,当看到他眼中闪过的缕缕心疼时。眼中温热着,鼻子酸涩着,视线也被一层透明的液体遮盖。他眼中的心疼,是她吗?

    承皓宇确定没有什么大碍后抬起头,却看到季箜灵一双布满晶莹的眼眸,他以为是自己刚才的碰触弄疼了她,就连忙将手放开。“很疼吗?”

    一听承皓宇的话,季箜灵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擦了擦眼中的泪水。想到他和蓝珊发生的事,心里还是有火没处撒,她故作不讲理地说:“疼也是拜你所赐!”

    承皓宇的眸光瞬间暗淡下来,走到衣柜边作势要将季箜灵的礼服拿过来。季箜灵看穿他的意图,也不忙于阻止,而是直接问了一个让他无言以对的问题。“怎么,睡了人家又来找我,承少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她看向承皓宇,眼中的不屑和厌恶深沉且真实。他可以和任何人发生关系,她也可以装作不在乎,唯独不能在和别人有了关系后立马找她。这样会让她觉得自己是纸巾,用处就是替他擦干抹净所有的污渍。

    承皓宇拿着礼服的手紧紧握成拳,额角的青筋若有若无的一突一突着。若是换成别人这样说他,他早就一记拳头快递过去了。可偏偏是她,是那个倔强得要死的小丫头片子。每次都是这样,她总可以气的他吐血,每次也都可以让他生气生一半时,突然来个笑话让他再也发不起火。

    沉寂中,二人都没有再说话,外面的蝉声因为玻璃半开着的缘故有些扎耳,树叶被风吹动发出了唦唦的声音。

    承皓宇紧闭双眼,努力将心里的怒火强压下去。他走回季箜灵身旁,将礼服塞到她手上,也不说什么转身就走。季箜灵握住礼服,紧紧地攥着,原本平滑的礼服瞬间被她攥得皱巴巴的。看到承皓宇即将迈到门口的脚步,季箜灵大喊了声,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承皓宇!”

    承皓宇猛然顿住脚步,即使没回头他也能想象的到,季箜灵现在差不多是恨铁不成钢地盯着他地背影。他将双手揣进裤兜里,等待着季箜灵的下文。

    季箜灵握了握拳头,拖着受伤地腿一寸一寸地挪到了承皓宇身后。她抬起头,看着眼前高大魁梧的身影,心里的痛越加深刻得烙下一个印记。

    她想知道他爱不爱蓝珊,如果爱,她会主动退出,反正这也是迟早的事。如果不爱,那么她是不是还有一小点的机会,至少可以有机会,总比没有强。她咬咬牙,将那个不敢问却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问出了口。“你爱她吗。”

    问完季箜灵就立刻低下头,小脸烫地都可以煎鸡蛋了,小嘴更是嘟的老高老高。还好这个问题问出来了,结果还不算太差。

    本以为承皓宇会回答爱或不爱的话,然后她也可以接着自己的思绪问下去,也许还可以好好收场。但她不曾想过,承皓宇竟在此时和她形成对立状态,丝毫不跟着她的计划来。

    承皓宇转过身,冷漠的目光直直落在了季箜灵红红的脸上,语气淡泊,一字一顿的说:“季箜灵,我和哪个女人上床貌似轮不到你管。不是爱不爱就可以确定上不上床的,还有。”

    他逼近季箜灵,用三根手指钳住季箜灵的下颚,迫使她直视自己的眼睛。他冰冷的目光紧紧锁定季箜灵惊慌的眼睛,季箜灵原本红红烫烫的脸瞬间苍白。他勾唇一笑,随后质疑地说:“你爱我吗。”

    季箜灵怔怔地看着他,脸色在红白相间转换着,十分难看。看着承皓宇眼中的自己,她感觉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以前的她怎么会如此惧怕他。若此时换成以前,她大概会一个巴掌招呼过去吧。但是现在,她不敢更舍不得。

    季箜灵想将目光移开,下颚却是被承皓宇钳得死死的,动也动不得分毫。下颚传来麻木的疼痛感,而季箜灵却没有丝毫的能力为自己挣脱这可恶的魔爪。心如果不疼,心如果坚强,她想她不会如此悲催。

    直视着他的眼睛就像落入了无底的洞穴,黑暗将一切吞没,将所有渲染。他的眼睛有一股强大地吸力,将季箜灵整整吸了进去,而她在里面迷了路。

    见季箜灵久未回复,承皓宇终于按耐不住性子,一把将她的腰揽紧,加近了彼此的亲'密。这一次他静静直视着季箜灵的眼睛,没有丝毫的冰冷,取而代之的是他平静无波的寡淡。好似接下来的话语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回答我,爱不爱。”

    想起自己所想的一切,季箜灵就只能好笑地看着他。问她爱不爱他,神情却如此的平静寡淡,真的是对她没感觉呀,否则他怎么能如此事不关己呢。想起刚才自己和蓝珊同时坐在地上,他一进门却先拉起了蓝珊,怎么,是把人家的身体弄脏了不好意思,还是对人家存有恻隐之心。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季箜灵一把甩开了承皓宇放在腰间的手。她抬起腿,也不管腿疼不疼,照着承皓宇的胯'下就是一脚过去,然而还没有踢到他,却已经被他所说的给怔住,久久无法回神。

    “你舍得吗。”看到季箜灵要吃人的样子,承皓宇却跟个没事人似的,丝毫不曾担心她踢不踢,因为他知道她不会。他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对于女人,他可以肯定自己的魅力绝对够她们迷恋。就算是季箜灵,也会如此。

    腿僵在半空,季箜灵的脸忽白忽青,神情不定地看着承皓宇。她只要一腿下去,他就会疼得半死,但她为什么就是踢不下去,难道真的舍不得吗?如他所说,她舍得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