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94章 怎么当成什么都没发生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熟悉的味道中夹杂着一抹陌生的气息,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蓝珊身上的气息。他们做了那档子事怎么会不沾上对方的体'香呢?要是没有任何陌生的气息,那她才是好奇了个怪了。

    以前承皓宇这样用公主抱抱她,她都会用手环住他的肩膀,本来应该是要环脖子的。怎奈他太高她的手才几寸,根本够不着,所以就勉强的环着他的肩膀,气人的是就连他的肩膀她都环的很费力。而现在,她只是呆呆地被他抱着,也不管安全不安全,反正命在他手上。

    承皓宇将季箜灵放在沙发上,打了一个响指,包厢里的灯瞬间都亮了。原本黑暗的房间顿时光亮一片,眼前一亮,眼睛就有一些刺痛。季箜灵用手遮了遮这才放下手,感觉到承皓宇在碰她的右腿,她立刻抬起麻木的左脚踢了过去。

    承皓宇一把抓住她不安分的小脚,紧紧握在手心里,有点痒。季箜灵哭笑不得地乱动着,想把脚收回来,可承皓宇抓的太紧根本抽不回来。季箜灵靠着沙发背干瞪眼,目光突然下移,她看见了承皓宇微敞开的胸口。

    那里的点点红痕深深刺痛她的眸,虽然他们今天也做过同样的事,但她从来不会在他胸口留下像狗咬的痕迹,因为她没那么疯。蓝珊就不知道了,不过看她的样子,在床上应该不比疯狗差。

    季箜灵别过眼,她还是看见了她最不愿看到的东西,为什么她不想看到的,总是送上门来让她看。为什么她喜欢的想要的总是遥不可及,连想一想都觉得困难。她语气冷裂地说:“走开。”

    承皓宇也察觉到了她刚才的目光,他垂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痕迹,苦笑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深深地看了季箜灵的右腿伤口一眼,随后站起了身。“伤口裂开了,我去拿药。”说完,他就转身走进一间小屋。

    季箜灵看着他的背影从门口消失又从门口出现,看着他手里的药瓶和纱布,嘴巴抿得更紧。当她忧郁的目光和承皓宇的深邃目光相对时,二人之间瞬间有一道电流闪过,在耳畔嗞嗞作响。

    季箜灵别过头不和承皓宇相视,但她眼底的慌张却出卖了她的心,她明明是与心背道而驰,为什么要装的如此讨厌他。也许她怕看见蓝珊的痕迹,也许她怕看见他眼中那一抹心疼,她怕她会信以为真,她怕她会情不自禁,她怕她会越来越爱他。所以,能不看就不看吧,总有一天他承皓宇是属于蓝珊的。而她季箜灵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个连过客都算不上的龙套。

    看到她转移目光,承皓宇高大的身形有了一丝颤动,眼底同样划过一缕慌张。他怕得,就是她有意的躲避和抗拒,没有什么比她给的故意闪躲更伤人。而他明明很不爽,可明面上还是要装出一股不在乎的样子,甚至要装得很冷酷。只为,他的尊严和个性。

    承皓宇将药瓶放到茶几上,转身坐到了沙发上,轻轻将季箜灵受伤的小脚放在自己腿上。季箜灵默默地颤抖了一下,不是因为腿疼,而是因为现在的情景太暧昧。他怎么可以在和别的女人,有了**之后再来宠着她?他怎么可以做到什么都没发生过!

    季箜灵靠在沙发背上看着承皓宇,看着他给自己的伤口擦酒精杀菌,看着他给自己缠上白色的纱布。此时的他那么温柔,温柔得就像晨曦第一缕阳光,温暖却又让她舒适。可他胸口的痕迹却犹如一把利刃,狠狠让她的心,重创,重伤。他身上的痕迹是隐形的枪,让她躺着都难逃一劫。

    承皓宇给纱布打上最后一个小结,抬起眼睛时已经看到季箜灵靠着沙发背睡了。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发着莹莹的光,就像刚哭过一样。她的短发随意得落在沙发皮层上,有些乱。

    承皓宇小心的将她的小脚放下,动作和力量都轻到了蹑手蹑脚的地步,生怕会一不小心吵到她。季箜灵并没有睡着,只不过是有点想睡而已。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呆在承皓宇身边,她的安全感就像泛滥的洪水,滚滚而来。就连呼吸都变得很惬意。

    直到感觉到了承皓宇给她裹上一条毛毯,她才彻底放下心来,原本想等承皓宇走了她就回房间,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感觉到承皓宇离开。他好像就坐在她身边看着她,一动不动得看着她。

    季箜灵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她也装不下去了,愤愤地睁开眼瞥了承皓宇一眼,怒火唰的一下涌上心头。她想要不是这里只有三间房,他可能会抱着自己进一间房间,还好只有三间,所以她不至于太担心。

    “我以为你真的睡了。”承皓宇看到她睁开双眸,眼底竟然划过了一缕喜悦,淡淡的,却被季箜灵捕捉到了。

    季箜灵将身上的毯子像拨垃圾一样得拨开,神情也是厌恶到了极点,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生气。也许是吃醋,但她不会承认,即使是面对自己。

    看到季箜灵将毛毯拨开,承皓宇的俊脸上有了一丝尴尬和不已察觉的失落。他不知道季箜灵有这么厌恶他,就连他给她盖上的毛毯都会嫌弃。

    也许是察觉到自己的举动太伤人,季箜灵扁了扁嘴,还是主动打破了沉寂。她看着自己紧握着毛毯的手越来越用力,目光也就越来越呆滞。“我要回房了。”

    她爬起身却险些摔倒,承皓宇伸出手紧紧环住她的腰,这才没有出任何意外。季箜灵心有余悸地瞥了瞥这张沙发,刚才一脚居然踩空了,否则她也不至于会摔倒。再次想起身时才注意到腰间被禁锢着。

    她垂头看了看腰间的手,那么宽厚那么大,然而她也想象的到这双手,在前一两个小时前是怎样触碰蓝珊的。季箜灵抬起小手拼命的掰扯着,想将承皓宇的手从腰间拿开,可她哪有这个力气。

    承皓宇的力气大不说,就连手都像铁做得那样感觉不到痛,她的指甲不长但抓伤人还是没问题的。可就算她把承皓宇的手抓得血'肉模糊,他也不曾蹙过一下眉,好像那是别人的手。季箜灵发了一会儿疯之后,就软软地靠在他怀里不动了,累得连眼睛都在抱怨。

    承皓宇低头看着她疲惫的样子,听着她浅浅却沉重的呼吸声,嘴角竟不自觉挂上一道弧线。抱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似乎是害怕她会逃离,似乎是害怕她会丢下他一个人走。此时的他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就像一个做错了事怕被骂的孩子,只能依偎在季箜灵身边,这样才安心。

    她有他感到安全,他有她感到安心。

    季箜灵抬起头将他眼中的迷茫收入眼底,还是会心疼还是会在乎,她还是做不到看着他迷茫的样子,无动于衷。

    指尖轻抚上他的脸,只在一瞬间腰就被紧紧禁锢,随之而来的是承皓宇深沉却逼迫的吻。他强行吻住她的唇,将她扣在身下,动弹不得。感受着他的逼迫和霸道,季箜灵笑了。

    他的唇刚吻过蓝珊,现在却又来吻她,这算什么。她狠下心,凑近承皓宇的脸,嘴上轻轻用力。她尝到了血的腥香,她也知道那是她的杰作,她会让承皓宇知道,吻她是要付出代价的。

    下唇传来刺痛,承皓宇也知道是她故意给他的伤,然而他却好似感觉不到,依旧轻吻着季箜灵的粉唇,舍不得离开分毫。血腥香在舌尖流传,些许随着空气而落入彼此的腹间。

    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在承皓宇温柔或霸道的吻里,季箜灵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眼睛大概是昨天哭的太惨,有点胀痛着,若不是知道在外面她才懒得起来。

    突然有一阵东西噼里啪啦掉在地上的声音,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她现在可是闭目养神的状态,就算是做个嘘得手势她也听得见。季箜灵顿感不对,便用手揉了揉胀痛的眼睛,睁开眼一看才知道那掉在地上的是什么。

    掉在地上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昨天承皓宇送给季箜灵的蓝色妖姬,那一束昂贵的花。也许是昨天晚上光线不足,季箜灵并没有看清楚花的样貌,只是透着蓝光勉强看清了它的大致轮廓。

    如今是白天,刺眼的白光从窗台折射进来,将地上的蓝色妖姬照得格外美丽。虽然花朵有些枯萎了,但依旧看得出它昨晚的美丽样貌。

    季箜灵的目光紧紧落在那束花上,她爬下沙发蹲在花的身边,伸出双手想将它拾起。可就在此时,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落在其中几朵花上,重量将花瓣压的破碎不堪。那双鞋的主人似乎是故意的,她还特意用右脚狠狠用了几分力,原本就脆弱的花更是不堪一击。被踩碎的花贴在地板上,蓝色的汁液在破碎的花瓣周围凝聚,将花朵紧紧拥护在中央。

    许久,才从头顶传来一道女声,语气中满是不屑一顾。“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没看见!”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