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93章 破碎的心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指尖轻轻抚上水晶项链,在项链的吊坠上定格。吊坠是用紫钻和水晶相结合的心形,外面是淡淡的紫色,里面是纯紫色。蓝光打在上面泛着柔和的光,就如同那时他柔情似水时的目光。季箜灵一把将项链从脖子上解下来,高高举起想将它狠狠摔在地上,然后再送它两脚。

    可是她的手高举着,就是高举着,没有了下文。她不是舍不得丢掉也不是害怕承皓宇会找她赔偿,只因为,这是他亲手给她戴上的。

    季箜灵紧闭双眸,将手缓缓放下,目光如炬地盯着躺在手心里的水晶项链。眼眶还是红的,眼泪却再也掉不下来,眼泪随着她的心干涸,枯竭,犹如秋天的枯柏。

    不就是和别的女人上了床吗?有什么大不了得,难道他以前就是个正人君子从来没有碰过蓝珊吗?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就当自己不在乎,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季箜灵傻傻地笑着,那抹笑在镜子里倒映着,倒映出来的却是那么凄凉,苦涩。

    季箜灵将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裹上一件浴袍,将礼服用吹风机吹干,再用熨斗熨好。还好今天是在设备齐全的大酒店,要是换成别的地方,她肯定没有这么好的运气。等季箜灵熨好衣服,乾碧就端着热茶从外面进来了,看到季箜灵没有再哭,乾碧就笑盈盈地走了过来,将茶递给她。

    季箜灵双手轻轻捧过青瓷茶杯,小心地放在茶几上,然后看了看乾碧,说:“你还没洗澡呢,快去洗澡吧,早点休息!”

    乾碧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又瞄了瞄季箜灵,看到她穿着浴袍之后,自己竟有一种想从她身后抱紧她的冲动。她咬了咬牙,含笑道:“那我去洗澡了!”

    看到乾碧拿着浴袍走进浴室,季箜灵就坐到了床沿上,目光落在那扇厚实的门上。她紧紧地盯着那扇门,好似那扇门和她有仇般,又好似穿过那扇门就可以拥有幸福快乐。

    季箜灵做了一个深呼吸,紧握成拳的双手忽地松开,纤细的指尖僵硬惨白。她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也不管是什么茶,更不管烫不烫。

    等乾碧洗好澡出来,季箜灵已经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了,乾碧轻轻喊了几声,她都没有反应。乾碧以为她睡了,也就没有再多打扰她,关了灯火也爬上了床。

    夏天的夜晚,蝉鸣带着几声蛙叫随着夜风袭来,窗帘上随风摇摆着的树影,如同一个暗夜精灵在夜空中起舞。房间里嘀嘀嗒嗒的时钟在走着,彼此起伏的呼吸声在这个安静的房间,显得有些孤单。

    季箜灵闭着双眼,听着自己和乾碧均匀的呼吸声,听着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她在心里默默数着羊,从一数到了三千一百八十八只,可她依旧没有睡着。乾碧比她后睡都睡得沉了,可她就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一点睡意都没有。

    或许是她想的太多,脑子里都是承皓宇和蓝珊的脸,一会儿笑一会儿忧。不论她怎么想,蓝珊和他都像个狗屁膏药似的粘着她的思绪,她想什么他们就会在哪里出现。

    季箜灵最终还是下了床,穿着宽松的浴袍走到了门口,轻轻咔嗒一声打开了门。黑暗中,她靠着墙壁上幽暗的壁灯,慢慢地向前走着。也许是因为地上还有酒瓶什么的,季箜灵一路上还没到包厢正央就被绊了几下,她的腿本来就还没好,被这么一绊难免走路有些疼。

    季箜灵一拐一拐地走到茶桌旁,她记得这里有个水壶,旁边应该也会有杯子之类的吧!季箜灵随手摸着,不知道是上天感应到了她的口渴还是什么,一个冰冷的杯子就自己送到了她的手里。季箜灵微笑着,刚想给杯子倒水,突然意识到了这里除了她没有人了,杯子是不会自己动的!

    经这么一想,季箜灵连忙忐忑地抬起头,虽然是在黑暗中,但她仍然看得见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她更看清楚了那个高大笔直的身影。眼泪在眼眶中汇聚打着滚,不论季箜灵睁眼闭眼都会一触即落。

    心跳好像骤然停止,看着他的眼睛似乎在一瞬间失明,手里的杯子从她纤细的五指中滑落,啪的一声掉落在地板上。虽然是黑暗的,但季箜灵似乎看得见杯子破碎,四分五裂的样貌。应该和她的心,差不多吧。

    杯子破碎的清脆响声在房间内传开,原本就寂静无声的房间,被杯子这么一闹显得更加沉寂。

    季箜灵木讷地转过身想逃离有他的地方,要是知道他在这,她宁可渴死也不会自讨苦吃。她以为承皓宇有了蓝珊陪伴就不会绑着她,或许这样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她以为自己可以安全离开时,手臂被紧紧地抓住,没有多大的力气,却是钻心的疼。

    季箜灵痛苦的低'吟一声,脚步最终是被牵制住了。承皓宇一把拉过季箜灵,紧紧禁锢在自己怀里。原本是想好好和她解释的,可谁知道她一嗅到他身上的味道,就像得了羊癫疯一样。拼命地扯着他身上的浴袍,散散的头发随着动作乱晃,这样的她,他还是第一次见。

    “放开我!放开我!”季箜灵扯着、抓着、咬着以及踢着承皓宇,试图用这种发疯的状态让他放开自己。可不论她怎么扯怎么踢,承皓宇都似感觉不到一般。虽然她的力气不大,但她不信抓起来踢起来甚至咬起来,会一点知觉都没有。唯一的一个解释就是,承皓宇在忍着。

    她从不否认承皓宇的忍耐力很强,至少在她气的他半死时,没有像个暴力狂一样赏她两耳光。至少没有在她忤逆他的意思时,没有像个不可一世的纨绔子弟那般欺辱她。至少,在她气他逆他后,他还会尽职尽责的护着她。

    往日的回忆涌上心头,这些记忆平日里想起来觉得可笑,为什么现在想起来却觉得那么痛心。心疼着,手上的动作也就慢了,她垂下头不去看承皓宇,虽然也看不怎么清楚。但她就是怕,怕看到他的脸上他的身上,有蓝珊所留下的痕迹。

    她知道她没用,可是这个情况她能怎么办,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她需要时间。当做蓝珊只是一个陪'夜'小姐,她也需要时间。不要多久,但至少今天晚上她不可能当成什么都没发生,她做不到,她也不相信有哪个女人能轻易的做到。

    黑暗将二人包围,季箜灵终于不再乱动,但也不再有任何动静,若不是能听到她沉重的呼吸声,承皓宇会以为她睡着了。承皓宇借着淡淡的壁灯光,轻轻抚上季箜灵的脸,然而季箜灵在他的手触碰到自己的刹那,有了一丝抵触,比以前更加强烈。

    怎么会这样,他们之间明明消失殆尽的距离,怎么突然间暴涨这么多。难道这件事对她来说,就有这么大的打击吗?

    承皓宇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他不会知道季箜灵的心意,就像季箜灵不知道他对她的心意。

    腿有点疼,伤口刺刺的好像是伤口裂开了。季箜灵紧蹙着眉头,试图让右腿放松放松,可是她越是让右腿放松,右腿就越是疼的厉害。终于季箜灵忍不住轻哼了一声,整个小小的身体也跟着颤了一下。

    承皓宇自然是敏感得察觉到了,他连忙扶住她,将她瘦小的身体尽可能地揽入自己怀中,做她最坚强的后盾。“怎么了?”他问着,语气里满是关心。

    若是平时,季箜灵一定会感到幸福无比。可现在,她只会认为承皓宇是在故意讨好她,虽然她没有什么好处可以给他的。以她现在的心情,就算是承皓宇单膝跪地求她原谅,她也不一定会鸟他,更何况只是最普通的关心。

    季箜灵没有吭声,只是一味地低着头,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浴袍边角,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许久,承皓宇也没有再出声,二人就在这样尴尬又黑暗的时间中度过,直到季箜灵不耐烦地推了他一把。“离我远点!”

    季箜灵的口吻是带着刺的,她说出来的话就像一只幼小的刺猬,虽然不大但杀伤力极强,随便滚几下承皓宇就深受重伤。

    听到季箜灵的话,承皓宇先是愣了愣,随后才将放在季箜灵腰间的手放开。娇小的季箜灵一离开承皓宇的怀抱,就像大海孤舟般的摇曳着。原本就腿疼,站了也不知道多久,腿都麻了。

    季箜灵的身体软软地跌坐在地,承皓宇想去扶起她,她却伸手制止他的脚步。她抬起头目光如炬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着:“别过来,我还没到要人搀的地步!”

    脚底下好像有几万只蚂蚁在啃噬,右腿又泛着疼痛,一瞬间季箜灵真的像一个八十岁的老婆婆,连腰都直不起来,更别提从地上爬起来了。当季箜灵想着要怎么起来时,一双大手分别从膝盖下和后腰抚上来,一把将她抱起。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