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92章 天大的讽刺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季箜灵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乾碧坐在床沿轻轻给她盖好被子,拿起手机看着那条短信,目光中闪过一瞬间的心痛纠结。回想起和季箜灵在学校里的时光,她的心就像被针扎那般难受,如果心真的会痛的流血,她想她的心应该早已干枯。

    她回头深深地看了季箜灵一眼,眼中的情绪有不舍有迷茫更有抱歉。乾碧的手轻轻抚上季箜灵的脸,她将头轻轻贴在季箜灵的胸口,低低的呜咽起来。她知道如果让季箜灵看到蓝珊所设计的一幕,季箜灵会疯的。

    可是她如果不让季箜灵看到,那么她就会永远失去季箜灵,那样的结果,不是她想要的。她不能没有季箜灵,不能失去她,所以她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乾碧的眼中掠过一抹决绝,随后落下一滴抱歉的泪水,滋染了季箜灵的肌肤。

    睡得很沉,季箜灵突然在潜意识中醒来,身边没有人。她一惊到处寻找乾碧的身影,她害怕乾碧会丢下她,一个人离开。她喊着铅笔,可是却没有人应她。无奈,她只好拖着受伤的腿一步一步往外走,她穿着酒店里的拖鞋,那种软底拖鞋走在地板上没有任何声响。

    季箜灵知道大家都在这里休息,所以并没有用大声音喊乾碧,只是用极其小的声音叫着。可是当她走出里间来到包厢,这里一片狼藉,瓶瓶罐罐什么的铺满一地,而人影都没有一个。

    她的目光落在那束蓝色妖姬上,奢侈的花朵,是她配不上的。虽然她知道承皓宇说的话有一半是假的,另一半也是开玩笑的,但想起他送花时的神情和说的话,她的心里终究是甜甜的。她走近那束花,却听见一阵怪音,好像是喘息声。

    虽然声音不大,但在这样安静的房间里,这种声音已经成了最喧杂的声音。季箜灵以为是谁醒了上洗手间,也就没在意,直到她听见承皓宇那熟悉的声音。虽然听不怎么清他的话,但她能清楚的判断出,那是他的声音,而且语气很暧昧。

    季箜灵好奇地走过去,竟发现一扇门没有关紧,仅仅是虚掩着的,一阵风就可以打开。从门缝里并没有透出光,可能是房间里比包厢更昏暗的缘故吧。

    季箜灵本想离开,可是想到承皓宇不知道有没有睡好,所以她就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如果可以再来一次,她不会再那么傻,傻到连是什么声音都听不出,不会再傻到最简单的事都想不到。

    推开门那一刹那,迎面而来的就是令人意乱情迷的情'香。昏暗的房间里,幽蓝的灯光,床上那刺眼的春'光。呆滞,季箜灵呆滞地看着床上两个暧昧缠绵的人,似在看,似在悲泣。

    眼泪滑落的瞬间,嘴角的笑痕却渐渐加深,一抹惨淡的笑浮现在她苍白的小脸上。她紧紧握着双手,指甲深深镶入肌肤中,白皙的肌肤上有淡淡的血迹在蔓延。没有人替她擦拭眼泪和血渍,没有人在乎她现在的模样,更没有会记得她的存在。

    她就像是一只没有刺的刺猬,只能紧紧地抱着自己,就算别人欺负她,她也无力还击。这种当场捉'奸的感觉的确不同凡响,妻子半夜起床,意外抓到丈夫和情人偷腥,呵,这是多大的讽刺!

    她不愿看到这样肮脏的镜头,她也不愿让自己面对这样的情况,除了哭笑不得什么都做不了。她转身飞快地跑出房间,却在门口和乾碧撞了个满怀,两人都被这一股冲击力给碰倒,二人一起在同一时间内跌坐在地。

    乾碧本想询问季箜灵怎么样,当看到她脸上的行行泪痕时,她却是什么都说不出问不出。这样的季箜灵,也只有在思念母亲的时候才会有,现在为了承皓宇却哭的如此伤心,她真的没有动情吗?

    季箜灵看到乾碧就伸出双手,可怜地向她求助,然而她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蓝珊和她以及麦娜制定好的计划。她早已泣不成声,只能低低地喊着“铅笔”。

    乾碧心疼的爬过去,紧紧握着季箜灵伸出来的手,将她抱在自己小小的怀抱里。季箜灵躲进她的怀抱,竟不争气地大哭起来,泪水在她的脸上留下伤心的轨迹。

    乾碧抬起头,向房间深处的那张床看去,她似乎能看见蓝珊满带阴魅的嘴角。心里的愤怒越来越汹涌,恨不得将天和地都捅一个窟窿。

    乾碧想起今天来酒店之前,蓝珊和她说的话,她就觉得愧对季箜灵。季箜灵如此待她信她最伤心的时候会记得她,她却狠狠在季箜灵的心口捅下一刀,让她痛不欲生。

    大概在四点多,蓝珊找到乾碧,说是要帮她试探季箜灵到底爱不爱承皓宇。出于私欲的前提,乾碧答应了,因为她的确很想知道季箜灵爱不爱承皓宇,可是问季箜灵,她却总是不说真话。

    蓝珊告诉乾碧,要她稳住季箜灵就好,付苏麦娜会搞定他。而她自己就负责让承皓宇喝下放了药的酒,酒精和药物混合在一起会提前发挥出效果,而且效果会比单纯药物效果更强。

    到时候只要蓝珊发了短信给乾碧,乾碧就想办法把季箜灵带出房间,让她知道甚至看到那一幕就够了。只要付苏不来拆台,那么靠季箜灵是无法振作的,最起码当时不能。所以只要乾碧稳住了季箜灵,蓝珊和承皓宇不仅能重温旧梦,还能直接性的深伤季箜灵,一箭双雕这可是承老的爱谋。

    然而可怜的季箜灵就这样被蒙在了鼓里,甚至是蓝珊设计伤害她,她都不知道。还以为是承皓宇春心泛滥,等不及就把人家蓝珊给祸害了。

    季箜灵哭了很久,眼睛都哭红了,这才慢慢睡过去。乾碧看着季箜灵熟睡的容颜,轻轻将手抚上她的脸,静静地注视着她。轻轻一吻落在季箜灵的脸上,眼泪也随之滑落,而季箜灵却听不见乾碧心底最挣扎的痛。

    对不起,灵灵,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但我没办法,我不想你离开我,承皓宇不配拥有你!你放心等表姐和承皓宇结了婚,我就会带着你走,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到那里去过你喜欢的生活。一辈子,不分开!

    季箜灵睡得迷迷糊糊,感觉身边已经没有了人,她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红肿的眼眶中早已没有了从前的清明,有的只是淡淡的空洞和深沉的悲伤。

    谁能想象得到当她看见那一幕的心情,那一刻仿佛心跳停止了般,周围是安静的,安静到只听的见那肮脏的声音。那一刻,好像全世界都不要她了。

    就像那一年妈妈狠心的推开她,绝望涌上心头,那种感觉无人能够懂得,因为他们不曾经历所以不会懂得。或许她注定是被抛弃的命,妈妈不要她,爷爷奶奶不要她,就连爸爸也差点杀了她。现在,连她的丈夫也不要她了。

    呵呵,谁说这不是一种讽刺,谁说这不是一种幸运。

    季箜灵空洞的望着天花板,昏暗的房间里弥漫着一种死亡的气息,她连睫毛都不想动一下,只想就这样躺着。她好累,心好累身体也好累,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好脏,好脏。

    承皓宇的气息在她身上可以找得到,然而就是这种气息令她作呕。不知道是不是吃醋,也不知道是不是嫉妒,她猛地爬起身跑进了浴室。打开花洒将冰冷的水往自己身上淋,虽然是夏天,但现在是晚上又加上房间里开了冷气,所以当冷水淋到肌肤上时,她感觉到了刺骨的冷。

    但尽管如此,她依旧紧紧握着拳头,让冷水从头往脚淋下。或许这样冰冷的感觉才能让她冷静,或许只有这样她才闻不到自己身上那讨厌的气息。

    透过朦胧的视线,季箜灵看见柜子上放着一些沐浴露,她便挤了一大坨,拼命地往自己身上擦。她没有把礼服脱下,蓝色的小礼服沾上水瞬间贴在了季箜灵身上,水珠顺着她的肌肤往下淌。

    她用沐浴露反复擦拭着自己的身体,沐浴露的香气夹杂在泡沫中挥发,没有薰衣草香,却比薰衣草更让她舒心。水流将泡泡冲入下水道,连着那令她厌恶的气息一起离去。

    当身上的气息属于这不知名的沐浴露时,她竟有些难受,有些后悔。礼服将她的身体紧紧包裹着,一滴一滴的小水珠从礼服上落下,在她的脚边形成一个个小水洼。就如同她眼中落下的晶莹泪珠,一颗颗看得人心寒。

    季箜灵走到镜子前,镜子里的自己已经狼狈不堪。原本盘成小花苞的头发,都乱糟糟的披在肩上,还湿嗒嗒的滴着水。那件本来显得她娇小可爱的小礼服,因为浸了水的缘故竟然变了形,像一个皮圈紧紧圈着她的身体。

    肌肤上晶莹的水珠慢慢向下滑落,她肌肤上的红斑还好被礼服遮去一大半,否则她一定会扒了这层皮。目光落在那条水晶项链上,一瞬间目光变得忧郁起来,甚至是悲痛。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