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77章 比丈夫更像丈夫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随着门缓缓开启,苏晔泽的脸渐渐浮现在眼前。以前他并不讨厌苏晔泽,可是现在他看到了苏晔泽和季箜灵在一起,心里就莫名的涌起一股火。

    季箜灵眼尖的发现了门口的付苏,并故意别过头懒得理他,谁让他得罪了她。苏晔泽淡淡一笑,站起了身对着付苏温和一笑。

    付苏则恢复到从前的玩世不恭,眼眸中却再也没有从前的嚣张,多的是一抹忧伤。他将东西搁在柜头上,看了看季箜灵,假装不在意的说:“怎么,休息好没,该动手术了!”

    季箜灵一愣,小脸立马变得煞白煞白的。动手术这个词在她的词典里可不是好意思,她突然想起自己的右腿中了子弹,要是不取出来说不定会长一个包出来。

    她摇摇头,嫌恶地扁扁嘴,好像已经看到了长了一个包的腿。付苏不语,走到床边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似在细细欣赏又似在慢慢回味。

    苏晔泽眸光一沉,从付苏进门起他就察觉到了付苏的不对劲,现在从他看季箜灵的眼神可以看出,他绝对有事。

    季箜灵做手术时,付苏和苏晔泽相约来到医院的天台上,准备畅谈心事。然而,付苏却对于他的问题处处回避,只字不语。

    看着付苏总是一股别打我注意的样子,苏晔泽就更加觉得他有事,便岔开了话题。“承皓宇,去哪了,我怎么近几天都没看见他了。”

    心口麻木不仁,付苏只感觉有一股力量在催使他走向死亡。脑子里一片混乱,思绪也早已膨胀,如同有一股热血在太阳穴下升起,胀胀的疼。他咬咬牙,似乎说一个字都觉得困难。“出差了。”

    苏晔泽不知所以的笑笑,双手握上栏杆,让自己的身体向前倾下,放眼眺望着这繁华的世界。高楼大厦如山峦般叠延而起,闪着彩光的广告牌在阳光下散发着微弱的光。

    从上往下看去,只有一片密密麻麻的小建筑,如同房产模型那样的渺小。苏晔泽看了许久,眼中的神情稍显凝重起来,握着栏杆的手轻轻用了用力。

    付苏看着苏晔泽的背影稍显犹疑,他不明白苏晔泽和季箜灵是怎样认识的,他们的关系也让他琢磨不透,不只是他就连承皓宇也同样想不通。

    苏晔泽在商界的地位不比承皓宇差到哪里去,可是他怎么会对季箜灵有着不一样的感情,若说他们之间只是单纯的男友友谊,打死他都不信。若是单纯的友谊,苏晔泽怎么会三番五次的不顾一切去救季箜灵,而且每一次都显得特别担心。

    付苏理了理头绪,终是将想问却一直不曾提及的话,告诉了苏晔泽。“你和学生嫂什么关系。”

    “那你以为我和她是什么关系?”

    付苏哑然失笑,看着苏晔泽的双眸忽的蹦射出一抹慑人的冷光。他走到苏晔泽身后,在距离他不到两步的地方停下,定定地注视着他的背影。“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你只要知道一点,她是承皓宇的妻子。我希望你可以遵从良心来和她来往,最好的是,不要再有来往!”

    苏晔泽好笑的看着他,不知道是说他想太多还是说他太啰嗦。不过细细想来他说的也有道理,自己和季箜灵的来往太密,是个人都会想歪,除了他们当事人,别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正当他准备说出他们之间只是朋友的时候,一个护士却急急忙忙地跑上了天台,冲二人喊着快下去。二人微愣,随后立刻跑下天台。

    二人还没进病房就听见了季箜灵悲痛的哭泣声,二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却是没有任何话语。护士从身后走来,焦急地看着他们,疑惑的目光在二人脸上来回扫视。“你们怎么不进去?”

    苏晔泽看了付苏一眼,干脆不和他同步迳自走进了病房。付苏淡淡地看着他,眼角的血丝渐渐变得刺目,如同长在了眼角膜上般,诡异妖娆。

    季箜灵捂着受伤的右腿眼泪顺着脸颊往下而流,脸上的汗水和泪滴混合在一起分辨不清。苏晔泽一看很是疑惑,他转身看向身后的医生,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目露凶光地瞪着他。“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你就别想看到明天的黎明!”

    医生一听,脸色顿时苍白一片,垂在身侧的一双手也随着心抖动起来。枯瘦的脸上露出了迟疑和不解,他紧张地盯着季箜灵的右腿,也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会疼的这么厉害。

    苏晔泽的手再一次用力,医生的衣领被他牢牢揪在手心里,褶皱的衣领紧紧勒着他的脖子,令他呼吸有些困难,脸上像是被火烤了一样赤红一片。“我,我,我也不知道怎的会这样啊!苏少,饶命!”

    床上的季箜灵捂着伤口在床上翻来滚去,眼泪在清纯的脸上留下一道道斑驳,说他不心疼,那是假的。他突然转头看向医生,凶神恶煞般的样子看得医生差点以为自己要被超度了,连忙摆手道:“不,不,不要杀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怎的会这样!”

    苏晔泽突然勾唇冷笑,用左手握住他的下颚,一脸冷漠地说:“不知道,好,那你就好好休息一下,下辈子,再上班吧!”

    苏晔泽刚想用力将医生给就地正法,一只大而有力的手用力将他的手往后一扣,他便重心偏移地后退一步,牵制住医生的手也随之脱开。医生一得到解脱就如释重负般地喘着粗气,将身体往付苏身边挪了挪,心有余悸地盯着苏晔泽。

    苏晔泽不悦地蹙起眉头,双手不禁紧握成拳,咬牙切齿的看着付苏,冷笑着讲道:“付大少爷原来不只是凤凰男,还是个活菩萨啊!”

    苏晔泽的话里满带着嘲讽,看着付苏的目光更是如一盆冷水,连着他说的话从付苏头顶浇灌而下。冷了他的心浇灭了他的耐性。

    “苏晔泽,我给你脸不代表我怕了你。你不就是靠着法国的背景才有现在的地位吗,你牛气什么,和皓宇比你永远都是手下败将!”

    付苏的话字字直戳苏晔泽的伤口,每一下都刺痛他的心脏,没有血只有疼。苏晔泽似乎是忍无可忍了,抬起手就朝着付苏招呼而去,付苏自当不会吃亏闪身一退,右腿抬高猛然一踢。

    二人就这样在病房里这块小地方开战了,战斗不壮观却是出奇的激烈,似乎这是一场有关于名誉或是尊严的决斗。其实,这也的确是有关尊严和名誉的。

    在二人大的都忘我时,护士紧张的大叫了起来,声音带着强烈的尾音,不用看也知道她有多紧张。“别打了你们,别打了!病人,病人的情况更糟了!”

    二人闻言唰的停下动作,僵硬的看向她,目光顺着她纤细的手指而去。只看见季箜灵捂着腿的手渐渐爬上了点点紫点,一点一点的紫色小点像是星星一样落在了她的手臂上。

    苏晔泽和付苏几乎是同一时间跑到床边,看着半死不活的季箜灵却是无能为力。付苏对着护士大喊,要她赶快去找其它的医生来,护士愣了半响,这才点了点头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

    站在门口的医生趁着二人正担忧着季箜灵,便借此机会偷偷溜了出去。

    苏晔泽轻抚着季箜灵的头发,双眼布满了担忧和心疼。看她这样子,比剜他的心还要疼上百倍千倍。他轻轻喊着她的名字,一个字一个字的喊着,口吻是那样的温柔。

    付苏抬头看着他,拿现在的他和刚才的他对比一番,该说他变得快还是面对季箜灵时才有这样的温柔。他竟发觉此时的苏晔泽比承皓宇更像是她的丈夫,至少她痛苦时,苏晔泽在她身旁。

    他慢慢起身,走到了屋外,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承皓宇的电话,却只说了断断一句话,就匆匆挂了电话。“皓宇,如果你不怕苏晔泽会抢走你的小宠物,那你就不要回来。要回来,就趁早!”

    大概是他有愧于承皓宇,他暂时无法面对,只能避而远之。对于苏晔泽,他可是一百个看不惯,最好就是回了他的法国,一辈子不再来中国才好。

    病房里站着十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男男女女都有,可是没有一个知道,季箜灵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什么。苏晔泽担忧的看着打了麻醉剂后安静下来的季箜灵,眼底的心疼更是越来越汹涌。

    一个女医生看着从季箜灵腿上提取出来的血液样本,神色凝重的对着苏晔泽说:“病人中枪前有没有这样的情况?”

    苏晔泽摇了摇头,在印象中他没有见过季箜灵这样,看她哭成这样都是头一次。不过他还是不敢确定,万一在承家有过,他可是会害了季箜灵的。“这我不清楚,不过,我以前没有见过她这样。”

    女医生见自己的想法被苏晔泽给否认,再次仔仔细细地端详起手里的器皿来。看着透明器皿里的深红色液体,她的眉头就像苏晔泽的心,越揪越紧。

    拿着血液去化验却是什么否没检查出来,可是季箜灵的反应如此强烈,到底是哪里有了问题呢?按照科学来解释,这是不应该的,难道这又是一个科学无法解释的临床案例吗?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