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66章 幽灵的归宿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正当季箜灵想的绞尽脑汁时,灯突然熄灭了,一室的黑暗将季箜灵包围。她在黑暗中甚至都看不见自己的手指,只能凭着感觉去摸索着,一点一滴都靠着感觉而来。

    就在她的双眼刚适应黑暗时,那扇紧闭的深蓝色铁门缓缓打开,金属摩擦地面的声音随即灌入耳际。一道强光射了进来,一个人影也随之出现在门口,可能是因为眼睛刚适应黑暗,突然见光有些刺痛。季箜灵连忙用手去遮眼睛,透过细细的指缝,她可以勉强看清来人。

    那个人穿着一套黑色的警服,头上的警帽最是显眼,尽管现在这样的情景她看不怎么清。但从这个人的体形以及衣着,她已经猜到是谁了,除了是那个将她带到这的女警,还会有谁来和知道自己在这。

    原来一路上没见到什么人,都是因为女警事先将人都给调走了,难怪。季箜灵把眼前的双手拿下,别过头不去和那束光正面交锋,心中充满了好奇和疑惑。可是,没有谁会给她她想要的答案和回复。

    女警走近季箜灵,手里的手电就随着她靠近,那束光越来越强烈,强烈到季箜灵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它的存在。不得已,季箜灵只好用手再次蒙住眼睛,将头再别过一点。“你想干嘛?”

    女警闻言一怔,眼眸下垂瞥了一眼手里的手电,唇间的冷然更加冷酷。她将手电关掉,季箜灵这才得以放下手来。女警看了看黑暗中的房子,用极其冷漠的口吻说:“这里怕你住的不习惯,我给你换了一间房子。”

    这并不是问,也不是商量,而是直接给季箜灵下了通牒,告诉她只不过要她配合而已。

    季箜灵沉思想了想,在这个人不知鬼不晓的地方肯定有危险,但要是跟她走了前面的危险也许就不止是危险了。她摇摇头,挤出一抹生涩的笑,看着女警笔直的身影。“不,这里,不错了,不用再换了!”

    季箜灵话里的意思女警怎么会听不出来,而她却并没有表现的很焦急或是不悦,反而是轻轻地撩了撩耳边的头发。不紧不慢的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季箜灵向她投去不解的目光,一双瞳孔中布满了黑色的疑惑。

    “暴风雨来临之前,一切都是看似平静的,然而在下一秒也许就会风起云涌,遍地死尸。”女警悠悠地将头发缠绕在纤细的食指上,一圈一圈绕着手指攀上指尖,就像被黑色幽灵生生缠住的躯体。

    季箜灵一愣,看着女警的双眸忽的放大,充满不敢置信和惊慌的眸子里倒映着女警的身影,却是看不见她的脸。似乎是察觉到了季箜灵的惊慌,女警冷笑几声,随后竟一把钳住了季箜灵的头。五根纤细有力的手指紧紧抓着她的头顶,麻木的疼痛就从女警的手下开始散开,越来越紧。“去或不去,可轮不到你来决定。”

    说完,她一伸手就将季箜灵给从石墩上揪了起来,用力拖着往外走。她的步伐沉稳有力,她的手臂也像铁钳一样紧紧咬着季箜灵不放。不论季箜灵是用手抠还是抓,就算被抓的血肉模糊她也终是无动于衷,就如同那不是她的手。

    屁股撞到了墙壁上,有点疼,麻木和刺痛从尾椎传了过来,疼得季箜灵一阵心如刀绞。她咬着牙,狠狠地往前一推,想将女警推倒。然而女警似乎是练过的,回眸一勾唇,稳稳的将季箜灵给制住。两只手猛地用力一紧,季箜灵就疼得嗷嗷叫了起来。

    女警不屑的瞥了季箜灵一眼,冷声冷气道:“小丫头,我劝你还是省着力气留到晚上吧,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季箜灵不解的看着女警,然而等她再问女警这句话什么意思时,女警却只留给她一个冷冰冰的眼神。女警将季箜灵带到一处阴暗的地下室,狭长的通道中散发着阵阵潮湿气味,惹得季箜灵一阵头晕目眩。这个地方,未必有那里好吧!

    不知从哪吹来一阵风,阴冷的气息萦绕在季箜灵的周身,就像饥饿许久的野狗看见肉一般,涌蹿而来。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忐忑不安的盯着脚下的阶梯,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小命。

    跟着女警从光亮的入口走到了一扇铁栅栏前,这里阴暗也潮湿,即使现在是夏季季箜灵也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她抱了抱自己的手臂,看着女警熟练的打开锁,然后拉着她走了进去。

    刚走进这阴暗的地下室,季箜灵就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恐惧。这里两面都是铁栅栏,就像古代的刑牢,里面也像电视里的那样,关押着很多人。

    众人都奄奄一息的靠着墙壁而席,个个面如死灰,丝毫没有生气。看到季箜灵和女警,一个个也都是抬眼一瞥,接着就不再理会,就连一句窃窃私语也没有。整个地下牢狱看起来听起来,都是幽灵的归宿,谁能想到这里竟然关押着这么多的人,而且都是强壮的汉子。

    季箜灵越看越不对劲,刚想开口询问女警时,女警却回头冷睨着她。“怎么,这里有伴,是不是更好?”

    季箜灵咬咬唇,四下瞥了瞥,紧张且担忧的目光被一只用草席遮盖的手上,那只手纤细就算很脏但也还是看得出是女人的手。纤纤五指毫无力气的瘫放着,一节纤细的手肘就从遍布霉斑的草席下伸了出来,平平放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

    季箜灵不解的望着那只手,除了肤色有些不对,其它的都还好。可是为什么这手的主人被闷在草席里不会难受呢?她向女警投去求解的目光,希望这次女警能破解她的迷团。

    的确,女警这次没有任何不满和不屑,只是淡淡的对着牢狱中一个汉子说:“你,把草席掀开。”

    汉子费力的怕起身,忐忑地来到草席旁,一把将草席给扯开。草席一挪开,令人作呕的尸臭味就涌动在空气中,一瞬间地下室里的潮湿气味和霉味都被尸臭给覆盖。

    季箜灵目瞪口呆的张大嘴巴,直到被尸臭给污染的不行才用手捂住口鼻,一是不让自己嗅到那恶心的气味,二是不想在这里吐的死去活来。但是面上她装的再真实再平静,也终是挡不住腹中的翻江倒海,似乎有一坛子酒在胃里,惹得她只想吐个一干二净。

    女警和囚犯却像是闻不到这恶心的气味般,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不知他们的内心是否和她一样,翻江倒海的难受。

    女警淡淡的瞥了一眼狱中散发着尸臭的尸体,目光有些茫然,瞬间又将茫然的目光转向季箜灵。“你想不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不待季箜灵回答想还是不想,女警就开始对季箜灵说出这个女人的事了。“她叫陈娟,是一名酒店管理人员,因为她涉嫌与豪门人员进行勾搭骚扰。我便将她带到了这里,她喜欢,我就让她喜欢个够!”

    女警在说这句话时,眼中充满了鄙夷和嘲讽的神采。“这里的男人都是关了五年以上的,不知道多久没见过女人,当我把陈娟带到这里时,他们就把她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了。她不到一天,就被这群男人彻底玩死了!”

    季箜灵惊恐的瞟了这些汉子一眼,只感觉后背的衣服都被她的冷汗所浸湿了,一阵又一阵的寒冷从脚底攀涌而上。不知是感觉到了冷还是紧张,她的身体在颤抖着,虽然抖的不怎么厉害,但也难以控制住。

    见汉子们都养着神,她便稍稍放下心来,将目光落到那具可怜的女尸上。女尸的惨况是看的她绞心绞肺,血肉模糊已经不能成为这具尸体的描述词了,能说的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惨’。

    看到这样的尸体,季箜灵可以猜的到这个女人生前临死时,肯定遭遇了世间最肮脏的虐待和侮辱,又是人世间最残酷和最疼痛的惩罚。好像,这和酷·刑没什么两样。

    季箜灵默默的叹了口气,将目光落在女警身上,定了定自己的心神,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想暗示什么?”

    女警赞许的点点头,目光中浮动着另一种不明的色彩。“不错,你不算太笨。我只是想告诉你,来到这里的人,尤其是女人,都要面临世间最邪恶和最残酷的惩罚!”

    “为什么,你总得告诉我理由。难道,就因为我背着伤人的罪名吗!”季箜灵不甘心的对女警喊了出来,惹得正在养神的汉子们纷纷侧目而视。

    女警淡淡的瞥了一眼眼前的女孩,心中充满了好奇和玩味,这个女孩果真没有承老说的那么好对付,看来要用点非常手段了。女警忽然高深莫测的笑起来,一双阴狠的眼睛直直射向季箜灵苍白的脸。“我想让谁死,谁就得死,哪有理由。再说,一句话我就可以让你死的不明不白,你有什么资格知道理由!”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