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63章 和金钱无关的友谊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夏天的雨来的匆匆,去的也是匆匆,一场雨没下多久便已经停了。雨水将干涸的大地染上一层湿潮,空气里泛着泥土的腥香。

    雨后的电影城门口,一盏盏街灯在夜空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也许是因为下雨了的原因,这里没有多少人在闲逛,所以看起来有些冷清。路边上只有一些零散的人在走着,时而往电影城门口望望,时而低语几声却是快步地走了。

    一道光线从电影城门口从内到外折射出来,将湿漉漉的地面镀上一层荧光。一群又一群的人往外面走了出来,一个个女生捂着口鼻,甚至有的还哭的撕心裂肺,直接躲在男朋友怀里哭起来。看样子,刚才的电影很感人,甚至到了催人泪下的地步。

    季箜灵和苏晔泽也是其中的两个,不过和其他人相比,季箜灵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好像刚才的电影对她并没有影响。她扁着嘴,一句话也不说,迈着小脚拉着背包就往外走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晔泽顿住脚步,看着旁边的爆米花和油炸栗子,便鬼使神差的掏出一张50元买了一包爆米花和一包油炸栗子。刚才进去的时候季箜灵就买了,而且还不止一样一包,看她的样子应该很喜欢吃这个。苏晔泽赶上季箜灵的脚步,拿着两包零食的手紧紧藏在身后,轻声问:“灵灵,怎么,不开心吗?”

    听言,季箜灵突然顿住脚步,眼神暗淡的盯着湿漉漉的地面。她抓着包袋的手紧了又紧,似乎在强忍着什么,她的下唇也被贝齿咬的死死的,大有和牙齿同归于尽的意味。许久,季箜灵才缓缓抬起头,神色迷茫的望着苏晔泽,却是带着点点忧伤。“晔泽哥,你说刚才电影里那样的男主角,现实中是不是也有?会为了自己的妻子去死,就算他和他的妻子只是包办婚姻。”

    苏晔泽一愣,顿时还没反应过来,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因为所以然了。大概又是因为承皓宇的关系,否则她怎么会说包办婚姻。苏晔泽定了定心绪,淡淡的笑笑,故作不在意道:“那要看,男主的性情。如果男主懦弱无能,说不定会把自己的妻子送进虎口,如果他有能力,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他的神情看不出任何的破绽和情绪,让人看起来他就是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人,可是他那漆黑的瞳孔中有一种异光在浮沉,迫使着季箜灵去注意想看清楚。而当她的目光向苏晔泽的眼睛望去时,苏晔泽却有意的别开视线,尽可能的不和她的目光相触。

    季箜灵干涩的笑笑,她一项都不懂这些有钱的公子哥是怎么想的,问个问题还会弄出个祖宗后代来。她将目光转移到自己的脚上,直直地盯着自己的鞋子,这才想起鞋子、裙子以及弄头发的钱都是苏晔泽出的,刚才她只记得裙子好看,连钱都忘了给。季箜灵拉了拉自己的背包,从包包里拿出粉色的钱包,在钱包里翻了翻,突然目光一沉。丫的,上个月没发工资吗?

    季箜灵蹙蹙眉,从里面取出唯一的几张红色的毛爷爷,然后略带不舍的塞到苏晔泽手里。眨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却是紧盯着她手里的毛爷爷,咬着牙,费力的说:“我的裙子和鞋子都是你的钱买的,这些钱就当我还你吧!”

    苏晔泽看看手里的红钞和小手,顿时目光一寒。每一次当季箜灵把钱递到他手里,他就感觉她和自己根本不是朋友,甚至都不认识。如果是认识的是朋友,那钱算什么?看着手里的红钞,他突然有一种厌恶和嫌弃的感觉,并不是嫌弃和厌恶季箜灵,而是钱。如果可以,他不希望自己和季箜灵的关系和利益有关。

    当下,苏晔泽又气又恼的咬咬牙,额角的青筋有了明显凸出的痕迹。他伸出有力的手,将季箜灵的手挡开,她的钱也跟着她的手而离去。他显然有些不悦的看着季箜灵,一双黑眸中浮闪着的不满一看便知。“钱是身外之物,裙子和鞋子就当我送你的礼物,这个钱,你自己拿回去。”

    季箜灵的手顿在半空,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她忧郁的看看自己手里的钱,又看看站在自己面前态度极其坚决的苏晔泽,一瞬间竟不知该如何做了。其实她又何曾想用钱来践踏她和苏晔泽的友谊,只是承皓宇要是知道这裙子和鞋子是苏晔泽送的,她怕是有一万个脑袋也不够他卸的。

    季箜灵咬咬牙,面对苏晔泽她还可以说明一下是因为承皓宇的关系,要是换成承皓宇,她连语言能力都会丧失,又怎么去解释。所以她只好咬咬牙,将几张毛爷爷硬生生塞进他的手里,神色焦急地看着他。“你收下吧!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这裙子的来历!”

    “因为承皓宇吗。”苏晔泽没有一丝疑问或是不解的语气,而是直挺挺的肯定,他只不过是在等季箜灵自己承认而已。他直直的盯着季箜灵略显苍白的脸,连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的神情现在有多冷硬,连同他的语气都是那么的陌生。

    季箜灵紧张的别开眼,垂着小脑袋,紧紧揪着自己的十根纤纤玉指。两只眼睛骨碌骨碌的四处乱望,神情和心都紧张到了极点。“晔泽哥,你就收下吧,不要让我为难,好吗?”她小心的瞄了苏晔泽一眼,却又很快的垂下头,不敢再看。

    苏晔泽没有说话,手里的毛爷爷已经在极度扭曲变形,从一张张平整的纸面渐渐变得褶皱不堪。有的甚至已经有了裂痕,发出一声声细微的嘶嘶声,虽然在车来车往的大街上根本听不见。但是耷拉着脑袋的季箜灵,却是很敏感的感受到了苏晔泽此时的不悦,就和他手里的纸币一样,嘶嘶嘶的开始毁灭。

    不一会儿,几张红色的纸币就变成一团小红球,随后苏晔泽附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在她的头顶盘旋着,一声声一字字击打着她的心,使她感受到了众叛亲离的痛苦。“如果,你以为我们的友谊和金钱有关的话,那我无话可说。如果,你是因为承皓宇的关系,那你大可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大不了以后我不再送你东西,但这些钱,我绝不会要。”

    说着,他将几张红钞重新抚平,将一张张带着褶皱的毛爷爷塞到季箜灵手里。语重心长地对季箜灵说:“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你过得好。”

    季箜灵颤抖的抓住毛爷爷,神色黯然的抬起头,看着苏晔泽许久才点了点头。她露出一个极真实的笑容,抓紧了手里的毛爷爷,对着苏晔泽说:“我一直都很好,所以,你不用担心!”

    苏晔泽终于勾唇一笑,伸出手抚了抚季箜灵的头,极其疼爱的说:“走,我送你回家。”

    季箜灵点点头,先一步向保时捷走去。苏晔泽拿出另一只手里的零食,看着勾勾唇,想着等她下车前给她,就跟了上去。

    保时捷在道路上行驶着,迎面的风将远方的雨携带了过来,一点一点的雨珠就在挡风玻璃上,晕出一朵朵美丽的无形之花。雨花在瞬间绽放,又在瞬间湮灭,就像落在大地上的雪花,刚一触碰到地面就融化了。

    苏晔泽将雨刷开启,两根黑色的雨刷就在挡风玻璃上来回摩擦着,可是雨太大雨刷根本刷不完这些雨水。雨落在车身上嗒嗒的响着,落在玻璃上啪啪的响着,落在风里呼呼的响着。落在每一个物体上发出来的声音都不一样,有的很轻,有的很重,有的很虚无缥缈。

    季箜灵看着苏晔泽专心开车的模样,竟不知不觉想到了承皓宇,他开车也好专心,最起码有她在车上时很专心。从某个角度来看,其实苏晔泽和承皓宇很像,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要什么有什么,可是唯一没有的就是快乐的童年。据她所知,有钱人家的公子千金,都是要应付那些繁杂的课程和补习班的,根本没有时间和朋友们一起玩游戏。

    然而等他们长大了,身边却只有一些佣人和保姆,连父母陪自己的时间也很少。这样的童年她也有过,可是最后,却因为一个人的一面之词,她的童年就开始无忧无虑。因为妈妈走后爸爸没时间管她,她的童年就开始了自由支配,想去哪都成。可是,每当别人问起她的妈妈时,她就会哇哇大哭起来,所以她常被人说是小花猫。

    那样并不是自己懦弱,而是因为这样对方就会知道自己不会说什么,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这样一来就会识趣的走开。从妈妈走后,她就不爱和同学们玩,她怕有人会问她的妈妈是谁,现在在哪里,是做什么的。而她一个字也回答不出,即使知道她的妈妈是谁,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为什么要离开她和爸爸。

    季箜灵奋力的甩甩头,将目光从苏晔泽身上移开,望窗外望去。窗外的雨。越来越大了。淅淅沥沥的将天地间盖上一层薄纱,使黑夜下的一切都有些模糊不清,即使有路灯和车灯。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