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57章 一块怀表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季箜灵刚想一走了之,突然眸光一瞥,看见了因为沾了水而泛着光的地板。心下一紧,眉头轻轻蹙起,她轻声叹了口气,还是去喊瘦姑了。

    季箜灵和瘦姑一同将胖姐连拉带拽的抬上楼,等将人抬上床,二人早已累得气喘吁吁了。一个一个连跪带爬的靠在椅子上,一根手指头都不愿意再动。

    比起季箜灵,瘦姑倒是好一些,至少她是做惯了重活的,季箜灵则是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小丫头。瘦姑看着正靠在椅子上喘着粗气的季箜灵,不由得笑笑,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季箜灵微微一笑,却是没有任何力气说声谢谢,连忙接过水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等她喝好水,瘦姑便下楼去烧饭了,只剩下季箜灵和胖姐在这房内。

    季箜灵感觉后背很疼,便直了直身子,将头靠在椅背上想呼呼大睡一会儿。视野里有一个金色的圆东西闯入,季箜灵借着微弱的光将头垂下,仔细一看竟是一块小型怀表。整体金色,一条金色的链子将怀表和一个指环串连起来。

    季箜灵拿在手里摆弄着,一双大眼睛盯着这块怀表看了好半天,始终没有任何头绪。看这块怀表的样子,应该是比较古老的款式,而且这个做功也极其细致,大概在70年代人工制作的。

    这块表,到底是谁的,怎么会掉在这?难道是胖姐或是瘦姑的?难道这是胖姐或瘦姑的情人送的?胖姐?季箜灵瞥了一眼床上躺着的胖姐,不由得揣测起来,渐渐沉寂在自己丰富的想象里。

    再次回神,是肩膀被一只手给拍了一下,季箜灵吓得魂飞魄散,立刻跳了起来,警觉的盯着身后的人。一看竟是瘦姑,不由得舒了口气。“瘦姑,是你啊!吓死我了!”她作势拍了拍自己平坦的胸部。

    “我叫你吃饭叫了很久,可是你都没回答我,所以我就拍了你一下。”瘦姑不好意思的笑笑,似乎所有的不对都在她身上,而季箜灵只不过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季箜灵尴尬的笑笑,顺手将怀表偷偷的揣进口袋,笑嘻嘻的点点头,先一步走出了佣仆房。

    二人下了楼,季箜灵便以神舟之速围到了餐桌前,看着桌子上的两菜一汤,不由得舔了舔唇。肚子里的馋虫早就叫嚣起来了,要不是碍于这是承家,她早就有什么啃什么了。换成是盛爵,她早就摸着肚子躺在沙发上了,哪里用受这份苦罪,吃个饭还要看佣人的脸色和时间。

    季箜灵很不雅的咬着筷子,对着站在桌子前的瘦姑笑笑,不好意思的问:“嗯,瘦姑啊,我能吃了吗?”她可没忘记承家有很多规矩,比如一张桌上吃饭,要让长辈或是年纪最大的人先动筷。还有人未到齐之前,任何人都不能动筷。

    瘦姑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动。季箜灵便如释重负般的抓紧筷子,夹着菜往嘴里送,一会儿扒饭一会儿夹菜,整个人忙都的不可开交。

    瘦姑在一旁看着她,双手下意识的摸进口袋,当触碰到空无一物的裤袋时,她整个人都陷入混沌之中。绞尽脑汁的想在什么地方掉了那东西,可是一无所获。瘦姑连什么都来不及说,就开始向楼上跑去,一路磕磕碰碰的,好像很急的样子。

    而季箜灵一遇见饭菜,她就忘了祖宗十八代,一颗心全部泡在了香喷喷的饭菜里,拽也拽不出来。就连瘦姑如此惊慌的样子都没注意到,拿着筷子的手跟着眼睛一直在美味的菜系上打转,恨不得一筷子全部夹进碗里。

    吃完饭,季箜灵便回到了自己房间,一屁股坐在床上,倒头就开始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满眼知足的眨眨眼,用手揣揣口袋,手指忽然被什么戳了一下。有点疼,季箜灵抬起手,将那个戳自己的东西拿了出来,竟是那块怀表。

    季箜灵眨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块怀表。轻轻将盖子打开,映入眼帘则是很普通的钟面,钟面已经生了锈,上面的数字轨道却是很清楚,看样子是很久没有转动过了。让季箜灵好奇的是怀表内盖上的一张小照片,还不到半寸,一个心形相身,将照片上的人显得很渺小。

    季箜灵凑近了去看,这才将上面的人看清楚,上面的人是一个男孩,大概在17、8岁的样子。面容清俊,虽不是一个美男子,但也算得上养眼。他剃的是一个很普通的平头,短短的头发将他的瓜子脑袋给包围起来,显得很温和。他眉眼中带着笑,薄薄的唇瓣扬着,形成一道很美的弧度。

    “这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嘶,是在哪里呢?”季箜灵一手拿着怀表,一手戳着下巴,闷头苦思,愣是没想出个因为所以然来。

    ‘砰砰’瘦姑站在门口,想直接推开门,可是又怕季箜灵正在做别的事自己不便进去,所以就抬起手敲了敲门。“小姐,我是瘦姑。”

    季箜灵一愣,看了看手里的怀表,蹙着眉头走到了门口,将怀表兜进口袋。打开了门,“瘦姑。”

    瘦姑并没有进来,而是静静地站在门口,脑袋微垂着,两只手揪着衣角,一副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子。季箜灵好奇的望着她,她头发上的根根白色银松闯入了她的眼,原来瘦姑并不是很年轻,大概有四十多岁了。如果妈妈在,她一定和瘦姑差不多大吧!

    瘦姑挣扎了好半天,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刚想将准备好的话问出口。却见到季箜灵一副深思的模样,当下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她生生咽了下去。她举起右手,在季箜灵呆滞的目光前晃了晃,试图唤回她的思绪。

    季箜灵只感觉眼前一阵恍惚,她立刻甩甩头,慌乱的看向瘦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就胡乱的动动唇,说出口的话却是令人哑然。“我是不是睡着了?”

    瘦姑一愣,随后摇摇头,尴尬的笑笑。“没有。”

    看着瘦姑如此尴尬的模样,季箜灵忽地想起刚才的事,便道:“瘦姑,刚才你想说什么?”

    瘦姑犹豫了一下,刚想开口,季箜灵的手机却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季箜灵连忙屁颠屁颠的跑到床边,拿起手机一看,顿时被惊住了。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居然是——经理刘!

    她竟然忘了今天应该请个假的,怎么会等到经理刘打电话给自己呢?那不是找死嘛!

    季箜灵怯生生的按下接听键,十分温和的喂了一声。原本以为会换来经理刘的一顿毒训,却没想到经理刘今天很反常的尊称自己为‘季总监’。季箜灵一愣,脑细胞顿时无法自动运作。她哑然的望望时间,这个时间点,不该是做梦吧?

    “经理,你是不是,叫错人了?”

    “怎么会!”经理刘讪笑几声,用十分讨好的口吻道:“季总监,我知道你每天都很忙的,所以今天你没来我也很理解。但是希望你以后,能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让我,好调整时间呀!”

    “啊?”季箜灵听的是一愣一愣的,听了半天依旧没有听懂经理刘的话。平常经理刘这样讲话,一般有两个原因。一是她旷班没打电话要被扣工资,但是不好明着说,所以就用这种低柔的语气说话,好办事。这二就是经理刘有事要她办,碍于事情的重要或是不重要,她的语气和态度都不一致。那今天这,是不是意味着有什么事交给她?

    “小季啊,不!季总监~!明天你早点来,我呢,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

    “呵呵,好的。”季箜灵憨笑一声,果然是有事啊!

    挂断电话,季箜灵不好意思的看向瘦姑,迈着小步走了过去。“瘦姑,不好意思啊!嗯,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看着季箜灵诚恳的样子,瘦姑只觉得心中有什么在堵塞着,令她透不过气。瘦姑叹了口气,摇摇头转身走了,最终没有把想问的问出口。

    夜色深沉,季箜灵靠着栏杆欣赏着夜色。万盏灯火将天空照的通红,数盏荧光将漆黑的夜镀上一层金沙,风吹不散,雨击不碎。

    季箜灵双手抱着手臂,满脸忧郁的看着没有任何星辰的夜空,原本应该有皓月当空的,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要下雨了。季箜灵用手抚了抚有些凉的手肘,刚想转身回房,眸光忽地被一道身影所吸引。

    她定睛一看,在黑压压的草坪摇椅上坐着一个女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瘦姑。她垂着脑袋,静静地注视着地面,像在想什么又像在回忆什么。季箜灵蹙了蹙眉,还是不放心的下了楼。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瘦姑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她很好奇瘦姑会有怎么样的故事。所以她将那块怀表给收了起来,如果那块表是瘦姑的,就可以借此套到瘦姑的话。

    季箜灵在瘦姑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头顶,风中夹杂着一丝丝低咽声,刺得季箜灵心里一阵酸楚。季箜灵蹲下身,当她看到瘦姑满脸的泪痕时,她只感觉一阵手足无措。瘦姑哭了,怎么会哭呢,怎么安慰她?怎么会这样?一瞬间季箜灵的脑袋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为了什么她会哭,难道是为了袋子里的怀表吗?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