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53章 打一巴掌给颗糖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沉寂的客厅里,只有季箜灵摆弄着餐具所发出的叮当碰撞声,紧接着就是三个人彼此起伏的呼吸声。季箜灵小心翼翼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扫视,却依旧不得其解。

    胖姐见三人的气氛异常古怪,就把晚餐给端了上来,轻轻的放下,毕恭毕敬的对着承老何承皓宇以及季箜灵笑了笑。“老爷,少爷,小姐,吃饭了!”

    季箜灵看的是一阵心酸反胃,胖姐突然这么有礼貌,她倒真是很不习惯。扁扁嘴,刚想动筷,却看到承皓宇给了她一个眼色,示意要她别先动筷。季箜灵自然不是傻子,点了点头,乖巧的将手里的刀叉搁下,静静地等待着。

    承老气的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的,愤愤地瞪了一眼承皓宇和胖姐。拿起刀叉将盘子里的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悻悻的含入嘴里,大有恼羞成怒的意味。

    季箜灵抿了抿唇,看着承老这样突然联想到了自己以后的路,估计得很不好受了。季箜灵默默地叹息一声,将刀叉分别握在右左手,将牛排很优雅的切开,放入嘴里,细细的咀嚼着。

    一顿晚饭还没吃一半,季箜灵就已经感觉到了周围的空气在急剧下降,似有转瞬入冬的架势。她很庆幸,还好自己下楼前多穿了件衣服,否则指不定被冻成什么样。她伸手裹了裹身上的外衣,小心的瞥瞥承皓宇,发觉他正专心的吃着牛排,动作很高贵绅士。

    季箜灵突然想起今天在海边的情景,将自己在车里就地解决的‘野兽’承皓宇,和眼前这个绅士男人还真是两个世界的。前者是地狱的黑暗恶魔,后者则是天堂的光明天使,一个黑一个白还挺适合承皓宇的。

    季箜灵傻笑一声,不由得引来一阵鄙夷眼光。承皓宇在桌底下用手拉拉她的衣角,咬牙道:“注意形象!”

    季箜灵嘟囔着嘴,却也不敢反驳,只得悻悻的吃着晚餐。承老若有若无的瞄了眼季箜灵,又瞄了瞄承皓宇,今天他们两个肯定发生了什么!想到这,一双精明的鹰眸唰的眯起,透露着危险的捕猎之光。

    一阵平淡的手机铃声响起,季箜灵别过头看着承皓宇的衣服口袋,就像那里有个什么妖怪等着她去收拾。

    承皓宇抿抿唇,放下手里的刀叉,不情不愿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后将电话挂了,重新装回袋子里,接着继续他的晚餐。发觉季箜灵依旧盯着自己,承皓宇好气又好笑的瞥了她一眼,吓得她差点失去呼吸能力。“好看吗。”

    季箜灵哑然的看着他,眨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反驳他。喉咙里就像哽着一个馒头,咽得她呼气都困难,季箜灵连忙捂住胸口,讲一杯水咕咚咕咚的一饮而空,还很不雅致的打了个嗝。

    “呃——”嗝一出口,季箜灵就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紧张的盯着桌前的其他二人。在承皓宇的挑逗之下,她竟忘了,这是承家,不是盛爵,是个不能让她胡作非为地方。

    承皓宇的脸色倒是不错,只是摸摸鼻子,淡淡的喝了口水,也不管季箜灵怎么样。但是承老的脸色可就难看到极点了,他横眉竖目的瞪着承皓宇,似乎是在说他怎么会娶这么一个不雅致又不金贵的女人当妻子。

    但承皓宇好似感受不到,只是习惯性的用纸巾擦擦嘴,然后随手一扔,纸巾就进了垃圾篓。承皓宇站起身,椅子摩擦在地板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摩擦声,刺痛了季箜灵的耳膜。“我吃好了,先上楼了。”

    季箜灵惊愣的望着他,不知道该不该跟上去。承皓宇走了几步,发觉季箜灵没跟上来,剑眉一紧。回过身一把拉过季箜灵,和自己一起走。“今天早点休息,明天我带你去看我爸妈。”

    此话一出,承老本平淡无波的脸添上了几抹铁青,就像千年前的青铜文物,青的慎人。握着刀叉的手也跟着用力,骨节在受力的情况下发出咯咯声,虽然细小但却丝毫不遗漏的传入承皓宇的耳中。

    季箜灵被承皓宇揽着肩膀,丝毫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着他将自己带上二楼。

    回到房间,承皓宇将房门反锁,用背抵着门板,神情黯然的凝视着眼前的季箜灵。“我刚说的话,你就当没听见。”

    “什么?”季箜灵思忖了下,咬咬唇道:“你是说明天去墓地的事吗?”季箜灵好奇的看着他,渴求得到自己的答案。

    “对。”

    “为什么?你不带我去吗?”季箜灵更加好奇的看着他,越来越猜不透眼前的男人。上一秒说要带她去墓地,下一秒却改变了想法,这是玩她还是玩弄她的真心?

    承皓宇的嘴角够了一抹冷嘲,似在讽刺季箜灵的想法和提出来的问题,他站直身子,逼近季箜灵。危险的注视着她。“你真的想去看我爸妈。”

    慌乱的脚步随着承皓宇的前进而后退着,季箜灵紧张的盯着承皓宇时冷时柔的脸,突然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她咬着下唇,边退边注视着他。“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怎么变成我想去了!”

    此话一出,季箜灵的下颚就被承皓宇用三指给钳住,手臂上也传来了刺刺的疼痛。季箜灵紧盯着承皓宇那双越来越冷的眸子,心里的害怕已经到达最顶端,她甚至都不敢挣扎一下,生怕会带来承皓宇更冷酷的对待。

    “我说要带你去就一定要带你去吗,我怎么不见你这么听我的话!”承皓宇喘着粗气,似乎是被季箜灵给气到了。

    看着他微红的眼,季箜灵的心里咯噔了好久,最终还是忍着疼痛轻声地开了口。“我不去,行了,吗!”

    也许是因为脖子受力,也许是因为太紧张和害怕,她说话的声音和语速和平常有很大的差异。平时她只要一开口,就可以说一艘海航那么大的文涛语浪,可是现在她说一句话都是那么的困难,一个两个字就让她感到了力不从心。

    承皓宇将季箜灵给轻轻地放开,颔首注视着她红红的脸,伸出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以作安慰。语气也随着柔和下来:“去洗澡吧,早点休息。”

    季箜灵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害怕的目光在听到这句话时,忽地顿住。她抬起头,惊恐的看着他,根本不像是认识承皓宇的人。也许她从不曾认识过真正的承皓宇,否则怎么会被他时而温柔时而冷的情绪所迷惑。想了很久,才悠悠的说了声:“哦。”接着往浴室走。

    刚走没几步,承皓宇就死皮赖脸的追了上来,讨好般地拉住她的手,往浴室走。“那个,一起洗。”

    “不要!”季箜灵白了自己一眼,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哼了一声。

    尽管她哼的声音很小很小,但听力超强的承皓宇依旧是捕捉到了,多多少少带着一点小埋怨在里头。承皓宇顿感刚才的举动很伤她,饱含歉意的望着她下垂的小脑袋,故意讨好道:“脖子不累吗?”

    只在前一秒,他还有一种想要杀死自己的架势,后一秒,他就这样死皮赖脸的缠着自己说一起洗澡。这算什么,打一巴掌给颗糖,她还是小孩吗!哪有那么好哄!

    季箜灵猛地顿足,愤愤地咬住下唇,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甩开了承皓宇的手。沙哑的嗓子冲着承皓宇大喊,有一股子不灭了他她不活了的冲动。“承皓宇,我不是小孩子了!请你不要,在打了我一巴掌之后,给我一颗糖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也许很幼稚,但我没有那么傻!”季箜灵吸吸气,定了定心神,接着道:“你可以把我当傻子,但请你,不要以为我是傻子!”

    手心突然落了空,承皓宇只觉得失去了一切。那种感觉就像,小时候好不容易攒够了买玩具的钱,当你要去买的时候,突然发现玩具已经售空了。失落的,真实的,毫无质疑的。修长的十指慢慢握紧,看着季箜灵转身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背影,心狠狠的揪成一个结,越解越死的结。

    就像,那道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猛地裂开了,比原来更疼更伤。

    季箜灵啪的一声将浴室的门关上,将花洒打开,让水从头顶猛灌全身。凉凉的感觉,总算让自己不停乱颤的心冷静下来。她抱紧发抖的身子,蜷缩在角落里,紧紧的环抱住自己。

    白色的水花从上往下一泻而下,哗哗的水声盖过了她的哭泣声。满室的冷意将她包围,而她只能抱着自己,默默地哭泣着。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薄薄的却又沉重的让她直不起身子。

    脑海里的片段唰唰作响,在脑海里不停地回放。她和承皓宇的喜乐哀愁,她和承皓宇的悲欢离合,她和承皓宇的深情款款。原本以为会成为美好回忆的东西,如今却成了在她心口捅了一下又一下的利刃。

    痛的,让她无法呼吸,甚至都感觉不到任何心跳的存在。指甲深深刺入肌肤里,带不走的只有心里的疼痛和麻木,剩下的只有一地的鲜红。

    砰的一声,浴室外响起了一声巨响。她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么大的动静会是什么呢?季箜灵关了水,连身上的湿衣服都顾不上,就跑了出去。当看到屋内的情景时,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