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章 还没玩够吗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季箜灵弱弱的将烟头捏在大拇指和食指间,呛人的烟草味熏得她面红耳赤,苍白的手指捏着烟卷凑到唇边,刚想一品烟香,手里的烟卷却莫名的消失了。季箜灵诧异的抬起头,疑惑的目光定定的落在承皓宇手里的烟卷上,一点小小的星火看起来好温暖,却在此时成了最锋利的利刃,刺痛二人的心。

    承皓宇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一时之间不知该说她什么好。只能悻悻地将玻璃摇下,将烟从手里抛了出去。

    烟雾弥漫,从眼前一闪而过。季箜灵只感觉凉爽的风从车窗灌了进来,接着就看见有一点小小的星火从眼前掠过。季箜灵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就像被埋在了地底下,有上万年的光阴不曾呼吸过新鲜空气。

    风,吹乱二人额前的刘海,将室内的烟草气息全部带了出去,只剩下一室的清爽。风忽然消失了,玻璃被重新关上。呼吸,在承皓宇靠近自己时变得沉重,就像整个呼吸道都不属于她一般。

    “不要……”感觉有什么在自己的后腰拼命的揉着,季箜灵下意识的动动干涩的唇,试图阻止承皓宇的动作。可惜,一切都是枉然的。承皓宇并无怜悯之意,将椅子按下俯卧,季箜灵就平躺着被压在他身下,动弹不得。

    疼痛,后背上火辣辣的疼着,季箜灵只能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哼出声。纤细的食指紧紧抠着椅子的边沿,在二人急促且沉重的呼吸声中,季箜灵都听得见自己的指甲刺透布层,扎入绵底的声音。

    呲呲几声过后,身上的衣衫全无。也许是因为车内开了冷气的缘故,玻璃面盖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就像一件薄纱衣,看不清外面的景致。

    承皓宇感受不到她的疼痛,也毫无怜惜之意,猛地腰身一挺,季箜灵的眼泪就顺着脸颊姗姗而落。纤细的右手抚上布满水雾的玻璃,无力的往下滑落,在玻璃上留下一个纤细且凌乱的手印。

    只感觉整个人都被承皓宇带来的疼痛给覆盖,没有力气去挣扎,更没有力气去责怪。季箜灵奄奄一息的平躺在他的身下,任由他索求无度的摆布着自己的身体。

    只是在潜意识里,季箜灵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女孩,她不喜欢在做什么私密事时,是在野外。就算是在车内,她也不想,可是现在的她毫无权利去要求什么,弄不好,承皓宇的嘴一扁,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呵呵”季箜灵傻傻的笑笑,把所有的痛和苦涩都咽入腹中,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似在祈求似在挑衅。“承少是不是有些索求无度了?要换个玩法吗?”

    承皓宇的动作一僵,抬起头淡淡的凝视着她。粉的剔透的唇轻轻开启,低沉如大提的声音就从他口中流窜而出,字字拨动着季箜灵的脆弱心弦。“怎么,你有兴致。”

    空气顺着时间流逝着,季箜灵勉强的挤出一抹生涩的笑容,淡淡的,却刺痛了承皓宇的眼睛。她不顾全身的疼痛,不顾身体的麻木酸楚,用双手撑着椅子慢慢爬了起来。

    因为身体实在没有力气,她只好不甘不愿的用手环住承皓宇的脖子,将头轻轻靠在他的项间。努力的吸允着他的味道,小嘴竟不自觉的碰到了他的肌肤,滑滑的,摸上去好舒服。

    汗水和泪水混杂的视线里,她看到了无边无际的海,在挡风玻璃上看到了紧贴着承皓宇的自己。两只纤长的手紧紧环住他宽厚的双肩,纤细又白皙的小手轻轻在他的后肩移动,一撇一捺,一笔一划,一个字就这样浮现在她的指下。

    虽然看不清,但她知道那是个什么字,她也很清楚她为什么要写那个字,就因为那个字的含义所以才写下那个字。

    感觉到了后肩的微痒,承皓宇加紧了手上的力道,将她环在自己的怀里。“你在做什么。”他撇了一眼季箜灵光滑的后背上那一抹红肿,深邃的眸子被一层冷然覆盖。

    “画符。”季箜灵停顿了下,才悠悠的傻笑道:“让我们,都好受一些的符。这样,我们就都不会这么难受了。”

    脸颊,紧紧挨着承皓宇的肩膀,疲惫的眼睛在缓缓地合拢。意识一点一点的被模糊化,跟着思绪停留在那句话上。揽在他肩上的手,随之滑落,垂在了季箜灵的腿上。季箜灵整个人,就这样毫无意识的瘫倒在了承皓宇的身上,完全不顾及接下来的后果。

    似乎是知道了什么,承皓宇轻轻将她抱紧,深邃的眸子里划过一缕忧思。双手将季箜灵纤细的腰肢给牢牢禁锢住,让她在自己怀里安然入梦。

    看着她娇俏而安逸的睡颜,承皓宇冷硬的嘴角浮现一抹温暖的弧度,很浅很浅,浅到他自己也没察觉。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撩开她额前的刘海,俯下身,在她光滑的额头深深落下一吻。就像今日的暧昧,永不褪却。

    季箜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承家的,只是等她睁开眼,一室的冷清将她完全包围。就像以前在盛爵一样,她一个人吃,一个人睡,一个人醒来,一个人看电视,什么都是一个人。

    新婚时,承皓宇不允许她出门,天她就只好缩在家里,白天看电视晚上看电视,实在看的没劲了,她就会拿出垫子做做瑜伽。可是,时间久了,她做什么都感觉没意思,于是她想出去玩。可前脚还没踏出盛爵的大门,后脚就被承皓宇给拽住了,她又只能悻悻然的缩回房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季箜灵翻了个身,把自己藏进被子深处,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手臂。在心里一直鼓励着自己,不要害怕,总有一天自己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想着想着,眼睛又合起来了,朦朦胧胧的她听见了开门声,紧接着是一些细微的脚步声。悉悉索索的在床边停下,好像在从上往下注视着自己。出于潜意识的警惕,季箜灵猛地睁开了双眼,看到床边的人时,还是不由得怔了怔。季箜灵抱了抱被子,生怕有人会把她的被子给抢走。“怎么了?”

    承皓宇将手里的碗放在柜子上,坐到床边,满眼谦和地看着她,“好点了吗。”

    口吻虽然淡淡的,但季箜灵知道这已经是承皓宇愤怒之后最好的表现了。所以,季箜灵也不再计较前几个时辰发生的事,伸出爪子扒了扒头发,淡淡的说:“一般般。”

    “那就先把这个喝了,对你身体有好处。”承皓宇将碗端起来,凑到季箜灵面前。

    淡淡的热气从碗口冒了出来,季箜灵凑过去瞧,竟发现碗里是一些红糊糊的东西。没有确切的固体,就是一些米糊一样的稀稠物,看得有些恶心。季箜灵蹙蹙眉,嫌弃地摆摆手,示意要承皓宇端开。“嗯~,不要,难看!”

    承皓宇蹙了下眉,用手掰过她的小脑袋,往自己身上拽。“把这个喝完了,就放开你!”

    季箜灵拼命地挣扎着,用手掰持着承皓宇的臂膀,可惜她的力气还不如小牛崽。没两下就累得气喘吁吁的,靠在承皓宇身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小脸泛着红,嘴唇却是干涩毫无血色的。

    看到季箜灵不再乱动,承皓宇便拿起汤匙,开始一小匙一小匙的喂她。即使她再不愿意喝,看到承皓宇难得如此温和的一面,她总该是要给点面子的。张开小嘴,将汤匙上的红米糊给含入口中,细细的抿入腹间,将它暖化。

    夏天的夜,带着淡淡闷热,草丛里的知了在嘻嘻的叫唤。

    季箜灵站在阳台上,抬头仰望着夜空,繁星在漆黑的夜里闪闪发光,就像有无数的眼睛在注视着她。纤细的手轻轻搭在栏杆上,嘴角的笑意更加深了,手不知不觉抚上了自己的脸,慢慢的陷入憧憬。

    啪嗒一声,门开了,细微的声响将她的思绪打断。她惊慌失措的转过头,看着门口的瘦姑,她含蓄地笑笑,很有礼貌的走近了两步。“瘦姑。”

    瘦姑对她的表现和态度都有些吃惊,又碍于承老的吩咐不敢表露太明显,便清清嗓子道:“季小姐,开饭了,您中午没吃什么东西,快下楼吧!”说完,瘦姑便消失在了门口。

    虽然是转瞬一语,但也比胖姐的欺言吝啬要好百倍。季箜灵勾勾唇角,披了一件外衣就下了楼。刚下楼,就看到承皓宇和他爷爷正势不两立的对干着,他们爷俩也许永远都如此,一个在水边一个在火旁,永不相好。

    突然想起承皓宇说的那句‘都是因为你’,季箜灵蹙蹙眉,在二人中间的位置站住,定定的看着承老。“承老。”

    承老瞥了她一眼,瞪了一眼承皓宇鼻子哼哼两声,随口道:“坐!”

    “是。”季箜灵点点头,刚想在承老右手下坐下,手臂突然被承皓宇有力的钳制住。生硬的疼痛从手臂蔓延开,季箜灵惊讶的瞟了他一眼,实在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你干嘛!”

    承皓宇顺力一拉,将季箜灵带到自己身侧,气势汹涌的说:“坐这!”他一直盯着承老看,生怕他会有什么小动作。

    季箜灵哑然失笑得看着他,愤愤然的坐下,白了承皓宇一眼,开始悻悻地玩弄起叉子来。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