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 天价冷妻太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 第46章 无条件,承认
    <section class="ReadAD"><script src="http://rc.jusha.-/?q=2625|1335|2"></script></section>   虽然季箜灵知道俏儿死了,但她不信俏儿会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成长,更不信她会让一个如此苍老的奶奶住在这。

    “哦,你不是俏儿!”听到陌生的声音,婆婆恍然大悟的哦了声,眸光中的晶莹稍稍退却。“我忘了,俏儿,走了,可怜的孩子……”

    她的手紧紧握着季箜灵的手,在说完这句话时,忽地松开。既然不是自己的孙女,那还有什么好握的?

    季箜灵心下一紧,看看她直盯着门口的眼睛,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却是没有任何反应,连眨一眨都没有。眼睛,涩涩的疼着,有一颗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落,湿湿的挂在脸颊上,她想说进去看看,可是喉咙里就像被刀割了一样,即使发出了声音也只不过是细微的沙咽。

    她努力的擦擦眼睛,转过身紧紧抱着承皓宇,眼泪在那一瞬间决堤而下,泼洒在满是格桑花的平原上。她不敢哭出声音,她怕婆婆听见了更伤心,所以她只好低低的呜咽着,将眼泪鼻涕都抹在承皓宇的外套上。

    承皓宇似是知道了她的无能为力,便压低了声音道:“老奶奶,我们认识俏儿,能进去看看她吗?”

    承皓宇虽然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家伙,但他有自己的原则,比如面对眼前的婆婆他就无法冷酷到底,毕竟他的心也是肉长的,这一点季箜灵最清楚不过。

    婆婆明显是愣了愣,随后摸着墙往里头走。“好吧,别嫌家里乱!”

    承皓宇拍了拍季箜灵微微发抖的肩膀,故意用打趣的语气说:“好了,别哭了,再哭就成花猫了!”

    季箜灵知道他这是哄她,可是内心最柔软处隐隐的疼着,就像被针扎被刀刮,让她痛不欲生。她抬起头,抹抹眼泪鼻涕,“我是不是很没用,很脆弱?”

    她从不承认自己没用或是脆弱,这一次,她承认了。无条件,承认。

    “还好。”承皓宇揽过她窄小的肩膀,一前一后的走进这所邋遢的房间。

    房间很小,只容得下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些常用的家用品。灰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张自制水彩图,图画上一个婆婆拉着一个小女孩站在宽阔的草坪上,笑脸盈盈的看着天空。女孩手里拿着一朵红色的小花,喜滋滋的笑容蔓延在她圆圆的脸上。

    指尖,轻轻拂过小女孩的脸,那日在壁荷的片段涌入脑海。俏儿乖巧的模样,看着她毕恭毕敬的说话行礼,看着她低头认错的样子季箜灵一阵心塞。原来,真的是她。“奶奶,这是您和俏儿吗?”

    婆婆停下脚步,回头无光的双眼向声音源头望了望,点点头。“这是俏儿画的,哎,这孩子,哎……”婆婆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只留下一声叹息,便往房里走去。

    季箜灵若有所思的看看她的背影,低声对承皓宇说:“婆婆好可怜,对吗?”

    看着季箜灵眼底浮闪着的泪花和不忍,承皓宇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他拍拍季箜灵的肩膀。“去看看吧,我出去打个电话!”

    季箜灵走到婆婆身后,看见她一手拿着三炷香,另一只手却在旁边的袋子里摸来摸去,大概是在找火机吧!季箜灵想着,便伸出手将桌子上的透明火机给拿起来,将它递到婆婆手边。

    婆婆感受到了火机的存在,五根苍老的手指轻轻附上火机,将它拿在手里,轻轻擦了几下就蹿出一道金黄的火花。婆婆木讷的将香凑过去,都没点着就放了下来。她颤抖的双手将香插在装着灰土的碗里,双手合十,抬起枯黄的脸,忧伤的说:“俏儿,你一定要找到你的父母,下辈子,好好跟着他们!一路好走!”

    俏儿,一路好走!季箜灵默默的在心里默念一声,双手不自觉地也跟合十,她抬起苍白的小脸,望着那块迎风飞舞的白布,心中思绪万千。

    婆婆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张相片,那是俏儿小时候的照片。照片里俏儿扎着两个可爱的辫子,笑盈盈地望着照相机,稚嫩的小脸上布满了喜悦。

    婆婆的指尖抚过照片平面,神色黯然的说:“俏儿小的时候父母就出事死了,跟着我从小到大没吃过甜头。这孩子却也听话,每天上学回来就给我按摩捶背,还趁着周末可以玩耍的时间去捡塑料罐卖。她长大了,我的身体却是越来越差,后来眼睛也看不见了,她就没办法上学只好在家照顾我。为了我,这孩子吃了很多苦啊!”

    季箜灵心疼的看着婆婆,伸出手握住婆婆因气血不足而颤抖的手,“婆婆,俏儿一定觉得很幸福,因为她有你这么好的奶奶!”

    婆婆似是听出了季箜灵语气里的真诚,她反手覆上季箜灵的手背,用满是老茧的手拍了拍。“谢谢你啊,小丫头!你和俏儿,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问题让季箜灵无言以对,她不能说俏儿就是因为她而死的,她不能说自己和俏儿是怎么认识的。“我们是在街上遇到的,那天我不小心撞到了她,后来,因为年龄没大多少,就很聊得来。”

    季箜灵心虚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婆婆那双虽然看不见但却包含悲伤的眼,她怕一不小心就会被她的忧伤所感触,会不小心说出那件事。

    “俏儿很乖,很听话,很好……”婆婆一直在盯着窗户看,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她能感觉到窗户上那三炷隐隐升起的青烟,它将带着她的思念飘向俏儿所在的地方。

    从婆婆家出来,季箜灵已经没有了任何食欲,她被承皓宇抱上了车,她说不想回医院,承皓宇就带她直接回了盛爵。

    季箜灵坐在床上,闭着双眼,将自己藏在被窝里。房间里没有开空调,是她让承皓宇给关了,说是不舒服。其实她是受到了婆婆居住的环境的打击,那样破败不堪的地方怎么能住人?若是说乾碧那里是平民街,那婆婆那里就简直是穷民街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繁华的A市里,竟有这样残破不堪的就街巷,竟有这样生活不易的老人。她要是承皓宇有这么大的财利,她一定好好整治整治!最起码,不能让老人住那么破旧的地方吧!

    承皓宇走进房间,递给她一杯热水和一些瓶瓶罐罐。季箜灵看的好气,指着这些大小不一的药罐道:“这是什么药?怎么那么多!”

    承皓宇斜睨着她,走到窗前将窗帘拉上,房间里瞬间暗了下来。啪嗒一声,五盏壁灯亮了起来,为整个房间添加了一抹鲜亮。承皓宇坐到床边,伸手将药罐给拿了过去,看了看倒出几颗放在一边,又拿起另一罐接着做同样的动作。接二连三的几次后,承皓宇终于是停了下来,看着季箜灵道:“吃药。”

    季箜灵抿抿唇,看着这些一些圆一些扁的药片,她感觉整个人都伤了。她猛咽了一口唾沫,笑嘻嘻道:“嘿嘿,能不能不吃这么多?”

    她怕吃药,可是有时候胃不舒服她又离不开药。面对现在的情景她是一万个不愿意,又不是什么止不住的疼痛,干嘛一定要用药来克制呢?

    承皓宇才不管她,抓起三片小药片就往她唇边凑,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药片已经溜到了她的嘴巴里。微苦的味道让她只想喝水,这样一来承皓宇就不用再费工夫给她灌水了。承皓宇满意的勾勾唇,目光却再次瞥见她无名指上的戒指,火忽地又冒了上来。“你为什么不戴我送你的戒指。”

    这句话像是逼问也像是指认,逼问是为什么她不戴他送的戒指而戴别人的,指认则是她为什么会接受别人的戒指却不接受他的,无论季箜灵选择哪一种意思,她都无言以对。

    季箜灵用右手遮住那颗闪闪发光的戒指,微垂着头,语气低沉道:“我会把它摘下来的,请给我点时间!”

    那可是无名指,最接近心的经脉,那里只能戴丈夫送的戒指,她怎么会不知道?要是承皓宇的无名指上戴着别的女人的戒指,她恐怕会哭成一只斑猫。虽然没理由,但也会受不了心的控制。

    承皓宇顿了顿,显然没有想到季箜灵会说这个答案,他稍稍舒松一口气,看着剩下的药片。“先把药吃了,我去给你叫外卖。”说完,他就迅速的消失门口。

    季箜灵无奈地抓起那些药片,一颗一颗含进嘴巴里,用水把它们送入腹间。胃里,因为热水的到来,有了些许温暖,不再是空空的冰冷。季箜灵半躺在床上,拿出手机左右翻开着,却不知道该看什么,该点哪里。

    不知不觉,她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她感觉到了冷,她下意识的伸手想拉了拉身上的被子,试图抑制这样的寒冷。可是被子呢?她的手下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她甚至都感触到了自己细腻的肌肤,摸到了柔滑的腰肢,还有软软一触即破的泡沫。

    天,她这是怎么了?难道做那种梦了?季箜灵试图想从这样的梦里出来,可是当她睁开眼时,她整个人都呆滞一怔。承皓宇正在给她洗澡,他的手里拿着沐浴花,轻轻给她擦拭着手臂、胳膊、肩膀。

    看到季箜灵醒来,承皓宇的俊脸也是稍稍一怔,深邃的眸光中被一层茫然替代。然而他是什么都没说,继续给她洗着。动作极轻,也很温柔,这样的很少见。

    季箜灵别过眼看着满浴池的白色泡沫,嘴角斜上一抹弧度。突然兴起一个念头,她慢慢起抬手,用食指将泡沫点到了他的鼻翼上,小小的一点白色在他高挺的鼻翼上特别耀眼,看上去有一种魅惑感。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