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三章 唯一选秀(三)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三章 唯一选秀(三)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诺语闻言看向旁边的褚哲勋,孰料褚哲勋却作壁上观,想看看她的处理方法。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两人的手始终交握在一起,苏诺语面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手上却暗自用力想要挣脱开。褚哲勋亦是面不改色,由着她的小动作,只是无论如何也不容她将手抽走。    苏诺语看向吴紫晴,耐着性子将她把话说完。    吴紫晴见她面上始终含笑,只以为她性子绵软,心头大喜,趁胜追击:“皇上乃一国之君,子嗣乃国之根本。皇后娘娘想必也是想要为皇上多多开枝散叶、绵延子嗣的。只是娘娘一人力薄,臣女想要伴在娘娘身边,更好地服侍您和皇上。”    苏诺语不以为然,心中明了,说了这么多,不过就是想要从她这儿作为突破口,想要说服她开口留她在宫里。只是她未免太过天真,普天之下,怎会有女子会甘愿为夫君纳妾的?    吴紫晴见她亦不作回应,心头大为恼怒,面上却不显:“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贤良淑德,堪为表率。想必娘娘一定能为皇上更多地选拔秀女,六宫之中也能更热闹些。”    “吴紫晴,你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让本宫帮着你留在皇宫,与本宫分皇上的恩宠吗?”一直但笑不语的苏诺语缓缓开口,声音虽似黄鹂般悦耳,气势上却丝毫不弱。    吴紫晴不想她突然出声发难,一时间没有防备,几乎快要招架不住。随即,本能地予以回击:“皇后娘娘这样说难道是容不下臣女留在皇上身边?”    “你这儿还没进宫呢,便想着同本宫分宠,本宫岂能容你?”苏诺语脸色沉下来。    吴紫晴虽说出身世家,但所受庭训尽是大家闺秀的那一套,涉世不深,待人处事这块儿如何比得了苏诺语?苏诺语本就容貌盛极,如此沉下脸来,周身散发出来的威势自然叫人不敢小觑。    吴紫晴到底年幼,也沉不住气,委屈道:“皇后娘娘本该母仪天下,为皇上充实**。您既是容不下臣女,也该为皇上的子嗣着想!若是一味地想着独霸皇上,便是群臣也存有微词!”    “还真是心思灵透!”苏诺语冷笑道,“这么快便想着用群臣来压本宫吗?”    这罪名扣的有些重了,吴紫晴本能地看向褚哲勋,见他阴沉着脸,没有说话,心底也拿不住他的意思。再三思虑后,决定还是扮可怜更适合:“娘娘这样说,岂非是叫臣女无地自容?臣女再如何不知礼数,也不敢出言威胁娘娘。”    苏诺语淡淡瞥她一眼,似笑非笑:“你如今貌美如花,正值青春,是该好好找个如意郎君才不算辜负。不若这样吧,本宫便在这满朝文武中寻一个英俊潇洒的给你,届时让皇上给你指婚,到时候本宫再给你备一份丰厚的嫁妆,如何?”    吴紫晴闻言彻底变了脸色,被宰相府娇惯着长大,哪里被人这般苛责过?当下也顾不得那许多,挺直了腰背,语气也渐渐不善:“皇后!您再如何也不过是一介妇人!今日殿选是为皇上选择合适的女子入宫伴驾,您不过帮着参考,怎可因着嫉妒便全部回绝?别说大朗王朝,就是古往今来,也从未见过您这般容不下旁人的皇后!”    苏诺语见她如此,并无任何怒意,只是淡淡地反问:“你是谁?”    “臣女……臣女乃宰相府的嫡出小姐。”吴紫晴不明所以地回答。    苏诺语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既已说了自己是宰相府的小姐,那么你便该知道,别说是你,就是你父亲,见了本宫也得下跪问安!凭你不过是家眷,怎敢在本宫面前如此不知礼数?”说到最后,语气渐渐严苛。    吴紫晴神色大变,膝盖一软,跪了下去:“臣女……臣女不是那个意思。皇后娘娘息怒,臣女一时失言。”方才皇后那话说的厉害,她不得不低头。    宰相府千金同皇后娘娘起了争执,吓得周围的秀女也不知该如何应对。而皇上的冷眼旁观,又令大家忍不住猜测,也许传言并不准确。传言皆说皇上待皇后恩宠优渥,如今看来,似乎有待考量。    苏诺语却一反常态,再出言时,变得咄咄逼人:“一时失言?本宫看你是自命不凡,想要取本宫代之吧!”    “臣女不敢。”吴紫晴怯懦地回话。    “没什么敢不敢的。本宫今日便将话放在这儿,这后宫有本宫一日,就休想有人染指!”苏诺语站起身来,朗声道。    所有人闻言皆神色大变,从来没有女子敢这般公然地语出妒意。更何况还是当着皇上的面,说出这样的话。言外之意只怕不仅仅是告诫她们这些妄图嫁进皇宫,想要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女子,更是告诫皇上断了纳妃的念头。正当所有人以为皇上会动怒之际,却惊讶地发现皇上非但神情平和,仔细去看,甚至能在他眼底隐隐瞧出赞许来!    这样的念头几乎是一浮上心头,便被大家按了下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皇上不仅仅是男人,更是一国之君,纳妃本是常事,岂容人从中干涉?    户部侍郎的妹妹原是站在吴紫晴身边,此时也忍不住站了出来:“皇后娘娘息怒,吴姐姐不是那个意思。”    户部侍郎与宰相原本就走得近,两个小女儿家自幼便是闺蜜,大抵就像是苏诺语与清然这般。此时看着皇后动怒,自然想要劝上一劝,不仅仅为吴紫晴,也是为自己。今日入宫待选,她兄长早有言在先,说是让她做好入宫伴驾的准备。所谓选秀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她欣喜不已地入宫,不想却是这般情景。她与吴紫晴不同,吴紫晴原本心心念念的人便是褚哲勋,而她从头至尾想的都是进宫当宠妃。又岂能甘心自己的愿望被皇后三言两语便打断?    苏诺语站在那儿,见有人路见不平,饶有兴致地问:“你又是谁?”    “臣女户部曾侍郎亲妹曾水旋。”曾水旋微微低头,恭敬回话。    “你觉得本宫冤枉了吴紫晴?那么你呢?今日来此,到底是迫于无奈还是也妄图进宫伴驾?”苏诺语索性挑破了问。    曾水旋面上微有诧异,很快泯于无形,温婉开口:“皇上乃人中之龙,自然是无数少女的春闺梦里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而谦谦君子,自然也令淑女好逑。”    苏诺语冷笑开口:“看来你并未听见本宫方才的话!本宫方才说了,这后宫之中有本宫便足矣!”    “皇后娘娘此言差矣。”曾水旋不动声色地反驳,“这后宫的女子就好像是花儿一样,一枝独秀纵然不错,可也敌不过春色满园不是?而对皇上而言,后宫妃嫔就像是一桌子的美味珍馐,即便再怎么爱吃,可若是吃的久了,也会乏味,会想着变换口味。”顿一顿,她看向一直没有表态的褚哲勋,“不知皇上以为如何?”    对褚哲勋来说,全部的心思皆在苏诺语身上,虽然今日这场面是他要求她来的,却没想到她能表现的这般淡定从容。认识诺语这么久,怎会不知她淡然的心性?见惯了她的平和,乍然看着她的锋芒毕露,着实令他感到惊喜。知道她今日如此,不过是为了一劳永逸。但从此便要背负一个善妒的名声,于她而言也是不公。    褚哲勋一直欣赏着苏诺语的百变,不想有人问话,心生不悦,刚想要回话,便收到了苏诺语状似不经意地眼神。他微不可见地颔首,没有马上回话。    苏诺语笑一笑,慵懒发问:“难道本宫的意思还不明确?皇上纵然手握天下权柄,可事关后宫,还是本宫说了算!”    苏诺语想过了,若想一劳永逸,只怕自己这妒妇的形象是改不了了。既如此,索性更直接明了,免得那些人一直垂涎于哲勋。    思及此,苏诺语不由地偏头看一眼褚哲勋,这男人实在是优秀。即便没有皇上的身份,只怕也难免有人惦记。可是一想到这样优秀的男人对自己情有独钟,苏诺语唇角的笑意便怎么也藏不住。    原本苏诺语的话便已经令人震惊,此言一出更是叫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秀女们不敢置信地看着传言中温婉平和的皇后,几乎可以想见即便有人进了宫,只要皇上不主动,只怕也很难有获宠的那日。大家面面相觑,眼底皆是不可思议。连着吴紫晴和曾水旋在内,皆不知该如何应对。    苏诺语却并不满足,继续道:“更何况本宫从不认为女子如花儿或是菜肴,在皇上心中,本宫便该是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    众人哗然,皇上便坐在这儿,皇后还敢这样放话,难道就不怕皇上当众拂了她的颜面吗?思及此,所有人的目光皆看向褚哲勋,等着看圣意如何。    终于,沉默了许久的褚哲勋低咳两声,道:“朕以为皇后所言甚是。弱水三千,朕只取一瓢饮。”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