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 准备选秀

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 准备选秀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直到大家都说的差不多了,褚哲勋方才清了清嗓子,问:“方才爱卿所言朕都仔细想了,似乎是有些道理。龙?坛?书?网M.longtanhshuw.com那么你们便说说看,该如何解决呢?”    众人一听,心里乐了,对视一眼,心里就有了底儿。想想月余前,皇上还当着群臣的面信誓旦旦地说此生非皇后不娶,并且承诺六宫无妃。当时在场之人无一不被他的一番诺言所震惊。    现在想想,那几日还真是令人不忍回顾啊……    新皇登基,普天同庆,群臣皆是携了家眷一同出席,共同拜见新皇。当时对于皇上“六宫无妃”的诺言,可谓是让家眷们听得内心激荡不已,泪眼婆娑啊!想想看平日里,别说是皇上,就是寻常人家的男子也都是三妻四妾,喜新厌旧的。    女子自古有约束,妒忌便是犯了七出。男子可以对犯七出的女子休弃,而因此被一纸休书送回娘家的女子这一生也是再难改嫁。所以,从来女子都活得小心翼翼,生怕犯了忌讳。    但古往今来,爱情都是排他的,没有人不希望一份纯粹的、无旁人掺杂的爱情。男子喜新厌旧,向来是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可女子呢,面对丈夫的背叛,面对丈夫的变心,不但不能有所非议,还得勉强自己做出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来,妻妾其乐融融。    所以,皇上那日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金口玉言承诺皇后娘娘,此生再不纳妃时,所有女子皆感动得热泪盈眶。回府后便纷纷以此对夫君提出了异议。    换做平日,即便有人对丈夫纳妾有所异议,也不敢纠缠不放,但现在不一样,没有男子敢说家中妻子犯了七出。反倒是女人们搬出了皇上做榜样,只一句话便能堵住男人的悠悠之口:就连坐拥天下的皇上都可以为了皇后娘娘做到唯一,凭你们为何不能?    因着有皇上做表率,他们在府里的日子也不那么好过。那个时候他们心底就憋着一股劲,想看看皇上这心思究竟能存多久不变!    事实上,登基那日听着皇上信誓旦旦的诺言,他们这些“过来人”便是嗤之以鼻的。男人嘛,谁还没个海誓山盟,信口开河的时候。再坚贞不变的感情也敌不过时间,时间久了,什么海誓山盟,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再者说若是皇上真的永不纳妃,他们想要往宫里安插自己人的念头岂非就泡汤了?    所以,于公于私,他们都不希望看见皇上真的一诺千金。大家背地里都在等,等着看皇上亲自打破自己的诺言!    没想到这一日来得这么快!原本他们寻思着,以皇后娘娘那般的倾国倾城,怎么的也能独霸皇上一年半载的时间。没想到这才不过月余,皇上就腻味了。什么六宫无妃,什么白首到老,只怕早就成了一纸空话!    褚哲勋端坐在上首,目光在众人身上逡巡,将他们的心思收入眼底。对于褚哲勋来说,一眼窥破人心,早已是见怪不怪的事。更不用说此时此刻,他们脸上那隐藏不住的小兴奋。他心里暗想,只怕这些个臣子现在都高兴得不行,想着皇上终于也同他们一样了。    但他并不表露出来,在他们抬眼的瞬间,他将目光自然地移开,似乎从未看过他们。过了一会儿,见他们没人说话,方才又问:“莫不是朕的问题很难?怎得不见诸位爱卿说话?”    太傅上前一步,拱手作揖:“皇上既然问了这个,那老臣说两句话吧。若是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皇上恕罪。”    “爱卿但说无妨,今日大家畅所欲言,言者无罪。”褚哲勋朗声应道。    太傅这才笑眯眯地看着他,说:“老臣以为,为我大朗王朝开枝散叶、绵延子嗣着想,皇上还是该尽快充实**。自圣祖季文德皇帝起,便是沿袭了前朝的选秀纳妃制度,每三年选拔一次。将官宦家的适龄女子选拔入宫,经过层层筛选,最后由皇上亲自殿选出满意的,留在后宫,服侍皇上、皇后。”    褚哲勋边听边颔首:“那剩下不满意的该如何处置才妥当呢?”    众人一听,心中有了猜测:这位皇上虽说是圣祖皇帝的亲子,但到底不是长在宫中,这许多事儿都还没弄清楚。从前跟在高祖皇帝身边时,也都将更多的心思方才了文韬武略上,并未更多的关心皇上的后宫。大概也正是因着这些事儿还不太了解,所以才会一时冲动对皇后许下那样的承诺。果然,这才短短一个月,便心生悔意!    其实这也难免,毕竟男人嘛,哪个还不想着左拥右抱呢?更别说是皇上,天下的女子他尽可以予取予求,想要一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再者说关于皇上的心思多变,大家已经领教过一次。从前,皇上还只是褚爷时,京城便一直盛传说他深爱白府千金白霜月,几乎是到了非她不娶的地步。    那个时候,京城中想要与褚府搭成亲家的数不胜数。加之褚爷一直器宇轩昂,风度翩翩,是不少女子的春闺梦里人。然而他却从不松口,执着地除了白府千金,谁也不要。就连当时皇上亲自赐婚,也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    可是后来,白府出了事,白府千金更是葬身火海。就在所有人以为褚爷会伤心消沉之际,他却像是没事人一样,一切如常。再后来,才听见有人议论,说是看着褚爷身边有了别的女子。现在想来,那时趁虚而入的便是当今的皇后娘娘。说起来皇后娘娘还真是好福气,没什么家世背景,竟能虏获褚爷的心!    不过这件事也向所有人证明,这世上根本没有至死不渝的爱情,当年痴情如褚爷,不也在白府千金死后不久便另谋新欢了吗?    这样的事情,更是坚定了大家的猜测:花无白日红,这皇后娘娘同那白府千金一样,迟早也会成为皇上心中的过去。    太傅闻言,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更是事无巨细地解释:“这边要看圣上意下如何了。您可以为这些落选的女子赐婚,赐给王爷们或是亲贵大臣。再若是有不喜欢的,便遣回本家也是可以的。”    褚哲勋听后,满意地点头,随即又看上别人:“你们也都认可太傅所言吗?还有没有别的意见?”    户部侍郎眼珠一转,上前一步,恭敬道:“皇上,臣以为除了照老祖宗的规矩选秀外,也是可以推陈出新的。”    “哦?”褚哲勋来了兴致,“何谓推陈出新?”    户部侍郎拱手道:“祖宗规矩中进宫待选女子必得是出身世家。这样一来便会埋没不少德才兼备的女子,于皇上而言也是一种损失。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臣以为皇上若是喜欢,出身是可以不予考虑的。”    “曾侍郎所言极是,老臣复议。”宰相说道。    褚哲勋满意开口:“既如此,这件事朕便交给内务府去办,但如今朕初登基,国库吃紧,朕并不想大规模的选秀。不若这样吧,便由诸位卿家推荐合适女子给内务府,朕再考虑,如何?”    “是,臣遵旨。”所有人异口同声。    之后又闲聊了几句,褚哲勋方才让他们退下。众人出了宫门,一个个心底皆是喜不自胜。如今宫中除了皇后娘娘外,再无旁人。此次入选进宫伴驾的女子,占得先机,十有**都是能封妃的。皇上公然将这等好事交给他们,可不是对他们的器重与示好?    大家达成默契,这等好事暂时都得守口如瓶,切莫走漏了风声。而回府之后,大家便忙碌起来,开始先从自家选择适龄女子。    而原本褚哲勋面上的笑意在众人退下后,也渐渐褪去。他起身往凤鸾殿的方向走,心底忍不住冷笑连连。平日里还真是小看了这些臣子,竟一个个心思如此活络!    凤鸾殿内,苏诺语正同心云说话,见他神色不豫,只以为是前朝又出了什么烦心事。挥手示意心云退下后,便迎了上去。褚哲勋直到看见苏诺语,脸色方才稍霁。    “怎么了?前阵子那事不是已经过了?”苏诺语挽着他的手臂,来到廊下的贵妃榻上并肩坐下。    褚哲勋语气不善道:“平日里倒是小瞧了那些臣子,一个个对我的家务事关心至极!”    苏诺语诧异:“为了后宫?”    褚哲勋颔首,将方才在嘉德殿内发生的事说与她听。本以为苏诺语听了也会心生不悦,不想她面上的笑意不减反增。    面对褚哲勋眼底的诧异,苏诺语轻浅一笑:“你我之间心意不曾改变,我又有何不悦之理?再者说,今日这事也尽在你掌控之中,就你这老狐狸,想必只有他们被算计的份!”    “难道你就不怕我被他们说动了心?”褚哲勋好笑地问。    苏诺语面上含一抹得体的笑,温婉开口:“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连性命我都能毫不犹豫地交给你,更不用说这些小事。若是你我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岂非是白白耗费了时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