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 皇上探监(上)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 皇上探监(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阮天浩的眼底因着想到她而迸发出的光芒在那一瞬间暗淡,就好似火苗被倾盆大雨浇灭了一般。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 她的心意那么难能可贵,生命更是如无价之宝,怎可为了他,而有一丝一毫的损伤呢?    若说后悔,他从不承认,但当她说出愿意生死相随的话之后,他的心却不再如从前那般坚定。这几天,他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若是一切可以重来,若是早一些明白她的好,他是否还会这般坚持?    答案,竟是不确定……    只可惜这样的假设毫无意义,人生永远没有重来的机会。若是一切可以回头,或许不该去招惹美好的她……    “皇上,路黑难行,容奴才为您掌灯。”外面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阮天浩的沉思。只见他眉头微皱,背过身去,满是戒备。    不一会儿,脚步声停了下来。阮天浩听见熟悉的声音传来:“你们去外面候着,朕有话问他。”    “是,奴才们明白。”狱卒退了出去。    待狱卒离开后,褚哲勋站在那儿,看着蜷缩在角落里的人,没有说话。关于阮天浩,朝臣们已有了商议的结果。难得有一次,众口一词,所有人都说他其罪当诛。判罚有了结果,三日后午时,斩首示众。    毕竟曾经兄弟一场,即便在褚哲勋心底,早已将他看透,早已不再视他为兄弟,但这临终一别,还是有些话想要同他说。前几日曼绮来过一次,虽不知他们具体说了什么,但据狱卒回话,似乎并不愉快。而逍遥谷那边,夜尘和清然却难得有不一样的见解。    褚哲勋站在那儿,看着他再不似从前那般潇洒倜傥,反而卑微如草芥,心里多少有些难受。他来有一会儿了,阮天浩却像是全然没有会意般,一动不动。但越是这样,褚哲勋就越是笃定,他一定知道自己来了,只是不想面对罢了。无妨,看在从前的交情上,他可以等。    就这样,两人一站一躺,无人打破沉默……    阮天浩了解褚哲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若是自己就这样躺着,只怕他也不会离开。而有他在,自己无法静下心来,去回忆与曼绮的点点温馨。    终于,他几不可闻地叹气:“皇上屈尊降贵来此,难道便要这样一直站着吗?”    褚哲勋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道:“既然说了话,不如起身面对。”    阮天浩转身,略显艰难地站起来,伴着沉重的镣铐声,他站定在褚哲勋的面前。两人相视而立,许久后,方才听见阮天浩嘲讽地开口:“从小到大,你似乎从未对这个位置表现出哪怕一丁点的觊觎,可即便如此,这位置竟然也落入你的囊中。”    褚哲勋摇头:“天浩,你太偏执。其实阮叔待你与天策从来都是一样的,你却偏执地认定了他的偏心,对他下了毒手。曼绮也是如此,自她嫁与你那日起,便一直视你为天。可你对这结发之妻,也是毫无顾惜。就连我在内,从来都视你为兄弟,可你回报了我什么?”    在阮天浩面前,褚哲勋并未用那象征着无上权力的“朕”,而是“我”。登基也有些时日了,褚哲勋却从未有过高高在上的帝王姿态。哪怕在群臣面前,他亦表现得平易近人。    阮天浩原本神色冰冷地看着他,丝毫不为所动,但当他骤然提及曼绮的时候,他冰冷的神色终于出现了变化。褚哲勋将这改变看在眼中,心下了然,夜尘和清然的推断绝非空穴来风。在阮天浩那冷酷无情的心底到底也有柔软的所在,很显然曼绮便是那柔软!    “你懂什么?你们都是嫡子,哪里明白庶出又不得重视的苦衷?”阮天浩的声音抬高了几分。嫡庶之别,大概是阮天浩幼年时期心底最深的痛!    褚哲勋神色微微暗淡,或许他的确不懂阮天浩的心结,但易地而处,他自信自己不会走到这一步。    “即便如此,你对阮叔和天策心存怨怼,那么曼绮呢?自你们婚后,她是如何待你的,难道你不知道吗?为何要如此对她?”褚哲勋问。既已知晓他的痛处,那么问话当然要有所侧重。    果然,阮天浩的愤慨有了一丝迟缓,他眼底瞬间暗淡下去,随即才又武装好自己,不领情地反问:“与你何干?即便你如今成了一国之君,但我的家事,也轮不到你来置喙!”    褚哲勋并不动怒,阮天浩的心理防线早已破败的不堪一击,想要击垮他轻而易举。只是他说的不错,他的家世,与自己何干?他与那曼绮郡主并无交情,今日愿意多说两句,也是看在诺语的面子上。今日来此,一为辞别,二来也是有些话想要说。    褚哲勋神色自如地看着他,颔首:“好,那么我们今日就聊点你我之间的事。”    “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可聊的?”阮天浩语气不驯。他其实是故意的,故意想要激怒褚哲勋。从小到大,他都知道,相比较亲兄弟阮天策,褚哲勋对他更好。若是没有白霜月,或许两人间是能成为兄弟的。    骤然想起白霜月,阮天浩看向褚哲勋的眼神中有了一丝算计。他心里明白,以褚哲勋的深情如许,白霜月便是他心底的永殇!看着褚哲勋如今那副淡然自若的样子,阮天浩心底忽然便涌起了些许不平衡。凭什么他们对峙,自己三言两语便被他激怒,而他却那般淡定?    不待褚哲勋说话,阮天浩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事到如今,你我之间除了那个葬身火海的白霜月外,还有什么好聊的?”他故意强调“葬身火海”四个字,旨在撕开褚哲勋淡然的神情。    孰料,阮天浩预料中的动怒并未出现,相反,褚哲勋平和地笑道:“说起这个事,我或许是该感谢你的。若非如此,我如何能有相爱至深的皇后?”    “什么意思?”阮天浩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褚哲勋不理会他:“什么意思你无须知道。你只需要记住一句话,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    “人算不如天算?”阮天浩略微沉吟,“你这话是何意?”总感觉这才是褚哲勋今日来这儿的真正目的。    褚哲勋看着他,不疾不徐地从怀里拿出三枚雪玉,放在阮天浩面前,说:“这东西想必你不会陌生吧?”    阮天浩的目光触及那三枚雪玉的时候,神色大变,一脸震惊地看着他。这东西他当然不会陌生,虽然另两枚雪玉他无从得见,但至少阮家的那枚他太熟悉不过。当初爹死后,他从他身上拿走了雪玉,只可惜后来又被爹拿走而已。    雪玉一共有三枚,除了阮家外,另两枚分别在褚府和白府。褚府的自不必说,一直是由褚哲勋保管的。关键是白府的那枚,怎会在他手上?难道是白峰给他的?    这念头刚一浮现在他脑海中,便被他迅速否定。不会的!他清楚地记得,当初霜月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说是她爹将传家雪玉交由她保管。他下手那日,白霜月并不在府邸,事发突然,断然没有转移的可能。这东西应该一直都在白霜月的身上!可是他当日搜过身,什么都没找到。褚哲勋是如何拿到的?    “白府的那枚怎会在你这儿?”阮天浩看着他,问,“莫非你当日所表现出来的对白霜月的好感,也是冲着这枚雪玉去的?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何能登基,却原来,是托了雪玉的福!那些传言竟是真的,得雪玉者得天下!”    褚哲勋冷哼:“你以为我与你一样吗?当初你明明知道我对霜月的心思,却从中插足!明明是我为她创作的乐曲,被你盗用!还有那次雨夜救霜月,也是你冒了我的名!若非是你从中作梗,我如何会与霜月那么曲折?可即便如此,我都在想,若是你真能给霜月幸福,我愿意放手,祝福你们!可是你呢?你都做了什么?”    阮天浩朗声大笑:“无论如何,她临死之前也对你无意!”    “那也是因为你在火烧白府那日,冒了我的名!让霜月以为做这一切的人是我!”褚哲勋怒斥。    阮天浩闻言,微微变色:“这些你是如何得知的?”当日跟他一起的兄弟们,皆已命丧黄泉,褚哲勋是如何知道这些细节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褚哲勋的声音冰冷似寒冬腊月的大雪纷飞。    阮天浩忍不住上前两步,盯着褚哲勋的眼睛,仔细回忆着他方才说过的话。突然间,灵光乍现,他不敢置信地问:“难道白霜月根本没死?”    “在你的阴毒之下,她安能活着?”褚哲勋反问。    阮天浩摇摇头,笃定地说:“不!她一定没死!否则,你不可能有她的雪玉,也不可能知道当日的那些细节,更不能会有相爱至深的皇后!”    是了,无论这么些年来,他是否真心将褚哲勋视为兄弟,但至少他相信褚哲勋所表现的出来都是真实的。因此,他对白霜月的深情,不会作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