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诺语求见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诺语求见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登基与封后的事宜尘埃落定,接下来最要紧的事便是处置阮天浩等逆臣贼子。龙坛书网www.longtnahsuw.com之前阮天浩一直被关押在逍遥谷中,直到褚哲勋登基之后,才由石海等人秘密押送进了宫里的大内监牢。    褚哲勋终于开始着手处理阮天浩的事。在这之前,他曾找到阮忠,与他深谈过此事。虽然阮天浩犯下重重死罪,但事涉阮忠,他还是不能不考虑他的情绪。    那一日,阮忠进宫,见了他,刚准备行礼,便被褚哲勋快步上前,亲自扶住:“阮叔,您如此叫哲勋如何敢当?虽然如今你我身份有别,但在我心中,您始终是我的师叔。”    阮忠摆手,强调道:“皇上,礼数不可废。如今您是君,我是臣,君臣有别。若是叫别人看见,会议论皇上。”    褚哲勋却并不认可:“在我心中,我先是褚哲勋,然后才是一国之君。身为褚哲勋,便该唤您一声师叔。您不必退却。”    阮忠眼底是满满的欣慰,不愧是先皇的儿子!既然皇上如此坚持,他也不就不再与他争辩。阮忠看着他,问:“皇上今日找臣来此,想必是为了逆子阮天浩吧?”    褚哲勋点头,略有些迟疑地开口:“阮天浩他……”    “皇上,在他的问题上,您不必考虑臣的想法。”阮忠一脸严肃地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可为臣一人而罔顾大朗王朝的律法!”    褚哲勋眉头紧锁:“阮叔能这样想,是大朗王朝之幸!更是天下百姓之幸!”    阮忠摇头:“皇上,臣与您说实话,臣之所以如此,并不全是高风亮节。天浩他与臣交手两次,一言一行,早已伤透了臣的心。在臣心底,他与臣早已恩断义绝!”    褚哲勋语塞,不知该如何宽慰。    阮忠起身,郑重道:“皇上,这件事上请您秉公处置,臣绝无怨言!”    既然他话已说到这份上,褚哲勋自然也不好多说,只得点头道:“好,这件事我心里有数。”顿一顿,他又说,“等会儿还约见了吏部尚书,就不留阮叔了。待日后有时间,再请您与爹进宫一叙。”    “好,皇上,那臣便告退了。”阮忠行礼之后,恭敬退下。    褚哲勋看着他的背影,莫名地觉得有些悲凉。对于阮忠这人,他多少是有些了解的,绝非是那种能够不顾惜父子之情的人。他今日这般说,大概也是为了在自己面前表明态度,免得自己为难吧。    在这之前他也同夜尘说过此事,在夜尘那儿,早在数年前便已经同阮天浩恩断义绝。因此,但凡谈及阮天浩,夜尘从来都抱着一副陌生人的态度。    心思回转,既然阮家人的态度已经这般明了,他倒是可以全无顾虑。当然,若是真有人想要劝他网开一面,也是不行的。阮天浩所犯的罪过,可谓是罄竹难书!如今需要考虑压根的不是死不死的问题,而是怎么死的问题!    正当褚哲勋在嘉德殿处理政事之时,总领内监田远躬身进来,在他面前低声道:“皇上,皇后娘娘来了,说是有事想同您商量。”    “诺语?”褚哲勋从如山的奏折中抬起头来,颇为诧异。    田远低头,说道:“若是皇上这会儿政务太忙,奴才去同皇后娘娘说一声吧。”    褚哲勋放下手中的笔,身体靠向椅背,道:“不必,请皇后进来。”    “是。”田远应声是,转身退下。    他实在好奇诺语这会儿来找他所为何事。诺语是个懂事识大体之人,心知他这阵子难免分身乏术,从不会来打扰。甚至用膳时候,她也只是派了丫鬟送到这儿,叮嘱他按时用完,如此而已。两人虽说新婚燕尔,然而一日之内,除了晚上睡觉在一起,其余时间也难得一见。    连续几日,他晚上回寝殿的时候,都赶上诺语已经昏昏欲睡,却仍然硬撑着等着他。桌上摆着随时温热的养生羹,细细服侍他用了,又体贴地服侍他洗漱。好几次,他心疼她如此辛苦,都让她先睡,然而她总是这边应下来,待得第二日晚上,依旧能一回寝殿便见她为他忙前忙后。    他必须承认,这样的诺语让他既感动又心疼。他每每忙了一天,到了晚上就是想着能同她说说话。听她在耳边温言软语,似乎一整日的疲倦都能被驱赶。可大多时候,她陪他聊上几句,便沉沉睡去,令他好不心疼。    所以一般情况下,她若没什么紧要事,断然不会在这会儿来打扰他。那么究竟是什么事,让诺语这会儿来嘉德殿呢?    正想着,苏诺语款款走来,身边并没带心云。他靠在椅背上,略显疲惫地朝她伸手:“诺语,来我身边坐。”    远远地并不真切,走近些却赫然瞧见他眼下的淡淡乌青,可见是这段时日没休息好所致。苏诺语走过去,却并未坐下,而是来到他身后,轻声说:“这些日子政务繁忙,你实在辛苦,我又没什么能帮你分担的。”    语气中的自责令褚哲勋不忍,他握住她的手,道:“谁说你不能分担?若不是你在身边,我只怕是难以入眠。诺语,有你在身边,对我来说便别无所求。”    “嘴上抹蜜了吗?”苏诺语娇笑出声。细嫩的素白玉手已然按在他的太阳穴上,轻重恰到好处地揉捏着。    褚哲勋不忍打破这样的温馨,闭上双眼,尽情享受诺语的柔情似水。过了一会儿,方才张开眼睛,将她拉到面前:“既然来了,便陪我说说话吧。”    苏诺语温顺地坐在他怀里,想起自己今日的来意,轻声说:“哲勋,有件事,我受人之托,想要同你商量下。”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小心。有什么事你但说无妨。”褚哲勋的声音也是唯有她才能听见的温柔。    苏诺语把玩着他的手指,问:“哲勋,阮天浩是不是关在宫里?”    “嗯。”褚哲勋应道,反问,“你怎得想起问他?”    苏诺语淡淡一笑:“今日清然进宫看我,说起曼绮郡主。自从同阮天浩分开,曼绮郡主便结下了心结。听清然说,若是有机会,曼绮郡主很想见阮天浩最后一面。”她顿一顿,“哲勋,我知道阮天浩罪无可赦,但曼绮郡主毕竟无辜,能否让他们见最后一面?”    褚哲勋看向她,问:“诺语,你对曼绮心怀怜悯?”    “是。”苏诺语点头,并不瞒他,“男人间的杀伐决断不该牵扯到无辜女子。如今阮天浩武功尽失,曼绮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若是可以,安排她与他见一面吧。相爱一场,总还是有些情分难以割舍。”    褚哲勋应允:“按说阮天浩所犯之罪,是不便再见人的。但曼绮在之前立下大功,见一面也未尝不可。这样吧,我让石头去安排,你给清然回个话。三日后戌时,接曼绮进宫。”    “谢谢你,哲勋。”苏诺语认真地说。    褚哲勋挑眉:“这声谢是为谁说的?你是皇后,永远无需替别人道谢。而若是为自己,那么这一声谢未免太没诚意。你该知晓,我想要的谢意是什么!”语毕,他冲她暧昧地笑一笑。    苏诺语微有羞赧,娇嗔道:“褚哲勋!你整日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别的?这么忙碌的政务都没法让你正经些吗?”    褚哲勋大笑,俯身飞快在她唇角偷一个香:“美人在怀,你却让我坐怀不乱?诺语啊,你这分明是强人所难!”    面对褚哲勋义正言辞地指控,苏诺语颇为无奈。反正比无赖,她永远是输家。既然比不过,当然走为上:“好了,不与你贫嘴。你忙吧,我先回去了。”    褚哲勋飞快拉住她:“你难得来一次,这么容易就想走?”    苏诺语眼珠一转,回身冲他妩媚一笑:“既然公子出言挽留,奴家便不走了!”声音渐低,带一丝沙哑与魅惑。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便是最好注解!    褚哲勋瞬间失神,怔怔间沉溺在她唇边的笑涡……    苏诺语看他怔怔失神,咯咯地笑出声来,灵活地旋身,道:“公子既然无意,奴家便先退去了。凡事不可强求,公子不必勉强。”    褚哲勋回过神来,有几分尴尬,自己竟然如毛头小子般青涩!然而他的动作却极快,不容她离开,问:“什么公子奴家的,从哪儿学的?”这些类似于青楼女子的称呼,大家闺秀出身的诺语是如何懂的?    这回轮到苏诺语微窘,一时失言,竟被他揪住不放。如今面对褚哲勋探寻的眼神,她低垂着头,声若蚊蝇:“有一次清然无意间提及,我便记在心里。”    “记在心里,便是为了我吗?”褚哲勋的声音听来也有几分沙哑。一想到她方才媚眼如丝,他的眼眸转深。    苏诺语抿了抿嘴,想要说不是,终究没说出口。当时她的初衷的确是为了闺趣……    褚哲勋看她那副羞涩的样子,几乎想要抛开朝政,将她好好怜爱。然而,理智终于战胜了**,他喉结上下滑动,在她耳边低语:“晚上在寝殿等着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