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并肩而行(下)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并肩而行(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诺语身穿皇后礼服,站在那儿,宛如鹤立鸡群般,引人注目。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即便她拼命地减少存在感,仍然引得所有人的目光都紧锁在她身上。直到褚哲勋的出现,终于成功地解救了她。    苏诺语缓缓松一口气,她虽没有见不得场面的小家子气,但这样的引人注目,还是让她无从适应。尤其是今日这样的场合,她本就觉得自己有些不合仪制,更是心中隐隐不安。如今可好,大家的注意力悉数转移到哲勋身上,她终于长舒一口气。    然而这样的轻松并未持续太久……    褚哲勋在万众瞩目之下,一步一步走向庆祥楼的最高处。转而面向大家,居高临下,俯瞰众人。身边的首领内监田远高声宣读了先皇的遗诏,随后竟出人意料地传召苏诺语上前听宣。    苏诺语听后下意识地望向褚哲勋的方向,只见他亦遥遥相望,两人的目光旁若无人地在空中交汇。苏诺语低头看一眼自己身上的礼服,心底突然有了令她紧张不安的预感。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一切皆不同以往。苏诺语来到大殿中央站定,刚想要盈盈拜下,便听得褚哲勋的声音传来:“苏氏诺语乃朕之嫡妻,朕特许你站着听宣。”    无论此时苏诺语的心底经历了怎样的紧张,面上始终挂着得体的笑。她盈盈立于中央,眼神始终与他胶着,只听得她声若莺啭:“谢皇上恩典。”    褚哲勋看一眼田远,以眼神示意他宣旨。田远意会,上前一步,手执明黄圣旨,郎朗念着立后旨意。那圣旨是褚哲勋一字一句亲笔所书,并非以往的规制,更像是诉说了拳拳爱意。尤其圣旨最后,分明写着“自此,后宫内除皇后外,无需任何嫔妃”。    连着苏诺语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这最后一句话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叫“无需任何嫔妃”?难道他还想为了皇后,就六宫无妃吗?    群臣们皆不以为意,轻嗤以鼻,几乎是认定这不过是一句空口诺言。诚然那皇后的确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传言也有着妙手回春的医术,可那又怎样?一枝独秀到底抵不过春色满园!再者说,开得再艳的花朵都都凋零的时候,再美丽的女人都有青春不在、芳华老去的时候,到那时,如何敌得过年轻貌美的女子?    别说是坐拥天下的一国之君,就是寻常人家的男子,也做不到守心如玉。现在这样说,不过是做出痴情的样子来。等着日后有貌美的秀女待选,或是有朝臣主动送上女儿的时候,他只怕也就将今日的承诺抛到九霄云外。    自古皇上哪个没有三宫六院?即便深情如先皇,当日对皇后百般疼宠,可后宫依旧有七八位妃嫔。所以啊,这皇上的承诺不过就是过眼云烟。这一刻有,下一刻便已成虚无。    唯有朝臣们的家眷,在听到这样的承诺时,眼底皆写满了羡慕,纷纷将欣羡的目光投向盈盈而立的苏诺语身上。身为一个女子,有着倾城之貌,以及夫君的倾世之恋,这一生该无所求了!    至于苏诺语,震惊之余,满心感动。虽然在这之前,他已不止一次地在她面前承诺过“后宫无妃”。但她以为那不过是两人间的小情话,从未想到他会在登基大典上这样隆而重之地写入圣旨中。    君子一诺千金!    而他给的承诺,又何止千金?    她站在那儿,与他凝望,仿佛世间的一切皆以消失,唯有她与他,相视而立。    褚哲勋待她的好,早已无法形容。不论是从前十余年如一日的默默守护,还是这一年多来的宠溺陪伴,亦或是今日,他当着天下人的面,破天荒地在登基大典这日亲封皇后,以及那感天动地的承诺,都让她心怀感恩。感恩这一生没有错过他,感恩上苍不遗余力地撮合,最感恩的,还是他的不离不弃!    两人间的过往历历在目,耳边还回响着那荡气回肠的承诺,苏诺语眨了眨眼睛,似乎眼底氤氲着潮湿。然而她深深呼吸之后,忍着没让眼泪落下。他曾说过,她的眼泪弥足珍贵,不可在外人面前落下。那么今日,当着众人之面,她亦要笑得灿烂如花!    “臣妾苏诺语谢皇上隆恩。”苏诺语郎朗回应道。    褚哲勋朝她伸出手,说:“来,到朕身边来!”    今日是他的盛世,身边岂能没有她的陪伴?    苏诺语冲他微不可见地颔首,轻微地拎起礼服,抬腿,缓缓地一步一步,走到他的身边……    当她的手轻柔地搭在他的掌心,他紧紧握住,旁若无人地在她耳边低语几句,随后将她牵到身边。她俯瞰众人,面带幸福的笑,耳边还回响着他方才的话“诺语,我的盛世不能没有你!从今以后,你要永远地陪在我身边,与我并肩而立,携手而行!”    哲勋,我会的!她偏头看向他,在心底如是回应。    像是感应到她的心意,他正巧看过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彼此会心一笑,再度看向远方。    田远站在他们身边不远处,约莫着差不多了,便再度高声指引着群臣及其家眷恭敬地跪拜皇上、皇后。接下去便是按着登基大典上的寻常规制,一项项循规蹈矩地进行着。    原本苏诺语站在下面的时候,都紧张得有些手心泛凉,不想这会儿站在他身边,心却异常地安宁平和。非但没有她原以为的忐忑不安,反倒内心一片平静。她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因为有他在身边。    待得礼成之后,便是合宫宴会。褚哲勋与苏诺语理所当然地坐在上首。太妃功成身退,不愿再出席这样的场合。起初苏诺语以为她有些不悦,还在酝酿着要如何才去安慰她。    可太妃却一脸慈爱地对她说:“丫头,你就是想太多!这话我本已对哲勋说过,我本就不愿摄政,之前这次若非舒玄一意孤行要御驾亲征,我也不会答应出山。现在哲勋已然有足够强的能力独当一面,自然不再需要我这老婆子,我累了这么久,难道还不该去安享晚年吗?”    苏诺语仔细凝视她的眼眸,似乎是在判断这话语的真实性。半晌后,方才孩子气地问:“那您真的不管我们了?”    “哈哈,不是我不管,是我管不了。哲勋的能力远在我之上,又哪里还需要我呢?”太妃始终笑得温和,“另外,这嘉德殿太过喧闹,我也住不习惯。我还是搬回我自己的老窝去住。”    一听太妃又回她那偏僻的宫殿,苏诺语下意识地想要劝阻,然而还不待她出口,太妃便像是先知一般,说:“丫头,你不必再劝。我只是换个地方生活,你若是愿意,还是可以像现在一样来时常看我。”    苏诺语同太妃相识已久,多少有些了解太妃的性子,知道她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何况那儿只是偏僻些,里面的陈设丝毫不逊于嘉德殿。于是,她只得恋恋不舍地说:“那您先回去歇着吧。等明日我再来看您。”    辞别了太妃,苏诺语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褚哲勋看在眼里,颇为诧异。面对他的疑惑,她将与太妃的对话说与他听,然后又不放心地问:“你说,太妃会不会是心里有些失落啊?”    “不会!”褚哲勋说得笃定,“太妃是个有故事的人,真正在她心底的绝非皇位或是权利。等你以后与她的接触越来越多,便会更加明白。”    苏诺语听得有些云里雾里,只是这会儿人多,不便于细问。直到后面与褚哲勋闲聊时,才恍然明白,原来太妃是个性情中人,可望而不可求的竟是自己亲生父亲的爱!当然这些是后话。    今夜合宫夜宴,朝中重臣皆在受邀之列,因着宫中女眷除了苏诺语外,再无旁人。因此整个大殿之上,坐着的全是外人。当然这样的宴会,阮天策自然也受邀参加,同行的少不了清然。按说,白峰与阮忠也该出席,但死过一次的人,都不愿再在人前出现。褚哲勋体会他们的心思,也不勉强。    宴会上,苏诺语本该一直坐在褚哲勋的身边,有母仪天下的样子。但她的性子若要让她坐在那儿一晚上,可不是要被憋坏了?更何况褚哲勋不时便要应对朝臣们的恭贺之语,并没有太多的机会陪她说话。    于是,苏诺语在得到褚哲勋的允准后,悄悄起身来到清然身边,将她叫了出去。    原本清然怀有身孕,该在家静养。可今日这样的场合,她还是想来一睹诺语的风采,并分享她的幸福。好在这一次阮天策没有晓以大义,只是一再地叮嘱她万万不可累着。    顾着她的身孕,两人一路走来,苏诺语都很细心地搀扶着她。清然推却不过,笑着说:“这普天之下,能让皇后娘娘如此照料的,大概除了皇上外,便是我了吧!”语气里颇为骄傲。    苏诺语嗔她一眼:“什么皇后不皇后的?你可万万不要与我生分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