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赴鸿门宴(上)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赴鸿门宴(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默贤阁这三个字曾经是朝廷的忌讳,但这一年来,朝野上下出了太多事,而默贤阁明里暗里也做了太多。【最新章节阅读www.longtanshuw.com】正因如此,才一改之前大家对它的误解,称道不已。    沈嘉也是近一年来,才开始认同默贤阁,江湖号称第一组织,绝非浪得虚名。更为难得的是,它绝非是之前传言中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组织,而是匡扶正义、替天行道的组织!    “怎么?很惊讶?”褚哲勋看着沈嘉那副瞠目结舌的样子,好笑地问。    沈嘉点头:“虽然我也认同默贤阁的能力,但能同时说服那些个王爷弃暗投明,实在令人不敢置信!从前只知道默贤阁的公子,从未听过什么阁主,前段时间阁主突然冒了出来,没想到就有惊世之举。如此说来,我倒是对这位阁主有些兴趣。若是有机会,很想拜会。”    褚哲勋一直神色如常,直到听到最后一句,方才不自觉地变了神。即便知道沈嘉是无心之失,他依旧无法容忍。诺语是他的人,容不得旁人的半分觊觎!    “将军,您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这些日子太过疲惫?”沈嘉话音落后,猛地发现褚哲勋面色不豫。    褚哲勋调整了情绪,平静地说:“没什么,上路吧!”    “是。”沈嘉恭敬地应下。    褚哲勋翻身上马,这一路上却有些心不在焉。如果顺利,还有几个时辰便能看见诺语,他实在是激动不已。从上次宫中一别后,已过了数月,他每日每夜能看的除了信物外,便是偶尔的一次鸿雁传书。虽说睹物思人,可有些时候思念过盛,便是什么也解不了这样的相思之苦……    傍晚时分,京郊阮天浩的营地变得热闹非凡。用阮天浩的话说,今夜这顿饭,既是接风,又是壮行。明日过后,便要全力攻打京城,争取一鼓作气!诸王听得他慷慨激昂的一番话,纷纷颔首表示认同。    因着是阮天浩组织的,所以宴席间的上首之位,自然是归属于他。起初阮天浩想要一试众人的态度,还再三推脱,可诸王却是惊人的态度一致,纷纷表态这上首之位只能是阮天浩的。    端坐在上首,阮天浩居高临下地俯瞰坐在他左右两侧的王爷,心底一阵畅快。他在心底告诉自己,今夜只是个开头,往后的日子里,这个位置只能是他的!这些王爷也好,还是朝中的那些大臣也好,都必须臣服在他脚下!    抱着这样的心态,阮天浩心情大好,席间言语中更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来,其余王爷看在眼里,心底虽嗤之以鼻,面上倒也十分配合。    酒过三巡,阮天浩偏头看向身侧坐着的曼绮,递一记眼色给她。曼绮颔首,婀娜起身,笑意盈盈地离去。镇西王等人表面上虽沉溺于美酒佳肴,实际上则一直在盯着阮天浩。    若说之前还有什么迟疑,那么面对现在的阮天浩,他心里明白,那个叫夜月的默贤阁阁主所言不虚。其实不用她说,他们也都心里有数。可总还是存有一些不甘心的,总体说来,造反一事虽说是由平南王挑起的,可做久了王爷,哪个心里没点更多的想法呢?这才会平南王一说,大家便决定跟着他干。    后来一步步走来,发现许多事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无论是平南王也好,还有死去的阮忠也好,大家都成了乳臭未干的阮天浩手中的一枚棋子。这样的认知多少令他们心里不甘、愤怒,继而想着要改变这个事。    可阮天浩手中握有平南王的全部兵力,任谁也是敌不过的。若想要彻底击毁他,必得大家齐心协力。但人心隔肚皮,没人能确定彼此的心意是否始终如一。这其中一旦有人毁了盟约,那么自己必定会损失惨重。正是因着大家都有这样的顾虑,才会让阮天浩一直得逞。直到默贤阁阁主的出现,晓以大义,说服每一个人……    待得曼绮手执托盘,款款而来时,所有人的目光皆投向她。那托盘中摆着一个精美绝伦的酒壶,青花瓷的外观,壶盖上镶嵌着一颗熠熠发光的夜明珠。不说别的,单就那颗夜明珠便是价值连城!    曼绮察觉到大家投向她的目光,犹自镇定地走向阮天浩,随即屈膝道:“将军,请用!”    阮天浩目光扫过众人,只见那些个王爷的眼神皆缠在曼绮的身上,他有些怒气,低咳了两声,道:“诸位王爷,这酒可是难得的佳酿,大家一会儿可要好好尝一尝!”    “多谢美意!如此咱们便恭敬不如从命了!”诸位王爷互看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    阮天浩见他们的目光不再紧锁曼绮,方才笑着说:“之前我便说过,天浩不才,愿意跟随诸位王爷。如今这话依旧,在座各位,无论谁成为了钦天监口中的真龙天子人选,我阮天浩都会全力支持!”    “有天浩这话,自然是极好!”镇西王朗声笑道。自从平南王倒后,镇西王便一跃成为了这些王爷中实力最为雄厚的那个。    听着镇西王这话,阮天浩心底不悦,面上倒也是分毫不显。而曼绮则暗自好笑,之前还有些怀疑那消息的真伪,如今看来,一切都无需担忧。    曼绮手执托盘,走到阮天浩身边,阮天浩拿起酒壶,起身亲自来到诸位王爷面前,颇为恭敬地为他们斟满。看着酒盏中的琼浆玉液,阮天浩面上是志得意满的笑。回首看一眼乖巧坐在那儿的曼绮,与她相视而笑。    待得所有人的酒盏都斟满后,阮天浩方才回到上首处,端起自己的酒盏,道:“诸位王爷,今日便让咱们同饮这一盏,来日齐心协力,攻打京城!”    所有人均信誓旦旦道:“好!齐心协力!”    然而,话音未落,便有王爷皱了皱眉,道:“奇怪,本王突然有些头昏,难道是今日喝多了?”    阮天浩不急着说话,静静地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目光中闪过一切尽在掌控的笑。他早已算好了时间,至多再有一盏茶的时间,所有人都会应声而倒。到那时候,他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拿到他们每个人的兵符,接管他们的军队!    果然,宴席之上,接二连三地有人称自己喝醉,体力不支,起身想要离开。阮天浩冷眼看着这一切,轻哼一声,转而回头与曼绮低声交流几句。而曼绮,则在他回头的一瞬间,飞快隐去眼底那抹若有似无的笑意。阮天浩不疑有他,简短地交流了几句,便将注意力又放回到诸王身上。    见镇西王起身欲走,阮天浩冷冷出声:“王爷留步!”    “咱们王爷醉了,你看不见吗?”不待镇西王出声,便有身边随从看不惯阮天浩的趾高气昂,出声分辩。    阮天浩哪里会将这些小厮放在眼里,丝毫不予理会,径直看着镇西王,说:“王爷留步!有些话我还没说。”    镇西王脚下有些不稳,眼底却一片清明,他摆摆手,道:“有什么话以后再说!本王今日身体不适,提前走一步!”说话间,也不再去看上首处的阮天浩,转身便走。见他离开,其余王爷也都起身,推说自己酒醉,想要先回营寨休息。    阮天浩起身,喝道:“本少爷的营寨,岂是尔等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    “你欲如何?”镇西王的语气中也隐隐透出一丝不悦。其余诸王虽说未答话,但面色也都不好看。    阮天浩一招手,事先埋伏好的将士全部手执长矛大刀地围上来,挡住了诸王的去路。阮天浩笑着说:“各位王爷敬酒不吃吃罚酒,就怪不得我这个做晚辈的无礼了。”    镇西王刚要出言训斥,被身边的王爷拦住,问:“原来竟是一场鸿门宴!你既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必定是有所图,便说来听听看吧。”    “鸿门宴?”阮天浩笑一笑,未置可否,“不错,我将诸位请来,的确是有些事想要拜托大家。”    镇西王冷哼一声,道:“说!”    阮天浩面上始终挂着无害的笑,语气却是毋庸置疑:“还是镇西王爽快!也不枉昔日为拉拢你,煞费口舌。”顿一顿,他接着说,“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诸位将手中的兵符交给我,剩下的事便不劳烦你们。”    “狼子野心!”镇西王斥责道,“凭你也想得到本王的兵符?真是异想天开!”    “异想天开?是吗?”阮天浩笑得志得意满,说这话时连眉梢眼角都无一不彰显出他的把握。    镇西王与其余几个王爷对视一眼,轻松道:“小子,就凭你这些人也想算计本王?你还是太嫩了些!你以为凭你酒中的那些药,也能控制住本王?本王随先皇打江山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话音未落,方才还略有醉态的诸位王爷似乎也都清醒过来,众人皆虎视眈眈地望着阮天浩。一时间,大帐之内,气氛有些肃杀。唯有阮天浩,瞠目不已地看着诸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