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哲勋震惊(下)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哲勋震惊(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褚哲勋长长地叹口气,其实石海说了那么多,真正让他难以接受的并不是他自己的身份,而是诺语的身份。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 shuw .com    若是依石海所言,诺语实际上并不是白霜月,而是师祖苏大同的女儿,那么她究竟是不是自己一直喜欢的那个人?褚哲勋面上难得地露出一抹迷惘来。    这样的情绪是他很少有的,对他来说,自十二三岁后,几乎便没什么事是他拿不定主意的。他早已习惯了将一切事情都掌握在手中的感觉,即便是曾经面对心有所属的霜月,他也一直是内心坚定执着地爱着她,从不曾动摇过。    在这之前,他一直都清楚,自己心里所爱所想的那个人,从来都是那一个。无论是曾经的霜月还是现在的诺语,在他心里都是一样的。雪玉指引着他,霜月重生成了诺语,对于这一点,他从不曾有过怀疑。可是现在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实在叫他震惊不已。    雪玉间的感应不会出错,这之间莫非是发生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他在与诺语谈及前世的事情时,她清楚地记得一切,甚至是许多事的细节,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可是他喜欢的的确是霜月啊,从霜月还是小丫头的时候,他的一颗心便丢失在她身上。难道说那个时候的她其实不是她……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爱的人到底是霜月还是诺语?难道她们俩从一开始便是一个人?褚哲勋心底脑子里一片乱!    不!不对!    他渐渐地冷静下来,仔细回忆起与两人的点滴交集。对于霜月,自是不用说,她还是襁褓婴儿的时候,他便随爹娘一起,去白府看过她。那个时候,他还抱过她呢!而诺语,他自是知道,她真正的身份是师祖苏大同的女儿,是先皇一早便为皇上选定的太子妃以及皇后。    可是诺语进宫没两年先皇驾崩,之后她便也像是染了病似的,快速消瘦,形同枯槁,痴傻无状,被皇上所厌弃。说起来,从诺语被带进宫的那日,他便听皇上说起过,可从未曾得见。    起初皇上曾在他面前说起诺语的面容姣好,说起他对先皇选定的太子妃人选非常满意。两人还曾约定,待他们大婚那日,一定会邀他参加。可事实上,那一日还没来,她便病倒了。最初的时日,皇上还曾与他担忧地提及此事,可渐渐地却不再提。印象中他曾无意提及过,皇上却立刻变了神色。    他恍然,她已不是皇上心中的人。或许是病中精神不济,言语中冒犯了皇上,亦或是病容憔悴,失宠于皇上。总之,他以后不会再提及这个人就是。    再之后,先皇驾崩,举国皆丧。宫中隐隐有传言,说是这太子妃命中带煞,才会一入宫便惹出了这么多事。先皇新丧的那两日,皇上伤心欲绝,曾在与他醉饮之后,对诺语口出怨怼。他心中大惊,不由地想起爹与娘曾说起师祖苏大同一门遭天谴的事,只不知这其中是否有什么牵连。    那日从宫里回府后,他急切地找到爹,问起这个事。向来待他亲厚宽仁的爹瞬间变了神色,严令禁止他再谈论任何关于师祖的事。他虽不明缘由,可看着爹那严肃的样子,也只得记在心里。    之后再进宫,初登基的皇上对那日的醉饮只字不提,只是告诉他,过两日便要举行封后大典,欲立苏诺语为后。直至今日,他都记得他当时的惊诧。    出于对皇上的关心,他抛下爹的叮咛,道出心底的疑惑。皇上显然是不愿多谈论这个事,只说这是先皇的遗愿,为尽孝道,他必须如此。    他心惊,不明白先皇为何要如此执着地让皇上册封一个不喜欢的女子为后,难道这一切仅仅是因着苏诺语的身份吗?可再怎样,也不该赔上皇上的幸福啊!当然这样的话,他并未宣之于口,怕皇上听了心中更是不畅快。想要说恭祝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他心里明白,皇上不会想听任何恭祝的话。    几日后的封后大典,令朝野上下都无法理解的一幕出现:所谓封后大典,可这关键的皇后却从头至尾没有露面;而皇上的脸上也看不出任何大婚的喜悦,只是吩咐章华当着朝臣,宣读了立后旨意而已。面对众人的好奇,皇上只是淡淡地告知,皇后身体抱恙,不便出席。    大家面上虽不动声色,但心底都已经明白,这位新皇后只怕还未开始,便见罪于皇上。众人不明白的是,为何先皇会如此喜欢这个女子。    那一日,他站在大殿之下,看着穿着喜庆的皇上一脸漠然。说实话,他在心底是有些为皇上抱不平的。那个时候的他喜欢上霜月,一心盼望着能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当然,这个愿望也曾一度落空。    褚哲勋的思绪渐渐变得清晰,记忆中曾经忘记的许多事也渐渐被他想起来。如此说来,先皇驾崩后,作为皇后的苏诺语便一病不起。那个时候的霜月,却是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而从年岁上看,诺语与霜月同岁。    凭着他对霜月的了解,几乎可以肯定诺语便是他看着长大、一心守护的霜月。可玉魂说现在的诺语就是师祖苏大同的女儿,种种迹象似乎也证明了诺语就是苏家人。    那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呢?难道是当年诺语先一步进入了霜月的身体?    可印象中他虽并非时时刻刻陪在霜月身边,霜月一直很健康,从未有过任何异样。更何况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若不是亲眼目睹了霜月的重生,他又哪里会有这么奇特的猜想。    这些事便如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麻,任凭褚哲勋做出任何猜测,都有无法解释、说不通的问题存在。    罢了,罢了!    褚哲勋摇摇头,既然想不明白,干脆不要再去纠结。无论如何,他只要坚信这个女子便是自己想要疼宠一生的那个人便是了。剩下的事只有等到见面后,再找玉魂问个明白。对他来说,当务之急便是竭尽全力,平定叛军!    至于他的身份,此刻的他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既然先皇曾留有遗嘱,他听命就是。只是若是让他自己选择,是断然不愿意受这样的桎梏。这么些年下来,他早已看惯了皇上为了朝政,委屈自己。其他方面他都能忍受,唯独选秀纳妃一事,他是绝对敬谢不敏的。    对于他来说,这一生有诺语一人,足矣!    当然,现在想这些事,还为时过早。接下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手刃阮天浩,为皇上报仇!别说两人是真的兄弟,即便不是,为着这么多年的君臣之谊、兄弟情分,他也断不会坐视不理,任由阮天浩这厮逍遥自在!    褚哲勋的目光从远方收回来,今夜似乎发生了许多事,有许多事都是他从不曾想过的。虽然他表面上看上去很是平静,可唯有他自己知道,石海的那些话对他造成了多么大的冲击。    这个时候,若是诺语能陪在身边,该有多好……    每每一人独处,他对诺语的思念便会恣意蔓延,不受控制。对他来说,诺语早已与自己融为一体,融进了他的鲜血与骨髓里,无法分割。    长声叹气,褚哲勋转身,大步离去。明日开始,接下去的每一日,都是挑战,是只能赢不能输的挑战!唯有将这些反贼悉数平定,他才能让诺语有更好、更舒心的日子可以过!    宫外的人似乎都对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做出了规划,而宫里的人,也渐渐得知了皇上驾崩的事……    嘉德殿中,紫英站在太妃身边,着急地问:“太妃,皇上的事大概是瞒不住,奴婢今日听见众人都在结论,您看咱们该怎么办啊?”    太妃缓缓抬起眼睑,看向前方,道:“我原也没想过能瞒多久,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而已。我之前让瞒着,也是想着最近的事太多,免得乱了人心。现在看来,若是再藏着掖着,难免更令人心惴惴。罢了,既如此,便昭告天下吧!”    “那奴婢去安排宫里的守灵事宜吧。”紫英说道。    太妃点头:“是,这件事你去做我放心。顺便,别忘了将贵妃与杨嫔找来见我。有些事,她们做只怕比我做更好。”    紫英看一眼太妃眼下的乌青,心疼地说:“太妃,这些日子您着实辛苦!”    “无妨,更辛苦的时期我都熬过来,现在这样又算得了什么。”太妃不以为然。    紫英眉宇间微有不忍,那一段是太妃心底的殇,为着那件事,太妃几乎快要撑不下去。那段日子,她一直陪在太妃身边,感同身受啊!只是如今这年岁,早该是要颐养天年,却还要这般辛劳,也是叫人唏嘘。    过了须臾,见紫英还没走,太妃抬头看一眼她,淡淡地说:“紫英,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早已放下,你不必为我担心。”顿一顿,她不忘叮嘱,“我交给你的事,容不得半分差池,你自己细心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