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惊天秘密(三)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惊天秘密(三)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不!”皇后像是猛然间清醒过来,撕心裂肺地大叫道,“不要!皇上,臣妾求求您,不要这样对他!皇上,臣妾不懂您说的那些,但臣妾知道,他是臣妾怀胎十月好容易生下来的皇儿啊……”    皇后向来是温婉和顺的性子,从未有过这样的失态,季文德心疼不已:“筠儿,你冷静些,慢慢听朕说。龙'坛'书'网w W w.LONGtanshuw.COM”    “不要……”此时此刻,皇后根本听不进任何话,她神色痛苦不堪,只是死死地抓住季文德的手臂,恳求道,“皇上,臣妾跟了您这么多年,从未求过您任何事。今日算臣妾求您了,无论如何,不能将咱们的孩子送出宫啊!”说话间,皇后翻身跪在季文德的面前,苦苦哀求。    季文德眉头紧皱,一把将她搂入怀里,心疼道:“筠儿,你的心情朕都明白。朕和你一样,也舍不得咱们的孩子,但这一切都是没有办法的事啊!何况朕只是将他送出宫去,朕还是会派人好好地照顾他。”    皇后伏在他怀里,不住地摇头,哭道:“皇上,送出宫去,外人再好的照顾也比不得臣妾的!这样做实在对他不公平,皇上,一切都是天意,若这真是这孩子的命,咱们便认了吧!”    “筠儿,你明知道朕的肩上担负的责任,无论如何,朕不能拿江山社稷与天下苍生开玩笑!这件事,朕心意已决,你要尽快适应才是。”季文德的语气严肃了几分。    其实他身为孩子的父皇,哪里会不心疼呢?这孩子打从皇后怀起,他便一直期待着他的出生,这种期待的心情丝毫不逊色于当年对舒玄的。作为父亲,他对孩子的喜爱,绝不比皇后少。可他是一国之君,不是皇后的一人之夫,也不是这孩子的一人之父。他身上担负着天下的兴亡,绝对不能做出罔顾天下百姓的事情来。    皇后听着季文德的话,心中明白,事情已经有了结果,任凭她说破嘴皮,也无法转圜。她心痛至极,原本心中的喜悦刹那间消失殆尽。对于她来说,只怕从今以后,世间再无晴天!    皇后缓缓地从季文德的怀中挣脱出来,缓缓地躺了下去,缓缓地闭上眼睛,缓缓地开口:“皇上朝政繁忙,想必是累了,臣妾不便服侍,还请皇上自便吧。”    季文德看她这副样子,并不怪罪她的无礼,他叹口气,道:“筠儿,最迟明日,朕会为这孩子挑选好新的住处。届时朕会亲自来送他走,现在你便好好陪陪他吧。朕知道,这件事上,是朕愧对你们母子。”    “皇上言重了。臣妾不敢当。”皇后声音平淡地道,仍旧没有睁眼看他。    季文德看着皇后躺在那儿,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心底也是难过。本还想着出言相劝,然而话到嘴边他终究咽了回去。他心中明白,这个时候对于皇后来说,自己说的越多,只怕越是让她心里难受。季文德长长地叹一口气,道:“筠儿,你好生歇息,朕还有事,便先走了。”    皇后听着这话,索性翻身,背对着他,以表达自己心底的不满与怨怼。    季文德无奈离去,来到门边,仍不忘叮嘱皇后身边的丫鬟,一定要好生照顾皇后,只要是有关皇后的事,不论多晚一定要去嘉德殿知会他。说这话时,他的余光不时地瞥向怀抱小皇子的乳娘,自打这孩子出生,他还未仔细看过,可又不愿去看,害怕看过之后,便再也不舍得送走。    乳娘方才在外间站着,虽听不真切,却也知道帝后之间为了小皇子起了争执。如今皇上出来,离去前竟不过来看看孩子,乳娘来不及多想,屈膝行礼道:“皇上万福,小皇子给您请安了!”    季文德原本抬起的脚顿一下,脚下一转,来到乳娘身边,说:“从今以后,朕便把这孩子交给你了。”    乳娘并未听懂这话,面上含了得体的笑意,道:“奴婢三生有幸,方得以做小皇子的乳娘。皇上放心就是,奴婢必定对小皇子忠心耿耿。”    季文德知道她不明白自己话里的深意,也不多说,瞥一眼乳娘怀里安睡的孩子,心中蓦地一动。乳娘见皇上盯着自己怀抱中的孩子看,连忙又抱出来些,笑着说:“皇上,您方才是没有瞧见,奴婢也是看过不少女子生产的。可从未见过如小皇子这般知道体贴母亲的。”    季文德听了这话,面上带一抹略微沉重的笑意。是啊,刚才没能细看,如今仔细瞧来,也觉得这孩子的确是千好万好。可偏偏命格如此……    他的心口仿佛被千斤重的东西压着、堵着一般,皱了皱眉,他收回目光,不再看那眉眼皆像自己的孩子。狠了狠心,道:“朕今夜还有事,不便陪在皇后身边,皇后这儿就交给你了。皇后对这孩子感情深,你今夜便带着孩子多陪陪皇后。”    “是,奴婢遵旨。”乳娘恭敬地应下,多嘴一句,“可是皇上,娘娘刚刚生产完,按说是该好好歇息的。奴婢还是将小皇子送去偏殿,再好生伺候娘娘吧。”    季文德摇头,再度重申:“不必,按着朕的嘱咐做就是。”    “是。”乳娘不再多言。    季文德开门的瞬间,再度回头看向床榻上微微抽搐的身影,心底拧得生疼。三年前皇后为他诞下舒玄的时候,他便没能在她身边陪着。等到他赶回来时,舒玄已出生十余日,小小的人儿已经会眨巴着眼睛打量他。    那个时候他便觉得自己亏欠皇后的,曾在心底起誓,今后皇后再生育,他一定陪在身边,尽到一个普通人家丈夫的义务。这三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等着这样的一个机会。可没想到,当这一日真的到来之际,他非但没能陪在她身边,还这样去伤害她的心!    季文德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正殿,庭院内,苏大同站在那儿,岿然不动。季文德走过去,说:“师傅,朕已将事情告知了筠儿。”    苏大同抬眼扫过皇后的偏殿,他站在外面,听见了皇后方才痛苦的哀求声与撕心裂肺的哭泣声。若非是为天下大计,他不会劝皇上如此。说起来,皇后也算是他一路看过来的,贤良淑德,堪为世间女子的表率!可上苍不公,如此美好的女子偏偏要承受这样的哀恸!    “咱们走吧,还有事要商议。”季文德见他迟迟没有动,再度说道。    苏大同看向他,说:“皇上,您心中的伤痛别人不知,臣却是一清二楚。在臣面前,您不必掩饰。”    闻言,季文德深深地吸一口气,道:“师傅多虑了。”语毕,他并未等苏大同,便先行离去。    苏大同站在远处,看着他的步伐较之以往更快,看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心底也是一阵钝痛。虽然皇上什么都藏着,并不愿表露,但他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握拳,那微不可见的颤抖,还是泄露了心底的伤痛。    皇后面朝着墙壁,身体蜷缩着,牙齿紧紧咬住右手的食指关节,那隐隐的痛感传来,却并不能缓解她此时的心痛。原本这夜该是幸福而快乐的!    在顺利诞下孩儿后,皇后虚弱地躺着那儿,便在心底盘算着见了皇上后,要如何与他度过这美好的一夜。自从生了舒玄,这三年过去,皇上虽然不说,她心里也明白,皇上始终期待着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如今总算心愿得逞,自打她知道有孕那日,皇上便比寻常更加体贴她。就皇上在她怀胎十月中付出的点滴心思来看,她敢说,世间也是少有人能比拟。    可是,正当她筹划着要如何与他共享幸福之际,他却拔出锋利的宝剑,毫不犹豫地一剑刺向她的心口!    此时的她,虽背对着外面,却仍敏感地察觉出,皇上已经离开了凤鸾殿。她抽了抽鼻子,带着哭腔唤道:“薛娘!”    乳娘一听皇后的声音,连忙走进去,对上皇后哭得红肿似桃核的眼睛,心疼地责备:“娘娘,您这是怎么了!这才刚生了小皇子,不是该高兴吗?您怎得哭成这样!您还在月子里,这身体不要了吗?”    皇后哪里顾得上那么多,一把从她怀里抢过襁褓中的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哭着呢喃:“我苦命的孩儿,你能听见母后的声音吗?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你一定要记住,母后始终是爱你的……”    乳娘被皇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完全懵了!想起之前的种种,她迟疑地开口:“娘娘,您与皇上是不是为了小皇子起了龃龉?”    皇后闻言,哭得更是伤心。许是她搂得太紧,又或许是她的眼泪滴在了孩子脸上,原本安睡的孩子突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皇后虽然生育过舒玄,却从未面对过孩子这样的哭闹,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乳娘顾不上那么多,连忙从她怀里将孩子接过来,熟练地哄逗着。不一会儿,襁褓中的小皇子嘴巴一闭,止了哭泣,又睡着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