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一触即发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一触即发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曼绮心中一惊,一般而言,阮天浩不夸海口,但凡说出口的,那都是有十足把握的。[龙坛书网] w w W. longtanshuw.COM原本皇上便算是她的希望,然而事情却有了这样的转变。她心中明白,若是爹还能有所表达,一定不希望看见阮天浩口中描述的那一幕。    她偷偷地抬眼瞥着阮天浩,不知道该如何相劝,才能让他改变主意。无论如何,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否则此前的种种便算是白费了!为了报复阮天浩,她已经做了那么多牺牲,绝对不能功亏一篑!都说“恶人自有天来磨”,只不知道这老天爷何时才能开眼。    阮天浩说完后,见曼绮一直低垂着头,没有说话,问:“想什么呢?”    曼绮连忙收敛心神,抬起头来,脸上早已看不出心底的情绪,只留一抹淡淡的担忧:“天浩,皇上的生与死、安危与否,我都无所谓。可是你是我的夫君,是我终生的仰仗,我绝对不能失去你!”    阮天浩心下微微动容,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后,曼绮还能这样待他,实在难得。岚儿虽好,到底不在身边,时日久了,他心底属于岚儿的那地方逐渐地被曼绮攻占。    阮天浩虽然心狠手辣,但也算是个性情中人。此前之所以对爹娘都能痛下杀手,只是因着他们早已不在他心上。对他来说,只要是在他心间有一席之地的人,他不会怀疑或是防备。而现在,对于曼绮,他已经渐渐地撤去心底的防备。    “曼绮,有你这样惦记着我,我不会有事。”阮天浩安慰道,“你放心,此役我已经准备了多时,而这一刻我更是已经等了多年。季舒玄的项上人头,便是我的囊中之物!”    曼绮心跳加速,阮天浩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看来是志在必得。她微微闭眼,只觉得心底有深深的无奈。张了张嘴,想要再多说两句,终究还是噤声。事已至此,再多说只会让他怀疑。为今之计,她只能在心底为皇上祈福!    阮天浩见她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轻吻她的唇角,道:“傻丫头,相信我!明日我一定会大获全胜!”    曼绮有几分失神:傻丫头……    这样的称呼实在是久违,她已经快要回忆不起,之前他如此唤她的时候,她的心中是怎样的温暖与甜蜜。可事实上,那时的他,心中盘算的全是算计她。    那么,现在呢?    他再次唤她,又是为何?现在的她几乎已是孑然一身,没什么可以让他惦记着的。这一次,他又想从她这儿得到什么?    心中这样想着,她只觉得可笑之极,但面上却表现得一丝不漏。她顺势依偎在他怀中,轻声道:“天浩,我自然是全心全意地相信你!”    曼绮的乖巧与柔顺,极大程度地满足了阮天浩心底大男子的尊严。他心中一动,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地走向床榻边上,将她轻轻地放在上面,随即俯身压上……    曼绮轻轻闭眼,竭尽全力地去迎合他、诱惑他。这大概是他们重逢后,她第一次并不排斥这样的男欢女爱。她甚至在想,若是她这样痴缠一夜,阮天浩明日是不是就没有精神去理会皇上的事?    事实证明,阮天浩是个极为自律的人,或者说曼绮于他而言,吸引力是有限的。    看着身边熟睡的人,耳边是他轻微的鼾声,曼绮满脸苦笑。这一夜,注定是她的不眠之夜。    翌日清晨,看着曼绮眼圈下明显的乌青,阮天浩责怪地问:“这是怎么了?”    “天浩,我睡不着……”曼绮像是小媳妇般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昨夜我翻来覆去地想了一晚上,始终难以安心。今日的事,你还是再多考虑考虑吧!”    阮天浩严肃的说:“曼绮,男人的杀伐决断,你不曾参加,也无法理解。但我可以肯定告诉你,你所担心的那些事,永远不会发生!”    “天浩。”她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袖,没有松手,“你从不是这样笃定的人,何况疆场杀敌,情形瞬息万变。你为何能信心百倍?”    阮天浩笑着看她,道:“曼绮,你虽聪明,但男人的心思你不明白!”    “我知道自己有些笨,但天浩,我会试着努力去了解你的内心。”曼绮随即努努鼻子,道,“至于除你之外的其他男人,我的确是没有任何了解的**。”    这话明显是说到了阮天浩的心坎上,听后他好不得意地说:“胡说!谁说我曼绮笨的?你说的不错,你需要了解的人,只是我。剩下的那些不过是苟延残喘,不必你多费心神。”    曼绮见他丝毫没有多透露的意思,只得豁出去,问个明白:“天浩,你还没告诉我,这一次你为何这般笃定?”    曼绮问完后,做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好在阮天浩也不曾多心。他解释道:“对于季舒玄这样的人来说,有时候比我们寻常人更重颜面。要知道先皇是马背上打下的江山,而他自登基后,虽御驾亲征过一次,却险些没有丢了性命。若非是吴老将军赦免相救,只怕大朗王朝早已不复存在。”    阮天浩说起这件事,语气是有些嫉恨的。曼绮虽听出来,却只做不知,仍旧是微微仰头,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天真地等着他将话说完。    “季舒玄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怎会允许自己的人生中留下这样的遗憾?如今再次御驾亲征,若是等着褚哲勋的大军与他会和,岂非是白白堕了他的威严?所以这一次,季舒玄绝对会一意孤行!”阮天浩颇为自信地说。    曼绮心底微微诧然,看来为了取而代之,阮天浩也算是对皇上了解得透彻。若是真按着他的说法,只怕今日皇上真的是凶多吉少。    阮天浩说完后,见曼绮脸上的疑惑散去,也不再同她耽搁,穿戴整齐后,大步离开。    阮天浩离开,府内唯剩曼绮在那儿坐立难安。想了许久,终于决定冒一次险……    城墙上下,两军对峙,为首的便是季舒玄与阮天浩。一人身后的旗帜上写着“皇”,另一人的则是“平南”。季舒玄看着马背上的阮天浩,他对这人并无太多直接的接触,更多的印象仍旧停留在阮府的二少爷或是平南王的女婿上。不想有生以来的第二次御驾亲征,竟是与阮府的人对峙。    季舒玄目光灼灼,而阮天浩也毫不逊色。两人对峙许久后,终于由季舒玄打破了沉默:“阮天浩,严格说来,你之前的所作所为令朕不齿!你压根不配做朕的对手!”    “季舒玄!”阮天浩朗声唤他。    见他并未称呼“皇上”,而是直呼其名,季舒玄身后站着的将士们面上有些不悦,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能即刻上前,将他碎尸万段。反倒是季舒玄面上并无波动,似乎这只是件无关痛痒的小事。    阮天浩也为他的镇定称赞:“配与不配,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手中的利剑说了算!你可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太多年!今日,你我之间,便要做个了断!”    “你与朕的恩怨,只是为了吴绮岚?”季舒玄想起之前苏诺语的话,突然问道。    阮天浩不意他会问这样的问题,有瞬间的闪神,随即坦然道:“自然有这个因素。你早已习惯了高高在上,掌控一切,也该有人让你清醒清醒!”    “既如此,废话少说!”季舒玄高声道。    随着这话,两人身后响起了震天的擂鼓声与号角声。朝廷这边,各种投石车、攻城车都派上用场,而阮天浩也命弓箭手开始了射箭……    一时间刀光剑影,激战颇酣!    此役对两人来说都是志在必得,不容有失,而双方的将士更是全力投入,毕竟没有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当季舒玄与阮天浩打的难分难解时,褚哲勋已经快速解决了一部分敌军。趁着对方被打乱了阵脚,他亲自率领一少部分人马,火速增援。剩下的则交由**远全权负责。    然而,还未等走到,褚哲勋就碰上了季舒玄派来传话的将士。褚哲勋一对上那将士的表情,心中就已经有了答案:“皇上并未从善如流,已经出兵,是不是?”    “回将军的话,您分析的极是。”那将士说话间将季舒玄的信递过去。    褚哲勋看完后,无语至极,却也知道这个时候说再多都是枉然,只得命人加快行进速度。在他心中,虽不认可皇上的做法,却也是能理解的。众将士心知事关重大,也都不敢怠慢。褚哲勋算过时间,饶是全速前行,等他赶去,也是开战后的第二日。    从时间看来,他似乎又有些放心。毕竟不过是时间不长,想来以皇上的能力,对抗一天一夜实在是轻而易举。随时这样想着,他也丝毫不敢放松。除非看着皇上安然无恙地站在他面前,否则他便难以安心。对于皇上的忠心,那是自幼年时期便养成的,一种习惯!    然而,世事难料……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