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翁婿对质(上)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翁婿对质(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诺语与季舒玄在御驾亲征的前夜,敞开心扉,将该说的话都说清楚,季舒玄也总算释怀了这段感情。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而苏诺语也放下心中一直以来的包袱,现在的她最期待的便是大军能早日凯旋,她才能和褚哲勋顺理成章地走在一起。有了皇上的指婚,想必褚哲勋的心里也才不会对皇上有所歉疚。    翌日一早,季舒玄率君出征,而苏诺语也在宫内的佛堂里,静静地为他们祈福。    季舒玄这边算是一切顺利,褚哲勋那边的扫尾工作也差不多,几乎是和季舒玄同一时间,他集结军队,往平南王的封地大举进军。这个时候的褚哲勋尚不知道,他与苏诺语的事已经被季舒玄得知,在经历了种种抉择之后,季舒玄又释怀、愿意成全。    在外征战的日子,他饱受相思之苦,只是想着可以最快地将这些逆臣贼子镇压。等到回京面圣,他自会找机会将他与诺语之间的事情解释给季舒玄听。    可同一时间,平南王似乎并不太顺心。自从曼绮回来,便性情大变,一改过去的俏皮,变得死气沉沉。每日除了在阮天浩面前还有说有笑外,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是沉默寡言。    而平南王心中明白,即便是那有说有笑,也只是为了麻痹阮天浩,让他不会对这些事产生怀疑。如此一来,的确是委屈曼绮。以她的性子最不擅长的便是这样逢场作戏,可现在为了大计,却得每日都强颜欢笑,说着虚以委蛇的话,再同她心底最恨的人甜蜜恩爱。    这日,平南王正有些事想要说与苏诺语听,便派了下人去将曼绮找过来。    曼绮得了消息,放下手中的绣活,便赶往书房。自从那日她给阮天浩绣了香囊之后,阮天浩倒是喜欢上她的女红,经常让她给绣些小玩意儿。对曼绮来说,长日漫漫,本也无事可做,正巧有了这些琐事,她也可以少些胡思乱想。    随下人一路来到书房,曼绮笑着应声:“爹,您找我有事啊?”    “是。曼绮啊,快过来。”平南王朝她招招手,示意她坐到身边来,转而又吩咐荣德去门口看着,不允许把任何人靠近,尤其是阮天浩的人。    荣德忙不迭地应是:“是,奴才遵旨,王爷放心就是。”    平南王颔首,宠溺地看着曼绮:“曼绮啊,爹注意到自己你这次回来,整个人就没精打采的。阮天浩现在对你如何?当然,无论如何,爹还是希望你能快乐幸福。”    “他现在对我的确不错,可是一切皆晚了!若是他在早几个月如此待我,只怕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可苍天有眼,也不忍心让我沦为成他的牺牲品。”曼绮面无表情地说着。    平南王的眼底隐隐有一抹担忧:“曼绮,只有你过得好,爹才能放心。至于报仇的事,交给爹来做就好,看你如今这样子,爹实在是放心不下啊!”    曼绮摇摇头,说:“不,爹,我在心底暗暗发过誓,一定要亲手了结了他!要让他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唉……”平南王长长地叹一口气。    曼绮看着平南王的眼睛,里面满是担忧,曼绮微微扯动唇角,说:“爹,您不必为我担心,我已经走出来。只有我亲自了结他,才能解开我心底的结。人总是要长大的,经历了那么多事,若我还是懵懂无知,岂非给您丢脸?”    平南王听着曼绮说着这些她以前从来不说的话,颇为心酸无奈。但或许就是如她所言,只有自己亲自解决那些事,才能真正地从中解脱吧。    “好,无论你做什么决定,都要告诉爹。爹会拼尽全力地帮你!”平南**誓旦旦地说。    曼绮心底一暖,绕了一圈,其实对自己最好的人始终是爹!等着阮天浩的事处理完,她便也要抽出时间来多多陪伴在爹的身边,承欢膝下。    只是此时曼绮更关心地便是连朝抗阮的举措,于是看着平南王,问:“爹,您之前也给皇上写了手信,皇上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说起这个,平南王脸上也有些愁容:“按说那信的确是交到了皇上那儿,想必皇上也已经有所了解。迟迟不见反应,大概是皇上还无法信任我。”    “不信任您?您没有骗他的理由啊!”曼绮有些着急。    平南王点头:“是啊,毕竟在这之前,我与阮天浩一起,做了那么多坏事。皇上一时间无法相信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据暗线来报,说是皇上即将于明日御驾亲征。到时候,我会皇上齐心协力的!”    “爹,疆场无情,您一定要保重自身。如今这世上,除了您,曼绮已是孑然一身。”曼绮说的有些煽情。    平南王听着这些话,心底泛着酸涩,摇摇头道:“你放心,爹有你在身边,不会有事的。倒是你,阮天浩诡计多端,你日日在他身边,可别叫他察觉了你的改变啊!”    曼绮抿了抿嘴唇:“您放心就是。我自有分寸。”    正说话间,阮天浩迈着大步、气势汹汹地朝平南王的书房走过来。听见声音,平南王与曼绮对视一眼,在王爷的书房外,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制造噪音的,除了阮天浩外,不做第二人之想。    曼绮压低音量说:“爹,似乎来者不善。”    平南王眼底也有些担忧,以他对阮天浩的了解来看,如此气势汹汹的阮天浩,必定是知道了什么事!难道是……平南王心底隐隐有了答案,但又觉得有几分不对劲。    正在这时屋外传来阮天浩与荣德争执的声音:“姑爷,郡主在里面同王爷说话,您稍后片刻,奴才这就去给您通传一声。”    “不必了!我有话要说与王爷听。正巧曼绮也在,省得我之后白费口舌!”阮天浩的声音低沉。    荣德还欲再说,被阮天浩冒然打断:“够了,你在外面候着就行!再敢多言,休怪我对你不客气!”随即给身后的雷阳递一记眼色,道,“给我看好!”    雷阳点头道:“是,少爷。”随即飞快地将荣德擒住。荣德死命挣扎,阮天浩瞪他一眼,一记手刀打在他的脖颈后,荣德瞬间瘫软倒地。    屋内的两人听见外面的动静,心中俱有不好的感觉传来。平南王起身,刚想要出去,便见房门被人大力地一脚踹开。阮天浩怒气冲冲地走进来。    “阮天浩!”平南王不悦地道,“你还有没有规矩?在本王的书房,你竟也敢如此!”    “规矩?”阮天浩冷哼道,“老东西,你还真以为本少爷怕了你吗?本少爷闯荡江湖多年,什么阵仗没有见过?还从未有人敢在本少爷面前两面三刀!”    平南王心底咯噔一下,面上却仍看不出有任何起伏:“你说得什么鬼话?一早上就跑到本王这儿胡言乱语!你是觉得本王平日里太过纵容你,是不是!”    阮天浩冷笑着看他:“我说平南王,你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少在我这儿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自己干了什么好事,你心里清楚!你真当本少爷什么都不知道吗?”    曼绮听着他们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辩,心中了然,却仍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拉扯着阮天浩的衣袖,楚楚可怜地说:“天浩,你今日是怎么了?这可是我爹啊!”    “我知道他是你爹!可你也不看看,你爹都背着我做了什么好事!”在面对曼绮的时候,阮天浩总还算是难得,记挂着这些日子以来的点滴,语气只是有些强硬而已。    曼绮怯生生地看一眼平南王,微微蹙眉,转而看向阮天浩,说:“天浩,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你要相信我爹啊,他就我一个女儿,也就你一个女婿,他不会害我们的!”曼绮言语中将自己与天浩说成一个整体,以表示自己是与他站在统一战线的。    阮天浩自然能听懂曼绮的暗示,冷冷地瞥一眼平南王,说:“平南王,你若还是男人,就自己将你的那些龌龊之举说给曼绮听!免得她以为是我这个做女婿的不孝顺!”    曼绮转而看向平南王,焦急地问:“爹,您到底对天浩做了什么?”    “没用的东西!本王算是白白宠你疼你,你竟然胳膊肘向外拐!在你心中到底是我这个爹重要,还是阮天浩重要?”平南王大声地呵斥道。    曼绮没有料到平南王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吓得连忙往阮天浩的身后躲。而阮天浩想着之前曼绮的种种表现,也愿意相信曼绮对自己的全心全意,伸手将她护住,道:“你休要说这样的话来吓唬曼绮!你若不承认也无妨,本少爷岂会没凭没据地就来找你?”    “天浩……”曼绮一副胆小到无法承受的样子。    平南王冷着脸,默不作声。    阮天浩拍拍手,雷阳将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推进来,那人拼命扭动,想要挣脱束缚,被雷阳重重踢一脚,跪倒在地。平南王看着那人,目光中尽是不敢置信。    “怎么?无话可说了?”阮天浩冷声问。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