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皇上死心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皇上死心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诺语听见他愠怒的声音,连忙抬起头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摇头道:“并没有,皇上大概是听错了。【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微臣只是想知道,您口中的要事是什么。”    季舒玄看她一眼,现在也学会在他面前睁眼说瞎话了。不过她这副睁眼说瞎话的笑容也好过了之前唯恐避之不及的小心谨慎。不再想这些,季舒玄回到正题:“朕今日收到了平南王的手书,上面提及了白府灭门案……”    “白府灭门案?”苏诺语打断季舒玄的话,追问道,“皇上,是谁?是不是……阮天浩?”    虽然之前她与哲勋已经推断出真凶,但一切尚未定论之前,她还是难以安心。白府的事,始终是压在她心头的一块大石头,她急于想要知道真凶!冷不丁听到皇上提及此事,苏诺语有些紧张地凝神屏息,等着他公布答案。    这下轮到季舒玄吃惊地看着她:“你是如何得知的?”这件事一直没有定论,他今日才刚得到的消息,这丫头到底是从哪儿知道的?    “真的是他?”苏诺语微微有些失望。即便她几乎已经相信了哲勋的答案,可那毕竟只是推测,在一切尚无明确定论之前,她总还存有一丝幻想。可是,当答案揭晓的一刻,她才知道,幻想终究是幻想!    对于苏诺语来说,阮天浩并非是陌生人。哪怕她早已彻底死心,但对于曾经发生过的事,她无法抹杀。阮天浩,毕竟与她有过那样一段过往。即便他的靠近别有目的,可两家的交情摆在那儿,爹娘对他也很好,他竟能狠下心来,对白家下此狠手。    然而,苏诺语转念一想,这件事似乎不足为奇,阮天浩本就是这样的人,他可以对双亲与妻子痛下杀手,更何况她们家,本就是外人啊!若说恨,她只恨自己当初瞎了眼!竟错将哲勋当成了阮天浩。    “平南王是这样说的。”季舒玄点头,随即追问,“苏诺语,朕问你是如何得知的?”    苏诺语稍稍收敛黯然的心神,低垂着头,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回皇上的话,褚哲勋曾经分析出这个答案来。只是那会儿,微臣觉得难以置信罢了。”    “褚哲勋?”季舒玄挑眉。又是褚哲勋,似乎这家伙永远快他一步啊!    苏诺语有些伤心地说:“皇上,微臣恳请您,无论如何,一定要让阮天浩受到应有的惩罚!”    “这个自然。”季舒玄颔首,“朕已下了决心,后日,朕便御驾亲征!”    苏诺语一听“御驾亲征”四个字,几乎是本能地反对:“皇上,您可要三思啊!您是这天下之主,怎能冒这样的险?何况如今你膝下尚无子嗣,疆场杀敌刀剑无眼,您若是受伤,可如何是好?”    季舒玄摇摇头,说:“诺语,这些劝告的话就不必再说。朕这些日子已经听得够多了。朕心意已决,你若是还在乎朕的安危,不妨为朕祈福!”    苏诺语沉默下来,看着季舒玄一脸严肃而认真,知道他的决定不会再改,问:“皇上,那您准备和平南王联手吗?”    季舒玄皱眉道:“这件事朕还真是没有想好。之前平南王的所作所为太让朕失望,朕要仔细想想这件事。你呢,你怎么看?”说到最后,季舒玄突然有些好奇苏诺语的想法。这丫头鬼灵精得很,也许会有新的主意也说不定。    苏诺语沉吟良久,方道:“以微臣之见,平南王的话大概是可信的。信中说了好几件事,虽然这些事我们几乎都知道,但平南王并不知道我们知道。倘若只是设计,他无需提及白府或是小皇子的事。”    “哦?你相信他?”季舒玄问。    苏诺语点头:“微臣的直觉告诉微臣,可以相信。但鉴于从前平南王的所作所为,微臣也不会全然信任他。一切还是该有所防备,免得被打得措手不及!”    季舒玄颔首:“分析倒是极为透彻,足可见头脑清醒。好,这件事朕会再同朝中重臣商议,再做定夺。”    苏诺语看着季舒玄,脑海里不禁回忆起之前钦天监和太妃的话,事关隐龙,是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有的天象。太妃常说此事天定,人力不可扭转,难道说这次的御驾亲征会有出什么事吗?    她心底隐隐有些不安,对她来说,虽然不希望在感情上与皇上有任何的牵扯。但她始终认为他是一个好皇帝,勤政为民,为人宽厚。无论如何,她是希望他能顺遂平安的。    “皇上……”苏诺语唤道。    季舒玄看着她,问:“怎么了?”看她似乎有些紧张,他心底对她接下去的话有些好奇。    苏诺语欲言又止地看着他,几次话到嘴边,都没有说出口。太妃代表的是苏大同和先皇,只怕他们不让隐龙的事告诉皇上,也是有所考量的。毕竟先皇是皇上的亲爹啊!    苏诺语为难地看着季舒玄,想要说,又怕自己坏事;不说,心中又始终不安。当然她也是有私心的,太妃先前说此乃天意,逆天改命会遭天谴。苏家就曾遭天谴,以至于全家上下除她之外,全部意外而终。即便是她,也难逃这天谴。    如今,若是她一意孤行,再次触怒了上天的旨意,一旦有天谴降临,要怎么办才好?若仅是她自己便也罢了,关键是还有哲勋啊,只要一想到因为自己的莽撞行事,有可能给哲勋带来灭顶之灾,她便再也无法将那些担忧说出口。    季舒玄见她欲语还休,更是好奇:“诺语,你到底想说什么?”    诺语是个直爽之人,甚少有这样吞吐犹豫的时候,季舒玄实在好奇,究竟是什么话,能让她如此犹豫。她越是这样,他心底的好奇便越多。    苏诺语眼睑下垂,终于下定了决心,随即微微仰头,真诚地说:“皇上,微臣只是觉得疆场上刀剑无情,希望皇上能珍重自身。”    “你犹豫再三,就是为了说这个吗?”季舒玄有些不相信。    苏诺语笑着点头:“是啊,就是因着这个。”    季舒玄审视她的双眸,清澈澄明,不像是在撒谎。他有些了然,大概是因着她一直在躲避他,冷不丁地这样关心,让她有些为难吧。如此一想,他便释然许多。    苏诺语唇角微扬,说:“皇上,若是无事,微臣的太医院里还有许多事要忙,就不叨扰您……”    “诺语。”季舒玄打断她,“有件事,朕想问你。”    苏诺语见他的神色转瞬变得严肃,也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不知皇上想问什么,微臣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诺语,你是不是很喜欢褚哲勋?”季舒玄脱口问道,“因为他,你才会在朕面前变得小心谨慎,甚至说话时一定要自称‘微臣’?”    这些话他已经想问许久,一直以来,他都在回避这个问题。可事实上,这些问题始终存在,无论他如何不甘愿,都得承认。再有两日便要出征,只怕等他回来的时候,一年之期将至,诺语是一定要出宫的。    苏诺语微愣,她显然没有预料到皇上要问的是这个问题。不过关于这个问题,她早已坦然,反正皇上也知情,再藏着掖着也没有意义,也许还会让皇上误会。    于是,她欣然点头:“回皇上,是。”    “你……你可以想清楚在回答,不用这样着急。”季舒玄尴尬地说。看着苏诺语如此坦率,他心底颇为不是滋味,就好像是她等他问这话已经等了许久,她才会这样迫不及待。    苏诺语面上恬静自然,声音柔和:“皇上,若是在一年前,有人说微臣有朝一日会爱上褚哲勋,微臣一定会大肆嘲笑他。但感情的事说不清楚,任凭谁也无法左右。不错,微臣喜欢褚哲勋,不,不仅是喜欢,微臣爱褚哲勋!”    季舒玄原以为她会像从前那般羞涩不敢言,不料今日的她却这样大方而直接地说爱上了褚哲勋。季舒玄神色黯然,他点点头,说:“好,朕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是,微臣告退。”苏诺语屈膝行礼,随即想起了什么,又说,“皇上,微臣真心地感激您,还记挂着白府的事。”    季舒玄摆摆手,没有说话。    苏诺语不再多言,转身离去。而季舒玄则一直静静地看着她,渐行渐远,就好像是她已经渐渐地从他的世界里退出,再也碰触不到。    季舒玄无奈地摇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有这样的一个女子,令他如此心动,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她占为己有。可向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一国之君,偏偏在这样一个小小女子面前,束手无策。    这一切真像是个天大的笑话!    在没有问苏诺语之前,他心底还始终存有幻想,可现在一切都已明了,她是真的从未对他动心。在她心底,他从来都只是个皇上而已,再无其他。    这样一来,他也算是能彻底死心,不再存有幻想……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