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曼绮送礼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曼绮送礼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江南的平南王府内,自从曼绮回去后,平南王的心情大好,对阮天浩也极好。{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阮天浩眼见平南王有这样的改变,只以为是因着曼绮的那番遭遇,让平南王彻底下定决心要共同对抗朝廷。这对阮天浩来说,无疑是件好事。毕竟还要用着平南王,他并不想将两人间的关系弄得太僵。    而曼绮整日待在府内,在经历了之前的那些事后,性子有了天翻地覆的转变。未出嫁的曼绮性子就如小女孩一般,天真活泼;出嫁后,渐渐地变得娴静恬淡;如今,却变得沉默寡言。    平南王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知道曼绮身上的这些改变皆是因着阮天浩,心底对他的怨恨便更深。    曼绮的心思太过沉重,只有当着平南王的面,似乎还能有真正欢愉的时候。每每面对阮天浩,她总是将自己真实的情绪隐藏起来,强颜欢笑。    阮天浩从来不曾真正地在这些女人们身上花费心思,自然也无法窥破她心底的真实情绪。每每听了下人们的回禀,他更加肯定阮天策的所作所为,对曼绮的伤害至深,也更加相信平南王如今是跟自己一条心的。至于曼绮在他面前的欢笑,他更是相信这一切皆是因着曼绮对他的爱!    自从回到王府,曼绮每日都在忙于针线绣活,她亲自上街选了布料、丝线,又找了戏水鸳鸯的花样,除了去看平南王,剩下的时间都将自己关在房内。    这日,阮天浩回到房内,看着屋内摆放的蜡烛、酒菜,心底微微错愕:“今日是什么日子?”    “两年前的今日,你到王府提亲,今日于我而言,便也算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所以,这些菜肴皆是我自己下厨做的。”曼绮羞涩地说着,一如从前。    阮天浩心底微暖,时隔两年,没想到曼绮还记得这样清楚。若不是她说,只怕他早已忘记。说起来,在这些方面,曼绮倒真的是有心。于是他走到曼绮面前,将她拥入怀中,感叹道:“曼绮,我阮天浩今生何其有幸,能娶到你这样的如花美眷!”    “天浩,我亦是三生有幸。”曼绮靠在他的怀里,说这话时眼底尽是讥讽。    阮天浩轻吻一下她的发丝,拉着她的手,来到桌前坐下,说:“今日既然有这样的纪念意义,我们万万不要辜负了才是。”    曼绮深情凝望他,忽而挣脱开他的手,起身去到床边,从枕头下将早已准备好的香囊捏在手上,坐回到桌边。    阮天浩颇为不解地看着她:“手里拿了什么?”    曼绮将香囊递给他,温柔地说:“你领兵出征后,我独自在府里,总在想,我们相识多年,可我似乎从未送过香囊给你。你如今身上佩戴的似乎还是买的,如今我闲着也是闲着,便想着赶制出来,再今日送给你。希望日后你能时时将香囊佩戴在身上,就好像我与你也从未分别过一样。”    阮天浩仔细翻看着香囊,又拿到鼻尖处轻嗅,赞道:“好香!”随即,他调笑地看她,“就像是你的味道!我必定日日佩戴,就好像你与我融为一体!”    “嗯。”曼绮从他手中将香囊拿过来,起身半蹲在他面前,认真地将香囊为他佩戴好,随即满意地笑,“我特意为你选了紫色,象征着祥瑞。天浩,我此生惟愿你安好。”    阮天浩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说:“好!我若是事事顺遂,必定在第一时间便迎你为后!”    这样深情的承诺,若是在从前,曼绮只怕听了便会心花怒放。但现在这些话听起来,非但一点感觉也没有,还让她觉得厌恶至极。    不过,曼绮仍旧表现得欣喜不已,她略微垂头,几根发丝滑落在颊边,看上去整个人有一种别样的柔情……    阮天浩心中蓦然一动,这样的曼绮倒真是令他有几分心痒难耐。他伸手将她的下颌微微抬起,看着她欲语还休的羞涩,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笑着说:“曼绮,你可知道,今日的你特别令人心动!”    “天浩……”她双眼迷蒙地看着他,朱唇轻启,唤道。    阮天浩被撩拨得再也按捺不住,起身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到床边,将她放在床上,宽阔健硕的身体俯身压了上去。于阮天浩而言,这算的上是婚后至今,他在面对曼绮时,第一次有了打从心底而来的冲动。    曼绮本想一直看着他,与他有眼神交流,然而,一旦对上他的目光,她的心底便隐隐难受。索性闭上眼睛,倒也像极了享受不尽的样子。    阮天浩覆在她身上,垂头仔细凝视她娇羞的容颜,心底暗道:从前没看出来,原来曼绮竟也如此令人欲罢不能!看来老天待他不薄,阴差阳错间保住了曼绮的一条命,而他也从曼绮身上发掘出令他满意的东西。    接下去的时间,阮天浩就像是一只饿久了的野兽,垂涎于曼绮的美色,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两个人都精疲力尽。    入睡前,曼绮指了指桌上的吃食,嘟囔道:“天浩,那可都是人家特意为你做的……”    “乖曼绮,睡一会儿,等醒了再吩咐下人去温一下,我一定将它们通通吃光。”阮天浩有气无力地回应着,转眼功夫,便进入了梦乡。    同一时刻,在阮天浩入睡的瞬间,原本已经睡着的曼绮却缓缓睁开了眼睛……    曼绮偏头,看一眼身边酣睡的男人,心头涌起一股恶心。若不是为了大计着想,若不是考虑到小不忍则乱大谋,她简直不愿再同阮天浩有任何的肌肤之亲!    她看着阮天浩棱角分明的睡颜,微微蹙眉。当年的自己那么地迷恋阮天浩,曾经一度认为嫁给他,自己便会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子。然而,时过境迁之后,再回过头去看那时的自己,却觉得像一个笑话。这样冷漠、这样狠辣的男人,于她而言,就像是噩梦般的存在。    索性一切都还不晚,她也算是认清了他的真实面目。从前她为他百般沉迷,如今她却幡然醒悟,只等着与这样的男人一刀两断!    抱着这样的念头,曼绮终于敌不过疲倦,缓缓入睡。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似乎一直有一双阴沉的眼神在看着她,那眼神就像是吐信的毒蛇一般,令她觉得浑身上下不寒而栗。    “啊!”尖叫着坐起来,曼绮惊魂未定地四处张望,果然看见面前坐着的阮天浩,正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    阮天浩一觉醒来,见身旁的声音睡得正香,看一眼不远处的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以及腰佩上系着的香囊,心头难得地闪过一丝异样。这算得上是第一次,他竟愿意这样安静地看着她的睡容。    从前对他而言,曼绮不过是为了拉拢平南王、安抚平南王的棋子而已。可今日听着她娇羞地说着那些话,看着她为他准备的那些东西,向来如铁般冷硬的心肠竟有了一丝感动。    他一面看着她,心底一面想着事情,没想到却被她的失声尖叫打断了思路。这已经是她从京城回来后,第二次这样从梦中吓醒。可见那一日,她的确经历了许多难以承受的事情。说来也是巧合,晏安没有出手,竟是阮天策先动了手。而晏安也机智地在她面前树立了自己的良好形象,看来连老天都在襄助他!    阮天浩看着她坐在那儿,慌张无助的样子,及时地将她揽入怀中,温柔地安慰:“曼绮,不怕,有我在。”    “啊……”阮天浩的碰触令曼绮觉得毛骨悚然,她本能地将他大力地推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阮天浩被曼绮的举动吓到,但心底却是能理解她的恐惧。像曼绮这样家世的女子从小便是锦衣玉食、被捧在掌心上长大的,哪里遇见过那样的刀光剑影、横尸遍野呢?    曼绮紧紧地贴着墙壁,将自己的身体蜷缩成团,许久之后,方才反应过来,她似乎对阮天浩太过排斥。曼绮心中咯噔一声,之前已经演了那么多戏,已经渐渐地得到他的信任,如此一来,岂非是要功亏一篑?    心底暗自懊恼的曼绮低垂着头,飞快地想着理由,她小心翼翼地向前挪动,再三在心底鼓舞自己去抓住他的手:“天浩,对不起,我刚才只是……”    “曼绮,我不会怪你。我知道你在经历了九死一生后,心底的恐惧。”阮天浩难得的没有疑心。    曼绮心底松一口气,感动地看着他:“天浩,你对我真好!”    阮天浩唇角上扬,心底忍不住想,若是曼绮知道自己也曾一心想要除去她,不知她是否还会说这样的话。之前的事便让它过去吧,所有知情的人全部被杀,这件事就算是永远的秘密!    据前些天派出去的雷阳回报,按照曼绮所说,他到了京郊的树林,然而那儿干干净净,全然看不出有打斗的痕迹。至于他派出去的人,连着晏安在内,也全部消失。阮天浩心中有数,只怕是阮天策派人已经收拾干净。如此也好,省得他再费事。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