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受人掌掴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受人掌掴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以贵妃在宫里的地位与人脉,彩纹想要打听什么事,都是很容易的。¢£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很快,事情就有了答案。但当贵妃听到答案后,更是惊讶:“你是说那夜苏诺语独自去了那年久失修、无人居住的宫殿?”    彩纹点头:“是,奴婢已经确认过,苏太医那日是从那宫殿里出来的。”    贵妃站起身来,诧异不已:“那个宫殿早就荒芜了,前些年内务府的人曾像皇上建议说是整修那里,可被皇上断然回绝。据悉皇上言语间似乎有些不喜欢那里。自那以后,再无人会提及那个宫殿。”    彩纹好奇地问:“娘娘,您说苏太医独自去那儿,是做什么?皇上都已经说了不喜欢那儿,为何苏太医还要去惹皇上不痛快呢?”    贵妃冷哼一声:“在皇上心中,无论苏诺语做什么,都没有关系。苏诺语心中明白,又岂会在意?”    彩纹意识到自己的话刺激到了贵妃,连忙说:“娘娘勿要动怒,免得气坏了身子不值得。要不奴婢将苏太医找来,咱们一问不就知道了?”    闻言,贵妃一口否定:“不可!有皇上在谁愿意去招惹苏诺语?本宫可不想没吃着狐狸还惹得一身骚!”    “娘娘您多虑了,在这宫中您与苏太医最是相熟,平日里您对她又好,即便皇上得知此事,也不会往旁的想。”彩纹低声道,“何况咱们只是询问苏太医几个问题,又不会与她起什么争执。”    贵妃这才颔首:“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如此你便去一趟太医院,让她来月华宫叙叙旧。”    彩纹在贵妃身边伺候久了,做事极有效率,小半个时辰后,苏诺语便出现在月华宫。苏诺语如今本就整日心事重重,一般而言是不愿意同这些人有什么牵扯的。但贵妃不一样,她因着吴氏的事,心中始终对贵妃有所亏欠,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跟彩纹来。    苏诺语恭敬地行礼:“贵妃娘娘安。”    贵妃颔首:“起来吧。”    苏诺语谢恩后,按着贵妃的指示,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彩纹体贴地在上了茶之后,便退了下去。    贵妃看着苏诺语,缓缓地问:“有日子没见苏太医,不知苏太医最近在忙些什么?”    “回娘娘的话,微臣不过是忙于太医院的日常事情。”苏诺语答得谨慎。心有亏欠是一回事,但她心中始终不曾忘记贵妃的为人。    贵妃笑道:“日常事务?可本宫怎么瞧着苏太医整日忙碌得很,甚至比皇上还忙!”    “娘娘说笑,微臣愧不敢当。”苏诺语心中多少有些了然,只怕今日是不善啊。    贵妃静静地看着她,状似不经意间地问:“听说前两日苏太医曾独自去往西南角那长久无人居住的宫殿,不知苏太医有何收获?”    苏诺语心中微微一惊,贵妃竟一直派了人盯着自己!那日也是一路上想得太多,竟没有察觉!无论如何,不能将太妃供出来。反正没有当场被抓住,为今之计,只剩一个!    她微垂眼睑,长如鸦翅的睫毛轻轻颤抖着,须臾抬头,巧笑倩兮:“贵妃娘娘说何时的事?微臣怎么全然没有印象?微臣进宫虽有数月之久,但除了娘娘、杨嫔和吴氏那儿,也就只去过皇上那儿和冷宫。至于西南角么……”她顿一顿,笃定地说,“从没有的事。”    贵妃看着她说话时那一脸真诚的样子,轻轻摇头时耳环微微摇晃。她冷笑道:“原来在宫里生活得久了,任何人都是会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撒谎的。”    “是么?也许吧。”苏诺语依旧是恬淡的笑着。    贵妃心中有数,能让苏诺语表现得如此滴水不漏,可见此事事关重大!无妨,她说与不说,她总能查出来!    贵妃不再执着于这个问题,另换一个:“之前苏太医为了睿儿的事,也算是尽心尽力,说起来,本宫还未感谢过你。”    苏诺语心底微微叹息,看来这件事贵妃只怕无法忘怀。若非是为了大局着想,她也不会去为吴氏求情。但这些理由却是不能说与贵妃听的。这件事上只能让她误会了。    “娘娘说感谢,便是太客气。微臣身为太医院院判,这一切都是微臣的分内之事。”苏诺语谦逊地回答。    贵妃嗤之以鼻:“你查出真相是分内之事,难道包庇吴氏,也是分内之事?”贵妃的声音微微提高,“有件事本宫实在是闹不明白,你若一力想保吴氏,为何又要执着地查出一切?若不是你,本宫也许永远无法得知真相。但你为何要一面告诉本宫真相,一面又去皇上面前力保吴氏?”    苏诺语起身,盈盈拜下:“贵妃娘娘息怒。查出真相是微臣的分内之事,也是微臣对您和小皇子的承诺。但微臣去皇上面前为吴氏求情,绝不是出于一己之私。至于缘由,请恕微臣有不可言说之苦衷。”    “苦衷?”贵妃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尖细,更多的是痛苦,“你懂什么是苦衷吗?苦衷就是明明知道是谁害了睿儿,明明已经答应了睿儿要为他报仇,却什么都不能做,还要在皇上面前装作一副宽容大度的样子来!你居然来本宫这儿谈什么苦衷!简直是荒唐!”    苏诺语看着贵妃,心有不忍,说到底这件事上贵妃最是无辜。毕竟受害的那个是自己嫡亲的儿子,身为娘亲却什么也不能做。她轻声道:“娘娘,请您相信微臣,总有一日,微臣会让吴氏为小皇子的事赎罪的!”    “啪”的一声,贵妃一掌掴在苏诺语的脸上,喝道:“本宫凭什么相信你!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皇上的圣意都可以由着你来更改?吴氏是要赎罪,难道你就不用赎罪吗?若不是你,吴氏早就得到报应!”    贵妃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苏诺语有几分茫然无措,她本能地抬手将脸捂住,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听得大殿的门被人一脚大力地踹开。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如旋风般冲进来,将她护在身后,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两下重重地打在贵妃的面上。贵妃哪里承受得住,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原本细嫩光洁的脸颊一刹那间便红肿起来,唇角处隐隐有血丝流出来。    “混账东西,谁允许你动苏诺语的!”季舒玄暴怒的声音响彻整个月华宫正殿。    心云早已从季舒玄的身后跑到苏诺语的身边,扶着苏诺语的手臂,焦虑地低声问道:“小姐,您没事吧?”    这一切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苏诺语和贵妃两人均怔住,直到季舒玄一声怒吼,两人才反应过来,原来竟惊动了皇上!贵妃原本发热的头脑随着那两记掌掴彻底清醒下来,之前明明想好的,只是问些问题,怎得竟会这般冲动!最重要的是,被皇上撞见,这回可是任她如何,也说不清楚啊。    “皇上息怒,臣妾知错。”贵妃来不及多想,连忙从地上跪着膝行到季舒玄的面前,一个劲儿的请罪。方才皇上那两下是用了十足的力道,以至于她现在说话时扯动唇角,整个脸都疼得要命!    季舒玄没有理会她,转而关切地看向身后的人,问:“诺语,怎么样?你没事吧?”    苏诺语看一眼心云,心中隐隐猜到必定是这丫头怕她受欺负,才搬来了皇上。这丫头……还真是给她找事啊!苏诺语心底微微叹气。现如今的她,最不愿意地便是同皇上扯上关系。    众目睽睽之下,面对皇上的关心,自然不能没有反应。苏诺语不愿让事情闹大,低声道:“回皇上,微臣无事。多谢皇上关心,但微臣请求皇上不要再追究这件事。”    季舒玄仔细打量了她半晌,确定她的脸颊并没有红肿的迹象,只是上面清晰地留下了指印,依旧是让他心疼。他转身愤然地看着贵妃:“贵妃!你在朕身边多年,朕一直以为你是聪明人,不想你竟如此蠢笨!你明明知道诺语是朕最关心的人,你竟然敢背着朕,如此待她!难道你活腻了吗?”    贵妃闻言,身体微微一震,没有想到皇上竟会说这么重的话!心痛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脱口道:“是!自从睿儿走后,臣妾本也是生无可恋!皇上您心中只有这个女人,难道就没有臣妾和睿儿吗?”    “混账话!若不是诺语,你如何得知睿儿被害的真相!你该好好感谢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跟个疯女人一般,在朕面前撒泼!”季舒玄厉声斥责。    贵妃伤心欲绝,大声哭道:“臣妾本就是个疯子!自从睿儿走后,皇上您可曾真正地关心过臣妾?睿儿他……好歹是您膝下唯一的子嗣!难道竟比不过这个女人吗?她根本就不爱您,您却一心护着她!您让臣妾感谢她?臣妾做不到!若不是她,杀害睿儿的真凶吴氏早该被处死!是皇上您行事不公,难道臣妾连为睿儿辩解的权利都没有吗?”    苏诺语站在一旁,看着贵妃高声与皇上争执,心……泛着痛!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