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回忆噩梦(上)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回忆噩梦(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曼绮趴在平南王的怀里,一面失声痛哭,宣泄这些日子以来所承受的苦痛;一面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一旁的阮天浩。∈↗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她看着阮天浩一脸的若有所思,心中暗道:阮天浩,这一次,我没能如你所愿地死,下一次,就该我决定你的生死!    平南王将曼绮抱紧,慈爱地安抚道:“曼绮,爹在这儿呢,不要怕!你告诉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日平南王原本在书房练字,算着时间曼绮这两日就该被接回来,他心情大好。这两日他算是彻底想清楚,管他什么皇位不皇位的,他最想要的便是曼绮在身边,承欢膝下,过得舒心如意。等到曼绮回来,他便主动上书给皇上,将这次谋逆一事全部揽在自己身上,不让阮天浩被皇上责罚。    虽然经过了这次的共事,他心底十分不认可阮天浩,但说到底他是曼绮的夫婿,是他的半子,再怎样他也认了。今后他也没有别的要求,只要阮天浩能对曼绮好,过往的一切就这样一笔勾销吧。    正在这时,荣德脚步匆忙地走进来,喘息道:“王爷,不好了,郡主……郡主她……”    “郡主怎么了?你慢慢说!”平南王薄责道。    荣德平缓了气息,指着外面道:“郡主昏倒在门外,您快去看看吧!”    一听这话,平南王丢下手中的笔,便往外冲。等他出去的时候,曼绮正被人抬着准备送入客房内。他冲过去,从侍卫的手中接过曼绮,飞快地奔向自己的寝屋,急声吩咐:“荣德,快去找大夫来!让阮天浩即刻赶来!”    荣德一面应是一面飞快地转身便跑。    平南王将曼绮轻手轻脚地放在床上,看着她浑身是血,蓬头垢面的样子,心痛莫名。他自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向来都是千尊万贵的,何曾有过这样的狼狈?他并不敢随意碰她,生怕她哪里受了伤,而他不知道。    等了一小会儿,平南王高声喝道:“大夫呢?怎得这么慢!”    正在这时,阮天浩冲进来,一看床上躺着的人,连忙问:“爹,曼绮她这是怎么了?”    “你问本王,本王去问谁?不论是谁,敢将曼绮伤至如此,本王今生便与他势不两立!定要将那人碎尸万段!”平南王气急败坏地说道。    阮天浩心中有些犯嘀咕,但面上只是一副担忧的神色。    平南王回头看一眼阮天浩,虽如愿地在他脸上看见担忧,可他这心里无论如何也无法平静。总觉得这事情同阮天浩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然而不待他询问,荣德便领着大夫急匆匆地走进来。用不着吩咐,大夫二话不说便来到床边,开始为曼绮把脉诊治。须臾之后,大夫方才起身,面对平南王的焦急不已,大夫淡然地说:“王爷不必担忧,郡主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了惊吓,又劳累过度。从脉象上看,没有内伤,身上这些血迹想必并不是她的。”    大夫如此说来,平南王倒是松了一口气,但看着她那样子,仍旧是心疼的不行。他看着大夫,说:“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她尽快恢复!有什么药材需要,尽管开口。”    “王爷安心,郡主内里没有受损,只需用些安神的药,再辅以食补,也就是了。”大夫说道。    平南王这才挥手让他离开,独自和阮天浩守在曼绮的床前……    而阮天浩自从被下人告知“郡主昏倒在王府门口”,他没有耽搁,便快步赶来。在没有见到曼绮之前,他实在是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按说曼绮那边他是派了晏安和众多高手前往,不应该失手才是。即便有个什么万一,曼绮也不可能独自从京城来到这儿!    他眸中闪过深意,心中有些不安。究竟,这两日在曼绮身上,发生了什么?晏安呢?他知道这一切还得曼绮告知才行,于是,按捺住心底的急切,关切地问:“曼绮,你怎么样了?怎得将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天浩!”曼绮抬起头,看着面前站着的曾经最爱的男子,用尽全力,方才含情脉脉地唤一声他。    曼绮从平南王的怀中轻轻挣扎,朝着阮天浩伸手,阮天浩将她的手握在手里,曼绮浑身忍不住微微一颤。她低头看着他大而有力的手,告诉自己,就是这个人杀了涟儿,还想杀自己!    阮天浩看曼绮眼底惊慌失措的样子,像一只受了巨大惊吓的小动物,柔声安慰道:“曼绮,不怕了,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过去的事。现如今你在我和爹的身边,我们会保护你,再不让你受一丁点的委屈!”    听着这些看似深情厚爱的话,曼绮只觉得心底暗自好笑,面上却点点头,略带哽咽道:“天浩,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从今以后,我要和你在一切!”    “好,我们在一起。乖曼绮,现在你放轻松些,告诉我和爹,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怎么会如此狼狈呢?晏安呢?我不是派了他去接你吗?还有我娘呢?”阮天浩实在是心底有太多的疑惑需要靠曼绮解开。    曼绮却一直嘤嘤哭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什么话说不出来。    阮天浩心中急切,忍不住声音微微抬高:“曼绮,你先别哭!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曼绮听见他的声音,身体一个激灵,吓得松开他的手,拼命地往后挪,直到紧紧地靠在墙壁上,用被子将自己紧紧地裹着,警惕地看着他们。    平南王见状,心疼不已,一把将阮天浩拉起来,责备道:“你难道看不出来曼绮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吗?为什么一定要现在就逼迫她再去回忆那些不好的事?在你心里,到底是曼绮重要,还是那些事情重要?”    被平南王一顿斥责的阮天浩心底虽不悦,但面上却一副受教的样子:“是,爹教训的是。我并非是不关心曼绮,只是我们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才能为曼绮报仇,不是吗?”    平南王知道他言之有理,却也不愿多说,索性不理会他。他坐在床边,并不去碰曼绮,只是慈爱地看着她,和蔼地开口:“曼绮啊,无论你之前遇到了什么事,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有爹在,没有人敢欺负你!你放心,好吗?”    “嗯。”曼绮声若蚊蝇,应一声。    平南王心疼地看着她如惊弓之鸟的可怜样子,说:“那么,你告诉爹,你遇到了什么?是谁欺负了你?”    平南王循序渐进的问话,慈爱温柔的声音,渐渐地抚平了曼绮的惶恐,她放松下来,开始回忆那段噩梦般的经历:“是大哥他们!自从天浩的爹去世的消息传回来,大哥和嫂子非要说爹是被天浩害死的,便将我和娘掳走,关了起来……”    “曼绮,休要听他们胡诌!那是我亲爹,我怎会下此狠手!”阮天浩下意识地出言辩解。平南王回头看他一眼,终究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    曼绮点头:“我当然不相信他们所说,天浩最好了,怎么会做这样禽兽不如、天打雷劈的事呢!”    看着曼绮那副信誓旦旦的样子,阮天浩微微皱眉。    曼绮将他的表情收入眼底,心底暗自冷笑,便又开始讲述她的遭遇:“那段时间,我和娘便受了不少的委屈,但我们相信,有一日天浩一定会来救我们的!几天前,大哥说要放我们离开,我和娘满心欢喜地跟他们来到京郊。可是晏安带着人刚一出现,大哥便下令不留活口,全部杀了……”    回忆这一段的时候,曼绮的声音微微颤抖着,神色也再度紧张起来,足可见那日发生的事情对曼绮来说,有多惨烈!    平南王一听,忍不住一掌拍在床榻上:“阮天策这个心狠手辣的东西!”    曼绮一抖,怯生生地看向平南王,平南王连忙放缓了情绪,说:“曼绮不怕,爹不是说你,爹是在说阮天策。”    “嗯。”曼绮点点头,“在这过程中,涟儿为了救我,死了。娘也被他们杀了。晏安看情况不妙,便将他的马给我,掩护我先离开。我上了马,不敢回头,一路疾驰……总算找到你们了!”曼绮一面回忆,一面伤心地流泪。    阮天浩在她说的过程中,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他审视着曼绮的表情,以他对曼绮的了解,她的确不像是在撒谎。可这事却又有说不通的地方,阮天策不像是个会大开杀戒的人。而晏安明明奉命要杀了娘和曼绮,又怎会放了曼绮呢?    那一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实在是急于想要知道。    “曼绮,你的意思是你并不知道晏安后来发生了什么?”阮天浩问。    曼绮低头想了许久,方才说:“是,晏安为了让我逃走,同大哥他们厮杀。大哥他们人多势众,只怕晏安凶多吉少。”    “阮天策他们带了多少人?晏安有没有和你说什么?”阮天浩追问。    曼绮静静地凝望着他,看他神色间的慌忙,心底冷哼一声。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