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伤心欲绝(上)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伤心欲绝(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清然看向晏安的眼神中带了些许审视的意味,只是这件事阮天浩必定不知晓,看样子曼绮也不知情。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至于晏安的心思,只怕除了他自己,也没有人说得清。    事实上,清然看人果真很准,晏安的确是有意为之。在手中的短刃即将要碰触到曼绮身体的那一瞬间,晏安的心底早已麻木。他甚至在想,若是这个时候有人能反手杀了他,就好了!    因而当他意识到身后有人逼近时,故意没有躲闪,如此清然的手中的剑才会将他刺中。之后,他顺势丢掉手中的短刃,跪倒在地,在那一瞬间,他清晰地捕捉到曼绮眼底的慌张与恐惧,他只得在心底暗自道歉。受制于人,他也非心甘情愿,倒地的刹那,他只觉得长长地松一口气:如此,郡主便可无虞!    或许直到这一刻,晏安才意识到,不知何时,郡主的身影已悄然占据了他的心。所以之前当少爷对郡主冷淡的时候,他心中会隐隐觉得不好。后来的种种,他更是觉得少爷行事过分!直到刚才,他才恍然,原来不知何时,他已经将郡主装在心中……    只可惜他身份卑微,配不上高贵美丽的郡主,但至少可以用他的命换得郡主的安然,也算是他成全了自己的一番心意。只是下一次,却不知谁能护得郡主周全?    晏安放弃后,紧接着剩下的那些人也都被夜尘他们制服,本想留活口,但作为死士,一旦被擒,必得自行了断。夜尘看了那一地的尸首,冷静地吩咐人先将死伤的兄弟带回逍遥谷,接下来才来到曼绮身边。    此时的曼绮眼里只剩下涟儿,甚至没有察觉到周围已经停止了刀光剑影。涟儿在她的怀里,她能感觉到她的生命越来越虚弱,她心急如焚,却又无能为力。涟儿看着曼绮的焦虑,轻轻地摇头,吃力地说:“郡主,奴婢……没事……”    “郡主!”处理完晏安,清然站在她身后,轻声唤道。    曼绮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猛地回头,哭着说:“嫂子,救救涟儿!求求你,救救涟儿!”    清然看一眼夜尘,夜尘走过来,俯下身去,手指搭上涟儿的脉搏,须臾之后,摇摇头,说:“郡主请节哀。”    曼绮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一把抓住夜尘的手,哀求道:“大哥!你救救涟儿,你救救她……求求你!”    夜尘没再说话,只对清然说:“郡主这儿,你多安慰安慰。”    清然点头,蹲下身去,手搭上曼绮的肩膀,柔声道:“郡主,涟儿伤势太重,即便是华佗在世,只怕也无能为力。你看开些。”    这话听在涟儿耳中,她眼底最后一丝求生的光芒也暗淡下去。哪怕她意识到自己可能凶多吉少,但生死关头,总还是想要活着的。    清然的话令曼绮伤心欲绝,涟儿已然快要支撑不住,她吃力地抬起手,擦一下曼绮下颌处的泪水,道:“郡主……从今以后,涟儿再……不能陪您……您一定要好好的……”随着话音落下,涟儿的手臂无力地自曼绮的身上滑下去……    曼绮只觉得心痛万分,像是被人用铁锤一下一下地捶打着心脏一样。她眉宇间瑟缩着,唇角抽搐着,想要大声哭出来,却发现连哭泣的力量都仿佛被抽空。曼绮将她搂紧,眼底闪过雪亮的恨意,在她耳边低声说:“涟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清然身为杀手,对生死早已是司空见惯,可看着涟儿在曼绮怀里咽气,看着曼绮哭的不能自已,她竟也觉得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沉沉的,让她喘不过气来。    清然别过头去,不忍去看曼绮脸上的伤悲。此时此刻的树林中,满地尸首,空气中都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她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杏色长裙,裙角处也沾染上他人的鲜血。清然下意识地皱眉,本该是习以为常的她,心头竟有了第一次杀人的瑟缩。    夜尘走过来,看着清然那样子,有些担忧:“清然,你没事吧?”    清然摇摇头,努力勾起唇角,想要笑一笑,却发现唇角僵硬,了无笑意,于是作罢。她轻轻地靠向夜尘的胸膛,低声说:“夜尘,我心里难受。”    夜尘瞥一眼地上坐着的曼绮,知道清然的反常皆是因着她,只得说:“有些事,非人力可以扭转。至少曼绮毫发无损,我们已经尽力。”    清然几不可闻地嗯一声,说:“我知道。”    夜尘温柔地轻抚她的后背,说:“咱们回去吧。”    清然摇摇头,担忧地看一眼曼绮,说:“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儿陪陪她。你看她这样子,只怕谁也无法劝她离开。”    “也好,那你小心些。我给你留两个人。”夜尘忖度片刻,点头同意。清然的能力他心中清楚,放眼如今天下,能伤到清然的人不多。他相信她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    清然本想拒绝,对上夜尘不容置疑的眼神,乖巧地点头:“好。你放心,我会安全的。”    夜尘笑一笑,说:“自然。我的清然,最棒!”    清然听着这话,就像是在哄孩子般,心头熏暖如春。    夜尘吩咐了石海几句,带着冰雁先行离去,石海带着人仔细搜了晏安等人的身,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简单处理了尸首,石海恭敬地朝着清然行礼后,也率人离去。唯独留下两个随从,隔了有五步左右,守在清然的身后。    而当这一切事情做完,当周围的空气再度恢复平静,曼绮依旧一动不动地维持着那个动作,嘴里喃喃,仔细听便知道,她一直在回忆着与涟儿相处的这些年。    这样的感情对清然来说是有些陌生的,在认识夜尘之前,她向来是独来独往的;而在认识苏诺语之前,她身边没有一个朋友。但她看着曼绮坐在那儿,周身都散发出一股令人观之动容的哀伤,她却能感同身受。    曼绮伤心到忘了周围的一切,清然则不忍心上前打扰,便一直耐心地候在一旁,等着她从哀伤中暂时走出来些。过了不知多久,曼绮终于微微挪动了一下,清然一见,连忙上前,关切问道:“郡主,你怎么样?”    “嫂子?”曼绮诧异地看着她,似乎是没有想到她还会等在这儿,“我以为你们都已经走了。”    曼绮哭了太久,原本如莺啭般悦耳的嗓音变得沙哑、粗粝。可这声音听在清然耳中,却觉得倍加悦耳!她终于明白,曼绮身上那么吸引她的特质是什么,也渐渐明白为何涟儿能在生死关头不假思索地选择舍弃自己!    清然蹲下身去,陪在她身边,轻声说:“怎么会将你独自留在这儿呢!好了,时辰不早,我们先回去吧?”    “不!”曼绮摇头,“我不能让涟儿孤零零地留在这儿。”    清然说:“无妨,我可以派人将涟儿带回去,你可以厚葬她。”    曼绮看一眼地上躺着的了无生气的涟儿,微微闭眼,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初遇时那怯生生、眼睛如小鹿般的涟儿。今日这事涟儿是为她而死,她不能不管她!    曼绮在心底有了决定,缓缓睁开眼睛,迎上清然关切的眼神说:“嫂子,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我不能跟你们回去。”    “你现在孤身一人,不和我回去,你要去哪儿?难道你还相信阮天浩吗?”清然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阮天浩?”曼绮重复一遍这个名字,曾经这个名字,承载着她所有的喜乐哀怒,承载着她对未来所有的希冀。可现在这个名字听在她耳中,却像是一个噩梦,一个她恨不能彻底结束的噩梦!    清然注意到她的变化,没有说话,静静地等他将话说完。    曼绮冷笑道:“就在刚刚,涟儿在我怀里咽了最后一口,阮天浩这个名字就从我心中彻底消失了。从此以后,我的世界中,再没有阮天浩这个人!他,已经死了!”    清然听她这般冷静地说着,心底一阵钝痛。她知道,过了今日,从前那个心性纯良天真的曼绮不复存在,心里有恨的曼绮再回不到从前。不过这样的变化对她来说,倒也算是好事。只有痛定思痛后,变得强大的她,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既如此,你为何不和我回去?”清然问。事实上,清然很想告诉她,若是想为涟儿报仇,就跟她走吧。    曼绮依旧摇头,坚定地说:“我要去找我爹!我要将阮天浩的所作所为告诉他!我要留在阮天浩的身边!”她顿一顿,唇角处隐隐浮现着一抹令人胆寒的笑,“我要亲手为涟儿报仇!”    清然瞠目结舌地看着她,她并不意外曼绮想要报仇,却没有料到她竟想亲自动手!这样的改变对于曼绮来说,不啻于是翻天覆地,足可见阮天浩的所作所为有多伤曼绮的心!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