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再会吴氏(下)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再会吴氏(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吴妃看着她起身准备离去,心中波澜起伏。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    天浩……    她已有数月不曾见过天浩,每日每夜都只能在如潮的回忆中去思念他。这一次的分别是两人间最长的一次,临行前他曾说过要随父出征,随机应变,以谋取天下!他让她在宫里等着,等他凯旋之日,风光迎她为后!    她听着这样的承诺,每天皆在等待这一日的到来。然而,没有等到天浩凯旋,她却等到了赐死的圣旨。虽然这事在一波三折后,她保住了一条命,却不知道这暗无天日的日子要哪一日才能过去。    等待天浩的日子里,她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即便吃穿用度早已不比从前,她亦是每日悉心呵护着自己的容颜。她希望等到天浩凯旋迎她的那日,她能如初见般用最好的状态去迎接!    可是今日苏诺语的话,让她有些恍惚。这些年中,天浩身上的确悄然发生着改变,哪怕有时候在他面前,她也觉得会有些陌生。难道真的是这么些年的聚少离多,使得她渐渐不了解天浩?还是天浩从一开始展现在她面前的就不是真实的自己?    吴妃用力地摇摇头,勒令自己停下这些可笑的猜测。自己这是怎么了?仅仅凭着苏诺语的几句话,便开始怀疑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么?    不会的!    天浩不是这样的人!    她始终记得,两人初见那日,她从树上摔下来,掉在他的怀里。而他则不悦地斥责“你是哪家的姑娘?怎得如此野蛮!”这大概是两人这么多年来最温馨的回忆。即便已经过去数年,依然清晰地呈现在她的记忆中,她闲来无事便将这段记忆翻出来,细细回忆。无论何时,只要想起,唇角便会有会心的微笑。    人生若只如初见……    可苏诺语说天浩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还罔顾娘亲与妻子的生死!    说实话,这样的天浩是让她陌生的。在她的印象中,天浩不是这样的人。这么些年中,他虽然也有狠辣至极的时候,但那些人皆是他的对手,是他的敌人。但爹、娘……那不是他原本该最亲的人吗?    若是可以,她好想离开这牢笼般的皇宫,离开这令人窒息的宫殿。她想要离开这儿,去到天浩的身边,无论发生什么,她都想陪在天浩的身边。天知道,她有多么羡慕那个郡主,可以大大方方随时随地地陪在天浩身边,不像她,连想念也不敢宣之于口,任何事都得埋在心底。    刚刚听苏诺语说天浩不在乎那郡主的生死时,她心底是有些庆幸的。她能风风光光地嫁进阮府,已足够幸运!终于,苍天有眼,终于要将本该属于她的东西,都还给她。那郡主死了倒是清净,天浩身边的位置空出来,正好给她。    可当下最大的问题便是,要如何才能离开这皇宫。她的桃花源现在里外皆围了守卫,雅儿死了,身边连个可用的、可信任的人都没有。皇上那儿铁定不会让她离去,倒是苏诺语这边,也许还能帮她离开。    思及此,她顾不上许多,冲着苏诺语的背影,扬声唤道:“苏诺语!”    苏诺语脚下微顿,并未回身。    吴妃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迟疑地来到她身边,方才小心翼翼地说:“你……你可不可以让我离开皇宫?”    “你想离开?”苏诺语转过身来,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吴妃点头,眼底闪烁着希望的光芒:“你方才说了许多天浩的劣迹,看得出来,他的确做了许多让大家恼火的事。让我去吧!天浩做这些都是为了我,让我去他身边,他便会收手。让我去说服他,放弃做这些伤害大家的事!”    苏诺语轻轻一笑:“吴妃果真聪慧,打的好盘算。你方才不是说,阮天浩是为了许你这世间的尊荣,才做尽这些事。若是你去到他身边,岂不是更遂了他的心愿?何况,你为了爱他,在宫里也没少做害人的事!”    吴妃愣了愣,这的确是她自己刚才的话,她恼怒地瞪一眼苏诺语,努力想着对策。    苏诺语淡笑着靠近,道:“吴妃,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便是他的软肋,我们自然是要用你去谈条件。岂有拱手将你送到他身边的好事?”    “你!”吴妃气得怔怔。    苏诺语笑得雍容:“好了,不打扰你。你还是在桃花源回忆你与阮天浩甜蜜的过往吧。”语毕,苏诺语不再多言,转身离去,独留吴妃在偏殿。    之后,苏诺语将这信息托暗卫告诉给清然和夜尘他们。夜尘与众人商议后,决定吴妃即将被处死的消息传递给阮天浩。阮天浩得知这消息后,反应倒是远比收到孙氏和曼绮的来信大。只是那个时候,晏安不在他身边,而关于吴妃的事,他自然不会让平南王知晓。    阮天浩心中恼怒不已,季舒玄凭着皇位不顾岚儿的意愿,先是强迫她入宫为妃,现在竟有弃之不顾,意图处死!阮天浩在心底暗暗发誓:季舒玄!今生今世,我阮天浩与你不共戴天!我定要将岚儿从你身边救出来!    与此同时,晏安已快到京城。想着即将要对郡主和二夫人动手,晏安心底也颇不是滋味。但面对着阮天浩的命令,却又无能为力。他自八岁进阮府,跟在阮天浩身边已逾二十载。这期间,阮天浩待他横竖不差,他也感激这份知遇之恩。只是眼见曾经的二少爷一步步走到今日这步,晏安难受至极。    默贤阁这边,夜尘早已安排人做好了防范。到了约定时间的前一日,夜尘再度同石海、冰雁商定应对之策。清然则更加担心曼绮的心思,若是明日她亲眼目睹阮天浩有心除去她,不知她会怎样的崩溃。    是夜,夜尘忙完后,回到房间,见清然在床上辗转反侧,了无睡意。无奈地摇头,这丫头自从那日分析出阮天浩的心态后,便一直担忧不已。他真是寻到宝贝了,清然便是这世间最珍贵的所在!她不仅对苏诺语好,就连面对曼绮,也能有这份难得的怜悯之心,足可见她的善良。    “这么晚了,还不睡吗?”夜尘走过去,坐在床边,温柔地问。    清然满脸担忧地看着他:“夜尘,明日便是约定之日。若是届时一切真被我们说准,曼绮得受到多大的伤害?眼见着自己一心爱慕之人意图残忍杀害自己,这对女子来说,是怎样的残忍啊!”    夜尘温暖的大手拂过清然的发丝,安慰道:“清然,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我们所能做的,仅仅是尽力去避免她受外伤,至于这心里的伤,你我不是圣人,无能为力啊!”    清然贝齿紧咬下唇,双肘将自己撑起:“夜尘,若是你也这样对我,我……”    话音未落,便被夜尘伸手捂住,他薄责道:“整日地胡思乱想!我岂是那心狠之人?别说我亲自动手伤害你,哪怕就是有人意图如此,我也必定叫那人死无葬身之地!”他语气和缓几分,“乖,别乱想,你便是我的命,我断然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    清然顺势枕在他的腿上,笑得糯糯的:“我不过是假设而已,你做什么就恼了!”    “假设也不许!”夜尘霸气地说。    清然哼一声:“霸道!”    夜尘俯身下去,呢喃着:“我倾尽一生,也只对你一人如此!”随即,以吻封唇……    接下去,两人沉浸在欢爱中,清然也终于暂时放下心底的担忧。待得一切终了,夜尘见她沉沉入睡,贪看许久,方才收拾了自己,上床睡觉。    许是心中有事便睡不安稳,翌日清晨,清然醒得很早。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她见夜尘还在睡,知道他每日也辛苦,便老实地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百般无聊之际,清然再度想起曼绮的事,心情又陷入无尽的担忧中。    等夜尘转醒,稍偏头,便看见清然微蹙秀眉,愁容满面。不用问,夜尘也知道,她这必定是为了曼绮的事。    “清然,你若实在担心,不妨去看看她,或是事先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夜尘终于看不下去,出言建议。    清然因想得专心,他冷不丁出声,倒是吓了她一跳。拍拍胸脯,她娇嗔道:“你干嘛突然说话,吓死人家了!”    面对清然这百年不遇的撒娇,夜尘眼底浮现笑意,随着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久,清然小女儿的一面也越来越多。夜尘在被褥下的手不安分地游移着,声音有些黯哑:“那下一次,我便这样提醒你,如何?”    清然按住他的手,双颊酡红:“别闹了!今日不是还有要事吗?再这样耽搁下去,只怕是要日上三竿了。”    夜尘本也只是逗弄她,然而面对她的理智,他却又有些郁郁,抱怨地说:“清然啊,你何时才能不这样理智、警醒?”    清然巧笑倩兮:“若我是那样的人,只怕最初也无法虏获阮家大少爷的花心吧?”    面对她的伶牙俐齿,夜尘无言以对……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