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妯娌对话(下)

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妯娌对话(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配合什么?”曼绮谨慎地问,随即强调,“我不会做对不起天浩和我爹的事。~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清然听见意料之中的话,叹口气:“我知道你不会背叛他们,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在你有危险的时候,平南王或是阮天浩,究竟会不会来救你。”    曼绮的眼底忽而迸发出一抹星芒,她满怀希冀地目视远方,神色间似有少女的羞涩。然而那星芒不过是一瞬,便又暗淡下去。即便天浩是她所仰仗一生的幸福,她仍不敢对他抱有任何幻想。甚至,她有一种强烈的不安的预感,十之**,天浩是会舍弃她的。    至于爹,她反倒是更有信心,从小到大,爹对她一直宠爱有加。至少她更愿意相信爹一些。    清然目光一瞬不瞬,将曼绮脸上哪怕再细微的表情也收入眼底。她知道,曼绮心中明镜似的,只是清醒地自欺欺人着。    曼绮看向她,谨慎地问:“嫂子,如果我爹和天浩都愿意救我,你们是否愿意放我离开这儿?”    诚然,这里很好,但这儿并不属于她,亦不属于天浩。她这一生,自从娘去世后,便极度需要爱。梦想中最幸福的生活,并不是在王府的雕龙画栋中,也不是所谓的锦衣玉食。她想要的只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哪怕和天浩住在破旧小茅屋,哪怕要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也好过现在这样。    清然理所当然地点头:“自然,只要他们愿意为了你,放弃谋逆篡位,我自然会将你毫发无损地送还给他们。”    曼绮唇角漾起一抹淡淡的笑:“好。”    好吧,就让她赌一次吧!这便是最后一次!若是天浩在那些虚无的功名利禄面前,真的会毫不犹豫地舍弃她,那么,她也就可以彻底死心,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了。    若真是这样,过去的这三年就当是一场梦。无论梦中多么的色彩斑斓,终究是要回归到现实的。    清然如愿,满意地点头:“既如此,我会尽快派人去联络他们。”    曼绮见她转身欲走,突然出声:“嫂子!”    清然回首,轻眉浅笑:“什么事?”    “为何不一样?”曼绮眉宇间似有疑云。    清然被她这愣头愣脑的一句话问得有些茫然,一时间没有反应。    曼绮深深呼吸,迎视她的双眸,缓缓道:“我自从嫁入阮府,便一直见爹待大娘情深意重。可为何天浩在这一点上并不像爹呢?”顿一顿,不待清然回答,便又说,“还有大哥,我听说大哥从前流连于花丛,四处拈花惹草,为何现在会对你如此一心一意?”    清然看着她眼底的苦痛,心中也是不忍,任何女子都想要有一个能够让自己依仗一生的良人。可现实中似乎并不能事事顺遂……    “郡主,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人与人之间本就是不一样的。阮天浩和天策即便同是爹的儿子,但总归是不一样的。就好像阮天浩之前作出的大逆不道的事,换做天策,断然做不出来。”清然温柔地说,“天策和阮天浩心底的追求是不一样的。”    曼绮心思微有波动:“为什么不一样!为什么大哥便能那么深情无悔地待你?为什么我就不行?”    清然静静地站在那儿,看着曼绮的伤心,没有说话。这样的曼绮,她还是第一次见。想必若非是压抑太久,只怕以曼绮自幼的休养,不会有这样的失态。    “尘夫人,公子找您。”有人远远地唤一声清然。    原本清然是准备陪着曼绮,让她慢慢发泄心底的愤懑,许多情绪发泄出来人便会轻松许多,长期压抑着反倒不好。然而夜尘找她有事,她自然不会再耽搁。    应一声来人,清然走到曼绮身边,低声安慰:“回去吧。也许这一次面对你遇到危险,阮天浩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也未可知。你不必如此自苦。”    “嫂子,若是你遇到危险,大哥是不是一定会舍命相救?”曼绮却像是抓住稻草一般,一个劲儿地纠结于这些假设性的问题中。    清然本想要应付几句,然安慰的话到嘴边,她还是转了味:“是,若是天策,一定会舍命相救。”    伴随着她的话音,曼绮眼底最后的光芒也渐渐暗淡,就像是快要燃尽的烛火,倏忽一跳,便彻底熄灭。清然扶着曼绮回到屋子,关门后,身后传来她压抑的低声啜泣。    清然蹙了蹙眉头,心中暗道:曼绮,我并不是故意伤你,但若不如此,便不利于我们之后行事。要怪,只能怪你嫁错了人!    曼绮一回到屋里,便泪眼婆娑的,涟儿见状,连忙迎上去,扶着曼绮坐下,急切地问:“郡主,是大少奶奶欺负了您吗?”    曼绮摇摇头,眼泪夺眶而出,伤心地哭着。    涟儿急得不行,也顾不上什么尊卑,脱口道:“郡主,是不是那个清然说了什么?您别哭!您告诉奴婢啊!奴婢就是拼了这条命去,也要为您讨回公道!”说话间,她就要往外冲。    曼绮一把抓住她的手,哽咽着说:“涟儿!别去!不是清然的问题!”    涟儿停下脚步,旋身,半跪在她面前,担忧地问:“郡主,您方才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便这样伤心。必定是大少奶奶的缘故!您告诉涟儿,她到底同您说了什么?”    曼绮想着方才清然的话,更是伤心欲绝,半晌后,方才和缓了气息,低声道:“嫂子她……说了好多话,让我再也无法做梦。”    涟儿微微偏头,有些茫然,随即看着她红肿得跟核桃一样的眼睛,瞬间明了。大少奶奶必定是同郡主谈及姑爷,否则郡主不会哭得这样伤心。    “郡主,大少奶奶是说了关于姑爷的话吗?”涟儿小心翼翼地问。    曼绮点头,伤心地说:“从前是我一直在自欺欺人,也许是时候该睁开眼睛了。可是,涟儿,我宁愿做梦,不愿醒来……”    涟儿听懂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嘴上虽说着安慰的话,心底却暗自庆幸着。对于这个姑爷,她实在没有半分好感。从前在府内的时候,下人们便常常会在暗地里议论着姑爷同那些女人们的过往。她惊愕地发现,即便是在认识郡主之后,姑爷也并没有安分下来。    这样的男子怎能让女子依赖呢?更何况郡主,本就是个心思极其细腻的人,心底又渴望着爱,却偏生碰到姑爷这样的人。她一直尝试着想要说服郡主,然而郡主总是执着。如今甚好,大少奶奶的一番话大概是有些作用的。虽然短时间内会让郡主伤心,但长痛不如短痛,及时醒悟才好。    涟儿跟了曼绮十余年,曼绮对她可谓是了如指掌。一看着她的表情,曼绮心里就猜到她的想法。曼绮泪眼朦胧地看着她,哽咽着问:“涟儿,你同我说实话,你们是不是都看出天浩对我并没有爱?”    涟儿没有想到曼绮会主动问这样的问题,有些诧异地看着她。那样的伤心,令她心生不忍,生怕她的话会让郡主伤心。然而,若是什么都不说,只怕会再度让郡主沉迷。    思前想后,涟儿还是轻轻地点头:“郡主,关于姑爷,奴婢并不能看透。但从前府邸的下人常常会在暗地里议论姑爷的花心,奴婢认为无风不起浪。即便姑爷不像下人所说的那般劣迹斑斑,但至少不是个表里如一的人。他一定在您面前有所隐瞒,奴婢认为这样的姑爷配不上您!”    涟儿的话令曼绮沉静下来,所有人都这样说,说这些她心底隐隐知晓却又可以忽略的话……    见曼绮不再说话,整个人了无生气地坐在那儿,涟儿心底有些不安:“郡主,您别这样,有什么话您同奴婢说。说出来就好了!若是您不愿意奴婢说姑爷的不好,奴婢以后不说就是了。”    “不是你的问题。”曼绮轻声说,“涟儿,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先去忙别的吧,不必守着我。”    涟儿点头:“那奴婢就在外面,有事您叫奴婢就是。”    清然在她门外站了一会儿,耳边一直是曼绮隐忍的、压抑的哭声,她摇摇头,所遇非人,大概就是这样子。然而,又能怪得了谁呢?据她所知,这也是曼绮当日一心盼望的婚事。只能说她经历太少,太过简单,才会这样被几句甜言蜜语便哄得没了方向。    在这一点上,她和诺语便幸运许多。她与夜尘虽说开始时有过不少龃龉,那个时候的夜尘也是花花公子哥,但至少在认识她之后,夜尘便彻底地同过往告别,再没有与任何女人有过丁点的暧昧。诺语便更是幸福,夜离从少年时期便喜欢上她,十余年来从未改变。哪怕是在她心有所属的时候,夜离百般伤心之时,也心心念念着她,不离不弃地守在她身边,保护着她……    不再想曼绮的事,清然收拾心情,大步地往尘心居走去……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