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 妯娌对话(中)

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 妯娌对话(中)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清然听着曼绮说这话时,明显有些底气不足,问:“郡主,你我之间虽相识不深,但我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慧的女子,心性也纯良。龙?坛?书?网M.longtanhshuw.com但为何在阮天浩的问题上,你直至今天都还执迷不悟呢?”    “他真的很好的……”曼绮的声音微微低下去几分。    清然冷哼一声,追问:“你究竟看上他什么?除了那张脸,我实在找不出他有任何值得你如此痴心不已的地方。”    清然自幼行走于江湖,同形形**的人打交道,在看人这块,自认是极准的。这个曼绮,每次多打一次交道,她心底就更加清楚几分。曼绮绝对不是一个玩弄心眼的人!    曼绮微微垂下头去,神色黯然了几分:“我不是因着他的外表喜欢他的,我是因着他的心。我喜欢他这个人。”    “心?”清然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拔高几分,她实在是无法克制自己心底的诧异。聪慧灵透如曼绮,竟会看上一个衣冠禽兽的心?那阮天浩到底给曼绮下了什么**药?竟会让她对他如此执迷不悟?    “你不知道我和天浩之间的往事。”曼绮认真地说。    清然看着她,轻声说:“愿闻其详。你若是愿意,我愿意聆听。”    曼绮眼底浮现惊喜,许是没有料到她竟会愿意听那些陈年旧事。自从婚后,她总是不断地回忆往事,为的就是通过那一次次的回忆,让她由衷地感觉他的爱……    “大约是在两三年前,有一次,我带着涟儿出门……”曼绮说起昔年往事时,整个人都沉静下来,仿佛一块完美无瑕的美玉,让人观之欲亲近。    清然认真地听着,静静地看着她,心中有几分恍然,大概就是因着这些陈年旧事,彻底收服了曼绮的心。对曼绮这样的弱女子来说,在那样的绝望之下,阮天浩的出现大概就像是神一样,从天而降!随即,他又趁热打铁,对她嘘寒问暖,殷殷垂询,更是让她彻底沉沦。    曼绮不比她,她自小便练就了顶尖的身手,从来没有想过要靠一个男人来保护自己。而曼绮是养在深闺的名门闺秀,平日里除了平南王外,大概也接触不到别的男子。恰逢蠢蠢欲动的年华,自幼熟读诗词的她,只怕心底早就对未来的良人有所期待。    突然间,在她面前出现一个如阮天浩这样,相貌堂堂、风度翩翩,又能为她打架、保护她的公子哥,只怕一颗心早已迷失得无所踪影。再加上这阮天浩向来擅长于把控女人的心思,甜言蜜语再一说,哪里有女子能够拒绝得了?    曼绮与阮天浩的故事并不长,且就是那老套的英雄救美,但由她娓娓道来,却让人自然而然地感觉到她心底的甜蜜。一语道尽,曼绮方收敛心神,娇羞无限地说:“嫂嫂,你说,这样的男子,谁能不爱?”    清然无言以对,她很想告诉曼绮,就目前对阮天浩的了解来看,关于当年所谓的英雄救美,实在让人怀疑那一切是不是阮天浩预先设计好的圈套!但她并没有这样说,她看得出来,婚后的生活并不十分甜蜜。因而,这些回忆对于现在的曼绮来说,便像是美好的梦境!一旦戳破,她只怕会生无所恋。    曼绮见她紧抿嘴唇,不死心地又问:“嫂嫂,天浩对我真的很好,是不是?”    清然见她执意要问,想了想,四两拨千斤地说:“我自幼便行走江湖,见惯了大风大浪,阮天浩这样所作所为,是无法让我感动的。”    曼绮闻言,神色黯然:“可是……可是……”她追问,“那您与大哥呢?您看上大哥什么?”    这个问题好回答多了,清然几乎不用思考,脱口道:“为人!天策行事坦荡,光明磊落,重情重义!”    曼绮微微惊愕,讷讷道:“天浩他……他也不错。”    清然看她这副样子,甚至忘了今日的目的,忍不住苦口婆心道:“郡主,你是聪明人。又何苦要自欺欺人?”    “我没有。”曼绮飞快地、小声地答道。    清然长长地叹口气:“郡主,你执意如此,我也不能说什么。毕竟是你自己的选择,无论是怎样的苦涩,你唯有自己吞。有些事情,只要你愿意擦亮眼睛,就会发现,真相就在你眼前。当然,你若是愿意一直活在自己编织的梦里面,谁也拿你没办法。”    曼绮听着清然的这番话,心中更是如泣血一般。她知道,清然没有说谎,涟儿也耳聪目明,唯有她,像是聋哑者,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假想着与天浩的种种幸福。    仔细想来,自大婚后,与天浩的关系便一直不温不火。天浩凡事皆淡淡的,对她也没有了成亲前的耐心。她一直安慰自己,大概每个男人成亲前后都会有这样的区别。可看着大哥与嫂子,似乎越来越甜蜜。她虽很少和他们在一起,可每每看着嫂子脸上洋溢着的甜蜜,她就知道,大哥必定待她极好!    有时候,她会觉得,天浩与她的关系,甚至比不上爹与大娘之间的眉目传情。他们虽以上了年岁,早已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可她仔细观察过,每每大娘说话时,爹的眼底总暗含了一抹宠溺。反之,大娘也从来都是用一种崇拜、爱恋的眼神注视着爹!难道他们新婚燕尔竟比不上爹和大娘之间那三十余年的浪漫与激情吗?    甚至偶尔在床笫之间,她都觉得天浩不甚专心……    有些话,不是不想说,可总是怕天浩会在心底觉得她不守妇道,故而这样的念头每每一浮现在脑海中,她便急忙面红耳赤地按捺住,不敢再想。    更多的时候,她都只能回忆着两人在相遇之初的那些许甜蜜。今日清然的一番话着实醍醐灌顶,可她若是连那些都通通抛开,一心想着要实事求是的话,她便不知道这生活要如何熬下去……    她才不到二十,正是女子如花儿一般的最美的年华,难道便要这样郁郁地过一辈子吗?    清然见她眉梢眼底尽是挣扎,实在也是不忍再说。即便她恨不能即刻手刃阮天浩,可对曼绮,她是真的心有不忍。实在是个好女孩,怎得偏偏遇到了阮天浩这样丧尽天良的男人!    清然叹口气,轻声说:“郡主,罢了,咱们回去吧。”说罢,她转身欲走。    “等等!”曼绮唤道,见清然停下脚步,回首看来,方才不安地问,“嫂子,你今日来找我,必定是有目的的。可为什么不说话,就走呢?”    清然小步上前,来到曼绮身边,温柔地说:“原本是想问你些事,可现在看来,已没有问的必要。”    曼绮微微偏头看她,眼底一片了然,缓缓问道:“是为了天浩吗?”    她虽然心思纯良,却并不代表她便愚蠢。她知道清然是有目的来的,也猜到十有**是为了天浩,到最后什么都没说就走,大概是因着她的固执己见令她失望。    清然笑一笑,道:“自然是。原本是想问下你的意见,可现在大可不必。无论如何,他在你心中是完美的,我已经有了判断。”    清然并不愿同她多说,无论曼绮是什么样的人,只要他们之间横亘着一个阮天浩,就永远无法成为像她和诺语那样的无话不说的挚友、家人。    曼绮见她要走,一急之下,一把便拉住清然的衣袖:“嫂子,有什么话你直说便是。我虽无法从泥潭中爬起,却也不会糊里糊涂地拖其他无辜的人。我知道天浩做了些天理难容的蠢事,但我绝不会苟同他!爹的事,我也无法原谅天浩。所以,有什么话,您但说无妨。”    清然颇为诧异地看着她,实在没有想到她会说这样的一番话。看来她今日来也不算是失策,找曼绮果然是明智之举!    “好,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便也不瞒你。”清然坦率地看着她。    曼绮眨眨眼睛,表示自己正认真地聆听。    清然说:“爹的事,想必你也都知道,阮天浩犯下不可饶恕的大罪!现在他远在江南,同你父亲在一起,意欲谋反!”    “我爹和天浩……他们真的是为了谋反?”曼绮惊愕地张嘴。    清然点头:“是。在这件事上,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曼绮苦着小脸,委屈地说:“我爹从不是这样的人,他向来是忠于皇上的。天浩即便对我不好,也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吧……嫂子,你相信我,我不希望看着他们犯这样的错。”    “郡主,你能这样说,实在不容易。”清然由衷地赞道,“这也是为什么我那日回府会将你和孙氏带回来的原因。”    曼绮聪慧,何况清然的意思已经这样明显:“你是想让我和娘做人质,迫使我爹和天浩妥协?”    清然淡笑着颔首,基本上,她是喜欢同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看来曼绮只是在阮天浩面前,太唯唯诺诺,太软弱。    “你很聪颖,只是不知是否愿意配合我们?”清然轻声问。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